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众生顺理成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感谢师尊给弟子们开创了网上交流的环境,让弟子们能够更好的整体提高、救度更多众生。本来觉的自己做的不是很好,但是在同修劝说下,决定还是投稿,见证大法无边法力。所以,借此平台,由我口述、同修整理,向师尊汇报得法十五年来在大法修炼中修心、救人等方面的心得。

一、学法炼功十多年不间断

一九九八年,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我只听人说了一句法轮大法是个很好的功法,就直接走入大法修炼了。

回想十五年来,在大法中修炼以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艰辛历程,真是感慨万千。在个人修炼上,除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的头几个月,曾经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外,其余的十多年时间,我的炼功、学法基本没有过间断,每天睡觉时间平均四、五个小时。

原来我的炼功时间都在晚上,但自从大陆同修早晨三点五十统一炼功以来,我就开始在早上炼功了。每天早起也都是一种考验,对于安逸心和懒惰心的去除,往往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醒来时如果不能马上起床,就很容易睡过去了,这一点我基本上一直以来都能做好。另外也能保证自己每天大量的学法。

学法的过程就是发现和去除自己执著心的过程。因为我平时就是一个内心比较清静的人,所以除了干家务等必要的事情外,业余时间和上班的闲暇时间基本都是用来学法,所以一直以来学法的时间是能够保障的。但是随着修炼要求的提高,我逐渐找到了自己学法不能完全入心的毛病,就开始更用心的学法,背诵了三遍《转法轮》。由开始的一年半背诵了一次,到后来半年一次,让大法的法理在自己的头脑中扎扎实实,并在日常的生活中都能尽量的用大法理要求自己,给自己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开创了非常良好的环境。

二、修去私心,亲友感佩明真相

有了以上学法炼功的基础,我将修炼溶到日常的生活、工作之中。平时凡事按照大法的要求多为他人着想,在利益面前不动心,去除为私为我的执著,让亲友们感到修大法人的美好,这时再讲真相给周围的人们,就极其少见有不听、不信、不退的。

不论是娘家还是婆家,我都能够在老人看病、发丧等需要钱财时,多出钱出力。即使这样,有时还会遭遇亲属的误解。比如,在亲生父亲患肺癌晚期时,大哥不想给父亲治疗了,我还是拿出自己的钱送父亲到大城市的好医院治疗,开始并没有想到让别人分担等其它的事。但大哥不但不去照料,在邻居问起他为什么不去照顾父亲时,大哥却说是我害怕他和父亲接近、接触钱财,好象我是为了独吞父亲财产不让他去似的。父亲有我们四个子女,别人不拿钱也就算了,还说这样的风凉话,在人看来大哥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么。不过,我有在大法中修炼出的平静心态,所以一点也没有动心。也许正是这样,最后慈悲的师尊才没有让弟子失去不该失去的。最终很意外的,父亲所在单位竟然报销了所有的医药费和丧葬费。而且在父亲住院期间,我陪护在父亲身边,和还没修炼的二姐一同照料父亲,让父亲安然离世。为此,亲人非常服气。

当公公去世的时候,丈夫那边兄弟姐妹六人,除了公公单位报销的抚恤金以外的丧葬费用几乎都是我出的,我也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在我看来,这些事情都是很应该的,我也从来不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这次同修启发,我都没有想起来。作为晚辈,老人有事出钱出力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平时我按师父要求的处处为他人着想,所有大家庭的矛盾都通过用“真、善、忍”大法的法理圆满的化解开。为此得到常人亲属的认可和尊敬,叫家人都看别人的优点,不看缺点。丈夫的四弟过去不懂事,打打闹闹,曾经蹲过两次监狱,丈夫经常为此辱骂四弟败坏家风,给大家丢脸,看不起四弟。可是我不这样看,师父教我们凡事看别人的好处。公公去世前,四弟能够守在公公身边伺候整整两年,这是我们这些虽然出人头地、但工作繁忙无法在老人身边照料的子女们根本做不到的。我经常为此用这件事情说服丈夫,让他看到四弟的闪光点。

多少年来,逢年过节,丈夫的兄弟姐妹、婆家全家二十多口,都是在我家吃喝聚会,一切费用都是我出,临走时还都给打包带走。小姑子结婚十六年了,都没在她婆家过过年,都是在我家过的。我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怨言。而自己的娘家人,我虽然通过逢年过节都送东西给予补偿,但是从来没有和丈夫那边攀比过什么。在我看来,是“越吃越有”,大米都不往下下,怎么吃也看不到少。我自己也感觉我家的东西就是吃不了的吃。这也是师父给予大法修炼者的无边的福份。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有的表现出来还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都是一些小名小利,但是常人毕竟是常人,一点一滴的东西都会计较,在这些事情上,我都能够以非常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我的婆家和娘家人也不得不承认修炼大法的人的确与众不同。我娘家大嫂从不夸奖别人,但是却对我心服口服的说我炼功后改变确实很大。

我在远、近亲友中的名声也非常的好,大家对我也是非常的认可,很多家族中的事情大家都愿意来找我评判,树立了威望,因为我都是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的,所以他们认为我最公平、最仁义。因此在大法遭遇迫害和构陷的十多年来,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都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这也是大法给我周围的人带来的福份,正如师父所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还有些亲属、朋友、同学,因为离我住的地方太远,我都是找各个节假日的时间专程坐车去,或者利用婚丧嫁娶赶礼的机会给人讲真相、劝三退的。而往往为了符合人中的礼仪,我都是带着水果什么的去看望人家。这里也去了我的利益心、怕心、顾虑心等。

工作也是我修炼、救人的环境。在工作中,我尽量去掉名利情的各种牵绊。我悟到:其实放下执著心的过程就是放下自我的过程。我的工作是服务行业,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这些来往的人对我来讲都是众生,有时即使不能讲清真相,也要把我在大法中修出的美好留给人家。所以再野蛮的顾客,到我这里都能平衡下来,满意而归。比如一些业务的办理程序比较繁琐,顾客不理解,容易和同事们发生口角,表现出来顾客和同事反应都很激烈,我就经常主动跑去化解矛盾,帮同事及时办理业务。顾客最终都能满意而归。过后同事们也都会感谢我,说:“这都多亏你了,你要是不来,我都不想管了。”也有的说:“要不是你呀,我都能跟他干起来!”这些事情也时有发生,但最终都能因为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平衡下来。这些事情发生时,我想到的都是把别人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来办,而不是冷眼旁观看笑话。因为有大法的威力,所以最终才会有好的结果。

三、突破自我,和陌生人讲真相

由于自己还是有怕心、顾虑心,所以虽然能够给众多亲友同事或者工作中接触到的认识的人讲清真相和劝三退,但是一直对進一步给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难以突破,看着周围的同修做的越来越好,每天甚至可以轻松自如的讲退很多陌生人,而我却迟迟在陌生人面前张不开嘴,我也很着急。

通过学法和同修们的鼓励帮助,我开始進一步突破自我,放下怕心、顾虑心,近几年才开始迈出这对我来说极其艰难的一步。不过还是心态不够稳,经常挑自己看着放心的人讲,还是没有能完全放的下。比如给来安装塑钢窗的四位工人讲真相,都是找机会分开讲的,师父慈悲,最后四个人都三退了,而且对大法都很认可,这说明这么多年来其他同修做的很好,才有现在这个良好的基础。在火车上,和身边的一位女士讲真相,对方很高兴,也很乐意接受大法真相和做了三退,只是我没有完全突破怕心,没有给火车上更多的人讲。还有在办事的路上,看到一个收集纪念币的一位男士,我在思想中经过一番左右衡量后,觉的还是应该跟他讲,我要放下顾虑心和挑选人的心还有怕心,这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了,很顺理成章的那位男士非常愉快的退了,并记住了大法好。

师父总是把有缘人给我带到身边,一次在路口,一位女士老远奔我来是打听路的,要去医院看病,我脑中及时想起来这么直接奔我来的,不就是有缘人么,我应该抓住时机马上讲真相。对方也是很痛快的三退并记住大法好,我还同时给了她一张神韵光盘,对方很愉快的接受并对我表示感谢。(通常,发放神韵光盘是不和讲真相放在一起的,但是这次都是巧合的,恰好兜里有一张,看对方也没什么观念就给了。)我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做好,不再挑选救人的对像,能够多救人。

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中,我和同修配合,开辟了一条运用真相币救度众生的路。我想尽办法兑换了大量的零钱纸币,我拿出自己的资金专门用于倒换真相币,尽量满足同修们的需求,后来我听说我兑换的零钱纸币很多时候也在满足着周边地区的需求。也有专门的同修打印,还有专门的同修负责和常人之间兑换真相币,而几乎所有同修都在全面花真相币。这件事情做了有几年了,在这个项目中,也修去了不少自己的各种心。开始没有怕心,后来时间长了,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比如有同修出事或又听到什么邪恶的风声,我的怕心也逐渐的出来了。这时,同修之间就互相鼓励和在法上切磋提高,解体怕心,并且互相强调注意安全和修口。这里面还有许多时候要运用智慧,识破假相,解体矛盾,扩大容量,用正念化开一切。

比如,有一年过年时,因为邪恶的干扰,导致许多地方换不出真相币,我想办法托人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几次兑换了数额非常大的零钱。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我就让亲人帮我代取。不过细细想来,其实无论邪恶怎么干扰,最终也真的是给大法弟子提供救度众生的方便。银行越是换不出零钱,市场的小商贩们就越愿意和大法弟子兑换真相币,而大法弟子的真相币最终基本都满足了大家的零钱需要。这反倒加快了真相币的流通。这真是一切都在师父和大法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的需要,一切都是师尊的巧妙安排。

还有时候,邪恶放出话来,在市场商贩中调查是谁给换的真相币。但是大家都能在法上做好,不受干扰,邪恶最终没能得逞。众生却在越来越接受真相币。花真相币不但成了同修们很自然的过程,也逐渐被人们越来越司空见惯,习惯成自然,逐渐的被大惊小怪的不接受的事情越来越少了。

在同修之间换钱的同时,也互相修去了许多心。有时需要兑换的小面额的钱兑换不着,而同修又催着要,有时候自己的资金倒不开,流动资金紧张。这都需要自己在法上提高,尽量为别人着想,多求师父帮助,多发正念解体迫害,多体谅别人,以防止邪恶间隔等。我就是这样,不管怎么的,修炼就是修自己,不管别人的表现如何,我都不往心里去。即使有时嘴上没说,内心中隐约有那么点动心,我都是尽快按照大法去归正,发现了就马上去掉它。

我的生命中有一个已经很影响我修炼和救人的东西,就是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的逆来顺受。这种东西表现出来让我在许多事情面前、在许多关和难到来的时候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正念,甚至在法中找出各种借口来维护这种逆来顺受,迟迟不能象别的同修一样随时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也导致我至今都不能彻底断除色欲,甚至在过程中可能还直接或间接的给本地区同修整体带来了麻烦。尤其在对待家庭暴力和丈夫的色欲上,我总是对同修产生依赖心,总是不敢直接面对矛盾,也总想参照别的同修的经验去做。但这都是不行的,修炼是没有榜样的,用在别人身上好使的办法,到我这里是不灵的。因为我毕竟和同修们所走的路是不同的,执著心是不一样的。我的逆来顺受的思维,经过和同修切磋,我们认识到这已经成为一种思想业力,因为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很习惯性的想到丈夫能不能同意,哪怕是出来集体学法,在家里供师父法像这样的事情,我都是首先看丈夫的意思。当同修提出来不能顺着常人的意思时,我还是总找各种借口维护自己不能出来的做法。其实我当然更希望自己能出来学法,在去除怕心后,我为什么还不能出来,就是因为我的思想无论做什么都首先想到丈夫的态度,而不是大法的要求。所以当同修提出这已经形成了我的一种思想业时,我才恍然大悟。在修炼中,我终于知道自己才是主导!现在就是坚定自己能行,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基点站对了,就什么都行,无所不能,坚信师父和大法,我就能去掉这颗心,我能主导一切!过去我都是把别人看大了,把难看大了,却把自己看小了,这是不对的。通过和同修切磋,我终于在大法中体悟到什么叫“佛法无边”,就是面对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对像,佛法都有不同的办法用善的方式去解决,去救度众生。我相信我一定能救度的了丈夫。

四、师父赐予无边福份

我得法时就没有什么所求的心,修炼十多年来,我也没有求什么的心。我就是尽量的按照师父大法的要求去做,尽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虽然我没有象其他同修一样,能够定时定点的出去做真相,但是我经常是利用出门、探亲、赶礼、聚会、旅游等各种机会大量散发真相资料,发放光碟,介绍有缘人学法等。

我虽然无心,师父却赐予了我和亲人无边的福份。首先,女儿无论是上学还是参加工作和结婚都十分的顺利和美满,尤其毕业后一分钱没花还上了这么让人羡慕的好单位,而且工作出色,上级十分重视,女婿也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孩子,也明白真相并三退了。我小儿子学习和长相也都很好,他们也是明白大法真相而得到了福报。从前,在我没有各种执著的时候,单位的房子却总是阴差阳错的给予我最好的……原来我和丈夫白手起家,我什么也没有,到现在我无意中却得到了这么多的财产。令我生活无忧,救度众生在钱财上从来不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恩赐,修大法的人都是福份无边的。

还有亲人二姐虽然没有修炼,但是经常在我出去散发真相时帮我引路和发放等,这也是她本人在选择美好的未来。同时也给二姐和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福份,原来二姐家没有什么顺心的事情,生活很困难,没有存款;这几年就不一样了,生活条件明显提高,还有了数目可观的存款,虽然二姐表面上不会说啥,但是我想到这是大法给她带来的福份,和她提到时她也承认这一点。而大姐因为一直相信大法好,知道大法的威力无比,所以更是直接受益者,二零零二年,大姐得了子宫癌,在手术前我给她讲真相,她相信了,就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句真言,手术非常顺利,从开刀到完全康复,没有任何疼痛感,刀口都不疼。大姐对大法非常认可,十年过去了,身体一直非常好,她感谢大法给她带来福份,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有很多地方做的还不足,还有很多心没有完全修去,我以后会抓紧同化大法,修去不足。我很积极参加这次法会,也诚心诚意向师尊做个汇报。感谢同修的帮助,愿我们都能抓紧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拜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