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我的环境我做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李阿婆今年七十五岁了,提到修炼,她就说:“我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走到底。”话语中透露着刚毅,看得出她对法坚定的那颗赤诚的心。我就生活在李阿婆身边,她走过的路,我见证着。下面是阿婆修炼中的几个故事。

一、大法让我神奇的识字了

九六年初,我的亲人们相继得法,到九八年,我们一家老小将近三十人修大法。年少时,因姊妹多,我只進过“妇女扫盲班”,认识几个简单的字,当我捧起宝书《转法轮》时,不知怎么的,我打心眼里喜欢“修炼”两个字,我断定一定要跟师父修到底。打开宝书,里面的字很多面熟,但念不出来,也不知是啥意思,我曾经为此生不识字而遗憾,简直就是睁眼瞎,我发誓:我说了算,让我的孩子都念书。结果所有的孩子都念了大学。

我决心学识字,每天听师父讲法录音,《转法轮》里的字我一个一个的学,当时我摆摊卖东西,家里所有人及前来买我东西的顾客都是我认字的老师,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碰到不认识的字就用纸条夹住,在纸条上注明我熟悉的同音字。开始一页书能学几天,越学越快,参加集体学法小组,别人念,我跟着学,大约一年多,大法著作中所有的字我都能读了,认字速度之快令大学毕业的孩子们惊叹。我的胃病、心绞痛也在修炼中痊愈了。

九九年七.二零,我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我市收容所里,年轻的警察看我慈眉善眼的,愿意与我交流,我向他洪法时,他问我:“阿姨,您这么大年纪的农村妇女,识字吗?”我说:“虽然我没進过学校大门,但大法书我都能读,不信,你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读给你听。”小伙子直呼:“不可思议!”

二、我的环境我做主

我和老伴是农民,但儿女都读了书,这个家就是个知识分子聚堆的家庭,孩子们的工作、收入都很好。得法后,儿女们都无病一身轻,精神焕发,在哪里都体现出好人来,工作顺利,家庭和睦。

然而,当大法被非法迫害后,我家有六人進京上访,一时间大法弟子们被非法关押,一个个小家庭都笼罩着紧张的、不祥的气氛。我和修大法的儿女们在大法遭诽谤时,将自己的一切置之度外,一心证实大法,要求还师父清白。几经周折,儿女们都回到单位上班了,女婿们受邪恶谎言的蒙骗,开始干扰女儿修炼及证实大法,有的甚至要离婚,女儿们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开创着自己的环境,证实着大法。我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揭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我和老伴随儿女们搬到城市,我们没有自己固定的房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儿女们家轮换着住。谁叫我去住,我有言在先:我要有修炼环境,谁家修炼环境不好,请,我也不去。不管在谁家,不修炼的女婿或媳妇都默默的支持。外甥、孙女只要是我带大的,一定是个大法小弟子,品学兼优。我常常带着孩子们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孩子们那轻盈的小步子,串东家走西家,资料发的可快了。

有一次,上高中的外孙女发烧回家了,我悟到是旧势力想迫害她的身体,便带她出去发资料,用实际行动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同时发正念,结果资料发完了,烧也退了。再次体现出大法的威力。

只要是支持大法,或者全家都修炼的儿女,日子过的特别好,孩子也有出息;而抵触大法的家庭,动不动就碰上不幸的事。如:撞车、有病、工作失意等。不支持大法的人在我家里没有市场,连真善忍都不认可的人被视为坏人,我会锲而不舍的为这些人讲真相,直到他明白。

我的家就是我的修炼环境,我的环境我做主。全家人只有认同大法才会得救,才能得福报。我们全家大法弟子共同协调配合,硬是将这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家庭环境正过来了。大人孩子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弟子的歌曲经常在我家放。未修炼的家人几乎都佩戴大法护身符,做了三退,他们不但保护我们家的大法弟子,还参与营救其他的大法弟子,沐浴法光,全家人生活的很快乐。

三、执着找对了,病痛消失了

年轻时孩子多,农活重,过度劳累后留下了脊背疼的病。修炼十多年了一直未愈。一度使我很困惑。

两年前的一天,女儿与我一起吃饭,饭前,我如往常一样将刚盛出来的饭菜向灶口方向一拜。女儿问我:“这是干什么?”我说:“我从小就拜灶爷的。”女儿当即指出“不二法门”的严肃性,且说“这些低灵早就够不着你了。”我如大梦初醒。自己天天学法,怎么连这事儿没悟到?还以为自己敬天敬神好呢,真后悔自己悟性差,决定改掉,就听大法师父的话,专一修炼。

就这一念,折磨我大半辈子的脊背疼消失了,从此以后未再疼过。

四、我心只想救人

在儿女家住,常常有人上门找儿女们办事,这不是有缘人吗?我会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儿子、儿媳害怕遇上坏人,我便躲着他们讲,我也是很讲智慧的,我的口袋里几乎不缺护身符,不管来人是公安的、法院的、当官的、当兵的,还是收破烂的,在我这我就知道他们期盼着得救。

我住的附近有个公园,晚上我和老伴带上不干胶,走在公园里,电线杆、路灯杆,大小不干胶,我几乎不落下,都贴上大法真相。

在城市住,路不熟,又是七十多岁的老人,附近的居民区几乎都送遍了真相资料。我想远走,会不会迷路?又不能让儿子知道。我求师父帮我,带上真相资料就出发了,碰上居民区我就進,也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人。反正是理智的发完资料就离开。听说其中有一个是部队大院。其实儿子早就察觉了。我前脚走了,他就在家等我,什么时候我回来了,他就放心了。

有一次,他干脆陪着我出去发,自己还发了几份呢。

我和老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开始炼功两小时,一天发正念十多个整点。上午学法,下午和晚上就出去讲真相救人。家务活都是抽空干的。

我看到常与我交流的一位八十多岁、曾经患过乳腺癌的老同修,她走路生风,思维敏捷,常常背上一大包真相资料,坐公交车出去救人,还做一些协调工作。我和同修比,自愧不如,我要努力。

师父说:“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1]

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未去掉,如爱听好听话,执着于人情,与老伴之间常守不住心性等,我会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不留下遗憾。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