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一)

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

前言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位于中国北部边陲,东接小兴安岭,西邻呼伦贝尔盟。巍巍兴安岭,积翠大森林。在浩瀚的绿色海洋中繁衍生息着飞龙、雪兔等珍禽异兽。大兴安岭下辖塔河、漠河、呼玛三县,加格达奇、松岭、新林、呼中四区和十个林业局,总人口五十四万,二十四个民族。

大兴安岭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上曾出现了成吉思汗等英雄人物。历史走过了多少岁月,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对神佛虔诚的信仰,一直滋润着这片土地,维系着这片土地上纯朴善良的人们的道德以及文化的承传。

但是,自从西来幽灵共产党窃国以后,美丽的大兴安岭就和全国一样,陷入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动乱和劫难,在共产党的一次次整人运动中,大兴安岭民众经历了历次运动中的惶恐和不安、民不聊生的饥饿和贫困、还有经济虚假繁荣下心灵的迷失和茫然、以及对自身生存处境的忧虑和无奈。

一九九三年法轮大法洪传到大兴安岭,善良的人们喜得大法,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人传人,心传心,人们自发的奔走相告,将法轮功的福音播撒大兴安岭,到一九九六年大兴安岭学习法轮功的学员日益剧增。通过修炼法轮功,多少人获得健康的身心,永离病痛的折磨;多少迷途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多少濒临破裂的家庭复和……大兴安岭充满祥瑞,人们道德回升,幸福安康。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心眼小、妒嫉心强的江泽民与中共恶党勾结,对法轮功发动了疯狂的全面迫害。在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下,大兴安岭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公、检、法、司、各乡、镇派出所,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令大兴安岭青山失色,令江河流泪。中共还挟持大兴安岭各行政、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村委会等人员参与迫害本地的法轮功学员。

在迫害中,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世人负责,进京上访,同时向民众讲真相,揭露邪恶迫害,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大兴安岭地区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达十三年的群体迫害、人权侵犯、人格侮辱、及精神摧残。同时也残害了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至今迫害仍在进行。

十三年血雨腥风中,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几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以下这些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令人怵目惊心。

目录
一、大兴安岭洗脑班的罪恶
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三、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四、部份被构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五、目前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六、部份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
七、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迫害的案例
八、法轮功学员被集体绑架部份案例
九、部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十、部份参与迫害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及恶人
十一、善待法轮大法得厚福典型实例
十二、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典型实例
十三、迫害者的信息
十四、给迫害者的信
十五、给大兴安岭地委及各县、区、林业局官员的信
十六、结束语
附:大兴安岭地区相关人员信息

(一)大兴安岭洗脑班的罪恶

古往今来,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里,教人向善、修心行善,会受到人们的尊敬,政府的鼓励,然而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从一九九九年至今的十三年里,法轮功教人向善,却成了中共诬陷打击的对象,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成了“罪过”。中共邪党对修炼法轮功的善良群众进行洗脑、精神和肉体双层迫害,逼迫善良的群众由好人转变成坏人,逼着骂大法师父、逼迫撒谎诬陷法轮大法,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就是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一种形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松岭区、新林区、塔河县、呼玛县、漠河县等地区都在不同时期办过洗脑班,都是在大兴安岭地区中共邪党委、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直接部署和指使下,以六一零和公安局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为主,胁迫各级公安局、派出所、城镇乡村、政府各林业局等等部门,从各地劫持来法轮功学员,使用各种手段强制“转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最长的六个多月,少的一、两天不等。一个班多的关押几十人,少的一、两人。

首先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先联系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或单位领导,威胁一番,逼迫他们配合,再秘密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过程中没有任何手续,对外称外出学习或出门了,说是为法轮功学员好,为家庭好,顾及你们的面子等等,所以周围人全然不知被非法绑架走的法轮功学员的下落。如,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大庆市让胡路区铁路车辆段的夏云吉、赵旭成、武鸿君、陈彦博和拉哈铁路装卸公司的王平发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加格达奇铁路招待所洗脑班迫害了两个月。

接着是国保大队、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抄家,东翻西找,无任何手续,抢劫电脑、电视、录音机、影碟机、录放机、打印机、法轮功音像制品、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等个人物品。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就与世隔绝,每人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包夹日夜守候,寸步不离,包括上卫生间都要跟着,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们都负责汇报。这些包夹(陪教)人员来自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或单位人员。负责搞强制转化的是各地的六一零、政保科和公安局的恶警,他们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用恐吓、威胁、诱骗、经济惩罚等等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眼睛看诬陷大法的视频、文章,耳朵听抹黑大法的言词,逼迫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书”。他们还将偷录的法轮功学员的视频,剪切整理、偷梁换柱添加上解说词,制作成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在当地或大兴安岭有线电视中播放,进行大面积造谣,致使众多大兴安岭民众被谣言毒害,大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甚至被迫害致死,多人因迫害压力不敢继续修炼大法而旧病复发后死亡。

以下列举的是大兴安岭地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1、狱外监狱—加格达奇铁路党校招待所

加格达奇区,隐藏着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狱外监狱——加格达奇区铁路党校招待所。这里原来确实是一座旧监狱,现在是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加格达奇铁路党校招待所。自从中共邪党开始残酷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又重新被齐齐哈尔铁路分局政法委用来作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露出了它人间地狱的狰狞面目。

齐齐哈尔铁路分局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组织的在加格达奇党校的洗脑班,从一九九九年成立共办了两次,长达六个月。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有大庆的、齐齐哈尔的、讷河的、加格达奇的等等。加格达奇洗脑班内的消息封锁的十分严密,戒备森严,屋门上都有双重暗锁,窗户上有铁栏杆,有两名警察守卫,每名法轮功学员还有单位派来的两个人看管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他们轮流排班黑天白天监视、逼迫,法轮功学员已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并且不许家人探视,不许与外人接触,没有言论、通信自由,与监狱没什么两样。

加格达奇第一次洗脑班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开始的,第二次洗脑班是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有加格达奇的李萍、李萍的弟弟、弟媳蔡淑梅和十个月的孩子,还有大庆市的夏云吉、赵旭成、武鸿君、陈彦博,拉哈铁路装卸公司的王平发等、齐齐哈尔的潘本余、王宝宪、慈海(潘本余、王宝宪、慈海已被迫害致死)、张立群、刘敏、王金范、管凤霞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被监视,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视频等,强迫洗脑,不让回家,逼迫放弃修炼。

我们来看看几位法轮功学员描述被加格达奇洗脑班迫害的片段:

“从二零零零年春天以来,整个齐铁分局系统,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陆续被劫持到加格达奇铁路招待所强行办‘学习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大庆市让胡路区铁路车辆段的夏云吉、赵旭成、武鸿君、陈彦博和拉哈铁路装卸公司的王平发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齐铁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的人骗到了这里,被非法关押,即所谓的‘办学习班’。他们当时有的正在家里休班,有的正在单位干活,就被单位找去以谈话为名,就一去不复返了。家里亲朋好友四处打听一直踪影全无。直到现在(2001年1月21日),才收到他们千方百计传出来的一纸消息,原来这些日子他们竟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区铁路党校招待所里。他们并没有一丁一点的违法行为,只是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齐铁分局政法委就把他们骗到了这里。

又传来消息,这五名大法弟子正在绝食,用这唯一能采取的办法,再次向邪恶抗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任万杰及女儿、儿子和儿媳四人连她十个月大的小孙子都被关进了单位或洗脑班不让回家,逼迫转化迫害。任万杰被单位关押到寒冷的小屋里转化迫害三、四个月,二十四小时排班轮流监视着,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儿子和女儿(被绑架了两期洗脑班迫害)被劫持到加格达奇铁路党校洗脑班迫害。任万杰的儿子一九九九年被劫持到加格达奇铁路党校洗脑班迫害近三个月,在二零零零年又被劫持单位加格达奇车站洗脑班迫害五个月。儿媳蔡淑梅一九九九年被单位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关押洗脑迫害,连刚刚十个月的孩子也被一起关押了近三个月,二十四小时不让回家,强行洗脑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儿媳蔡淑梅及刚满一周岁的孩子又被劫持关押在加格达奇铁路党校洗脑班近三个月,二十四小时不让回家,逼迫放弃法轮功修炼。”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王金范被加格达奇铁路党校迫害了两个洗脑班,她在文章中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初,我刚刚调任这所中学,放假期间,学校支部书记王某某值班,我向其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当时他就象机会来了一样立即上报教育分处,逐级又上报到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六一零组织,该组织头目庞玉梅伙同相关领导和王某某立即对我停发工资(那时每月工资能开一千多元),并强行送到加格达奇转化班进行洗脑迫害。每天十五元床费还需自行负担,从储存的公积金中扣除。在我之前绑架去的还有其他九位同修。其中有怀抱几个月吃奶的孩子的。直到十二月八日才把我们放回家。”

大庆市让胡路铁路车辆段法轮功学员武洪君,四十三岁,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长青小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武洪君正在单位上班,以谈话为名,被齐(齐齐哈尔)铁(路)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的人骗到齐铁公安分处在加格达奇市铁路党校招待所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原因是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怕他进京上访。在洗脑班这个黑窝,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单位派来的两个人看管着,没有言论、通信自由。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并且不许家人探视,不许与外人接触,失去了人身自由,武洪君被迫害两个月。”

加格达奇公安局办的邪恶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加格达奇刘春兰、王翠玲等六、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加格达奇公安局办的洗脑班迫害,逼迫保证不去北京上访。

2、撬锁撬柜强占家宅,持续延期关押

呼玛县法轮功学员姚玉明和丈夫李喜成,被呼玛县公安局绑架至劳教所迫害。一天,姚玉明被劳教所叫去量血压,高压230低压120,几次检查都是这样,双合劳教所办好手续叫呼玛县去接姚玉明回来,呼玛县不去人,劳教所派人将姚玉明送回呼玛县公安局,后来乡政府把姚玉明接回。姚玉明回家一看,自己家早让呼玛县乡政府恶人住满,他们强占了姚玉明原来住的前屋,逼迫姚玉明住后屋,二十八个乡干部轮班住,每班四人,二十四小时吃住在姚玉明家,姚玉明家的门锁、抽匣锁全被撬坏,连柜子都被撬坏,他们在姚玉明家玩麻将、扑克、喝酒、打仗,已经二十多天了。

乡政府等恶人吃住在姚玉明家,他们监视、看管着姚玉明,逼迫放弃修炼。姚玉明告诉他们:“你们不理解我被迫害,现在我已都讲给你们了。房屋的产权是我的,你们必须走。”正好赶上姚玉明女儿三口回娘家,没地方住。姚玉明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乡政府等恶人撵走。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呼玛县乡政府、派出所等二十多人闯进姚玉明家,他们骗姚玉明说是县政府谈话,结果到呼玛县被直接劫持到看守所。三个月后,呼玛县公安局政保科找姚玉明谈话,问:“还炼不炼了?”只要姚玉明说“炼”,就再接着关三个月,三个月到期再续。姚玉明一直被非法关押,直到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才放姚玉明回家看姚玉明老父亲,等姚玉明上车回老家的当天,八十九岁的老父亲去世了眼睛还睁着,临死也没看到女儿一眼。

3、塔河县法轮功学员遭受强行洗脑迫害

(1)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各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开始对大法、师父的诬陷和诋毁。一时塔河县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居委会等部门一齐向法轮功学员们施压,逼迫放弃信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与恐惧中。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中共邪党却把上亿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民众推向对立面。大法教人做好人,中共邪党却强迫百姓做坏人,逼迫骂老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三点,塔河县公安局、派出所逼迫全县所有的辅导员、骨干学员去公安局、派出所说出当地学习法轮功的人数、名单,逼放弃修炼。七月二十二日塔河县公安局、派出所逼迫全县法轮功学员去公安局和各派出所洗脑,看邪党污蔑大法的电视,逼着学员放弃大法信仰。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塔河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居委会、政府部门非法到炼功点、学员家、单位到处抢法轮功书籍、简介、录音机、电视等,放高音喇叭骚扰学员修炼,看到有炼法轮功的就抓、就撵,塔河县一片红色恐怖。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骂师父、骂大法,不骂不写就被劫持去洗脑班或看守所迫害。各邪恶部门多次召开诬蔑法轮大法的揭批会、批判会,象文化大革命一样。

(2)一九九九年八月,塔河县政法委、各派出所逼迫全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到塔河县建设派出所办的洗脑班。建设派出所警察金龙弄来一摞子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报纸,逼法轮功学员们念,不让法轮功学员上班,天天去洗脑班念诬陷法轮功的报纸,强迫洗脑,逼写放弃修炼的保证,迫害了一个星期。

(3)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孙同美、高淑英、吴红等等众多塔河县总队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去塔河新建派出所的洗脑班,原新建派出所所长易军(现在是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片警林春庆、王国义、李溪阳等逼迫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大厅看邪党电视台抹黑法轮功的新闻,念诬蔑法轮功的文章。

(4)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塔南派出所伙同塔河公安局干扰塔南法轮功学员晨炼,用高音喇叭干扰,抢录音机,大法简介等,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副所长吴国锋、片警韩国柱等人到陈天杰等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逼迫。原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现任国保大队长)、片警韩国柱、曹维和、常占山等人强迫家住塔南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报纸,强迫洗脑,逼迫学员们写不修炼的保证。

(5)塔河县公安局把偷录的被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陈天杰、杨宗英、卜繁伟、沙兆金、孙跃森、高淑英等人的录像,裁剪整理,偷梁换柱,加上解说员诬陷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的解说,在有线电视《塔河新闻》中播放。

在法轮功学员陈天杰岳父家,塔河县公安局逼迫不明真相的岳父、姐姐和有怕心的岳母录像,逼迫姐姐说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话,这个录像在黄金时间《塔河新闻》中反复播放了一个多月,每到敏感日还要播放,迫害欺骗善良的家人和民众。

(6)一九九九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塔河县建设派出所的王再望和两个片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杨云杰、张凤珍家逼杨云杰到建设派出所去一趟,他们开警车把杨云杰和张凤珍骗进警车,拉到建设派出所,叫来塔河电视台的人给杨云杰和张凤珍录像逼迫说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几个恶警连拉带扯,不说不让回家。

4、松岭区二派出所两次办邪恶洗脑班

松岭区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前,松岭区六一零、政保科、公安局和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搜查,随便找点理由就绑架学员到松岭区二派出所洗脑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逼迫看抹黑法轮功的电视,念诬陷大法的文章,逼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二十四小时被监视、逼迫,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末,松岭区六一零、政保科、公安局及派出所十多个恶警又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绑架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至松岭区二派出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们二十四小时被非法关押,逼迫看抹黑法轮功的视频,强迫洗脑,逼写不进京上访、不修炼的保证,不写不让回家。

洗脑班后,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松岭看守所拘留半个月。

5、漠河县图强林业局办非法洗脑班一次

被迫害的有刘淑霞,郝宝英等法轮功学员。详情待查。

6、韩家园公安局办了二次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有二十多位韩家园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参加呼玛县韩家园公安局办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恶警逼着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呼玛县韩家园公安局再一次举办洗脑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逼着参加,被逼迫表态,放弃修炼。

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都被扣押,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韩家园林业局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上班,在家看管着法轮功学员,不许学员看大法书,不让炼功,不让与其他学员联系。派出所片警天天到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出门就必须跟政法委、六一零请假。

以上仅仅是列举了几件大兴安岭地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还有一些迫害事实有待揭露出来。这里揭露的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也足以看出中共邪党对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及民众的谎言加暴力的洗脑迫害。(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