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农村发真相资料的实践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正法突飞猛進,大法弟子的使命“救人急”更显突出。为了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大法弟子们从各个方面密切配合,助师正法,在救人方面尽一切努力,以达到尽量多救人的目地,并在其中努力修好自己。在此只写出自己的心性在去农村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得到提高的部份经历和体会。

突破思想障碍 白天大面积发资料

我是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的弟子。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些对我已经很熟悉了,习惯了。一般说来,黑天发真相资料比较安全,可以整夜发,也去过很多村庄,都不是问题。可是白天去发真相资料我没做过。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同修被邀请到千里之外去参加婚礼。目地是整体配合讲真相、劝“三退”。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就去,当时就是这种心态。

我们是坐同修开的车去的。在回来的路上,听说要一路要发一千多份大法资料,我不由自主的就“啊!”了一声,怎么这么多?每人得发三、四百份呢。我自零六年从“黑窝”回来,从没发过这么多资料,又是大白天,感到有压力。有个同修说:“你要是不行,快点吱声。”我当时“愣”了一下,心想:我不行吗?我修炼这么多年,从“四•二五”、“七•二零”开始就放下了生死,多次進京护法;在邪恶的黑窝里,勇敢的站出来揭露邪恶,证实法;不管面对多少人都能讲真相、劝三退,很坦然,没有一点惊慌,没有一点怕意,这和去乡下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有什么两样呢?这不比大面积向陌生人讲真相更容易吗?我这不还是有怕吗?这个念头是我吗?肯定不是。师尊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于是,我马上就否定邪恶的干扰。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我一定能突破它、战胜它。我坚定的说:“不用担心,我一定能突破它!”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头脑中有压力和怕的物质。解体所有干扰和迫害我们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我今天就要突破不能白天大面积发真相资料的障碍,并请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助。

发真相资料时,由于路不熟,农村户院大,距离远,在一起发太浪费时间,分开发,发的快。但这样就又造成了互相等、互相找的问题。于是我就尽量的加快速度多发、快发。不叫同修等。发挥我平时讲真相、劝三退一走就好几个小时也不觉着累的“飞毛腿”的优势。同修说:“看你发的这么快,走路这么轻松,真不象六十多岁的人!”

这一天,我们几个人从早上九点发到晚上八点,一路正念,大约发了十几个村庄。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众神的簇拥中,突破了重重障碍,圆满完成了远程发真相资料的目地。回来时,同修开车象腾云驾雾一样,穿梭在天宇之中。我坐在车里,真是心旷神怡,感到无比的殊胜,无比的逍遥、自在。

从那以后,我与同修多次配合,突破了不想大白天到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的障碍。也進行了大面积面对面直接向世人发神韵晚会光盘的尝试。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只要我们正念足,就会出现“柳暗花明”的景象。一旦突破就感觉象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并没有什么难的,而原来的那点压力,那种“怕”意早就无影无踪了。

向内找,再精進

师父的经文《再精進》发表之后,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甲把自己仅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一辆小面包车,方便大法弟子出行及整体完成大法项目。

同修甲与我商量,说她负责某一个镇发放真相资料的任务。这个镇面积很大,也很偏远,需要几个同修经常与她在白天配合。当时我就答应了,正当我想找同修乙也来配合时,不料乙被恶警绑架。这时又听到另一个协调人也在找我,我心里就不平衡了:这个市这么大,同修不少,怎么就非得找我呢?过了几天,几名同修又切磋此事。我很不情愿的说:“大法的事不能总是这几个人做,把别的同修也得带一带,我不能两边都参与呀!”同修一听也很为难。同修甲说:“暂时真找不到白天愿意去的人,那怎么办呢?”

这时,我也感觉到了自己说的话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境界。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自己方才说的这些话,表面上是为其他同修着想,实际上是为自己打掩盖,不愿多付出,只想在自家附近安安稳稳的救人,不想再到偏远的农村去发资料。这是严重的惰性,图安逸心。我想到同修甲的坦然付出,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吗?可我却处处想到自己,修炼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脱离人的这层壳,还是这么自私,和同修甲相比境界真是太低了。师父说:“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4〕师父的法开示了我:这件事情为什么叫我遇到,为什么叫我配合?可能是因为我们史前有约,共同配合这个项目的完成。这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很惭愧,我和同修说:“我一定去,完成这个使命。”同修们都很高兴。第二天,我们坐着新买的面包车,一路发着正念,顺利的完成了当天的任务。

在发真相资料时,确实感觉到整体的力量。感到去农村的必要性。农民真是很朴实,很愿意接受真相资料。我们两个同修一组,遇到村民就直接发资料、劝三退。两个人互相配合,互相补充。那天去农村,刚下完雨,村民们都从屋里出来了,我们正好迎上去说:“乡亲们,你们好!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大家知道现在天灾人祸频频,这是预示着人类将有大难降临。人不治天治。只要你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就能保平安。”我们逐个给他们做三退,发真相资料,没有拒绝的。有一家院子里出来很多干活的,一人拿了一份真相资料。有一个人拿好几份。我说:“小弟弟,你不要多拿,大法资料是很珍贵的,是救人的。”他说:“我知道,屋里还有好几个人呢!”当时给一个蹲在道上的人资料时,他说:“我是警察。”我说:“警察也得做好人,也得保命。”他接过资料说:“我真得好好研究研究。”并用化名做了“三退”。

有一个村民是个恶党党员,给他讲了很多大法真相也不退。我们不灰心,不停的发正念,解体他身后障碍他得救的邪恶因素。同修又给他讲:“我们是为你好,是我们师父叫我们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天灭中共时怕你们受中共牵连。”他终于明白了,不但退了党,还接受了大法资料。这一次除了发真相资料外,又给几十个人做了三退。我深深的体会到:“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5〕

排除干扰,走好自己的路

我们又准备到农村去了,我听到通知后,做好了精神准备。可是第二天早上通知又不去了,说开车的同修身体不舒服。我想:同修太辛苦了,还上着班。到了下一周,又发生变化了,说换了另外一个人开车,我当时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吧!他开车技术这么好,经常开车做大法的事,既负责又有智慧,每次都与同修顺利的去,又平安的把同修送回家。他突然不去了,真有一种“失落感”。我想这一定是旧势力搞的鬼,师父曾讲过相生相克的理,我悟到:要想做一件大好事,马上就会有一些同等大小坏的阻力。旧势力为了达到阻碍正法的目地,在另外空间瞪着眼睛盯着大法弟子有漏的地方搞破坏,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干扰救度众生,削弱整体力量。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假相,是不能承认的“考验”。我是大法弟子。一个成就未来果位的大觉者,要排除这一切干扰,要勇敢的走自己的路,不能“依赖”别人。我在师父的法像前表示:师父!这个“失落感、依赖心”不是我,我要解体“它”。今天,我一定能与同修配合好,请师父加持。心情提高了。果然,这一天我们圆满而归,发了一千多份资料,“三退”人数二百有余。

正当我们准备下一周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时,又出现了干扰。同一天,有两位同修在另一地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其中一同修手机被收走,里面有甲同修的手机号。又听说同修甲手机也被监控。我们知道后,自然采取措施取下手机卡。还听说同修甲及一些对整体配合不利的话。有的同修动摇了不去;有的说:“你也别跟她去了,汽车目标那么大,人又多,得注意安全哪!”我听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我问家中同修:“你说,我还去不去?”他也说不准。我说:“我要走自己的路,不能被别人带动。”心想:同修甲也够难的。我不能落井下石,上旧势力的当。不能叫邪恶高兴。我也更加体会到:做一件好事的不易,师父传法度人的艰辛。我准备与同修甲谈谈,了解了解情况,向内找找自己受干扰的原因。没过两天同修甲出现在我面前,一交流,并不完全象我们听到的那样。由于同修之间的不修口,道听途说、添枝加叶、互相猜测产生了误解。她说:“同修说我的话,我要正确对待。”

我完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相,是旧势力的又一个圈套。结果,我们上次在一起配合的同修都认识到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识破了旧势力的伎俩。一个没落的都提高上来了,又走到了一起,继续向周围,农村发资料,劝“三退”,无论多远,只要能去的村庄都去,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