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发正念 在整体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我今年五十岁,我得法修炼已经十六年了,从一个满身业力的人成长为身心健康、心性升华的大法徒,我心中那份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感激是无法用人的语言能表达的。下面就把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成长的点点滴滴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也想与同修交流。

一、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日子

一九九六年五月,偶遇一位朋友(现在的同修),借给我一本《转法轮》〔1〕,说:“你身体不好,炼这功对你身体有好处,你好好看看。”晚饭后,我很好奇拿起书来一翻,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心存疑虑的想:高层次?多高?能上天?还是能入地?再往下看看吧。于是从晚上七点一直到凌晨三点,我通读了《转法轮》,我便迷迷糊糊的睡了。梦见一位女子很和善,亲切的拉着我的手往山上跑。山间绿树成荫,鲜花盛开,青草碧绿。她带着我去了许多地方,并告诉我,那边建什么,这边建什么,将来这里将建成最美丽的公园,然后就把我送回来了。

冥冥中还听到一位中年男子讲话的声音,很低,但很亲切,与我交谈了许久,不过我只记住最后的一句话:“如果你真想炼法轮功,就把你家里的气功书全部处理掉。”我睁开眼望着静静的屋子,只有我十岁的儿子在睡觉,并无旁人。我起床看看表,是早晨五点四十分,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想:是梦吗?不是,声音非常清楚,而我也觉得很清醒,真真切切。

吃好早饭我就去了借我书的大姐家,我把我的梦讲给他听,她高兴的说:“你与大法真有缘份,师父多关心你,好好学吧!如果你真想学就赶快去炼功点学法炼功。”于是我去了学法点,在这里同修教会了我动功、静功,我感受到大法的无比美好与神圣。

我只去炼功点三天,就感到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下法轮的美妙,感受到了师父的无限慈悲。就这样在师父的引领下,我成了一名大法徒。

我也不是完全因为祛病才走入修炼的,生活中也有许多不解的苦与迷。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懂得了,在轮回转世中,造下了天大的业力,修炼就得吃苦还业。晚上我单盘炼静功,想起师父说的话。单盘也疼,双盘也疼,还是双盘吧。于是我立刻把腿拿下来,开始炼双盘,从来也没双盘过,结果折腾了半宿也没盘上。

第二天碰上了同修,我问她如何双盘,她边说边示范,我明白了。晚上按照大姐说的進行双盘炼功,可腿刚搬到位,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床上,身体疼的缩成一团,还不停的抖动,汗水顺着头发往下淌,疼的眼泪直往下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就这样腿上去下来,又折腾了半宿。

就这样,我坚持了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腿肿的下楼扶着楼梯把手横着下,真正体验到了万箭穿心,分筋错骨的滋味。当我盘腿疼的实在难忍时,我就背诵《洪吟》<因果>:,“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恒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这样一点一点的坚持,我也在不断突破,腿上的静脉曲张也逐渐消失了,真能做到持之以恒,师父就给我消去无数的业力。

二、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我没有动摇修大法的决心与信念,但看到电视里整天对大法抹黑宣传,心情非常沉重,感觉压力很大,徘徊彷徨。但周围的朋友、同事问起大法的事,我还是坚定的回答,告诉他们电视宣传的都是假的、造谣。但我不知怎么做才好,与同修交流后,我们一致认为作为大法弟子,当大法遭到迫害时,应当站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这是大法弟子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天有同修对我说:“他们几个人做了一大批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我们去不去一起去挂?”我说:“去!”我迈出了证实大法的第一步。那时真相资料很紧张,恰好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发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师父说:“每个学员除了参加集体活动之外,平时都要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在讲清真相中树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个人的路。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充份发挥出自己的积极性与大法弟子的作用。”〔2〕遵照师父的教诲,我和几名同修自己动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千古奇冤在中华”等短语的粘帖、条幅去挂,把条幅挂到各地区最显眼的地方,让世人知道大法弟子没有被吓倒,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

后来各地区都有了资料点,能看到明慧网的资料了,也有了各种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真相期刊,我们就发这些真相资料,足迹遍布社区、各大公共场所、农村、施工工地,大小店铺,把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为我们以后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遵循师父的教诲,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缺一不可。在这种邪恶迫害环境下,开始走出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对家人、亲戚、朋友、同学讲还可以,而面对陌生人就无从开口了。可一想到世人被谎言欺骗面临淘汰的危险,我内心十分焦急,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文章和同修交流之后认识到,怕心、顾虑心和各种后天的观念的阻碍,使我不敢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虽然有了认识,但还是没有迈出这一步,讲真相劝三退一度停滞下来了。

由于我内心很纠结,慈悲的师父把两位讲真相有经验的同修送到我身边。一天与同修出去讲真相,来到了乡间田野,远远望去,有两个村姑在挖野菜,我主动与她们搭话,从吃绿色食品讲到农药化肥对人体的危害,从天灾人祸讲到迫害法轮功,聊得特别投机,就是转不到三退这个正题。这时旁边的老同修迅速插入话题,三言两语就把她俩劝退了。这时候老同修说聊几句就要進入正题,我们的时间很宝贵。我也是非常懊恼,事后找自己,发现还是有怕心,让旧势力有了阻挡我的借口。

一个周末我和一个老同修再一次出来讲真相。走到公共汽车站前,见一位老者在那里摆摊修鞋,老同修与他搭话,从社会底层百姓劳动艰辛,讲到社会高官腐败,很自然谈到三退。谁知老者勃然大怒,我看到他像疯了一样大骂,我也火了,比他的声还高:“你知道什么?是纳税人养活这帮寄生虫,哪个天下是他们打下来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不信××党都喝西北风了?他们生活得更好,你知道啥?”见此情景,老同修把我赶快拉走了,我气呼呼的直喘,最后还说:“这人没救了,中毒太深。”老同修十分坦然,祥和的说:“你出来救人心态一定要好,他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就你这态度,能救人吗,还不把人推向地狱,这是害众生。”我这时也觉得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争斗心这么强。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在大法中修出了善与慈悲,在讲真相中使我不断升华,不断的突破。这天我又与老同修出去讲真相,看见小超市门前坐着两个中年男子,象商人。我就借机天热要歇会儿为由上前搭话,老同修则在一旁发正念。我也是从社会高官腐败,讲到太子党吞噬国库,讲天安门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很自然讲到三退。这名男子突然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笑了笑说:“职业干部吧!”他说:“我是××公安局的。”说着拿出了证件让我看,还说:“我现在要打电话举报你,你就要進局子。”我坐在那里笑,并不害怕,他接着说:“你真不怕?”我说:“你为什么要举报我?”他说:“你反对××党!”我又说:“谁好谁坏,百姓心里自有一杆秤,你也有,这可不是谁说的。”我看见他没有什么表情,就接着往下说:“警察是你的职业,你也得养家糊口,并不代表你是坏人,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呢,谁不盼望幸福、平安、快乐。我想救的是善良、无辜的生命,与职业无关,我真心希望你能三退保住性命,大难来时保平安,给自己留一条生路,我就想救你。”我看他低头沉默,我知道他心里害怕,旁边老同修见机插话,笑着说:“我家是××区的,今天办事路过这里歇一会,也算是有缘吧。用个小名或化名退都行。一会我们坐车回家,天知、地知、神知,我们以后也不一定能见上面了。”听到这话,他笑了,点点头。我再次悟到善的力量。正如师父所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

还有一次,也是我与这位老同修讲真相的事。那天,我们出去一路过来讲的特顺,只要讲过的都做了三退,我的心美滋滋的很得意。然后我们又拐進一个楼区,不远处有两位长者在练武术,这机会当然不能错过。老同修搭话,我发正念,知道他们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我们一人一个很快切入主题,他们都做了三退。这时从楼区里出来一个手拄双拐的中年妇女,恶声恶气骂着,话越说越难听,无从入耳。如果这时与她讲真相是不可能的了,而且适得其反。我与同修对视一下,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她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解体共产邪灵及邪党文化,黑手,烂鬼。”约二十分钟,骂声小了,又过了一会骂声停止,她起身走了。我心里很酸楚,众生被邪党毒害太深了,无知中造了天大的业,太可悲了。没能让她得救,我真的很难过很内疚。

三、集体发正念,在整体环境中提高

在二零零九年,我们几个同修自愿组织在一起发正念已有三年了。起初,两个星期一次,后来一个星期一次,每逢邪党日我们还连续不断的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邪恶。然而,当地有许多同修并不认同,原因就在于我们按照师父穿的炼功服的样式,每人做了一套,而且还做了一面与《转法轮》前面一样的带有法轮的大条幅,非常漂亮,十分精美,还有各种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小条幅,这样我们发正念的场就显得十分庄严与神圣、祥和。

当地同修对我们的做法产生了许多质疑,我们没有很好的与他们沟通,而且不冷静,不向内找。有一种你修你们的,我做我的,互不相干的态度。结果邪恶趁机向我们伸出了黑手,有的同修被拉走,有的家里老人有病出不来,有的同修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有的家里儿女不认同大法。这些看似平常的琐事,其实是邪恶势力利用我们执著有漏,用了釜底抽薪、各个击破的诡计,破坏我们发正念小组的正常活动。大家通过静心学法,切磋,向内找等,发现都是我们自身出现的漏。其实无论同修理不理解,首先是对我们负责,怕我们走偏,怕这个地区修炼的同修出问题,她们的基点是对的,只是站的角度不同,对一件事情持有不同的看法,也符合师父的法。师父说:“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每一层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绝对的真理,但是这一层次中的法在这一层次中是有指导作用的。”〔1〕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本地区的大法弟子虽然也持续发正念清除了大量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但还有同修被绑架的事传来,严重的干扰了我地区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切磋,认为解体邪恶,救度众生不能局限于讲真相,挂条幅和发资料等几个方面,我们悟到:大法修炼大道无形。于是我们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发正念除恶,运用师父给予大法弟子的法力和神通,更有力的解体邪恶,助师正法。

有几次我们发正念要解体邪恶时,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瞬时狂风四起,小沙粒直打玻璃窗户嚓嚓作响,狂风中夹杂着一种怪叫声,有点吓人,安静的楼道走路的人也多了,嘭嘭嘭的摔门声接二连三,邻居家也响起了吵闹的声音,一时之间觉的狼烟四起。我们知道邪恶也聚集、组织了队伍,与我们对阵鏖战。这场正邪大战开始了。我们身穿黄色炼功服,一动不动的盘着腿,场面显得慈悲、庄严和凝重,同时也很壮观,另外空间则是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当我们整体达到身神合一的状态时,锁定几个具体目标,齐发正念,运用师父给予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及法器,一批批、一层层的清除很多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据开天目同修讲:“因为我们形成了强大的整体,打出去的功光亮无比,邪恶很快的被清除了。师父和许多正神都来了,在外围给我们助阵,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我们。”

连续几次整体发正念,解体了另外空间的奇形怪状的各种邪恶生命,有几个同修还看见大条幅上的法轮有一根大光柱子,象擎天柱一样给我们清场,解体邪恶。大家自豪感,满足感,欢喜心,显示心都出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发正念效果大打折扣,有的同修身体受到伤害了,没有达到最佳解体邪恶的效果。发现问题了我们就静心学法,坐下来共同切磋向内找,都找自己的漏与执著,并進行曝光,把这些不好的物质彻底无漏的连根拔起,层层灭尽。

发正念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殊死较量的正邪大战,在我们连续不断发正念时,邪恶也开始调兵遣将,补充力量,大有与我们决一死战的架势。一段时间我们这边刚要做这件事,邪恶生命就有所动,人这边就表现出来发正念的大法弟子胸闷、腰疼、牙疼等状态,邪恶妄图利用这种手段阻止我们。我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这几次发正念触动了高层的邪恶生命,他们调集很多很大天体里的邪恶生命前来助战,象沙粒一样布满了整个宇宙层层空间,大有恶浪翻滚之势,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扑来。我们有的腿疼,有的立掌手疼,有的坐不住,但大法弟子坚如磐石,心不为眼前的气势所吓倒,势不可挡的正念足以解体邪恶。

同修们的整体配合,运用神通、法力销毁了许多有形无形的邪恶生命,在师父的加持和正神的帮助下,我们又打了一个漂亮仗,把邪恶生命层层解体化为灰烬。

在执笔写这篇文章时,邪恶干扰特别大,有时大脑一片麻木,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开始我认为是累的,后来才明白是邪恶怕被解体才拼命的干扰。正念否定、清除之后,才写成此文,过程中也有师父的启悟的智慧。想说想写的真的很多,修炼大法的美妙真是说不完道不尽呀!我永远感恩师父给予的一切,对师父的无量恩德与慈悲苦度更是无法回报,唯有精進直至圆满随师还。谢谢师尊!

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因果〉
〔4〕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