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缘归大法 利用有利条件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教授职称(已退休),当初研究气功失败后,走入大法修炼。十多年来,深刻体会到伟大师尊随时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严格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始终正念正行,就可以闯过一道道难关。

一、缘归大法,顽疾瞬间消失

80年代,学校掀起出国热潮,一些同事纷纷学习英语、考托福,赴国外留学,我也曾参加一期英语培训班,英语学的不是太好,在体检时身体条件也不合格,肝功能超标,申请出国未能成功。正在这个时候,国内气功热达到高潮。我也参加过几种功法的活动,感到气功有一种奇怪的未知因素存在。当时在天象的带动下,耳朵认字、轻功等所谓特异功能相继出现,我做出一个果断选择:放弃学习英语出国深造的打算,就在国内研究气功现象。曾与某有名的气功师共同申报研究轻功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但未获批准。气功研究失败后,在伟大师尊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修炼。

通过学《转法轮》,我逐步认识到法轮大法就是我要寻找的。从此放弃了研究轻功的念头,走上了修大法回归家园的大道。

学大法后不久,我的腰疼又出现了。由于年轻时提重物闪了腰,几十年来都有个腰疼的毛病,遇到阴冷潮湿就犯,干了重活也会犯。采用很多方法医治,西药、中药、按摩都试过,效果不佳,好一阵,坏一阵,反复发作。有时腰都直不起来。这次病业又出来了。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利用我自己的业力,让自己承受一点痛苦,以便过关提高心性。话虽然这样说,但到真正过关难受的时候,还是感到挺难的。就拿早晨集体炼功来讲,做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人家都在整齐的随机下走,而我的腰却弯不下去。几天后没有什么好转。那时候我们学法小组开展的比较好,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我的心性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提高。一天早晨我们在一个水泥地面开始炼法轮周天法时,我发出坚强的一念(当时还不懂正念),我今天一定要把腰弯下去!哪怕摔到地面上也要弯下去。结果奇迹出现了,在做第一遍随机下走时我的腰居然顺利弯下去了,完美的做完了规定的动作。而且腰也不疼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腰疼瞬间消失,这在常人是不可想象的,可是这却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从此更坚定了学大法的信心。特别要感谢师父对我们业力的承担。我对师父的一段经文有了更深的体会。师父说:“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2〕我把这段经文反复背诵,把他铭刻在心头,融化在血液里。每当我在过关当中,在魔难当中,我都经常默默背诵这首经文和其他经文,使我在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

二、在北京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恶党的疯狂迫害下,我们学法小组不得不终止了集体学法炼功活动。在一位我校毕业生返校的座谈中,我们知道了要進京护法讲真相。我和小刘一同進京,住在北京功友家中。碰到四川等地的许多功友,大家聚在一起学法、交流,对大法的认识提高很大。我计划在北京做两件事,一是去国务院信访局上访,向政府官员讲真相。二是到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公开向世人洪扬法轮大法。

晚上我将随身带来的两本大法书籍交给一位来自四川的功友,说:“我明天早晨要去国务院信访局了,可能回不来了,这些书就送给你了。”谁知这位大法弟子当即纠正我说:“不,你明天可以回来,一定要回来!”我恍然大悟,记起师父讲过的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连忙说:“对,明天我可以回来。”

第二天上午,我与小刘来到国务院信访局外面,一排警察挡住進信访局的通道,不准我们進去。僵持一段时间后,他们骗我们说:“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是专门接待法轮功的。”我们信以为真,就承认是为法轮功的事来上访的。他们当即找来二个家乡专门到北京截访的警察,把我们二人强行塞進一辆出租车,绑架到家乡市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

在办事处内,小刘不配合他们,遭到恶警暴打,并被强行搜身。搜出热情接待我们的北京功友家的电话号码。那里每天来来往往住有不少全国各地的功友在一起学法、切磋交流。为了保护北京功友和全国各地大法弟子的安全,我决定闯出去打电话告诉他们注意安全,以便及时采取防范措施,避免遭受损失。我心里不断请求师父加持。不久,看管我的警察呼呼大睡,我几次打算走出门去,但是每到这种关键时刻心里总是怦怦乱跳,害怕得不行,不得不打退堂鼓,错过了当天的大好时机。第三天,我被邪恶搜了身,放在大衣里的几百元钱被他们拿走了。好在还有几十元钱放在内衣里未被搜走,打电话的钱还有。第四天我仍然请求师父加持,不断鼓励自己勇敢走出去。中午,看管警察又呼呼大睡去了,我鼓起勇气走出房门,走廊里静悄悄的,两边一个人影也没有。我顺利走下楼梯,走出了魔窟。来到街上后,到一处公用电话摊位给北京功友打了电话。打完电话后我如释重负。

三、狱中讲真相,放下生死出魔窟

在以后的一两年里,部份辅导员被非法关押,有的不敢走出来。我和部份同修积极行动起来,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本地区大部份功友都回到大法中来。我因为看望洗脑班的功友,组织参加小型法会,再次進京护法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多次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先后被非法拘留五次,四進看守所,三進洗脑班。在被关押的魔窟里,我们几位同修“比学比修”,在狱中学法讲真相。在看守所里我们不断学法、背《洪吟》,看谁背得快,背得正确。《洪吟》几十篇诗就是在看守所背熟的。同时在看守所我们还给关押的常人讲真相。

为了实现到天安门广场助师正法的愿望,我又一次相约三位同修進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好”。当即被一个武警绑架。在警车里,我俩每人背上都挨了重重的一警棍。我们都不觉得怎么疼,感谢师尊为我们垫着。被劫持回家乡后,由于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十五天行政拘留期满后,升级为刑事拘留,使迫害加重。当地六一零企图判我三年劳教。

在看守所内,我知道问题出在怕心上。坚持学法,背《论语》和《洪吟》。我反复背诵师父的几首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4〕“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3〕。开始,牢头们对我不太友好。我坚持对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你们把赌注都压在共产党一边,有什么好处?该判多少年还得判多少年,一天都不会少。相反,如果对法轮功好一点,说不定将来会有好处。”牢头觉得有理,当即决定专门听我讲法轮功。我认真仔细的给他们介绍了法轮功的情况,从法轮功健身,叫人行善,对社会有极大的好处,讲到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利用共产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不择手段整死了几千人。他们不会有好下场。还如实回答了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使他们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对我也很友好了。由于去掉了怕心,改善了环境,不久我就被释放回家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在传递真相材料时被恶人告密被抓。这次是迫害最严重的一次。把我放在一个牢头最坏的号子里。一進去就“走过场”(挨打),吃不好,睡不好,邪恶又企图判我三年劳教。牢头严格执行六一零的要求,不准我学法炼功。但是我默默背法它们管不了。我夜晚悄悄炼功,一旦被牢头发现少不了一顿打。那时我懂得了发正念,一遍一遍的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 。在我晚上炼动功时,与对面的功友取得了联系。我们通过手势、口形,或以手在空中写字等方式進行交流。我们互相鼓励,一定要闯出去,不能长期呆在这个鬼地方。我对出去充满信心,告诉他我出去以后想办法救他出去。到第三十六天,我从内心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明天一定要出去!第二天上午,他们就把我放回了家。再次使六一零打算劳教的计划破产。在办手续的时候,一个警察告诉我,是市公安局打的电话,要他们立即放人,今天上午就要把人放出来。

四、利用有利条件抓紧救人

我从一九七六年起参加邪党,先后担任过县委委员和支部书记,二零零二年我向单位递交了退党声明,并在网上发表了三退声明。由于长期在党文化的影响下,劝三退阻力很大。特别是一些知识份子迷信科学,多数都是党员,收入较高,既对共产党不满意又对其存有幻想,还有几分惧怕,在多年的政治运动中养成了明哲保身、少说为佳的处世习惯,力图不犯错误,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对共产党的本来面目认识不清,有些人虽然家庭、亲友或本人挨过整,但是害怕心较重,不愿再卷入政治惹是非,听不進三退的劝告,只求眼前平安无事。但是只要耐心讲真相,还是可以救度很多人。

我退休后在一家工厂做中层管理工作,每天接触的是从全国各地来的打工人员,他们多数文化不高,比较愿意听从我的劝告,劝三退效果比较好。我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劝三退。一般新進厂的员工都要在我的办公室登记。在登记时就问是否是党员、团员或少先队员,并劝其退掉。多数都能同意退,也有少数人不同意退。当一批人数比较多时,后面的人听说要三退,就不承认加入过这些组织。为此,我也针对性的作一些调整。首先只问是否加入过这几种组织,并不急于劝三退,让所有的人员都登记完成后再一起劝三退。这样效果好一些。

除了進厂登记这个环节外,还要抓住任何与员工面对面接触的机会劝三退。例如当有员工请假、辞工、换工作、办事等与我打交道时,也是劝三退的良好时机。有的人進厂三退后,工作一两天就离开公司,好象专门来办三退的。我所在的公司在不断发展,经常购买一些机器设备或原材料。供应商都找上门来,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销售的机会。其实买东西都是采购部的事,我们只是提出具体要求,在采购环节中也起一点作用。我现在发现利用供应商有求于我的机会劝三退也是一个好办法。和他们一起谈话、吃饭,都是劝三退的好场合。有一次,一位供应商打电话来向我咨询问题,我乘机劝其三退,他也乐于同意。我们有时乘长途交通工具出差、回家,也要与人打交道,也是劝三退的机会。利用参观展览的机会劝三退效果也比较好。一上午可以劝退十多人。

我体会到,劝三退有时容易、有时难,有时效果好、有时不理想,可能与自身的状态有关。学法比较好往往劝退效果要好些。我在讲真相救人中还存在很多问题,看到网上同修介绍劝三退的经验,与他们比起来,我做的差远了。

自己对法理的理解和修炼层次还很有限,以此文对前一阶段做一个小结,并希望得到各位同修的指正和帮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威德〉
〔4〕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无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