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妪折五根肋骨 念大法好九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早十点左右,我七十四岁的姐姐去菜市场买菜时,说了声“心里不好受”就晕倒而摔在边道上,之后经家人送医院,经拍片检查,肋骨折了五根,并把肺扎破出血,胸腔又有气,血压是195毫米汞柱,诊断是血气胸。当时就留住院治疗,在胸腔下引流管。

我知道后,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来到病房,進门我就告诉我姐: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念,不停的念。只要你听我的话,真诚的念,师父就会管你的。只要你真诚的念,准会有神奇的事出现!我丈夫也告诉她听我说的没错。于是她就不停的念。我还给她放师父的济南讲法,讲大法的美好及真相。

这时就看病床旁的监护仪上的血压心律都趋于平稳,由于扎破肺导致的气胸的喘也渐渐平稳。到下午四点多钟,医生给拍胸片时血压已由195降到134毫米汞柱。之后我告诉她继续念。晚上由我陪伴,让她儿子儿媳回家明天上班。等他们走后我就开始炼功,十二点发正念,之后看书到半夜一点半我才睡觉。

我觉得我刚睡着,就听我姐疼的叫了起来,这时是夜里两点十分,由于起的猛了,感觉心里难受,我告诉她赶快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她念我也念,而且这次她是主动出声的念(平时是心里念)。这时我感觉心里更难受,还想吐,就说:“你念着,我去厕所。”当时我想,我不应该这么难受啊,为什么?是旧势力迫害?我不承认你,否定你。当我悟到是不是师父让我离开她,看她是不是真心的念?想到这时平静了很多,再听我姐念的声音越来越小,当我从厕所出来一看睡着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她只有不疼了才能睡着了,这时是两点二十分。此时我眼含热泪心里感谢师父给她减轻痛苦。这一夜我姐疼了三次,都是念了“法轮大法好”不疼了睡着了。我是一夜没睡,早上给她洗漱,吃完早点后看她满面红光,比我脸色还好看。

十三日早,护士给我姐输液时,我问她:“你看我姐状态怎么样?”她说:“老太太精神还挺好,满面红光的。”我说:“你知道她夜里疼的什么样吗?那真是剧烈的疼,撕心裂肺的疼啊,我都没喊你们。”“那你怎么不喊我们啊?”我说:“没喊,你们太辛苦了,没惊动你们。你知道怎么止住的疼吗?”“怎么止的疼?”我说:“就让我姐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止的疼。”护士说:“啊,靠的是一种信念啊!”我说:“按常规来说,这么大岁数,七十多岁的人,又受到这么大的创伤,折五根肋条啊,按医院治疗,好是肯定能好,可是得需要时间,得需要金钱,得承受痛苦,是不是?(护士点头认可)。可就念这九个字就止住疼了。”

十四日上午,又一个护士给我姐输液,我问她:“看她状态怎么样?”她说:“老太太满面红光的精神挺好,好的还真快。我妈妈就不行,摔了一跤,脑出血,现在还昏迷着呢。”我说:“那你就赶快让她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她念不了,你们就在她耳边念。”边说边给她一枚大法真相护身符。“我就让我姐念的这九个字止的疼,必须真诚的念,你想她这么大岁数,受这么大创伤,象你在这工作,经常接触这样的病例,按医院治病也能好,可是得需要时间,需要金钱,你还得承受痛苦,得多长时间才能治愈啊,是不是?”她说:“是呗。”我说:“一定要扭转一下对法轮功的误解,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自焚是假的。我告诉你这九个字可不是平平常常的几个字,他都是有能量的,都是有法力的。”她说:“行,我也给我妈念去。”我告诉她,“谁念谁得福报。象我姐从她开始念到现在才两天就变化这么大。自己也能侧翻身,也能平躺床上用脚蹬床往上蹿,然后把床摇起来让她坐起来。吃饭也不用人喂了。如果按照常规可能吗?”护士说:“我给我妈念去。”

十五日,我姐外孙让我回家歇歇,之后,外孙媳妇告知:奶奶耳朵后面、脖子都烂了。(我姐过生日时染头发感染)我说:“不要紧,那是师父把她染头渗進皮肤里的毒素给她往外返,你如果要是敷药就等于把返出来的毒又给压回去了。不要紧,那是师父在给她清理,就看人心怎么想,是相信师父给你往外返毒素,还是不相信,其结果就看你信的程度,是百分之百信?还是半信半疑?”外孙媳妇说:“行,我告诉奶奶。”等护士给她耳朵换药时,我姐说不换了。转天脖子和耳朵后面都好了,多神奇啊!

十六日一早,我又去医院陪伴我姐,鼓励她:继续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只要真诚的念,准会有神奇的事出现,大年三十前咱出院回家过年。

这时护士送来了十二日下午拍的胸片,主治医生说:片子拍的挺好。看肺部的气没有了,肺叶恢复到原位。按常规太不可思议了。我对我姐说:“你十一日住進医院,十二日十点多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到下午四点多钟拍的这张片子,才仅仅六个多小时,血压、心律、呼吸都正常了,师父都给你恢复到正常,气胸不存在了,你得好好谢谢师父。”

十八日,医生又给她拍了片子后,说都好了,下午拔引流管。医生说:“按平常这引流管得戴两个月,你这才七天就好了,真是奇迹!”拔完引流管观察一天,二十日出院了,刚好是农历腊月二十七。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進行着。

我姐对我说:“谢谢你。”我说:“千万别谢我,你要谢师父。我只是把这福音告诉你。”她赶紧说:“谢谢李老师!谢谢大法师父!”

我姐住院期间,好多看望我姐的人,从她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明白了真相。我告诉我姐:“你要把你诚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所得到的福报,告诉和你有缘的人,让她们也能从中受益,知道法轮大法好,那你就是做了好事了,会功德无量的。象你这么大岁数,折五根肋条,又是血气胸,就是大小伙子他也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动一动都得象针扎似的疼,人们都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你这连一天还不到呢,才九天就痊愈出院了,是不是奇迹?如果不是师父给你承受了痛,你能呼呼的睡这么安稳,能这么满面红光?你那气胸,如果不是师父给你承受了,给你排出去,就凭医院的治疗手段,那得多长时间才能排出去呀?象给你拔引流管的医生说,一般得两个月才能拔了,如果这气排不出去,那肺叶呼吸就会受阻,弄不好还会肺叶萎缩,人就会哮喘,呼吸不畅。象你开始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到四点多拍片才六个小时,肺部的气就全出去了,血压、心律、呼吸正常,翻身、坐起、下地、活动自如,第七天拔引流管,第九天出院,是不是神奇?按医学常识是不可思议的,也是解释不了的,你真得好好谢谢大法师父。”

出院后,我姐活动自如,招待客人干活、做饭、包饺子,什么活儿照干不误。一点儿不像受过这么大创伤的人,而且又这么大岁数。过年时来看望她的人都说太神奇了。

希望那些听信自焚谎言而对大法产生误解的人,看看发生在我姐身上的奇迹,知道大法的神奇与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