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使我摆脱了“不死的癌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师,男,今年七十岁。我原来一直在农村教书,一九九三年为照看小外孙来到了城市。我从年轻时就体弱多病,尤其是年关,一病就是一两个月,打针吃药都不太管用。身体时不时的疼痛,今天这儿疼,明天那儿疼,开始贴祛痛膏,后来不管用又贴黑膏药,弄得身体上和内衣上到处都是黑膏药,还常常肚子痛,后来又得了心律不齐和神经衰弱等。

更为严重的是,一九八九年秋,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一天早晨起来感觉浑身难受,一看两手很多关节都肿了,伸拳不灵活了。很快,身上更多的关节肿起来,脚上也有关节肿起来,走路开始疼痛。病情发展很快,几个月后,全身的关节几乎都肿起来了,一个手指肿的有两个手指那么粗,病情越来越严重,街坊邻居来看望我,说咱村的某某就是得这种病,到处求医,无药可治,痛苦煎熬几年后就死了……,一家人为我担忧,为治好我的病到处求医。

从发病一开始,我就打针吃药,没有停过治疗。无论西药、中药,打针,都是开始起作用,能使病痛得到缓解,但不久便越来越不管用,然后还肿痛,仍是如此反复。我曾去过县医院和其它乡镇医院,医生都不知是什么病,后来去了市里有名的骨科医院,被确诊为“典型的类风湿关节炎”。后来,我又去了市内的两家大医院,经过化验,得出同样的结论:类风湿。当时这种病很少,就是大医院也没有专治此病的药物。经多方打听,得知一个乡镇有一个很有名的老中医专治此病,我的女儿女婿找车拉了我去,找老中医看病的人很多,都称赞说这老中医医术高明。由于我们是远道而来,老医生特别照顾,先给我看了,说是两次包好,我们满怀喜悦抓了药回去,服中药后缓解时间较长,但同样是越来越不管用。后来我又去了一家医院,院长告诉我,不久前他参加了一次国际风湿病研讨会,会上一致认为,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治疗类风湿的特效药,因此把这种病叫做“不死的癌症”,此后,我彻底失望,再也不到处求医了。

我的病在迅速发展,手指手腕和小臂变形,萎缩,疼痛加剧,全身日夜疼痛难忍,真是度日如年,病痛折磨得我几乎失去了生的希望。

一九九五年,我喜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从而获得了新的生命。我有幸聆听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又参加了看师父讲法录像的九天学习班,还有缘请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如饥似渴的听啊,看啊,读啊!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从此我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同时我刻苦炼功,五套功法每天都要炼一遍。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的身体也在迅速发生着变化,疼痛渐渐消失,关节也渐渐不肿了,伸开了,不到半年时间,我由一个病入膏肓的废人,变成了“年轻小伙子”一般,真是骑车和飞一样,为买电表在公园集体炼功,我一上午骑车几十里跑遍各大商场,上楼象有人推一样。我住的是六层半的单位楼没有水,需要到下面一层打水,我两手提两桶水(每桶三十斤左右),上下楼自如,不觉吃力。每天早晨,我一路小跑到公园去炼功,公园有一个亭子在一座土山上,到达上面要爬七十二个台阶,这七十二层台阶我跑上去再跑下来,我丝毫不觉得累,也不气喘。修炼法轮功,使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新的生命。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我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超常的人,无论遇到什么魔难,无论邪恶怎么迫害,坚修大法毫不动摇,才能不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我以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千万不要再听信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