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东营市和胜利油田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反邪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等非法组织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肆意践踏法律,野蛮的迫害油田法轮功学员,国内安全保卫(简称“国保”)系统、看守所、拘留所等机构积极协助迫害,给油城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先后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近二百人被非法判刑、劳教;上千人被非法抄家、罚款、拘留;数千人被绑架到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俗称洗脑班)遭强制洗脑迫害;数十人被单位开除;许多人遭受过电刑、拷打、吊铐、绑死人床、野蛮灌食、吊大挂等五十多种酷刑折磨。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仍在持续。据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二年报道出来的迫害案例统计,仅二零一二年东营市和胜利油田至少有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其中利津县王翠兰于今年三月含冤离世;尹桂芝、苗陆军、张丽被非法劳教;王少华、扈继英、孟玉、张秀云、闫玉芹、商新霞、梁玉、孙爱琴、魏金枝、陈锦清、石强、常玉兰、王菊仙、王爱华、庞蓬波、刘月霞、徐振英、李春勇、李金钟、崔保庚、路兴华、朱国荣、李学荣、尤玲等二十四人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等不同程度的迫害。另外,还有杜建新、游云升等学员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

一、被劳教迫害致精神失常,利津县王翠兰含冤离世

王翠兰,家住东营市利津县左家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孝敬父母,关心孩子,疼爱丈夫,是邻里乡亲有口皆碑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王翠兰曾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看守所、送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翠兰被利津县公安局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

在劳教所黑窝里,她抵制邪恶迫害、绝食抗议,被戴上铐子吊起来毒打、侮辱用刑,管子扎在胃里灌食,在身体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健康、理智、好端端的良家妇女,被迫害成一个精神失常、疯疯癫癫、不知吃饭、不知睡觉的一个疯人。

二零零三年劳教所让王翠兰的丈夫把她接回家。当时她什么都不知道,整天没白没黑的在外边跑。当地人见以前文静又善良的王翠兰被迫害成这个样子,都骂中共恶党。

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住过滨州精神病院、东营精神病院,住院费数万元,一直没有疗效。精神失常加上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带来了精神上的打击和沉重的经济负担。由于她精神失常,家人对她不好管,就把她锁在屋里,家人给她送饭,她也不知道吃,身体瘦成一把骨头。

经历了近十年的精神失常,王翠兰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在衰弱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二、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一)孤东尹桂芝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山东胜利油田孤东法轮功学员尹桂芝在地里挖野菜时,与另一学员被非法抓捕,在东营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了一个月后,六月十四日又被送往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在此之前,孤东采油厂“六一零”还曾请客送礼贿赂劳教局人员,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将尹桂芝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尹桂芝是家里的顶梁柱,非法劳教导致她家孩子无人照看,丈夫遭此沉重打击,变得沉沦酗酒,家中债台高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邪党迫害的支离破碎。

(二)退休职工苗陆军被冤定两年劳教

苗陆军,女,六十岁,是胜利油田汽修厂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下午,滨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建忠等人在家中将苗陆军和丈夫绑架走。她丈夫当天被放回来了,而苗陆军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油气集输洗脑班近两个月。七月六号,李建忠等邪恶之徒在没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没履行任何手续,就将苗陆军非法送往济南劳教所劳教两年,。

(三)临盘油田张丽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五个月

张丽(又名张丽华),女,三十多岁,临盘油田职工家属。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在山东陵县郑家寨被绑架到陵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诬判一年零五个月劳教。八月十七日被陵县公安局国保科恶警武贵国等劫持到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

三、践踏法律,野蛮殴打法轮功学员

在迫害过程中,部份单位的恶人以及洗脑班人员,这些非执法机构的人员无视法律,践踏公民人身权利,对工作兢兢业业的本份职工或老年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部份事实如下:

(一)孤东采油厂运输大队教导员司惠银勾结孤东治安办殴打单位的法轮功学员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运输大队大客车司机庞蓬波,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全大队的干部、职工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

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他到单位正常上班,运输大队教导员司惠银与孤东治安办相勾结,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庞蓬波叫到办公室,对庞蓬波进行恐吓施压,预谋迫害。庞蓬波不搭理这些恶人,拔腿就向外走。这时,在司惠银的授意下,治安办一帮恶棍蜂拥而上,把门一关,将庞蓬波挤在了门缝里,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暴打,把他打得不成人样。目睹这一惨状的职工们,都悲愤难忍,都同情庞蓬波的遭遇。这还不算,司惠银为了报复庞蓬波,最后又将他非法抓捕,并扬言将他非法劳教,但因找不到任何理由,就把庞蓬波送到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

(二)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胜采洗脑班被殴打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胜利油田胜北社区钻井法轮功学员李学荣,女,年近七十,还被绑架到胜采培校洗脑班遭到殴打。今年七月这位老太太在垦利县赶集时,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四、设圈套野蛮绑架、非法劳教六旬老太太

为绑架法轮功学员,中共“六一零”人员用尽伎俩,利用法轮功学员善良的一面,设计圈套,欺骗学员,实施绑架,滨南公安国保大队勾结老年办设圈套绑架六旬老太太苗陆军就是例子。
苗陆军,女,六十岁,胜利油田汽修厂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下午,苗陆军和丈夫都不在家。下午两点多钟,她丈夫接到老年办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你家漏水了”,将她丈夫骗回家。当她丈夫一进家门,突然从楼上冲下来十几个穿着便衣的人,把她丈夫堵在家里。十几个人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将翻出的几份资料与电脑、录音机等私人财产一起劫走了,同时强行带走她丈夫。当苗陆军骑自行车回来在楼下锁车子时,又突然窜出几个人将苗陆军给绑架走了,非法关押在油气集输洗脑班近两个月。

在洗脑班期间,滨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建忠曾多次对她进行逼供,逼迫讲出资料来源以及跟谁联系等。后来李建忠在洗脑班上欺骗她的家人,说过几天就放回家,手续都已经办好啦。谁知等到七月六号,这帮邪恶之徒竟背着家人,没履行任何手续,就将苗陆军送往济南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就在李建忠在绑架、逼供、非法劳教苗陆军后不久,李的妻子就在北京“7.21”特大暴雨中遇难身亡,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孩子和破碎的家庭。任何人的不幸都是我们不愿看到的。这是上天在警示世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五、“六一零”恶人非法关押学员,迫害致生命危险

石强是胜利油集输总厂输油分厂乐安交接队的职工。七月二十四日下午,被单位找去谈话,要求写所谓的“保证书”,石强拒绝后,于当晚十点钟左右,被恶人由单位绑架至集输洗脑班。其家人找到洗脑班去要人,恶人态度蛮横,拒不交人。后因石强身体不适,家人打急救电话,才把他用救护车送到胜利油田中心医院急诊。医生说石强很危险,恶人仍不甘休,强制石强单位的四、五个人在旁非法监视。当其家人问这样下去,出了问题怎么办?有一个叫程振栋的恶人叫嚣说:人死了,他负责。

六、诬告退休干部路兴华,趁火打劫抢走三十多万元积蓄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书记高月敏,多年来由于一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其恶报连连,不仅贪污的大批赃款被查收,而且还遭到上级单位的通报处分。使得整个单位的工作极为被动,全厂干部、职工不得不连续不断的进行上产会战,又拿不到多少奖金。干部、职工怨声载道、民怨四起。高月敏的恶行也不断地在国际网站上曝光,所行恶事在整个胜利油田不断传播。高月敏不但不知悔改,不接受教训,反而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月以来,他又变着法儿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首先编造出谎言、制造舆论,捏造事实,诬陷法轮功学员、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并在“仙河吧”的网页上出现了许多诬蔑路兴华的帖子。

尔后,他又向东营市河口反贪局诬告路兴华经济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孤东采油厂勾结东营市河口区反贪局,在四月十一日上午,闯进路兴华的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积蓄三十多万元。当时路兴华正在回家的路上,刚到家门口还没下车,就被反贪局一伙人非法抓走,直接关进了河口区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又榨取了一千多块钱的所谓生活费。在长期的严刑拷问过程中,恶人对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全部都翻腾了一遍,又去路兴华的老家进行多方调查、查找了有关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想寻找其贪污受贿的证据,但都一无所获。

路兴华从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一直在技术监督站担任站长,一方面,技术监督站属于后勤服务单位,没有什么较大或重大经济项目,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另一方面,他修炼大法后,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根本就不存在贪污的问题。之后被调到采油厂集输科担任科长,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就退居二线了,两年的时间动用资金的项目都是有厂领导审批签字。

在路兴华被非法抓捕半个月之后,才让他家属到采油厂领取了一张所谓“抓捕令”。二十多天后,高月敏又和法院串通一气,把路兴华交到法院的公诉科。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恐吓路兴华的家属,向她索要四十五万元的所谓“赃款赔偿金”,否则,就继续严刑拷问。后来高月敏与反贪局、河口公安分局、河口法院互相勾结,曾两次开庭妄图诬判路兴华,均未得逞。

七、以十八大为由,恶意诽谤法轮功,加重迫害

(一)诽谤法轮功及创始人,恶意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在中共邪党召开“十八大”的前几个月,邪党以所谓的“保卫十八大”、“维稳”为幌子,严密非法监控各种民间团体,同时也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一些地方被迫开始制作、悬挂诬蔑法轮功的展板、宣传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仅胜利油田,有许多地方出现了诽谤法轮功、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的展板、宣传画、条幅等,企图欺骗民众,挑起对法轮功的仇恨。

据明慧网报道,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书记高月敏,副书记盖金春等邪恶人员,指使其采油厂党委办公室、宣传科及银州宾馆等单位,在银州宾馆的后院,竖起了一个高约两米五、宽近三米的诬蔑法轮功的大牌子,并专门安装了高清晰度摄像头,监视着牌子(害怕被正义人士清除掉)。

胜利油田纯梁采油厂书记徐亮,刚上任不久就在厂内设置很多宣传栏,诽谤法轮功,毒害世人,有正义人士清除后,他又重新设上,继续诽谤法轮功。

(二)以十八大为幌子,长期非法拘禁学员,敲诈勒索。

胜利油田胜利采油厂三矿退休工人崔保庚(男,六十多岁),于四月二十三日晚,被滨北分局国保大队长董宁绑架,非法关在胜采洗脑班。期间,胜采洗脑班恶人多次闯入胜荣小区崔保庚的家中,向家人勒索钱财(大约六千元)。家人多次去胜采培校洗脑班看望崔保庚,都被洗脑班拒绝。洗脑班以“十八大”为借口,将崔保庚长期非法拘禁长达半年多。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胜利油田有几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到垦利县赶集,被绑架。后来滨北分局国保大队恶警董宁带走,其中有三名六十多岁的学员分别是胜利采油厂三矿的常玉兰、王爱华、王菊仙。她们被非法关押在胜采培校洗脑班和集输洗脑班。洗脑班以十八大为借口,长期非法拘禁三名学员四个多月,胜采洗脑班还向常玉兰的家人敲诈勒索两万元钱。

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被绑架的孤东采油厂运输大队四中队大客司机庞蓬波,被运输大队教导员司惠银与孤东治安办等人殴打后,劫持到洗脑班,并借口十八大,长期非法拘禁四个多月。
邪恶的“六一零”还以邪党召开十八大为由,在集输洗脑班长期非法拘禁张秀云、闫玉芹、商新霞等七名法轮功学员。

目前,胜利油田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王少华被戴着手铐、脚镣关在胜利油田看守所,情况十分危急。利津县学员扈继英,五十四岁,在大桥路上讲真相,被人构陷,于十二月二十日,被利津县国保大队耿宝才等人绑架到东营,至今下落不明。

希望善良的正义之士能将您知道的迫害情况发送给明慧网,曝光迫害,传播真相,声援营救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是中共的替罪羊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跟随中共一条路走到黑的人,只能是自己害自己,成为中共的牺牲品和陪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