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女警督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我的父亲是中共所谓的“老红军”,在这种家庭背景下,我毕业后从事了和我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安工作(现已退休)。我是“二级警督”,这是我所居住的城市中女警最高的级别。

对社会失望中找到希望

我在办案中一身正气,秉公办事,为民做主。我对社会的腐败恶习很看不惯。有一次一个外地包工队头头在本地耍流氓,案子到我手里,还没来得及处理,他的同伙就给了我一个耳光,最后市委书记还把人放跑了。原来他和市委书记有关系。我哪里受过这窝囊气啊!为了这一个耳光,我开始上告,状告市委书记和动手打执法人员的凶手。我的状子一次次的向上告,上边一次次的派工作组下来,他们都是一屁股坐在市委书记那边,都被腐败过去了。我利用家庭关系,上告信写给中央某常委,上边下来调查,可是来的人,受贿后全都做出一个假调查上报。我的心情很不舒畅,我办案我挨打,坏人逍遥法外,我这种身份的人都遭到这种待遇,老百姓怎么活呀!我觉得共产党完了,没有希望了,就去皈依了佛教。可是不久我发现,现在的所谓佛教也不是一块净土,使我大失所望。

法轮功洪传于世时,我听说了“真、善、忍”,心底里发生了强烈的共鸣,于是我到处寻找法轮功,寻找炼功点,寻找大法弟子,为了得到他,我特意跑到北京,通过父亲的战友,在总参大院我终于找到了法轮功,得到了《转法轮》。

师父说:“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1]我觉得师父在象是对我说,我哭了。从此我开始了真正的修炼之路。

穿着警服去上访

我由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变成了一个坚定的真修、实修的大法弟子,心情无比高兴,在政府迫害法轮功时,我毫不犹豫的站出来维护大法。4.25我毅然决然的穿着警服去了北京,公开亮出我的身份,以表示我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和捍卫大法的决心。当天我没有回来。第二天有几个警察在追捕几个大法弟子,他们无处可藏,跑到我身边,当时我正在一家餐馆门口,于是我叫她们坐在餐桌旁边,我出钱叫老板每人给端上一碗面,同修直哭。我说:“谁也不许哭,都给我吃。”然后,我站在门口把着门。警察一看我穿警服不再问什么就走了。我回到住处,一位老者告诉我:“赶快脱下警服。”我说:“我是公安。”他说:“你已经退休了,不是警察了。”于是我脱下警服叠好放在枕头下。我刚做完,警察就来了,他要找一个穿警服的人,当时我一身便服,他们没找到就走了。我感谢师父点化我、保护我,帮我度过了险关。

把特务定在那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跟上正法進程,放下自我,走出去救度众生。在家里,我给儿子讲真相,儿子明白真相后,还帮我做真相资料。在单位,我给政委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三退了,不管我的事了,我外出讲真相环境宽松了。这些年来,我独来独往讲真相、发传单、贴不干胶,菜市场、汽车上、马路边、小河旁、公园里、早市上……到处都留下我的足迹,只要有人的地方我都去。

有一次我正在贴不干胶,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我的胳膊,我回头一看,是安全局的人,他说:“走吧。”我灵机一动,指着墙上贴的大法资料问:“这是什么呀?”他松开我去看那不干胶的内容。我心想:你是特务,怎么配来管我呢,你给我定在这儿吧。他的一只手指着墙上的不干胶就定在那儿了。我安安全全的回家了。

可是以后他还跟我捣乱,经常守在我们大院门口,干扰我外出救人。我就发正念:他老干扰我救人,给我捣乱,让他遭现世报。过了一段时间,他不见了。原来他的妻子得了精神病,经常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他本人也因为工作出事被开除了,把房子卖了,到边远地区住了。

女老板的命运改变了

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过程中有很多生动的故事。其中有一个女老板的故事。

这个女老板在我家附近开店,我经常去她那买东西,给她讲真相,她不听。我看到她常常是愁眉不展的,一脸不高兴。她的母亲告诉我:“怀了好几胎了,总是留不住。现在好长时间了,也不怀孕。”我告诉她真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她半信半疑,不接受。

过了几天,我又去买东西,看见她妈在替她招呼顾客,她在一边哭。我就问她怎么回事,她妈告诉我:“又怀孕了,胎位不正,很危险。”我就说:“孩子,你不要怕,你就按照我说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绝对有好处。我这么大岁数了,我骗你干嘛?我又不要你吃、不要你喝的。”她答应了。

下次我再去她店时,她满脸笑容的向我说:“胎儿保住了,发育良好。店里的生意非常兴隆,好多积压的货都卖出去了,供不应求。现在整天忙着数票子。”我说:“你诚心念了,我们师父管你了。”如今她的女儿好几岁了,天真活泼,伶俐可爱。

大忍之心化解仇恨

我在修炼之前,酒杯不离手,香烟不离口,一根接一根,一天三包到不了黑;工作中颇有威严,有一种“你别惹着我,你要惹着我,我跟你没完”的作风。很多犯人一听到我的名字都害怕,一旦他们被抓,就谎说是我儿子,刑警就把他们放了,后来他们问我有几个儿子,我听到后说:“给我狠揍。我就一个儿子,从来不干坏事。”我对坏人嫉恨如仇,决不手软。

修炼后,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师父要求我按“真善忍”去做。所以很多是事情对我来说都要忍,也就是说忍对我是一大关。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2]过去打骂别人,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现在修炼了,要听师父的,要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真难,但再难我也要听师父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有一次我的西邻居家装空调,打眼打在我墙上,我和打眼的小伙子说:“挪挪地方。”邻居家的小伙子听到了,破口大骂,用非常污秽的语言来侮辱我。我听了心里很难受,我比他妈还大的多,他怎么这么没教养呢。他的骂声招来很多人。我在家不出门,只想到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3]不管那小伙怎么骂我,我就不哼声,一心要以大忍之心来化解仇恨。但他不依不饶,还以为我会报复他,晚上还把到他家去看他妈的卫生所所长给打了,结果遭到了应有的惩罚。很快他的母亲病重不能自理。她摔倒在外边,我还要把她扶起来,她非常感动。我儿子说:“对毒蛇你也要发善心。”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用我们宽广的胸怀去包容她,目地是救她。”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