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十三年综述(2)

中共无法无天的真实写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接前文

拘留所看守所施酷刑:“打死法轮功人员没有罪”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廉江当局操控公安警察,按黑名单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将学员分别关押在廉江看守一所二所。管教恶警潘迎春、梁所长指使十三仓和二十一仓吸毒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黄莲娇、庞永红、刘丽清、林红、蔡志英、黄美芬、罗玲、温瑶等。罗玲被恶警戴上三十斤重的脚镣;黄美芬、温瑶在十三仓被监头刘剑平等七,八个人围攻殴打,拳脚满身飞,一天不知被打了多少次;刘丽清被二十一仓监头毒打。打过后,犯人刘剑平说我也不想打你们、可是没办法,是管教潘迎春叫我们这样做的。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黄美芬在十三仓经常被监头刘剑平等七八个恶人围攻殴打、恶警潘迎春还教她们打那些个只有内伤、表面没有伤痕部位,致使黄美芬一身伤痛累累。监头刘剑平说,有人问为什么打人,就说你们炼功,打死法轮功人员没有罪,叫你们家人每月交一千元钱来给我们买白粉,我们就不打你们、也不用你们干活。

因为二所值班人员姓郭的经常卖白粉给仓里的吸毒犯,这些吸毒犯经常勒索法轮功学员。不久二十一仓监头身亡,十三仓监头刘剑平不长时间也身亡,真是恶有恶报。

洗脑班形同监狱:“我们有共产党撑腰,你们告不了的”

湛江地区六一零洗脑班黑窝设在湛江市赤坎区陈屋村一户姓梁的私人住宅楼(屋主原是六一零头目)。其六一零头目是陈军(湛江市六一零头目)、黄祖华(音,赤坎区六一零头目),其直接头目是所谓的“法制学校”校长黄健军、符少群,主任揭丽华(女)。

十三年来,湛江当局举办洗脑班关押迫害过多少法轮功学员,目前还难以统计,但数量远比非法判刑和非法劳教的多,估计达到数百上千人。(除了湛江本地的洗脑班,湛江地区有部份法轮功学员还被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迫害。)

湛江洗脑班从海南洗脑班那里学了一套无法无天的酷刑和残害人的手段,从而“远近闻名”,很多外地六一零都将法轮功学员送到湛江去“转化”……

有一次,黄健军自己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这样对待你们是违法的。”

法轮功学员问道:“你不怕告你吗?”

黄健军接着说:“你们告不了我们的。我们有共产党撑腰,你们告不了的。”

随后,黄健军还向法轮功学员“诉苦”说:共产党迫害你们法轮功学员,同时也迫害着他们这些学校里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但是他们为了铁饭碗,为了高工资不得不听邪党的号令。

1、洗脑班形同监狱

洗脑班铁门重重,每一个房间关一个法轮功学员,恶人再将房间门从外面锁上,二十四小时由所谓“帮教”看守,没有半点自由,每个房间内装有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共产邪教的歌,企图用这种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如坚持不“转化”,就被关进黑房喂蚊子。黑房里满地都是屎和尿,臭不可闻。二十四小时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不准坐。邪恶“帮教”还逼迫法轮功学员跪、坐在大法书上,分组轮流不停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再不“转化”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绑住吊起来,或绑住双脚倒吊起来。

最残忍就是几个被洗脑的犹大,他们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双手,面朝泥墙站立,用大法书照着法轮功学员的头顶、背、肩部乱打,上午打三次,下午继续打,直打到他们手累了才停下,而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头痛、头昏眼花、眼球充血,双脚站立不稳。

2、湛江当局连年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湛江当局几乎每年都要办洗脑班,甚至长年不间断的办洗脑班,每次都绑架几十名学员进行强制、野蛮的洗脑“转化”。

例如:

二零零三年,中共广东湛江市委书记邓维龙在一次相关人员的会议中下达恶令:要加大力度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迫害。本地在此前一段时间曾办过一次洗脑班,绑架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地点在市七中附近的一幢私人楼。蔡妹、王秀清等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在内。蔡妹绝食抗议四天,邪恶之徒说只要她说“不炼了”并且交七百元就可以放人,但遭到拒绝。

二零零四年,湛江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有的学员被逼流离失所,至少有陈卓怡、陈小霞、黄伟玲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七名送洗脑班,二名被关到拘留所里。

二零零五年,从五月底开始,由广东湛江雷州市六一零办指使,在湛江市刑警支队的指挥下,对参与资料点工作、讲清真相的学员进行大抓捕。五月三十一日晚湛江地区的雷州市(县级市)一真相资料点被恶警破坏,四名学员被绑架。后经了解,共有十几至二十几名学员被非法抓捕。她们是:联章(张)燕(女,五十多岁)、陈秀英(女,三十多岁)、陈娟(女,三十多岁) 、阿霞(女,吉林女学员、三十岁),还有的未清楚姓名。在湛江市的龙金娣、戚静如曾接待学员,被关进洗脑班。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湛江市二零四厂职工法轮功学员梁世何夫妇被非法抓捕、十月一日法轮功学员王仕云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六年,几个月以来,湛江地区六一零与市公安局国保部门牵头对下面各县区采取联合行动,已非法抓捕与非法判刑王连、王仕芸、耿张燕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邪恶气势相当嚣张。二零零六年共有十几个学员被关在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很多是被他们反复洗脑“转化”的。

二零零七年,湛江市“法制学校”关押迫害过的学员有:许亚凤(约五十多岁、龚秀珠、冯少英、黄秀珍、陈文九等。

二零零八年,从四月起到六月,湛江有二十名以上的法轮功学员被邪党强行绑架到湛江洗脑班或海南洗脑班进行迫害。这期间有少数学员由于承受不了迫害而把另外学员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据内部人士透露国安该段时间暗中动作频繁。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四日,广东省湛江市“六一零”恶徒陈军带领赤坎区“六一零”恶徒黄祖华及一帮警察先后绑架了湛江市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关进湛江市洗脑班强制“转化”,他们连六、七十岁老人、甚至双目失明的老人都不放过。

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二年,中共湛江当局仍不断的发动抓捕行动、举办野蛮的集中洗脑班,以及采取其它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余梅、陈金科、杨秀清、黄艳玲、黄洪波、陈水清、朱海英、林金、林洪、郭玲玲、陈金科、梁雪梅等。

3、“没有被,冷死了还有尸”——洗脑班的非人虐待

杨再:善良农妇,先后不断的被遂溪看守所所、三水妇女劳教所、遂溪洗脑班(三次)、广东省三水洗脑班和湛江洗脑班迫害,遍受酷刑折磨,而且一家三口都被绑架关押,悲惨无比。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遂溪“六一零”又在广丰糖厂办“转化洗脑班”。这次通知的期限是一个月(原来每期是十五天),伙食费升到每天三十元。

杨再和陈玉莲被关禁在一个里层是木板门,外层是铁门的房间里。天热时不准开里层的木板门。恶人常常不给饭和水,她们两人在饥渴时,只是喝自来水解渴和充饥。有时即使是给饭吃,也是随恶人的心意,喜欢给多少就给多少,随意侮辱。

她们两人住的那间房,房顶漏雨,玻璃破烂,天寒地冻,她们睡在没有床没有蚊帐的湿地板上。“六一零”办的管教头目不给杨再棉被盖,北风刺骨,杨再冷得睡不着,她向“六一零”办的头目要被子。“六一零”的叶盈却恶狠狠的说,“没有被,冷死了还有尸”。

湛江地区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迫害和虐待,如:

(1)王树保,湛江市霞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零时,遭湛江市六一零、公安以查户口为由,夺门入舍抄家持续二-三小时,被抢走现金二万多元,搬走电脑一台,王树保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湛江市洗脑班迫害。

(2)郑彩云,曾患过很多病,尤其是哮喘病,经常把她折磨得半死,生活不能自理,常年大多是躺在床上,还要家人来照顾、料理,更别说照顾孩子。她的病造成了家庭经济困难重重,无法维持生活;为了一家人能够生存下去,她的丈夫只好到外面去打工,但是每当她病情恶化时,丈夫就不得不停下工作回来照顾她与孩子,这使得本来就困难的一家人更是雪上加霜。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当中,没有哪个单位、哪个领导来关心过她、帮助过她。一九九九年三月份,郑彩云学了法轮大法,短短三个月,她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哮喘病好了,其它的病也消失了;郑彩云精神焕发,简直变了另外一个人。从那以后,郑彩云没有再病过,没有再吃过一片药,家里的活儿全都干上,孩子也照顾得好,丈夫也放心外出打工了。以前需要别人照顾的郑彩云,现在能够把八十岁、半瘫的父亲接回来照顾。邻居们看到她如此大的变化,都惊叹法轮大法的神奇。自从郑彩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按照大法书上讲的要求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与人为善,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得到邻居们的好评。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晚上七点左右,湛江市湖光农场志满派出所的所长和保卫科联同“六一零”等十几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郑彩云的家中,把正在家炒菜的郑彩云强行绑架。郑彩云的丈夫、儿女阻止他们的暴行,质问他们有什么法律依据要这样时,他们无耻地回应一句:“口头说的是一样。”郑彩云被抬上车绑架到湛江市赤坎区七中隔壁的“法制学校”(洗脑班)里迫害。出来后仍一再受到骚扰、恐吓。

(3)周阳东、男、二十四岁,二零零九年二月邪恶上门非法抄家,他在街边以修理电器为生,辛辛苦苦积累一万多元被抢走并被强行抓到湛江市洗脑班迫害。

(4)吴桂香,女,五十九岁,双眼有病,手术开刀两次没见好,后来修炼法轮功,眼睛慢慢复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到处抓人,吴桂香当时怕被抓不敢炼功,导致眼病复发,现双眼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全靠丈夫照顾大小便拉出拉入。这样的人六一零恶徒陈军都不放过,二零零九年三月,恶人开车到吴桂香家绑架她上车,送洗脑班迫害,当时她丈夫不在家。

(5)邹雪梅,六十三岁,湛江市麻章镇法轮功学员,炼功前有多种杂病,咽喉炎、心跳、肾炎,吃药医治都无效,花了无数钱。修法轮功后病全都好了。十几年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多钟,正准备和丈夫吃晚饭,突然闯进十几个人,是麻章区(六一零)邪恶之首何伟杰,分局、市(六一零)等,无任何证件,连拉带拖绑架邹雪梅到湛江市强化洗脑班迫害。邹雪梅绝食抗议反迫害,恶人就四、五个人压住她的手脚,暴力插管灌食、灌药。十五天把邹雪梅折磨得皮包骨,左小腿大抽筋,痛的不敢走路,恶人送邹雪梅去一九六医院吊针,回洗脑班后恶人想推卸责任,通知她家人接回家。邹雪梅丈夫照顾她十多天,病还没好, 六一零何伟杰还没死心,打电话恐吓威迫邹雪梅丈夫要“配合”。

4、“法律是共产党定下来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洗脑班的酷刑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佛山法轮功学员邓彩娟被六一零的人绑架到湛江法制学校,遭强迫洗脑、谩骂、诽谤,有该校干部及雇佣回来的七人,保安和饭堂的人共有十多人参与迫害,到六月二十九日恶人将她关入黑房里进行酷刑折磨。恶人不让邓彩娟睡觉,不让上厕所,他们拿《转法轮》中句子,断章取义来问她书里面的意思,回答不合他们的意,他们马上就打。还有,犹大时常在她身边围着念些乱七八糟的咒语,放诽谤大法光碟成天成夜地折磨着她。恶人把她的两腿双盘,再用绳绑腿绑脚,并将她两手背绑,不准动。见到她坚持不写四书,就派犹大搬来一块约几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块木板,压在她双盘的腿上,马上痛苦难忍。见她还坚持,将约十几本书与纸箱压在水泥板上。邓彩娟马上急速剧痛,悲惨地痛哭,不断地叫救命,叫他们放下来。他们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几本书,还用脚踩木板,让阿娟整个下身及心里面就象刀割肉,刀插心一样撕心裂肺的剧痛,人痛苦到了极限。这种一秒不停的痛苦持续了二个多小时,从中午十二点开始直至晚上九点,连续盘腿约九个钟头,弄伤了邓彩娟的手和脚。

犹大扬言对付她有的是办法,整你就整你,犹大梁康保说“不写就要你一直盘腿下去,整你,你家人也不知道,你也出去不了,你也告不了我,也告不了法制所,因为法律是共产党定下来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在洗脑班遭受过酷刑摧残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再举二例:

(1)郑小波:广东湛江女青年、法轮功学员,三十岁左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湛江国安绑架到湛江“法制学校”(洗脑班)迫害 。恶警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洗脑班里,湛江市赤坎区“六一零”主任黄祖华三天两头的折磨她,逼问资料来源,是否认识某某学员等,采用离间法轮功学员等方式进行迫害。帮教陈宝珍心狠手辣,采用长时间不许睡觉等方式进行迫害。黄祖华、陈宝珍等人就变本加厉的迫害她,致使郑小波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后于九月九日被保外就医治疗。但就这样,黄祖华等“六一零”人员仍然不放过她,经常骚扰她和她的家人。

(2)何志维: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上午,在珠海家中被“六一零”邪恶人员欺骗说是检查电,开门后被绑架至广东三水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四月二十七日,何志维被珠海“六一零”劫持到湛江洗脑班继续迫害,据说,这次是珠海市政法委书记杨金华亲自发话:如果何志维在三水不“转化”,就把她送去湛江洗脑班。可见湛江洗脑班“远近闻名”!在湛江洗脑班,何志维被单独关押在小屋里,窗户被遮蔽,恶徒们用喇叭二十四小时高音放着充斥恐怖的音乐,不准何志维睡觉,并强迫她双膝跪在大法经书上,八个人围着何志维用力推搡,并用大法书猛击她的头部,最后导致何志维的颈椎间盘脱出,造成严重的头疼、头晕,把何志维折磨的精神崩溃。六月十五日,何志维被恶人折磨致颈椎间盘脱出。何志维的亲属要求放人,但无结果。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珠海市六一零将何志维绑架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西洲北路臭名昭著的“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继续迫害。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