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乐山市中共政法委十三年恶行录(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接上文

二、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看守所的五十多位乐山市法轮功学员(洗脑班未统计)

◇邹兴文,五十四岁,乐山市犍为县,在德阳监狱。

◇梁均华,三十二岁,乐山市,在德阳监狱。

◇刘英,女,三十多岁,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一直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送简阳养马河女子劳改农场三年,刑满后刚被送回乐山,又马上被绑架到苗溪(音)劳改农场四年,一直被关在“小号”迫害。两次七年。刘英二零一二年在大连被恶警绑架,至今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罗芳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并被判刑十二年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十二监区三分队,被迫害致残。

◇江跃玲,女,现年约四十五岁,原峨眉山市政府城调队工作人员。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在办公室上班时,被乐山市国保数人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在乐山市石柱山看守所非法关押约一年多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简阳市养马镇女子监狱迫害。

◇胡润莲,女,五十二岁,原乐山市市中区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胡润莲又被乐山610人员非法判刑三年。零八年枉判五年。

◇李容来、魏浪、吕栋荣,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分别被乐山市中区法院枉法重判十年、八年、七年,邪恶给他们罗织的罪名是参与了二零零五年三月份的乐山市电视真相插播。

◇陈岸君,男,曾被劫持在新华劳教所残酷迫害,曾被多次绑架洗脑折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被乐山市市中区法院枉法重判十四年零六个月,被劫持在四川省雅安监狱,不知被迫害情况如何。

◇朱成英,二零零五年九月被枉法重判十年。

◇邹红英,女,一九七五年出生,西南交大峨眉校区教师,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被峨眉山景区国保再次绑架并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遭到残酷迫害。

◇魏凤鸣,被泸州市合江检察院、法院冤判七年重刑,被送到了乐山五马坪监狱。

◇魏凤鸣之妻,二零零九年五月被冤判五年。

◇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至今被残酷迫害的乐山法轮功学员还有,王震勤、黎志刚、张贵清、肖启洪、程永和。

◇徐秀珍、张玉洁、刘贵根、彭小燕,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八月被判刑后不知刑期关押地点。

◇郑祥辉,被劫持在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十六监区五楼。

◇二零一零年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乐山法轮功学员还有(已知),田玉秀、陆秀芸、陈世坤、李叔玉。

◇童俊锋,男,现年约三十五岁,家住乐山峨眉山市胜利镇越南村二组。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上午,被镇派出所张明、胜利镇副镇长何正峰等绑架。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关押在乐山五马坪监狱。

◇刘彬,女,四十岁,古素华,女,五十七岁,钟淑凤,女,五十六岁,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在井研县王村镇发真相资料被王村派出所绑架,关押在井研县看守所。十一月被邪党井研县法院非法判刘彬三年半,古素华,钟淑凤分别判三年;二零一一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监狱,分别关押在二监区,三监区,五监区,不“转化”就不准跟任何人接触,晚上十二点以前不准睡觉。

◇雷晓琴和毛秀珍,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被五通桥区法院非法开庭。毛秀珍,女,七十岁,被非法判刑三年;雷晓琴,女,四十七岁(二零一零年时的年龄),被非法判刑五年。

◇朱明容,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被乐山市市中区法院冤判六年。

◇李仲琴,女,眉山思蒙镇人。二零一一年在乐山井研县打工期间,被井研千佛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钟俊芳等六名正在学法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晚十时左右,被乐山市犍为县“六一零”头子罗尤刚、政法委书记周文华、国保大队教导员王永富等人强行绑架。钟俊芳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半。余发权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陈宝琼(女,七十岁)是钟俊芳请的看店子的工人,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翠兰,女,乐山市犍为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一月初被秘密判刑三年。

◇汪汝容,女,乐山市杨湾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一季度被乐山国保从乐山石柱山看守所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王明忠,男,乐山市夹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夹江县法院秘密开庭,枉法冤判王明忠三年。

◇旦俊英(乐山全华厂职工)、伍俊华、万金枝、廖茂群,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被乐山市国保大队刘光乾、王浩儿社区、商务局一伙人从家中绑架到乐山大石桥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被乐山市六一零指使乐山市中区法院非法庭审。

◇卢琳,女,四十四岁,乐山市市中区人,成都中医学院大学本科毕业,家住北京市回龙观龙跃苑。今年三月十二日两会期间,卢琳到大会堂送交诉状,控告周永康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天就被绑架、抄家。她有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十岁,由大姐照顾。

◇何荣清,乐山市沙湾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被社区骗到派出所绑架到沙湾区看守所。

三、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部份典型案例

◇李容来,乐山法轮功学员,曾被多次关押洗脑、劳教。二零零五年三月中旬,乐山市电视插播了九评及大法真相,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遭到非常残酷的酷刑逼供,恶警采取极其残忍的刑讯逼供手段,其中五十多岁的李容来被反绑双手,吊了4天4夜,被野蛮殴打,并被灌下“迷魂汤”,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逼承认所谓的“罪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容来、魏浪、吕栋荣分别被乐山市市中区中共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八年、七年,在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受到极其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因不写所谓“三书”,在严管期间,恶警徐可,李波指使打手许星华(原夹江县粮食局局长),慕安生(严管组长)把他关在严管组监舍里,并把他衣服脱掉,当时正是三九寒天,用臭袜子塞其口里,毒打时不让他发出声来等残酷折磨,年近六十岁的李容来,被迫害得全身皮肤溃烂,两手冻坏,被打得直不起腰,鼻青脸肿,昏倒在地。送卫生所抢救后,回来仍然继续遭折磨。

◇魏浪,曾被多次关押洗脑、劳教,每次劳教时间都是三年。在新华劳教所老入所队被双手铐住吊起很长时间,后到四大队二中队干出窑、装窑的活,一直在火门里捡砖,即“抱火尖子”。因他抵制强制洗脑的精神迫害,被转四大队四中队,被关小间、严管(严管即不准睡觉、站军姿等)捆警绳、用高压电棍电击、天天挨打,加长劳动时间,几个人按住毒打,受尽残酷折磨。

魏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冤判重刑八年,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直接送严管队残酷折磨两个多月,白天长时间盘腿,晚上不许睡觉,还被严管队的罪犯们殴打,穿警服的恶人也参与其中。最后,为抗议迫害,魏浪被迫咬舌。可是,邪恶们却反过来诬蔑他,说他在自伤自残。七监区法轮功学员程永和,被关小间很长时间,恶警还用通红的烟头烫他,使他的身上留下了许多的烫痕。

◇宿刚,夹江县核工业部工厂职工医院的医生,四十六岁左右,曾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迫害了两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左右,被枉法冤判正在绝食抵制迫害的宿刚,被当地看守所送到五马坪监狱卫生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宿刚因抵制副监狱长田义被“处理”集训,他一直用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八月的“秋老虎”天气,石板被晒的滚烫,白天被强迫坐在石板上或被铐在铁窗上,每天只准睡四个小时左右,一直是从鼻孔插胃管灌食。小间负责的狱警叫何清泉,后调到二监区。宿刚被侮辱、迫害后要求监区警察给予处理,遭到拒绝后绝食抗议,监区警察近三十多天不予理睬,视人命为儿戏,后来干脆将他铐在病床上,最后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强烈抗议下才勉强输一点液。

◇罗芳,女,三十多岁,乐山市沙湾区农场村人,罗芳及丈夫沈立之,都是大学毕业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罗芳夫妇在成都坐七十五路公交车时,被营门口派出所警察拘捕,警察声称两人携带法轮功资料,把她们关进成都看守所。一个月后,丈夫沈立之(已办理出国手续)遭到成都金牛区国保田新民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家人一年后才知沈立之已死,没见其人,只见到成都国保给的骨灰盒。

为了迫使罗芳放弃修炼法轮功,成都市郫县看守所在酷刑折磨达不到目的情况下,竟然给罗芳注射一种不明针剂,导致三十几岁、身高1.6米、风华正茂的罗芳下肢瘫痪,无法站立,只能用双手扶住两个小矮凳在地上挪动。

罗芳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饱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不能站立的罗芳被犯人背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十二监区三分队。刚入监时,罗芳拒绝报数,被恶警迫害,每天罚其在警察办公室外的过道坐着,从早上到晚饭后,其间不许进监室休息。

据悉,罗芳在监狱还曾遭到禽兽不如的邪恶打手狱警强奸。直到二零零九年在成都女子监狱里,罗芳一直都是坐在凳子上不能下地行走,冬天里只允许她喝半瓶开水。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家属追问狱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汇给罗芳一百元的汇款为何她没有收到?这一下恶警吃钱的黑幕曝了光,惹恼了恶警廖小华、张庆芳、廖庆芳、王先平等人,她们借口罗芳不遵守监规、不穿囚服,将罗芳的头使劲按到地上毒打,叫刑事犯对着罗芳的头吐口水,咒骂,对罗芳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身心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罗芳被强迫洗脑。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没收了她的棉衣、棉裤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犯人构陷罗芳先出手打人,身体虚弱的罗芳被恶警劫持到二监区二楼严管组,遭受长达三个多月的迫害。

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罗芳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七年里只获准三次探视自己的女儿,三次探视的时间共计不到三十分钟,中共恶徒们居然还厚着脸皮,四处扬言说他们如何如何对罗芳好!

◇胡润莲,女,五十二岁,原乐山市市中区工商银行职工。被邪恶反复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上访被非法抓捕,被乐山610丁阳非法押回,关在桂花楼拘留所十五天,转乐山石柱山看守所。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胡润莲被看守所警察和武警拳打脚踢,十二月二十日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单位同事王同华带上610的卢德福、吴畏,将胡润莲非法抓捕,关在乐山石柱山看守所。胡润莲在五月十三日早上炼功,被廖恶警用三角鞭抽打,背打成青肿。以“进京滋事”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又非法延期三个月,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释放。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胡润莲在乐山大佛景区公路电杆上贴真相资料,在路途中被恶警绑架。八月十四日早上,被610的王爱萍、杨光辉(已遭恶报死亡)劫持到苏稽镇迫害,被拖到太阳坝里站“飞机”,在背上贴一张大字报,双手铐在苏稽镇政府的大门上。下午,胡润莲再次被王爱萍、卢德福等非法劳教,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该所所谓的教育科长李志强、队长张晓芳残酷迫害胡润莲,整天放诽谤大法的光盘,逼看各种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的站面壁,强行灌水后不许上厕所,尿在身上,不许洗刷,打骂,晚上睡觉时把她的双手铐在头上方的床上。胡润莲在邪恶长时间残酷迫害下精神失常,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家人将胡润莲接回。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胡润莲又被乐山610人员非法关押在乐山石柱山看守所。十月二十六日胡润莲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简阳市养马河镇四川省女子监狱四中队遭受强制洗脑“转化”、食物投毒等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胡润莲第四次被当地恶警绑架,冤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监狱。二零一零年过年后,在二监区四楼4—3监室被恶警指使包夹犯迫害,不准睡觉,每天罚站。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胡润莲被强迫洗脑,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将她的棉衣、棉裤抢走,并将一名女犯送给胡润莲的衣物剪碎。二零一二年一月初,胡润莲被绑架到二监区的严管组迫害。

◇谢吉甫,男,五十三岁,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10组3号,是有名的浪子,修法轮功后发生根本转变,却被恶魔中共乐山恶人反复谋害。以下为谢吉甫自述。(有改动)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我回家走到家门口不远处,一辆无牌照小车逆向行驶从我身后向我冲来,当场把我撞翻,造成我左眼角摔出二公分长的伤口,鲜血直淌,右手拇指关节错位骨折,左脚左手肿大。下午四点过,蒲晓凌、张甚琪、宋清明、邓××、袁姓司机、桥沟镇邪党书记马军、镇“六一零”头目王英、派出所杨指导和一个不知姓啥的小警察等一伙八九个人来到我家,连推带架,将重伤的我绑架到乐山大石桥巨龙宾馆内的洗脑班,当时我全身是血,眼睛肿大到看不见东西了,他们也不允许我上医院。由于洗脑班怕担责任拒绝收我,他们这才向五通桥区六一零汇报,“六一零”的袁勤叫把我弄去检查,到乐山红会医院拍了照后,医生叫开刀动手术好的快。我知道如果开刀可能会遭到更毒辣的迫害,我的右脚就是例子。我坚持要医就找正骨科医生,第三天他们找来了一个女医生给我接骨。就这样他们在人民医院非法拘禁了我十五天,早晚都有镇政府派人轮换看着我。

◇张卓,男,三十二岁,生前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并积极主动参加做大法工作。人们印象中的张卓为人和气,文质彬彬,书生气十足。可是,他却因为修心向善做好人,被中共豢养的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第二天就惨遭恶警凶残虐杀,(疑被活摘器官)遗下六岁孤儿。

◇刘光弟,男,四川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铁合金厂)动力处处长,曾多次荣获省科技发明奖并有国家专利,曾担任两届乐山市政协委员。是深受群众爱戴、领导信任、全厂公认的大好人。刘光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被乐山“六一零”、国保非法劳教一年,六十多岁的人遭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惨无人性的折磨,强迫干重体力劳动等,致使胸腔内伤(胸膜炎、胸积水、糖尿病),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弄进了劳教所医院所谓的治疗。在医院屋角,刘光弟坚持每天炼功,病情好转后,被监视的人告密,劳教所指使医院加强了对刘光弟的迫害,灌了大量不明药物,病情急剧恶化,至二零零九年四月期满回家时已生命垂危,身体一直极度虚弱,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死亡。

◇郭启蓉,女,五十九岁,大学文化,峨眉山矿泉饮料厂高级工程师,峨眉市政协常委。郭启蓉曾经获得荣誉无数,多次为单位立下功劳;群众口碑好,邻里关系和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尽管她一直遭受迫害,却一直坚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断向被中共煽动仇恨法轮功的人讲清真相,连一些接触过她的管教、警察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位好人。

郭启蓉一九九九年曾两次被绑架到乐山市洗脑班;曾被非法劳教二次三年多,两次都被绑架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

郭启蓉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被乐山市国保绑架,填抄家证的是峨眉山市国保大队长耿学清,当时非法抄家时,峨眉山市“六一零”头子宋春也来了。随后被乐山检察院非法逮捕。十一月上旬,乐山中共法院枉法冤判郭启蓉四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她突然被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第二天,即十二月十八日,川西女子监狱通知郭启蓉家人,称郭启蓉于入狱的十七日当晚,“患脑溢血”,次日早晨突然死亡。家人看见死者全身无伤痕,火化后骨头是红颜色的,怀疑郭启蓉是被峨眉山市“六一零”头子宋春与监狱狱卒勾结用毒药谋杀。原因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份乐山法轮功学员张卓(男,三十五岁)被迫害致死,峨眉山市“六一零”头子怀疑是郭启蓉通过核实死因后上网的,对她进行绑架、非法抄家。郭生前曾对人讲过峨眉山市政法委邪恶对她的怀疑。而且,郭启蓉在未送走前被非法关在峨眉山市看守所,写了申诉书交给管教呈送有关部门,同年十二月五日申诉书发表在网上,不法人员于十二月十七日将郭送到成都龙泉驿劳改,第二天就被邪恶合谋虐杀。

◇陈莲英,女,六十多岁,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曾四次被非法抓捕和关押。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迫害,遭受酷刑折磨、打毒针等,身体被迫害出各种病症,精神被摧残至神智不清,语言不清。二零一零年四月,监狱方怕担当责任,才通知家人接回,陈莲英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彭光荣,男,六十一岁,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罗汉乡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乐山看守所和戒毒所狱卒酷刑、劳役虐杀。

彭光荣是铁路局退休工人,在一次工伤事故中,头部和双手留下了严重的残疾,十多年来彭光荣的全身都处在一种无名的痛苦之中。九七年彭光荣修炼法轮功以后,多年的病痛完全消失了,残废了十多年的双手全都听使唤了,生活能自理了,还能干家务活。

彭光荣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这四年间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曾先后被乐山中共邪党人员三次绑架至看守所和戒毒所。彭光荣他们被迫做奴工,每天择选让人闻着就想吐的臭猪毛,而且还被警察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给他们戴脚镣手铐,唆使其他罪犯对彭光荣他们施以酷刑,什么“穿心链”(对准人的胸腔挥舞拳头猛烈的击打),什么“背母鸡”(在人的脊梁骨上用手肘猛力击打)等。

二零零三年彭光荣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衰弱,被放回家后卧床不起,浑身伤痕累累、全身浮肿,吃饭喝水都很困难。可就是这样,水口派出所、罗汉乡政府还三天两头带人到彭光荣家骚扰他,威胁他的家人,还克扣他的退休金。不久彭光荣被迫害致死。

◇杨学志,年龄未知,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水工厂退休职工,于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乐山“六一零”、国保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从劳教所回家后,继续讲真相、澄清法轮功蒙受的不白之冤,于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邪恶又一次非法关押,受尽乐山国保及看守所恶警、坏人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守所邪恶看见杨学志已被迫害濒死,叫其家人接回家,两天后杨学志就死去。

◇李玉华,女,五十多岁,乐山市夹江县堰城镇法轮功学员。遭到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后被虐杀。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李玉华被乐山“六一零”、司法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川西女子监狱,受尽折磨。二零零九年六月李玉华从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转到成都警官医院被强行输液,输的全身发肿,直至生命垂危,监狱方面确定她必死无疑,才通知家人去接,结果回家三天,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就死去。

李玉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劫持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曾经被长时间罚站,不准上厕所。回家不久,邪党人员回访时,问她有什么要求,她说希望你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七月中旬,又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曾经被劳教所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遍体鳞伤。

◇林丽莎,女,五十一岁,家住乐山市箱箱街附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发起疯狂迫害法轮功、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流氓血腥运动,林丽莎用自己经历的事实,去北京向政府讲真话,法轮大法好,却遭到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被乐山、劳教所、监狱邪恶联合酷刑虐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乐山市“六一零”践踏法律,肆意侵犯人权,把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脖子上挂着牌子侮辱,当天非法劳教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并在电视上播放几天。

林丽莎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尽警棍电击、毒打、吊铐等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三月再次被乐山市中区“六一零”恶警绑架迫害,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简阳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被长时间吊铐,最长时一天达到十多个小时,门牙被打掉两颗,在邪恶的长期酷刑迫害、强制洗脑下,被残酷凌虐致精神失常。简阳监狱知其不能生还,为了掩盖罪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叫其家人将她接回家中。精神失常的林丽莎果然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即出狱后二十多天死去。

◇陈文艾,女,六十一岁,四川乐山人,因坚持修炼曾被多次绑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再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乐山“六一零”、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监狱将陈文艾迫害致生命垂危时,知其不能活过去,为掩盖罪恶,才于二零零七年底将她放出来。陈文艾也果然在出狱后不久的一个多月,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就死去。

◇龚金银,男,五十八岁,乐山市井研县千佛镇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去北京澄清诬陷冤枉,被乐山国保绑架、劳教两年半。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井研县国保将龚金银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进行迫害。劳教所恶警为强迫龚金银放弃修炼,纵容一个叫“阮红”的暴力犯折磨他。此歹徒曾用尖锐的竹签秘密的刺烂了龚金银的大腿,龚金银报告狱警,恶警也不闻不问。二零零二年六月,被折磨致生命垂危的龚金银被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龚金银被迫害致死。

◇张禹,男,三十多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与其妹张燕、张燕的丈夫汪泽君同受迫害。张禹于二零零二年在乐山被迫害致死。这个噩耗直到现在也没有告诉张燕那年迈的母亲。这个案例直到今天也没在明慧网曝光。张禹是如何死的,至今是迷。

◇沈立之,男,乐山的罗芳及丈夫沈立之,都大学毕业,并已办理出国手续。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夫妇在成都坐七十五路公交车时,被营门口派出所警察拘捕,警察声称两人携带法轮功资料,把夫妇二人关进成都看守所。一个月后,沈立之就被金牛区国保田新民等酷刑折磨致死。(沈立之年轻体壮,一米八几的个子,严重涉嫌被成都邪恶活取器官,家人一直打听,成都国保矢口否认,家人一年后才只见到成都国保给的骨灰盒。)

◇罗芳,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罗芳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并被判刑十二年,关进川西女子监狱,备受折磨,已几乎瘫痪。

◇曾素琼,女,五十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绑架,长期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二年再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乐山邪党法院枉法冤判三年半,关押在成都川西女子监狱。丈夫与她离婚,将儿子和所有财产全部带走。二零零六年自监狱出来后,曾素琼已无家可归,只能在乐山五通桥一家养老院生活,整个院内只有她一位女士。即便这样还是受到当地派出所恶警的监控与骚扰,曾素琼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含冤离世。

◇刘静德,男,五十多岁,乐山市人,原攀枝花烧结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酷刑。出狱后,攀钢公司不让他上班,不发工资,不给他住房,对他百般刁难。妻子被迫与他离婚,生活无着落,他只好给人守门打工。他一边打工一边讲真相,又被攀钢公司和公安局绑架、关押。失去了一切生活来源,长期迫害给他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身体出现不适,经医院检查为肝腹水,肚子肿胀如鼓,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这时有两位功友主动照顾他的生活,可后来功友相继被绑架,无人照顾他,刘静德不久便含冤离世。

◇周润华,女,七十四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非常健康。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挡回,被拘留在乐山桂花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周润华与女儿再次到北京上访,被不法人员抓回,关进乐山石柱山看守所半年之久,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直至身体和精神遭受了严重摧残,极度虚弱,才被放回家,之后身心健康一直难以恢复,并因女儿一次次被绑架、关押、劳教的打击,周润华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底含冤去世。

◇饶明珍,女,五十四岁,乐山市人。原来身体虚弱,患多种疾病,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邪恶人员将她关押进派出所,并抄家,罚款数千元。后非法提审,被恶警、坏人强行写保证书,每天被强制在太阳下曝晒,戴手铐,遭受种种非人折磨。二十多天后才从派出所放回家。回家后邪恶人员强迫她每天到当地政府报到签名,并不断的非法抄家。二零零五年元旦前夕,邪恶人员夜间非法抄饶明珍的家,耍尽流氓侮辱她。之后饶明珍含冤死去。

◇黄丽莎,女,三十五岁,乐山市峨眉杨村铺煤矿人事科干部,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零一年七月遣返回峨眉拘留所,零二年七月被迫害流离失所。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成都市青羊区苏坡派出所非法关押至成都看守所,后被强行灌食、灌、输入不明药液,因药毒反应,致使吐血、便血,看守所仍不放人,零二年十月十七日,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被残酷折磨、野蛮灌食、毒药谋害致死。事后看守所副大队长刘丽娟马上组织在押犯人做假证说“此人放了”。

黄丽莎被迫害的过程,直到被逼流离失所,被迫害致死,除了成都监狱的恶警是直接杀人凶手外,间接凶手责任人是,峨眉山市龙池杨村铺煤矿党委书记兼“610”组长周通达、纪委书记银兆卿、退管科党支书刘明楷、科长李志全、峨眉“610”头子宋春等。

◇邱素碧,女,六十六岁,家住四川省乐山市核工业西南物理院内。九九年十一月和儿子雷松进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回家后,单位保卫处,派出所强迫母子每天到派出所报道,上午去,晚上回,监视居住半年,单位保卫处,派出所仍不允许雷松(因车祸高位截瘫,修大法一个月后站了起来)外出找工作谋生。老伴气恨交加病倒,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含冤离世。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邱素碧和儿子雷松再次到天安门和平请愿,母子二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监外执行)。

二零零五年夏天,单位保卫处长张广厚唆使手下谢经伦、周义刚以领导谈心为借口将老人骗到派出所后绑架到乐山通江镇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星期。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到二零零六年,保卫处长张广厚和单位派出所对老人非法抄家至少有十二次,老人外出买菜,逛街,连大年三十和家人出外散步,张广厚等人都派人密切跟踪。长期受到精神折磨和迫害,邱素碧老人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含冤离世。

◇赖秀云,女,五十八岁,修炼前疾病缠身;二零零零年被恶警绑架,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劳教二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间,由五通国保大队的杜高银、五通邪党政府主管法制的何鸿志带领七、八个人,图谋闯入赖秀云家中强行绑架。

赖秀云家住五楼,及时发现恶人后,把他们关在了防盗门外。此时恶人们打电话想让五通消防支队的武警从楼顶破窗抓人。赖秀云到窗口向四周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抓好人”,并在窗口指着杜高银、何鸿志等人说,你们放着坏人不抓,专抓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四周的邻居们在赖秀云的正义高喊中纷纷出来指责那些恶人。恶人们见势不妙,便慌忙上车,灰溜溜的跑了,但扬言还要再来抓人。赖秀云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一个亲戚家中暂住。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七点含冤去世。

◇陈本莲,女,六十五岁。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残酷迫害,迫害中患脑血栓、于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

◇任联素,女,六十五岁。曾担任法轮功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到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绑架,被多次关押洗脑班强制迫害,于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

◇罗梅清,女,六十四岁,曾担任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单位在北京绑架,并强迫缴巨额罚款。多次被绑架到拘留所强制洗脑迫害,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

四、乐山市参与迫害恶徒遭恶报部份案例

▼杨晓江,乐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乐山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首恶。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杨晓江等一行四人在峨眉山市游玩时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杨晓江的头颅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

▼李佐,乐山五通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特务,九七至九九年间以平民身份秘密潜进当地法轮功学员中,可以讲其对大法本身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了解的是很深的。可他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后,紧随江氏集团,疯狂的迫害法轮功,配合当地六一零歹徒长期以抓捕、关押、抄家、罚款、堕胎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生财之道。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李佐杀害在井研县超市上班的妻子并投尸于井研河中。五月二十三日被抓捕归案。其时,其女几岁大,其父也身患癌症。

▼马元祝,峨眉山市副市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就一直仇恨法轮功,阻止群众建炼功点,到炼功点破坏炼功环境,目前,因突发肝硬化,四处求医无门。

▼二零零二年四月上旬,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三名国保送一大法女学员到资中楠木寺劳教,于返回途中遭车祸,造成一死两伤。其中,国保大队教导员杨光耀,男,四十七岁,当场死亡。丁洋,男,三十多岁,脚断,且吓得魂飞魄散,躺在医院里一直神智不清。李娟,女,二十多岁,手断,内伤。对这些人的下场,一些内部人都已明白遭到恶报,因为法轮功学员早就告诫过他们。

▼剑峰乡党委书记周建,四十九岁;副书记何天银,四十九岁;乡长李晓葳,四十一岁;此三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跟江泽民犯罪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他们合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几十人,曾经多次将许多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劳教所进行迫害,甚至将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流离失所,他们还借机抄家,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下午三点左右,周建、何天银、李晓葳三人驾小车与大客车相撞,当场死亡。(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