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泯灭人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贵州毕节市政府在五名流浪儿童取暖闷死在垃圾桶事件之后,将“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的十二个大字印在了当地的垃圾桶上,被网民称为现实版的“华人如狗,不得入内”。网上甚至展开了投票调查,是赞同表明当局推卸责任的无耻,还是赞同表明人性泯灭后的冷血?当然二者都是。无论怎么说,将人畜并列,就是根本就没有把人当人看待。

人类近期历史上,人不被当人看的悲剧发生过不少。华人除了遭受过如狗的侮辱,还曾经被看成是没有生命的“马路大(木头)”;犹太人被认为是不配享有生存权利的“害虫”、“劣等民族”;前苏联政治犯被当成随时可以毙命的疯狗,因此而引发的大规模屠杀,不仅成了理所当然,还为当时的屠杀者们增添了一道“正义”和“崇高”的色彩。

不把人当人看待,是独裁者和刽子手共同拥有的心理特征,是他们杀人的先兆和煽动屠杀的理论依据。人们或许会认为,垃圾桶上的标语还远不足以和屠杀相提并论。要知道,这只是浮出水面的一小块冰渣,真正的罪恶,在冰河之下。而其中对生命的漠视,却是一脉相承。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的“政治学习”课上这样讲:“不管什么原因,你们既然到了监狱,共产党的法律告诉我们,对你们是绝对管理、任意处理,什么讲人权啊,到西方国家去讲,你们只能绝对无条件的服从,你们只不过是一群鸡、一群猪、一群羊,是可以随意宰割的,这就是你们的身份,这是你们思想改造、劳动改造的基础……”即使是被裁决的犯人,也应该享有人的尊严,可是共产党的“政治”说,这是一群已经不被视为人的、可以和动物一样随意处置的生命,更遑论其它的权利。

不要以为这只是口头泄愤或者威胁,他们真的是用凶残下流的行为把这种论调变成了现实。事实上,监狱犯人们实际的处境连动物还不如,动物吃喝还没有时间的限制,可是他们呢?严管组长数数,数二十下就必须放碗,不准再吃。上厕所也是逼命式的数着数的,没在规定的几秒内解完的立即被踢出厕所,“屎尿满裤裆”在这里是常事。

这还只是一般犯人都共同享有的大众化的待遇,还谈不上是监狱对“任意处理”的发挥。对法轮功学员而言,这些都显得太过温和。他们饱受凌辱的身心,才真正能够明白对“任意”二字的解读。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是超出人体承受极限的残忍手段,如不准睡觉、冬冻夏晒、长期挨饿、限制大小便和洗漱清洁、长期关小号、吊打群殴、毒药谋害等等。还有一些特制的“待遇”,如“水池游泳”——将头按进水池深处溺水再拉出,反复数次,使人剧烈呛水、肺出血;“刷子洗澡”——将人衣服剥光,用硬塑料刷甚至铁刷,边冲水边刷身体,至皮肤刷烂;“内伤”——专打某些部位,看不到外伤、只伤内脏……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承受着炼狱般的煎熬,直至失去生命。邓建刚被捂在被子里打,恶徒专打看不见的地方,直至吐血,痛苦中结束生命;交警徐浪舟被吊打七天七夜至奄奄一息;设计管理员冯忠良,在冰雪盖地的寒冬时节,被强制穿着单薄的衣服,每天在室外罚站或罚坐军姿十五到十七个小时,外加棍棒毒打、冷水浇头、烟头烧脚,最终身体各脏器严重衰竭,呼吸困难,失去生命。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命如草芥,打死白死。现任邪党书记、监狱长祝伟,命令全体狱警为达到“转化”必须不择手段,在他“不死不放人”的邪恶政策指挥下,至少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在这里,中共意志超越所有人性。邪党书记行使的是中共“肉体上消灭”的指令,他那残暴的冷血,正是中共党性要求的无视生命的结果。那些只知道确切地执行指示和对他人的痛苦冷酷无情的打手们,则是被这些高级党徒们灌输了中共泯灭人性的毒药,人性被彻底地摧毁所致。

中国人历来敬畏和尊重生命,讲究“人命关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是中共的教化告诉人们,人是可以和动物并列的,是可以不被当人看待的,是可以随意处置的。中共用它那邪恶的论调,象毒汁一样的侵蚀着我们的千古遗风和人性中的善良。

何止是在监狱魔窟,中共的毒药遍地都是,人人都难以幸免。不是曾经连小学生都要背诵,“对待阶级敌人要象严冬般残酷无情”吗?中共从夺权开始,就在全方位的对每一个人系统的灌输它的毒药。几乎每一个人都被强迫参加过中共的政治学习——那饮嗜毒汁的过程,被灌输——人是猴子变的,和其它动物并无本质的不同(所以死个人和死个畜生没什么两样);生命不过是“蛋白质存在的一种形式”,所以中华传统文化对生命的尊重是不必要的“迷信”;屠杀民众,是为共产党清理阶级敌人,是向当党表忠心的最“崇高“的事情(在历次运动中都是这样宣传的,在活摘器官的时候,也是这样教育那些拿手术刀的医生的)。一段段“疗程”下来,这种毒汁对人性的侵蚀和摧残,足以把人异化成毫无人性的冷血恶魔。

所以,不止是那些刽子手们(很多已是人渣),每一个中国人都可能成为它的受害者。现在,人们只看到了那些冷血的标语,事实上,那些对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视而不见的人,和那些指使在垃圾桶上喷刷标语的人,在对苦难的漠视上、对生命的冷漠上有什么不一样呢?他们甚至想不到,在他们看轻他人生命、对人类的命运无动于衷的时候,不也是在轻视自己的生命吗?他们痛感神经的消失,不正是人性被抑制或者泯灭后的结果吗?他们完全看不到这一点,这就是他们受害最深的地方。

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冷漠社会该有多么可怕!可想而知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讲清真相的行为,就是在唤醒人的良知,挽救这些被毒害了的灵魂,让他们回归到堂堂正正的、有思想有尊严的人,心灵完全自由健康的人。不仅摆脱中共红魔控制,还在即将来临的“天灭中共”中平安度过劫难。

为什么不试试听听他们慈悲的真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