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综合报道)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经历了长达十三年多的迫害。在多年惨遭迫害、无处申冤的境况下,法轮功学员依然坚持平和、理性的向世人讲清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轮功学员是被冤枉的,一些公检法司工作人员也停止了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但时至今日,宁夏“六一零”的恶人苏德良、乔恩成、骆健(多次直接指挥实施绑架),银川市“六一零”的王世元、张安忠、武建国,中卫市国保大队李金军、李存善,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李军、马宝珍等人还执意作恶,肆意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抢劫抄家、绑架、关押、拘留、劳教、判刑、动用酷刑逼供……在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二年,在宁夏各市依然发生了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以下是发生在二零一二年的多起案例简要综述:

1、李晋宁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李晋宁被判刑七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下午,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李晋宁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到一法轮功学员家做客。银川市公安局、安保派出所的几名恶警突然闯入,将五人强行绑架到安保大队,并非法进行审讯,恐吓、做笔录、照相。恶警还到有的学员家中抄家,直到当晚十点后才将四位六、七十岁的老人放回家。李晋宁当晚没回,被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四个月左右,被邪党徒秘密判刑七年,关押到了银川监狱。后来获悉,李晋宁已回家。李晋宁,男,四十几岁。

2、孙建锋、常秀娥、黄玉霞被绑架,孙建锋被秘密诬判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孙建锋和黄玉霞到常秀娥家中做客,宁夏中卫市国保大队队长李金军、教导员李存善带领李占宏等多名恶警尾随,在常秀娥开门之际强行闯入常秀娥家,将三人绑架,并抢劫了常秀娥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三人随后被非法关押到中卫市公安局遭非法刑讯逼供。恶警李存善给黄玉霞戴了手铐,拳脚相加毒打、扇耳光,还用酷刑“老虎凳”折磨她,同时用污言秽语诬蔑法轮功、谩骂大法师父。当晚,李存善又带领一伙人到黄玉霞家非法抄家,抢劫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中卫市公安局期间,曾被恶警带到当地的医院“检查身体”,黄玉霞因不符合被关押条件,三月三十一日晚间回到家中。时隔不久,常秀娥也回到家中。后来,因明慧网曝光了公安人员对他们非法实施迫害的消息,中卫国保大队的恶警恼羞成怒,又先后两次绑架拘留黄玉霞,其中第二次拘留了十五天。孙建锋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中卫市看守所。

七月十一日,中卫市沙坡头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孙建锋。随后,中卫市沙坡头区法院核准同意孙建锋家人聘请的王律师为孙建锋辩护,并定在八月十日非法开庭。孙建锋亲友八月十日陆续赶到沙坡头区法院旁听,结果却被告知:开庭临时取消了,何时开庭,另行通知。后来获悉,沙坡头区法院推迟开庭竟然是因惧怕正义律师的辩护。

十一月底,一直等待开庭的孙建锋家人突然得到消息:孙建锋竟然已被中卫市沙坡头区法院在十一月二十日偷偷诬判五年零四个月。而且连他家人聘请的律师(是经该法院审核资格后办理了辩护手续的)都不知情。孙建锋家人找沙坡头区法院刑庭庭长刘文洪质问原因时,他开始保持沉默,后来摆出一副流氓嘴脸说:要找就找院长去;在要求上诉时,压根就没人理睬了!

孙建锋家人再次聘请王律师为孙建锋二审辩护。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王律师到中卫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孙建锋,看守所值班警察一口回绝了王律师的合法要求,说:要想会见孙建锋必须请示中卫市公安局沙坡头区分局国保支队。随后,看守所的所长崔广业欺骗王律师说:孙建锋已从新聘请了律师,不需要你辩护了。王律师说:孙建锋家人已书面聘请了我,既然现在不需要,也必须孙建锋本人告诉我或有书面通知。姓崔的不置可否。紧接着,王律师又联系中卫市沙坡头区检察院孙建锋一案的负责人,结果对方电话关机;王律师又给监所科警察反映,监所科的说他们无能为力。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孙建锋是兰州铁路局银川供电段职工,四十岁。此前,孙建锋因坚持为法轮功鸣冤,曾被四次非法关押劳教,遭受过扎绳子、被迫干奴工、野蛮灌食,冷冻、长期监控,长达七十二天的“吊铐”酷刑迫害。孙建锋遭吊铐迫害七十二天,放出禁闭室时,整个人象刚从深山老林出来,头发胡须一直没剪过,很长,且乱蓬蓬,精神恍惚;穿的棉袄后背下襟的面子磨没了,露出几绺褴褛的棉絮;穿的裤子从外裤、羊毛裤到内裤的臀部都磨烂了;脚、腿、膝盖都不能承重,脚趾变形;整个脚底板结了一层厚厚的硬茧,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才可勉强下地。孙建锋的手腕上如今仍留着被吊铐后的累累伤痕……

3、个体经营者隆竹云被绑架关押一个月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隆竹云正在家中,忽然有多名恶警欺骗其丈夫把家门打开,涌入其家,非法抢劫了隆竹云的私人物品:大法书籍、mp3、电脑和一些资料等。还将她绑架到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朔方路派出所,随后又关押到了银川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这伙恶警在隆竹云家作恶之后,又到隆竹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家中乱翻一通。

参与此次迫害的有:银川市公安局的张安忠(此人很邪恶,曾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朔方路派出所的恶警龚刚、程振杰、马晓雷,还有王朝水(工作人员)、李兰(女)、刚从看守所调来的靳姓警察、一警号为120153的恶警等。

隆竹云,四十七岁,个体经营者。以前患有严重的头痛、鼻炎、乳腺增生、肠胃病、且经常手脚麻木,动辄感冒,每个月医疗费都得花近千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短短的几个月这些病全都好了。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后,她遭绑架、抄家、拘留、关押、劳教等迫害前后共七次,警察还隔三差五到她家翻箱倒柜。她家人常年生活在恐惧之中,她母亲不堪折磨已经离世。她几次被绑架时,八十多岁的老父亲颤巍巍的为她大声呼救,她丈夫和女儿都承受了别人无法想象的磨难。

4、放射科大夫岳钦被判刑七年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岳钦,四十岁左右,原来是吴忠市吴忠镇医院放射科的一名大夫。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在宁夏公安厅副厅长兼“防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头目乔恩成的操控下,宁夏各地“六一零”恶警统一行动,到当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抢劫、骚扰、绑架,实施迫害,银川市、吴忠市、青铜峡市、灵武市、石嘴山市都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当天,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并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抢劫了大法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随后马钊、钞旌佩、马雄德相继回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岳钦、马雄德被吴忠市检察院非法批捕,之后,岳钦亲友一直无法得到任何消息。直到二零一二年五月,才传出消息,岳钦早已被吴忠市恶党徒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到了银川监狱,在监狱还遭狱警“转化”迫害:包括:实施酷刑、殴打、长时间关禁闭、不准家人接见、恐吓威胁家属、不予考核、不予减刑等等。

5、退休护士长张凤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二年五月,宁夏中卫市退休护士长、法轮功学员张凤娥被中卫市中共公检法机构合谋诬判三年半徒刑,劫持到宁夏银川女子监狱迫害。

张凤娥女士,五十五岁,是宁夏中卫市人民医院退休护士长。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二时左右,张凤娥一人在家休息。中卫市国保大队队长李金军、教导员李存善伙同李占宏、刘俊霞等人欲非法闯入张凤娥家,张凤娥不开门。这伙警察便撬锁闯入,绑架张凤娥;随后李金军一伙再返回到张凤娥家,抢走了张凤娥的两部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同年十一月二日,中卫市公安局沙坡头分局诬陷张凤娥犯了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她非法批捕,一直关押于中卫市看守所。

九个多月后,中卫市沙坡头区检察院以所谓“利用手机大量发送法轮功短信,宣传法轮功思想”的罪名,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对张凤娥非法起诉,沙坡头区法院遂诬判张凤娥三年六个月。张凤娥依法向中卫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七月十九日,中卫市中级法院由王意宏、张瑞花、张瑜及书记员拓明娟等组成的法庭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八月一日,在上诉期尚未满时,中卫市国保大队恶警就提前将张凤娥劫持到宁夏银川女子监狱。据悉,张凤娥在看守所跌断胳膊,尚未愈合,女子监狱因张凤娥身体状况不符合关押条件拒收,当天张凤娥又被押回中卫市看守所。八月十三日,中卫市国保大队一伙恶警再次将张凤娥劫持到银川女子监狱。

张凤娥坚持修炼法轮功,此前曾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张凤娥被宁夏吴忠市劳教管理委员会以“扰乱社会秩序”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被中卫市国保大队李金军等人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绑架刑拘一个月后“取保候审”。

6、善良老人张桂芳被跟踪绑架

八月二十七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被恶人跟踪并绑架至凤凰北街派出所,当日被转送医院检查出身体不合格,次日回到家中。张桂芳是宁夏糖厂的退休职工,曾多次遭绑架关押抄家迫害。

7、郑永新、杨洁夫妇、张桂秀同被绑架 郑永新、杨洁被关押

八月二十八日,宁夏银川市西夏区国保大队陈建华、李兰(女)伙同贺兰山派出所一伙恶警将法轮功学员郑永新家包围,将郑永新、杨洁夫妇及当日到他们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张桂秀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郑永新借用的车辆被这伙人强行撬坏并非法搜查。张桂秀当日回家,郑永新、杨洁被关押到银川市看守所。

郑永新、杨洁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后,他们的一个朋友得知消息,骑自行车几十公里去给他们送换洗衣物。但在办手续时,门房值班人员却无理取闹,要求送衣物的人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登记后才可办手续;而且即使有身份证也不许送换洗衣物,说是看守所里面有卖的,只能押钱。其实,要求用身份证登记是看守所邪党徒惯用的伎俩,目的是通过索取身份证明对来此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不许送换洗衣物,要花钱买,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劫,看守所商店的东西都是天价的劣质货。

郑永新原来是银川供电局职工,大学文化,曾被非法关押在宁夏劳教所、宁夏固原监狱迫害八年,并被无理开除。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非法刑期满时,又被宁夏“六一零”恶徒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回到家中。二零零八年六月,恶党的奥运邪火要在宁夏传递,宁夏各地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郑永新也被银川市富宁街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十几天。此次,郑永新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回家。

杨洁是宁夏中卫市人,今年四十岁,原来在中卫人寿保险公司工作。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从中共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至二零零九年的十年间,杨洁大部份时间被囚禁在宁夏女子劳教所、宁夏女子监狱等黑窝里,遭受酷刑折磨,几次死里逃生,两次丢掉工作。

二零一零年,杨洁和遭受八年迫害,妻离子散、居无定所的法轮功学员郑永新从新组织了家庭,借住在亲戚家才算有了个稳定的家。就这样,宁夏中卫市的恶警还经常到她父母家骚扰恐吓。

此次杨洁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绝食抗议,水米未进,到第七天(九月三日)时,突然口吐鲜血,神志恍惚。看守所怕出人命,给办了“取保候审”手续,由家人接回。杨洁绝食期间,看守所企图给杨洁强行灌食,被杨洁抵制。

张桂秀是宁夏平罗县法轮功学员,此前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

8、会计师陈华在家中被绑架

八月二十八日,家住银川市兴庆区的法轮功学员陈华在家中被银川市“六一零”的张安忠、武建国等人从家中绑架,并被恶警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陈华被绑架后,在银川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陈华,女,大专文化,会计师,现已退休。二零一一年二月曾被绑架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数日。

9、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绑架非法庭审

九月一日,流离失所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和丈夫马雄德同时遭绑架抄家。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马勋德以前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郑凤英以前患有严重的肾结石犯病时,她疼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郑凤英和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与儿子聚少离多,十三年多来,每次他们遭迫害后,儿子都得由亲戚、朋友、同事照顾。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女儿、女婿一次次遭关押的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俩人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已被秘密非法庭审,庭审结果不得而知。目前仍被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

10、李天元被跟踪绑架拘留

九月五日,银川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世元、张顶生等多名恶警在银川市清河南街大路上将法轮功学员李天元强行绑架,又到他家抄家,随后将他关押到银川市拘留所。多名恶警光天化日强行绑架李天元时,李天元拒不配合,并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引起过往行人的围观,一度使路面交通堵塞。

据悉,李天元被绑架的地方离他开的商店不远,恶警很可能是跟踪蹲坑或监控实施绑架迫害的。

李天元被关押到拘留所后,绝食抗议迫害,第六天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拘留所怕出人命,将他送到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才让回家。

李天元,男,三十九岁,宁夏银川市个体工商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邪党徒非法绑架劳教二年,关押在宁夏第一劳教所(白土岗子),期间遭受过残酷迫害。

11、田玉成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二零一二年九月,宁夏法轮功学员田玉成,北京市海淀区工作,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二台,后来恶党徒以他家中有法轮功宣传品为由,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

田玉成,男,今年四十四岁,大学文化,原来是宁夏质监局技术监督检验所职工。二零零一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劳教两年,开除公职,后来辗转到北京就职。

12、张桂芳、张芳、王建军、水雪芳被绑架 其中三人被拘留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给世人讲真相时,被人诬告,遭银川市解放西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而且有恶警在张桂芳家附近蹲坑,金凤区铁东派出所片警戴春华、金凤区公安分局孙文革等人又在张桂芳家绑架了她妹妹张芳、她儿子王建军和到她家借宿的水雪芳。当晚,水雪芳、张芳、王建军三人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金凤区黄河东路派出所,水雪芳自行打开手铐走脱。随后张桂芳、张芳、王建军三人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他(她)们四人此前都曾遭受过迫害。

正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常言说“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朗朗乾坤下,利用国家政府的名义借法律来迫害真心向善、济世救人的修佛之人,岂能有善果?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那些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名人陈虻、罗京、任长霞之流因迫害法轮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这场持续十三年对亿万善良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中华民族的巨难与耻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不久的将来,迫害必然会被终结,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等人的罪恶一定会被清算、也一定要清算。

到那时,你们能逃脱天理和法律的制裁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