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我要讲述的是我与婆婆以及家人之间的平凡故事。

我是在国有企业搞会计工作,同事们都在一个大办公室里上班,工作闲暇时也会摆一摆家常,因为会计年轻女性比较多,所以很多话题都会扯到婆媳上去,总之是相处好的少之又少,现在的媳妇想的都是婆婆要怎么帮我呀,要怎么对我好呀,有了矛盾总是看到婆婆这里不好,那里不对,从未听到她们说自己有哪里不对的。

我听她们说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看一看自己有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多替对方着想,事情不就很好的解决了吗?哦,其实并不简单,回想我自己修炼以前,与婆婆之间的矛盾可能比她们还要深的多,虽然我们表面上从未吵过,但我们的心好像都蒙上厚厚的冰。

事情得从我進丈夫家的第一天说起。我和婆婆见第一面,婆婆就对我很冷淡,很简单的问候,然后就到同学家去了,关键是走时连招呼都未打,这与我之前想象的差的太远了,未谈恋爱之前本性善良的我总是幻想,今后有了婆家,一定要好好对老人,与家人好好相处,幸福美满的生活。那时的我自认为年轻、漂亮,家里条件也还好,有点心高气傲的,从没有人会这样对我,遇到这个事,那个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内心骄傲的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到婆家去玩。

因公公一见我面就很喜欢我,很隆重的邀请我再去家玩。这一次婆婆对我很热情,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点假,我们的心被一道无形的墙隔着。我与丈夫领结婚证时,婆婆说应该改口叫妈妈了,当时因为我心里的间隔,真的都没有叫出一声妈。结婚后我们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有俩老和我们以及小叔子),从表面看我和婆婆从未争吵过,因为婆婆是教师,文化素养比较好,性格也比较开朗,但心里始终隔着。我怀上小孩后,婆婆也几乎没什么关心。我生小孩在医院住了五天,婆婆一次也没来看我。回家的第一天,要给小孩洗澡,我就问婆婆怎么给小孩洗澡,婆婆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这些事压在我心里一直不痛快。之后又与公公为孩子的事发生了一些矛盾。自己总觉得在家里尽量的承担家务,对老人也很尊重。当公公准备开厂资金遇到困难时,我把自己仅有的钱拿出来,总是尽量的替他们想办法,而公公呢,因为孩子的事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一天夜里他们以为我睡觉了,公公对我丈夫说了很多对我不满的事,最后总结性的说:她这些所有反常的表现都是你把钱借给了我(其实是我想到把钱先给他们应急)。那时我并未睡着觉,听到这番话,心里那个难受,简直无以言表,又怨丈夫怎么不说出事实,简直不想在这家里呆了,第二天就在单位找了一间屋子搬走了,心想这辈子再也不想回这个家了。丈夫也站在我一边,可能觉得我确实受了委屈,这样在外待了一年多,这期间公公一直带信叫我们回家,过了这一段时间,矛盾自然淡化了很多,这样我们又回到家里。这时的我真的是身心疲惫——我得了结核,医治后虽然钙化了,但肺功能却大不如从前,到了秋冬季节就经常咳嗽,已经发展成了肺气肿,上梯子走几步就要歇一会,胃也经常疼,稍微用力按一下都很疼,都不愿到医院去检查,从内心来说,怕检查出大毛病来不敢面对,精神很压抑,晚上睡觉不是失眠就是做噩梦,长期是几样药放在床边,内心深处很空虚。

一九九八年底,公公去世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这天,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看的第一本大法书籍是师父的《悉尼法会讲法》,我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真的是如梦初醒啊,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修炼的真谛,更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决定了,我的生命是属于修炼的。

走入修炼后,师父叫我们要多学法,我下班做完家务后就炼功学法,心性在学法中一步步的升华,不知不觉中身体越来越好,心情也越来越开朗,看到我这些变化,家人对我修炼特别支持。我好象脱胎换骨一样。这时小叔子已娶了媳妇,兄弟媳妇比我小十二岁,在家里是既不想出力又不想出钱,晚上很晚回家,说话声音也很大,当时女儿还小,我很担心影响女儿白天上学,而且他们是想怎么就怎么,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觉,并且婆婆表现的还很偏心,把我的心态都搞的很逆反,一听到他们回来心里就烦躁起来。

开始我的心里也很不平,虽然师父讲的法理心里也明白,但要做到真的好难啊,总觉得自己很吃亏,又出钱又出力,还讨不到好,心里愤愤不平,结果一天上班时,脚被摔伤了,肿的很大,完全不能挨地,这一下可把我摔醒了,明白了既然选择了修炼,就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又从法中悟到,一家人今生能聚到一起,想想是多大的缘份啊,他们有过份的地方说不定是自己哪生哪世有对不起他们的地方,今生该还债了。还有,作为一个修炼人,难道这些不正好是自己提高心性、转化业力的好机会吗?好,既然法理搞清楚了,心里一下子就亮堂了,心情也舒畅了。

师父讲:“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1] 我把这段法默默的记在心里,遇到矛盾时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

还有同修在交流中说的,遇到矛盾时不仅要宽容,更应该向内找看自己在这件事中有什么做的不够的地方,站在对方的角度去体会一下。

在这种思维下,我的生活内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家里承担的家务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再看婆婆,觉得婆婆的性格太好了,又不唠叨,又不小气,跟她相处简直是很轻松,兄弟媳妇呢,虽然不怎么懂事,但也不会去跟她计较了。

有一天,婆婆对我说:“我现在心里完全接受你了。”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我们之间的那堵墙消失了。我记得有一次婆婆对她的侄女说:“我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有女儿。”她侄女说:“大姑,我们都觉得您这个媳妇比好多女儿都强,对您又孝顺,又能干,对人又好。”婆婆当时也开心的笑了。有时办公室加班,我打电话给婆婆说加班不回家吃晚饭,旁边的同事会说:你那一声妈妈叫的可真甜啊!

还有一件事,婆婆的侄儿媳妇生了小孩,婆婆说当天就去看望,其实当天我们都有点忙,但还是抽时间去了,当时他们的朋友也有些去看望的。回来的路上,婆婆说:今天我们来对了,如果今天不来多不好啊,他们的朋友都来了。那一瞬间,二十几年前的记忆一下子浮现在眼前,我心想:您还是很懂事的嘛,那您以前怎么要那样对我呀?这边思维刚刚冒出来,那边正念一下子打出来:这些思想都影响不到我了,我是修炼人。一点不舒服的心情也没有。

其实平时遇到矛盾时,有时还是要魔一下的,这一次仅仅是一闪而过,如果没修炼的话,这可是我以前压在心里的心病啊,这个心会闹成什么样呢!这一刻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真好,只要你真修,你就会活的无怨无悔、无忧无虑。就象师父说的:“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1]

现在我们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很开心,大家的心都很轻松,家人之间互相关心,婆婆对到我家来的同修很好,对我修炼也很理解,生活上对我也很关照,有一次出去旅游,旅店的老板以为我们俩是母女,我说我们是婆媳,她说一点也没看出,你们真象母女,到我这来住店的从没有哪个是和婆婆一起的,都是带的自己的妈妈。婆婆的朋友也经常说她有福。

啰嗦了半天,其实这些都是生活中很平凡的事,但我深深的明白,没有修炼大法,我们一家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哦,我家还发生了两件性命攸关的大事,我丈夫遇到两次车祸,一次是他一个人,晚上在高速路上,他突然感到有很大的恐惧感,他就从快速道上换到旁边的道上,也就一分钟左右,他突然看到他刚才行驶的道上有两堆钢筋盘圆,他后怕了好几个月才告诉我们。另一次是我们全家人自驾游,在高速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当时丈夫一惊慌,不知怎么车就失控了,婆婆以及我姐姐叫出的声音都变调了,而我和女儿一点也没惊慌,就一会车子平息了下来,当时丈夫吓坏了,到了服务站赶快進去休息。这时女儿对我说,“妈妈,当时太神奇了,在出事之前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自己发起了正念,我还夸了自己,以为自己有自动发正念的机制呢,紧接着爸爸就遇到这事,也就一瞬间就平息下来了。”我们赶紧把这事告诉她爸爸。

我们全家都深深的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没有师父的佛恩浩荡,我们家哪有今天,哪有今天的好日子,在此我代表我的家人深深的叩谢师尊,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自己对师尊久远的承诺。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