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劳教所买卖奴工的罪恶

为卖好价钱,警察将抓来的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卖给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山东省有一重要的“买奴”市场,那就是山东各地的劳教所。在山东,中共约有十几处劳教所,在今天劳教所成为千夫所指的情况下,中共还在二零一零年丧心病狂地匆忙建立了山东日照劳教所,不忘在劳教制度解体前从基建工程中最后捞一把。

山东各地公安局每年都有劳教名额,公安局把名额分配到各派出所。所谓完成名额任务就是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把中共不喜欢的人及轻微犯错的人抓捕并直接“卖”到山东各地的奴工市场——山东各地劳教所,卖奴工的官方的价格是,山东警察每往山东的各地劳教所送一名“奴工”,劳教所就会给卖方警察800元人民币。这只是官方的价格,山东第二劳教所从枣庄、济宁劳教所倒买“奴工”的价格要高于1000元。

为了完成劳教名额以及时行使自己手中的劳教特权,中国大陆各地警察肆意抓人,不用任何司法程序,自己抓,自己审,自己判。经常把一些搞传销者十几个人成窝地劳教,甚至用早已制造好的罪名例如“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盗窃、诈骗”、“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等罪名扣到当事人的头上,然后把人卖到劳教所,避免被劳教的办法就是找关系花钱,警察会告诉你一个吃惊的价格,就可以从派出所或看守所“提钱放人”。

这里举一个当地人熟悉的案例。二零零九年,山东聊城一男子A在一家餐馆吃包子,对面一个不认识的人B劝他吃大蒜。A拒绝了。B认为A不给面子,骂骂咧咧地说话很难听,两人吵了起来。没想到B是个派出所警察,而派出所的劳教名额还没有完成,B就把A抓到派出所,以吃包子不吃大蒜“扰乱了社会秩序”为由把A非法劳教一年。

山东第二劳教所对免费劳动力的需求成了山东最大的买方市场,而山东枣庄、济宁劳教所则成了山东最大的卖方市场,山东第二劳教所主要关押的劳教人员范围是:籍贯是山东省以外的人员、籍贯是山东临沂的人员、山东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及基督教人员。二零一二年八月山东第二劳教所大约有七百五十人,这已远远满足不了劳教所对攫取别人血汗的要求,山东第二劳教所政委解希义二零一二年上任之后不断去山东各地公安局去拜访局长等头头,议题只有一个:多多抓人,送到劳教所后劳教所会给你们很大的好处。每过二个月山东第二劳教所就得出动一到二辆能容纳四十多人的警用大巴车,在早上或晚上去山东枣庄劳教所或山东济宁劳教所排队“拉人”。排队的原因是山东第一劳教所往往与山东第二劳教所同时出动警用大巴车去购买“奴工”,买方存在竞争。

山东第二劳教所去枣庄、济宁购买“奴工”时,陪同买人警车的除了带电棍、警棍的看押警察之外,还带有医务人员及财务人员,医务人员主要防止“奴工”半路生急病,财务人员则是携带购买“奴工”的款项。“奴工”们被集体购买来时,每二人戴一副手铐,有的是甲的右手连乙的左手,有的则被恶警们用甲的右手连乙的右手,这种方式走路都得侧着身子走。“奴工”们简单的行李放在警用大巴车的行李箱内,个个都面黄肌瘦,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下车第一道程序就是搜身,把“违禁物品”搜出来,然后把所有人放到“新收队”——第六大队,然后由早来的劳教人员对部分人实施殴打,叫“开号”。

山东枣庄人李风银(音),四十四岁,于二零一一年的大年初一被山东第二劳教第六大队的四个班长活活打死。四个班长分别是魏金福、王仪利、王利平(莒南人)、霍伟(费县人),打手中还有一个叫刘新军的人。劳教所长郝东贵为掩盖真相,命令山东第二劳教所的医务室尽快给已死亡的李风银输液,又把死后的李风银送进章丘中医院“治疗”,然后命令打人的四个凶手先是装模作样地作“人工呼吸”,然后命令四位凶手写了证明材料说李风银系心脏病突发致死为由,最后付给不明真相的家属一笔钱,草草了事。

“奴工”们被迫从事奴役性劳动每天长达十一到十五个小时,没有工资及保险。每月15元的卫生费经常被恶警们克扣,有些山东省外的人因家属无法照顾上厕所甚至没有手纸,用从车间用捡来的废纸上厕所。每天的伙食为水煮菜汤,经常是水煮萝卜、土豆、元葱汤。如果想吃点正常的菜需自己花钱(七至十五元一份)去买。二零零九年左右,劳教伙房制作了一种被人称之为“薄稀来”的粥,玉米面与水分层且不熟,被法轮功学员指出后,伙房的警察竟说这是按照“司法部标准”熬制的。毋庸置疑,这种一年四季的水煮菜汤也只能称之为“司法部标准萝卜、元葱猪食汤”。除此之外,山东第二劳教所还经常不让劳教人员洗澡,说是为了节约用水,还不让劳教人员喝开水,平时的水有七八分开,为此有许多人喝了这种水之后开始拉肚子。劳教人员上厕所时必须请示,得用清朝人请安的姿势向值班警察请示,经大队邪党委同意之后才能上厕所。

因搞经济传销被劳教的浙江台州人王根平,男,二零一零年二十六岁,因不堪迫害及制造的压力,在七大队“习艺车间”遭奴役时突然精神错乱,经多方治疗后终难以恢复正常,好端端的一个有生气的年轻人就这样被中共邪党折磨成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

山东的法轮功学员主要被山东中共邪党卖往山东第二劳教所的第七、八大队,特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刚被单独调到其它大队受迫害。为了完成劳教名额,山东邪恶的610恶徒则把将非法轮功学员的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卖到劳教所,据说这样能卖到一个好价钱。

山东邹平雪花啤酒厂人李玉家,约四十九岁,一九九九年之前曾接触过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后改信了一个叫“修行者法门”的东西。尽管李玉家已不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学员,但他还是在二零一零年被山东邹平610恶徒以八百元的价格冒充法轮功学员卖到山东劳教所的第七大队,非法劳教三年。据称李玉家的妻子因不堪压力,已与李玉家离婚。

江苏人李广平,原本是一名严重的精神病患者,二零零八年在同乡的帮助下来山东菏泽打工,因捡到一张讲真相的传单,被丧心病狂的菏泽610人员冒充法轮功学员以八百元的价格卖到山东第二劳教所的第七大队,由别人代写了“三书”,李广平无所谓的按了手印,然后去就找人要烟抽去了。

这就是中共天天宣传劳教制度对社会起着“重要的稳定作用”,中共恰恰是中国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制造者与中国人传统道德的破坏者。中共邪党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了十多年,同时也在迫害着中国的广大民众,邪党一天不灭,中国一日不安。中 国社会的种种乱象不难让人理解“天灭中共”乃是即将到来的天道与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