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机讲真相中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我以前是个上班族,虽然修炼十几年,但三件事做的很不好。可喜的是师父还给我弥补的机会,让我把以后的事做好,我提前一年回家休假,2012年参加打电话劝三退的项目,下面我把打电话劝三退中的一点体会与同修交流。

(一)走出第一步

我打电话的过程也是不断的去自己执着心的过程。

手机族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用手机讲真相劝三退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手机虽然不是新生事物,但是对我来讲还是很陌生,因为我平时不拿手机。开始用手机劝三退感觉真是太难了,只要拿起手机,手就哆嗦,心就跳的厉害,好象对方能从手机里出来一样,不知说什么好。后来把要说的话写在纸上念,只要对着手机念声音就颤抖,三天下来一个人也没退。

回到家里,我跪在师父像前,眼泪不住往下流,我对师父说:“师父,我无脸面对您,三天了,我一个人都没救下来,现在我知道自己修得是多么的差,但是请师父放心,我绝不会放弃,电话要一直打下去,有师在,有法在,我有信心。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晚上我拿出师父《二十年讲法》认真的学起来,当我学到:“救一个生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但是呢,无论怎么难,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么干扰与设难,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学完之后,我明白了很多,自己救不了人,是没有达到标准,我向内找出很多人心,怕心,爱面子心,求数量的心,一大堆人心。找出来就要去掉,此时我才意识到我打的不是一个普通的电话,我们是在救人,我把对方都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

我反复的修改打电话的内容,让不同阶层、不同文化层次的人都能接受,然后反复的调整自己的语调语气,再加上自己的慈悲和正念,尽量让对方不要接到电话就挂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第二天我按时出去打电话,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鼓励下,这回我劝退了21人。大家都为我高兴,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没有生欢喜心,回到家里,我给师父不知磕了多少头,我激动的说,“师父我替众生谢谢您。”

(二)在打电话中去人心

有一天,我刚开机打第一个电话,对方刚接第一个电话就骂了我一句,骂的很难听。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把手机挂了,当时我把这个电话记下来。第二天我又把电话打过去,对方刚说你是谁啊,我紧接着说:我就是你昨天在电话里骂的那个人。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说,你骂我并不怪你,因为你并不知道我打电话的内容,今天你别挂机,你听我把话讲完。我接着又说,听你的声音,你也超不过40岁,你肯定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儿女,肯定是家里的顶梁柱,你的平安关系到你们全家的幸福和快乐,我打这个电话,就是要告诉你,怎样在灾难面前保平安的办法,全家平安就是幸福。接着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加害法轮功的,以及“藏字石”的消息,他听的很认真,我说共产党作恶多端,总有一天,老天会清算它,咱们退出它的组织,将来就不会受牵连。他爽快的答应了,最后他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他还说,大姐咱怎么联系?我说你们全家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你就会得福报,并告诉他怎样帮助别人三退。此时我对师尊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有了更進一层的理解。

还有一次,我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把平安的办法告诉你,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了。他说,我是公安局的,我是专门抓法轮功的,3分钟我就可以给你定位。我没动心,师父说过“一个不动能制万动”[3]。我问他,你是局长吗?他说不是,我说那你没有王立军官大,王立军是重庆公安局局长,当年红遍全国,所谓的扫黄打黑英雄,你肯定比我知道的详细,现在怎么样了?共产党历来是借刀杀人,卸磨杀驴。接着我讲了薄、王案及中共活摘器官罪恶事实,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在世界多个国家被起诉,还讲了文化大革命迫害死很多好人,枪毙了很多警察等等。共产党在历次运动中,有意助长假恶暴,导致整个社会道德沦丧,危机四伏,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危难,威胁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中共对人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恶,令人神共愤,天灭中共在即,只有赶快退出它的组织,除去对它发下的毒誓,才能解脱它的挟持,神佛就会保你躲过大难,走向美好的未来。不管干什么行业,都能做个好人,要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他一声不吭的听完,最后他说,把我们全家都退了吧!

手机救人没有选择。恐吓电话接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怕心在不知不觉中修去了。没有怕心,救人就没有障碍,救人的效率就越来越高。

有一个人接过电话就说,共产党给我钱,你给我钱吗?我说,我问你个问题,咱们中国的体育明星为什么都代表外国去参赛。他随口就回答,外国人给钱多。有很多人为什么到外企去打工,因为外国人有钱,工资高,这就说明,你给谁干活谁就给你钱,而且比共产党给的都多。我还给他讲了活摘器官的事实。我问他,那个人如果是你的亲人,被活摘器官,给卖了,你会怎么样?他说我一定告他们。我说江泽民让他们干的,江泽民还说把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追究任何责任。我还讲了六四大学生被共产党用坦克压死在天安门广场。他听后大骂共产党是畜生。我说兄弟你不要生气,善恶有报是天理,共产党干尽了坏事,老天一定要惩罚它,我们只要退出它的组织,当老天要惩罚它的时候,我们就不受牵连了,我们就能保平安的。他连声说退,还说想让他们全家都三退。最后我告诉他说,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在电话里不断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中共邪党一贯用谎言掩盖丑恶,用虚假来烘托“大好形势”,在长期的造假欺骗中,中国人真的很难辨别真伪,所以在讲真相中我们一定要揭露中共的邪恶。

(三)修去自满的心

有时打电话讲到一定数量时就不想打了,总觉得一天劝退20多人不少了,同修有时也说我劝退的多,自己慢慢发现这是自满的心理在作怪。师尊在《转法轮》里讲,“心性多高,功多高”。我的心性没提高,劝三退的数量也很难增加。

有一天午后,我一个小时就退了25人,我正想往回走,看见同修还在认真的打,我想我不能老停在20多人的标准,师父留给我们的时间,就是让我们用最短的时间救更多的人,我接着又去打半个小时,结果那天我劝退了30多人。同修都为我高兴。可是我自己并不高兴,我从中向内找,我以前做的不好,救人太少了,众生都等着我去救。我丝毫没有放松的想法,每天都出去打电话救人,我现在共计劝退三千一百八十一人,按照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多很多。

打电话的过程就是去人心的过程,在具体劝三退时结合对方的认识和当时的情况随机应变,而且我们的语气和语速,慈悲和正念,要配合好,关键是自己的心性一定要到位,正念一定要强,放下各种执着,这样才会有更大智慧,劝三退才会更有效。每个人情况不同,讲的方式也不同,学好法,修好自己,才是根本。

(四)去掉利益之心

在我打电话初见成效的时候,小学生放暑假了,有很多学生和学生家长找我给学生补课。可以说寒暑假是教师挣钱的黄金时间,一个月至少也能挣几千块。在利益面前我没有动心,因为我很珍惜师父给我们的救人时间,我要在这段时间里多救人。开始家里人有些想不通,他让我早晚的时间打电话,白天给学生补课,表面看是两不耽误,实际那样还是没有放下利益之心。师父让我提前一年退休,绝不是让我多挣钱的。我每天坚持和同修打电话,师父看到我放下了利益之心,我每天做的非常顺,退的人数由20几人上升到30几人,我越来越有信心。

正在打电话很顺的时候,协调人让我去打台历。开始我有些想不通,我认为打电话时直接救人,不想打台历。第二天协调人又通知我不要和同修去打电话,当时我想不打电话也行,打台历坐家里,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也好,让干啥就干啥。我把手机都送给电话组的同修,我拿着优盘去同修家下载台历文件。到同修家,我跟同修说了,我不打电话打台历,他说你电话打的那么好,怎能不打呢?我说让打台历就打台历。他说:我不想放弃打电话,就利用晚上时间打台历,合理的安排时间。听了同修的话,我的脸火辣辣的,同修一部法,人家的心性怎么那么高呢!

我二话没说,骑车就把电话卡要回来,我也不想放弃打电话。晚上回家,我没有急于打台历,我把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拿出来认真的学了一遍,师父说,“很多大法弟子都是身兼多职的在做”,师父的话把我拧着的劲理顺过来。白天我按时打电话,把时间合理的安排,虽然时间紧了点,但溶在法中,全身有使不完的劲。我们有这么伟大的师父,没有做不成的事。

谢谢大家,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