曝光北京劳教所、海淀区看守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我和同修B曾被绑架,先后被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调遣处后,又被分别劫持到北京天堂河劳教所(女所)、北京团河劳教所(男所)迫害。现将我们的经历的迫害揭露出来。

曝光海淀区看守所的罪恶

我们被劫持到海淀区看守所后,要经过一个十字形走廊(据说是检测身上带什么东西的)。有十几名警察提着警棍、手铐转悠,制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强行给每个人照像,脱掉自己的鞋,穿看守所的再生胶的鞋,气味非常大。然后被管教带到值班室,强行脱衣、搜身,把衣服的扣子、腰带都剪掉,羞辱人的尊严。

这里每个监室不到二十平方米,节假日、敏感日时,要关押三十几个人,洗漱、吃喝、上厕所、睡眠均在这一个屋里。屋内两边有两排板铺,中间是过道,最里面是厕所、水池子。进屋第一个位置是牢头的,后来的从后面排队。第一个板睡六个人,第二个板睡七个人,后板睡八个人,睡觉时紧得很,每个人都是侧着身睡,不能翻身、无法弯腿(被称为“摆刀鱼”),只要人一出来就无法再回到原来的地方。

牢头讲,这里曾关押一名大法弟子,因不报姓名被称为无名氏,三十多岁,人特别好,她不报姓名、家庭住址,点名不报“到”,吃了很多苦,大年三十还被手脚铐着,全屋的人都很同情她、掉眼泪,为她求情,过年了,不要再铐了。她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不给同屋的人带来麻烦,不吃不喝,后来被送走了。

新进来的人都要花三十元钱买公用品,纸、笔、洗衣粉、卫生纸、指甲刀,指甲刀不能保存在监室内,由本班警察保存,每月剪一次指甲,指甲长了只能在水泥墙上磨,吃的菜都是市场上最便宜的菜,菜汤都有很厚的泥底。上头来检查时,警察告诉怎么说,只能按照她要求的说,欺上瞒下。这里被关押的犯人,由于受邪党的毒害,干了一些坏事,但有的人还是很善良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她们很接受。

从看守所到调遣处,这里不许说话,拒绝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被吸毒人员包夹迫害,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往裤子里尿,不让洗漱,不让买日用品。不许低头、闭眼、回头、发愣,只要低头,吸毒人员就捅一下。

调遣处象个法西斯集中营,上厕所最难,每个班大约十人左右,每次五分钟时间,他们叫“蹲、擦、起”。每个监室12个人,晚上上厕所,每个屋准备两个洗脸盆,大、小便在盆里,第二天早上倒到厕所里。如果有泻肚的,大便在盆里,整个屋内都是臭气熏天的。

吃饭前排队唱歌,取饭半蹲式,同时左右手动作,喊“队长好”,稍慢即遭斥责。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半,只能直挺挺地坐在小板凳上,一天下来,脚腿都肿了。

大约一个月左右时间,我们被转到劳教所。

曝光天堂河劳教所的罪恶

同修B被转到天堂河劳教所。那里外观上是西式的格局,种着几棵梧桐,整齐干净。内部迫害大法弟子却是令人发指的,每个人有两个恶警和两个犹大负责,隔离到小屋里写“三书”,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写心得体会,开批判会,新进来的坐在阴暗、通风、很冷的地方冻人。这里的生活是半军事化的,起床快、洗漱快、吃饭快、上厕所快、干活快,紧张的很,没有闲时,动作稍慢,恶警训斥,每天象机器人一样,麻木了,盼着能减刑,早日回家,心理警察上文化课洗脑,讲诽谤大法,诽谤真、善、忍,搞精神摧残。

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施酷刑是秘密干的,在两个挂窗帘的房间,只能听见里面的动静,或听到同修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见不到人,恶警只让她们在早上起床前半小时,晚上入睡后半小时,洗漱、上厕所。

天堂河劳教所的奴工劳动,主要是包茶叶、白糖、绿豆,给什么单位包装的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有时搓棉签,为了完成任务,中午吃饭就在棉签堆里吃。棉签是用来擦拭伤口或涂抹药物的,可是这里没有任何消毒、灭菌的设备。干活都是有定额的,按定额拿分减刑,每人总分280分,三个月减刑一次,没有任何报酬。

也到地里干活,往地里拉牛粪,从种玉米到收玉米,什么活都干,恶警在后面跟着,催促着干。

这里有时“搜监”,早上干活走时,屋内很整齐,干活回来,床铺乱糟糟的,被套、棉花都扯出来,学习柜翻个底朝天。

经常全室人被叫到大厅突击检查,发现谁有来不及吃完的一口馒头或零食,全班都要谈认识。

有一次,我在搓棉签时,在棉签堆里,发现了一个小夹子顺手插在桌子缝里,后被恶警发现,训斥我为什么不上交,让我写检查,找证明人。两年后我从劳教所回家,老伴因担忧、惊吓成疾,不久去世了,恶党把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曝光团河劳教所的罪恶

同修B被转至团河劳教所。这里对新到的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采取“软硬兼施、孤立诱骗、打骂摧残”的手段迫害,对刚进来的采取“伪善”的手段,参加大队集体洗澡,叫包夹买笔、纸写家书。几天后,仍不写“三书”的,恶警和包夹就是恶脸相见,恶语相加。

这里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的酷刑是秘密的。一次同修B听到楼上有急促杂乱的咚咚的声和“法轮大法好”的喊声,紧接着大队长进来叫我到别的屋里去。坚定的大法弟子每天早上早起半小时,晚上晚睡半小时,解决洗漱和上厕所。晚上有警察来做工作,白天是包夹做工作,每天十几个小时坐小板凳,不允许洗澡、洗衣服,屁股都溃烂、结痂,有的人长了疥疮。

有一个大法弟子,身高一米九几,几个月后不“转化”,恶警阴毒的将只有二十公分高的板凳的后腿锯掉十公分,凳面成斜形使人更难坐。

对违心的写了“三书”的人,劳教所恶警还加大力度“精神洗脑”,每人都派一包夹犯人看着,看邪党的书,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其他相关的录像,上心理咨询课,讲诽谤大法,诽谤真、善、忍。搞什么都要写认识,召开“所谓“转化”人员座谈会”,写“不信师、不信法”的所谓揭批材料,在精神上摧残大法弟子。对符合邪恶要求的人下到班里,继续“洗脑”迫害,晚上看殃视的新闻联播,殃视三台的唱歌,搞什么活动都要写心得体会,白天都到车间做奴工劳动。主要是糊纸盒。有药盒、月饼盒、点心盒、火柴盒、纸袋、塑料制品等,这里没有任何灭菌、消毒的设备。糊好的盒子堆在地上,然后再打包。不分老少,都分一定数量,完不成任务,就要在休息日加班,有些胶水或涂料异味非常大,很刺激人。

有时到地里,果园除草,花生地里除草,收摘花生等各种杂役,没有任何报酬。恶党的罪行罄竹难书,一定要清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