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疗工作中修炼、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我是一名医生,平时接触最多的就是病人,看到他们被疾病折磨的很痛苦的样子,心就不好受,在法理上能明白,每个人的病痛那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他[她]既然找到了我,我不仅仅是一名医生,还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不但从表面上尽力要医好他[她]的病,更重要的是告诉他[她]大法的真相,从本质上救了他们。我从医十几年来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病人,也救了不少有缘人。

有一个农村妇女,近五十岁,腿和脚背上生了一种不知名的疮,一到夏天就发,又痒又痛还长水泡;烂个半年才好,但是年年发病。医了二十多年,钱花了不少,就是不见好。听了她的病史、再看看她的疮,知道这是个怪症,人的办法很难奏效;我一边给她处理疮面一边给她讲起了真相。她一听法轮功就很感兴趣,很快明白了大法及大法弟子在中国蒙受的冤屈,并爽快的退了少先队。我送了她一本真相期刊她也高兴的收下。这件事过去了一两个月,有一天她来到我的门诊,笑盈盈的说:我的疮好了!她告诉我就在她回去后晚上躺在床上正要睡觉,身体突然飘了起来,把她吓坏了,一害怕就飘不起来了。就那以后脚上的疮一天一天好了起来,现在全好了。我告诉她是相信大法得了福报,她高兴的连声说“谢谢”。我看到了一个觉醒的生命得救后的喜悦。

我给女性病人看妇科病的时候在手术室,一对一的讲真相效果很好,我一给她们讲避孕的常识就讲到不要任意打胎,我就讲我是医生也不能任意做流产手术,我从为何不能杀生讲到了天安门自焚骗局,再顺理成章的讲到“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大多数病人都明白了,只有少数不退的。不光是这样,得救的生命又叫她的亲朋好友来找我给她看病,我知道她们不光是来看病的,还是来听真相的。

有一个李姓的患者她在外地开厂回来过年,到我这来看病,我给她做了一个小手术,她很满意,不光收费不多,态度很好,更关键是我让她明白了大法真相,她明白的那一面可高兴了。她回广东后一个老乡得了妇科病,在她的大力劝说下,这个老乡不远千里就回来找我给她看病,路费花了一千多、看病才花了一两百,她说“值!”我知道明白大法真相对她生命的永远来说,是千金难买万金难买的。

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在我这里就成了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把心用在减轻病患的痛苦上,用人类的医学知识巧妙的证实大法。在另一方面门诊的收入一点也没减少,基点摆正了一切都顺理成章。

在我的门诊里得救的相当一部份人是学生,小学生思想比较单一,三言两语就讲退了,往往是讲完一两个又来一两个。有个胖胖的小女孩读五年级,她班的同学病了她陪着来,我看完病就抽空给她们讲真相,有输液的就放真相影片给他们看,完了就一起给他们劝三退。每次都是这个胖女孩带同学来,我就问她“你是班干部吗?”她说:“不是,是老师叫我来的。”我笑了,她是把有缘人往我这儿带,她明白的那一面可神圣呢!就这样她班半数左右的同学明白了真相。世人都在找真相,其实我只是动动嘴,师父早就做了巧妙的安排。

类似的例子很多,不一一而述。看似平凡,一点一滴日积月累,持之以恒,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十多年,救的人数没去统计。在工作中我尽职尽责,用“真善忍”为准则,对待病患表现出了大法弟子应有的精神风貌。我法学的好的时候在工作中遇到的矛盾通过向内找一般都能一一化解,对病人讲真相效果就很好。如果光忙着看病,法学少了,正念发少了,遇到矛盾就过不去。记得有一天一个病人来了,我笑脸相迎,问他:哪里不舒服?他一脸的不信任说你看得来病吗?我听了心里面忿忿不平,心想我行医都十几年了,居然怀疑我的能力,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强装笑脸说:你试一下就知道了。给他看完病就让他走了,也没跟他讲真相,心想这样的人这样不相信我,我可跟他没好说的。就这样因为我个人的好恶之心让一个有缘人失去了听真相的机会。事后后悔不已,我向内找,发现那是求名心在作怪,耳朵里听惯了病人的赞许之声,在本地医疗行业干了十几年也小有成就,居然有人这样出言不逊,那火就上来了,这火里还有妒嫉心。找到了就修去。

近一段时间我遇到了一连串的烦心事,先是家里的电脑坏了,找人修好后,打印机出故障了,好不容易解决了打印机的问题,我丈夫晚上开车,出车祸了,人没事,把车刮坏了,拿去修花了五千多。车修好后还没完,车前玻璃没安好漏水了开去补了好几次还有漏。这下我警醒了!之前我也向内找了,这一段时间修炼不精進,还有求安逸之心,色欲之心未去,还有干事心,等等表面执著一大堆找也找了,可是总感觉没找到还有隐藏更深的人心,我细细的回想这几年来常人工作中最大的目标就是还债,因为我买房买车向亲友借了十几万,赚来的钱,除了生活开支,绝大部份还了债,迫于压力总想早点还清,眼看就剩下两三万的债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再过三个月就还清了,结果就来了这一连串的麻烦事儿,经济上也吃紧,这两个月债没还一分,倒用出去一万多,欲速则不达。我猛然想道:想早点还债这个想法本身没错,但是这里面还隐藏了两颗人心,一执著于时间,二执著于圆满。虽然从法理上都明白不能执著,但是因为欠了债,就觉得二零一二年过去了一半,如果真在哪天法正人间了而我的债还没还完,怕还不了债就无法圆满。这样的想法不光我有,我丈夫也有,在还债的保护下这颗人心长期不去,导致了这一连串的干扰。现在找到了,头上那个沉甸甸的物质没有了,我感觉很轻松。

我在工作中魔炼心性,利用有利的环境证实大法,救度有缘人,在业余时间还要做证实大法的一些项目,发正念,学法炼功,同修之间还要协调。这些年来就这样在师父一路呵护下走过来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愿我们共同精進!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走好最后的这一段路,救度更多的众生!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