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无神论者”如今认准了佛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我今年六十多岁了,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回顾自己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无比感慨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内心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深深的感恩。

寻找法轮功炼功点

自己年轻时心气很高,爱听表扬话,由于追求什么“先進”、“觉悟高”、“真能干、有能力”等名声,而长期不辞辛劳,拼体力、精力的工作,还要承受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妒嫉与贬损;家里丈夫经常出差,我要一人照顾孩子、操持家务,经常和丈夫怄气,心情时常烦躁、焦虑。所以中年以后,身体就垮了,大病小病,浑身是病:心跳间歇、心律不齐;低血压;眩晕病;妇科病;肋膜结核性慢性粘连、间断性发低烧;严重的失眠靠失眠药维持睡眠;关节炎能“预报”阴天;严重的气管炎吃消炎药已不起作用了,剧烈的咳嗽,经常是几分钟、十几分钟不停,咳得甚至吐出胃里的饭、液,直至咳破咽喉吐血,拍片子气管已经“植物钙化”(失去对外界冷热刺激的收缩保护功能了);经常大把大把的吃西药、大碗大碗的喝中药,又因药物刺激胃,得了胃贲门炎、胃炎,稍微不注意就疼痛呕吐;药物致耳聋、耳鸣(住院治疗了三个多月);常年断断续续的感冒、咳嗽,一年得戴五、六个月的大口罩。三天两头请病假,到处找“好医院”、“好医生”看病,吃药、打针、熬中药成了家常便饭。病痛的折磨,精神的苦恼压抑,整日里头晕头昏,浑身酸痛无力,走十几米远就喘不上气来,大一点的衣服就洗不动了。老母亲后来告诉我说,那时她常常暗自垂泪,担心我活不过她。

求生是人的本能,在家人亲友的劝说下,我开始去寻找适合我的健身方法。小步慢跑一段时间后,又去练气功,先后练了当时流行的两种气功两年多也没管用。后来听朋友闲谈时说,她炼的法轮功很好,本来她患严重的外伤性的腰椎病,省立医院专家会诊:要压迫神经导致终生瘫痪。可是神奇的是,她只炼了不到一个月的法轮功就完全好了,现在健步如飞,上楼多高也不累。我当时听了觉得半信半疑,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气功?可是看到她白里透红的脸色、健康的样子,和半年前见她时判若两人,又将信将疑。由于自己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就想有病乱投医吧,便和一个要好的同事(也是单位里的老病号)说,咱俩也去炼炼那个法轮功吧!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有炼的,俩人到处打听,晨时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处离家不远的法轮功炼功点。一问人家正在炼功的人,说不用交钱,不用记名,愿意炼来学就行。又问动作难吗?人家告诉说不难。俺俩马上说教教我们行吗?两个功友接着就热心的来教我们动作,两三天后我们就能顺畅的炼了。让人想不到的是,只炼了几天我就感觉到睡觉香、吃饭香,走路也有精神了,都忘了我还有失眠症呢。把我俩高兴的,一个劲的说,可找到好的健身方法了,一定要好好坚持炼下去呀!

由于我思想比较单纯,工作热情认真,能吃苦,二十多岁就被领导看中了,被劝说加入了中共(邪)党组织。又上了十五年的大、中、小学,接受中共(邪)党无神论长期灌输洗脑,再加上家里老父亲那“老革命”、“老党员”的言行感染,就真的很崇拜中共(邪党)自说的所谓“伟大、光荣、正确”,很相信(邪)党说的话,也真的完全相信“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们自己就是这世界的主宰,就是我们自己命运的主宰。所以年轻时在单位里值夜勤,很胆壮,一个人专找僻静黑影处站着好看清视野范围里一切景物,防止坏人、小偷侵犯。在建设兵团当知青时,晚上到营部开会,深夜返回时手里提半块砖头,一个女孩子防止坏人就行了,心里没有怕神怕鬼的念头,认为相信神鬼是没有文化的人愚昧迷信。完全不懂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根本就是神传文化,而中共几十年的无神论宣传只是一家之言的异端邪说罢了。

所以炼上法轮功感觉很好以后,就对炼动作很积极,每天早上风雨无阻去炼功点炼功一小时,刮风下雪下小雨都舍不得落下一次。不知不觉中什么病痛的感觉都没有了,真是走路生风,精力充沛。干满点、上满勤,再也不用请病假了,干家务活都哼着小曲,内心充满了健康的喜悦。炼功点的辅导员是一个小个子老太太,五十多岁,她邻居说她是从工厂里病退的,练了很多气功没管用,最后炼法轮功炼好了,就热心的提自家的小旧录音机,来为前后楼里出来炼功的人服务。她看我俩炼功很积极,身体又变化很大,就建议我们上学法小组去参加学法,我借口没时间不去,心里却想,可不去搞那些迷信活动,让单位里知道了也不好。炼功点有时有师父的经书来,我一般都不要,只是碍于情面象征性的请了《转法轮》等几本书。心里想着,这书里都是讲的相信神佛、报应之类迷信的东西,不愿看,甚至有点担心别把自己的思想“带坏”了。现在想来真是无神论邪说和中共邪党文化的毒中的太深了。

神奇经历彻底改变无神论观念

高压锅盖崩了,沸水烫不着

记得那是在我炼功几个月后的夏天。一天下午五点钟左右,我休息在家,就想早点熬出一锅绿豆汤,凉一凉,等家人回来好喝了解暑。可是多看了一会书过了时间,就急急忙忙去停火、放气,怕汤熬少了不够喝,想赶快打开盖看看水还剩多少,见还有一点余气,以为没事,就使劲把高压锅盖拧开,只听“砰”、“哐”震耳聋的声响,高压锅盖蹦飞了老高又砸下来,眼见一锅沸水象水漫金山似的忽一下从锅四周飞出来,全跑光了。由于事发太突然也太快,我的脑子一点也没反应过来,紧靠在炉子边上站着,象吓傻了似的,只感觉到绿豆汤沸水从大腿上热辣辣的冲下去一直到脚面,当时只穿了大短裤、光着脚,心里紧张的想:我的腿完了!好在家里有“红花油”(小瓶烫伤药)一会儿找出来抹一抹。可是又想,家人回来吃晚饭没汤喝,先添上小半锅水(锅底下还剩下一些熟绿豆)烧开了好凑合凑合,所以没顾上看腿,就先去接水。

一看地上、我脚站的旁边地上放的油坛子盖上全是水和绿豆皮、绿豆仁。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沙发上坐下来,心想现在来看看我的腿和脚吧,可怎么办啊!心里一边想着烫伤药在哪放着呢?一边低头看自己的腿,这一看吃了一惊,一个人在屋里叫起来: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腿和脚怎么干干的,一点也不湿,也不疼,而且连一个红点子也没有啊,这么奇怪啊,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家人回来,我一遍一遍的说,那几天高兴的见了谁都要跟人讲。后来去炼功点和功友说,他们说,你快去好好看看书吧,师父说了,真想修炼的都有师父法身保护呢!我心里嘀咕:真有这事啊,真有神啊。

两块厚重玻璃板砸向两岁幼儿安全无事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我临时帮亲戚照看她两岁的孩子。天已经很热了,我把沙发上铺的凉席拿来(是那种草编双层凉席,约半厘米厚)一块一块往上铺。刚铺好正对茶几一边沙发上的,再铺旁边一块时,突然小孩子很兴奋的往刚铺好凉席的那个沙发上爬,因为他太小不够高,所以刚爬上去就滑下来了,一出溜就脸朝下摔趴在地上了,随着一声惊叫哭喊,两只脚向两边一蹬,就蹬到了茶几腿上。当时那个茶几腿是不锈钢的,中间可能是由螺丝衔接不太结实,在这之前已经掉下过一次又拧上的。所以小孩向下滑的一个猛劲一蹬到它,这个腿立即就断下来了,茶几上当时是双层大小两块厚玻璃板(现在这两块玻璃板还铺在窗台上,大块的长一米一,宽六十公分;小块的长八十六公分,宽四十三公分,都是零点六公分厚)向下一倾斜,重量一拉,茶几并行的另一个腿也断下来了,整个茶几就向着孩子这边哗啦啦倒下来,两块厚玻璃板正好竖着砸在孩子的脖子上了,上面放的茶碗等东西稀里哗啦摔了一片。我和老伴被这突如其来的横祸吓懵了,条件性反射似的跳了起来,老伴跑过去把玻璃板抱起来,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是如何把孩子抢起来抱在怀里的,没敢动地方,就势歪坐在了沙发上。孩子哭的上不来气,我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吓得脑子一片空白。

一瞬间想起前几天一个同修才跟我说过,她坐在床上,她四岁的小孙子很顽皮,踩着她的肩膀往上爬,然后又往她头顶上爬,就在说着不行啊的同时,小孙子穿着丝袜的脚一滑就头朝下一个跟头栽到床下瓷砖地上去了。就听“砰”一声,孩子就哭的上不来气了,她也是吓坏了,赶紧抱起孙子,小孩的脖子歪向一边不能动,只是大哭。她就喊师父快救救孩子吧,一边哭着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一直念了二十多分钟,见孩子哭声小了,然后脖子转了过来,就告诉小孙子一起念大法好,又过了一、二十分钟,小孙子蹦蹦跳跳去玩了,以后什么后遗症也没有。小孙子现在成了大法小弟子,学法可认真了。

脑子一闪想起这事,我立即毫不犹豫的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师父帮帮我:要是孩子摔坏了,我怎么向亲戚交代啊。从中午十一点多一直念到十二点半多了,祖孙二人衣服全湿透了,小孩也一抽一哆嗦的哭睡着了。我轻轻把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稍微吃了点饭,就趴在他身边继续念“大法好”。大约到了下午两点多钟,小孩的手、脸滚烫,是发烧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只是给他用温水擦一擦,继续念九字救命吉言,求师父救救这孩子,三点半多就觉着他小手慢慢变得温和不烫了,我心里一阵高兴,谢谢师父!又继续念了一会儿,小孩醒了,一边翻身往上爬,一边说:“我想吃东西”。把我们老俩口高兴的赶紧端出炖的排骨肉、米饭,小孩吃饱了后,一蹦一跳的又满屋欢叫着到处玩了,脖子、脸上、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碰伤、擦伤痕迹,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神奇事呀!第二天早上,老伴问他说昨天你怎么摔得?小孩完全不知道。他妈妈当天傍晚下班来接他,也没诉说,好象没被摔过似的,一点记忆也没有。后来想起这事还有点后怕,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就是送医院想想也得麻烦很大、很大。

修炼过程中亲身感受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在此不能一一叙述,我深切的感受到这世界上确实还有很多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现代科学无法解释却被说成是迷信的东西,其实都是真实存在的。我这个曾经“彻底的无神论者”经历了一次次亲身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明白了法轮大法确实是超常的科学!这一切的一切彻底刷新了我的世界观,荡涤着无神论邪说强加给我的变异观念。

修炼法轮大法,我只是每天利用早晚家人睡觉的时间炼一个小时舒缓放松的动功,和炼一小时双盘打坐的静功(两个小时可以连续炼,也可以分开炼),用工作、家务之余的时间潜心学师父的经文、讲法,并自觉的用“真善忍”的法理来指导自己修心去执著,化解工作生活中遇到的矛盾,我只做了这么一点点事,可是师父和大法却让我获得了新生: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已经十几年不用打针吃药、住医院了),成了精力旺盛、完全无病的健康人,而且净化了我的心灵,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不是争名夺利,而是遵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归真。从此人内心平静、祥和,人生变得快乐轻松,而且师父的看护使我的生命幸福无比!我的家人也从我的巨大变化中彻底改变了观念,对大法由原来的反对、敌视到完全信服并支持我修炼,丈夫还听了十几遍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他和孩子都经常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并从中受了大益。我不知道怎么感谢师父为弟子做的这一切。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师尊的手》中有这样一句话能表达我的心声:慈悲的师父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

现在我虽然还有很多方面修的不够,但是我谨记师父教诲,佛家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我要把法轮大法的超常、美好尽可能多的告诉世人,抹去世人受邪恶诬蔑谎言的迷惑,从而唤醒世人,救世人于危难之中。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诽谤法轮佛法、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必遭天惩。反映在人世间,一方面就是天灾大难的到来毁灭一些迫害好人的恶人及盲目听信邪恶,反对、仇视法轮佛法及其信徒的人;另一方面就是以各种因由遭到人间法律的严惩。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始作俑者江泽民、罗干等首恶之徒,已经在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在中国也即将面临法律的严惩;在国内,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元凶的下场,也在向世人昭示善恶有报的天理。这不过是刚刚开始,大戏还在后头呢。一切都在天理佛法之中!惟愿世人都能醒来,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最后,我以最真诚的心借用师父在《转法轮》《论语》中的一段话赠世人:““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