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扎实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我始终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按照师父说的做,扎扎实实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现将自己的部分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学法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大陆失去了过去那种宽松的集体学法的环境。但是,在我心中,师父的大法早就扎下了根。无论中共媒体如何宣传,我始终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每天坚持学法。有时是一个人学,有时是几个人一起学。我是这样安排学法的: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通读一讲《转法轮》;下午二点到六点,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学法(包括《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大法书)和看《明慧周刊》与《正见周刊》及真相资料。保证每天通读两讲《转法轮》,系统的学师父的所有讲法。学法时,坐姿端正,心平气和,稳住思想,把师父的法真正装入脑中,记在心里。

我对法的理解,就是牢牢把握住:信师信法,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在这里我想说两点:一是炼功。正法时期的十多年来,我每天早上三点四十起床,炼法轮大法大圆满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功时头脑清醒,从来没有迷糊过。十多年来,持之以恒,从未间断过。师父是这样要求的,我就这样做了。二是学会运用“向内找”这个法宝。师父要求向内找,我就要向内找。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很难,我是一步一步慢慢学会的。

举个例子: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到我家学法,她常说有人跟踪她。我就给她指出来,说她有疑心,这个心不好。她听了不高兴。当时我不会向内找,还怪她心性不高。过了不久,有一天下午她来我家敲门,刚巧我不在家。后来她告诉我,她敲了很久,没开门。她认为我嫌弃她,不欢迎她来,并把这事告诉了其他的许多同修。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就解释说没那个事。心中还嘀咕:怎么有这样的人呢?专门败坏我的名声,心中愤愤不平。

回家学法后,用法对照,发现自己有问题。我想:她为什么这样说我?我是不是有什么人心要去掉?我按照师父的要求,静下心来,反观自己当时的一思一念,发现我有很多执著心:认为自己做的对,不愿别人说,有不愿别人说的心;别人说我坏话,我不愿听,有不愿听坏话的心,有愿意听好话的心;自认为自己为别人好,人却不领情,反过来还说我不好的话,认为别人“败坏”自己的名声,这是维护自我的心,是私心;嫌她心性不高,有看不起别人的心;别人一说我,我就急忙解释,为自己辩护,这是证实自我的心,等等。这些都是人心,是不好的心,是师父要我从这个矛盾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并要去掉的人心。我要听师父的话,愿意去掉这些肮脏的人心。我就在心里排斥这些人心,去掉它们。我当时认为这个过程,就是向内找的过程,我学会了向内找。

后来,与一个同修交流向内找这个问题时,我对向内找有了更清晰的认识,针对那些属于假我的人心,我专门盘腿结印发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间场,解体它们,有很好的效果。现在,我 “向内找”时,会采取下列五步:一是遇到矛盾时,用所学的法对照自己的心;二是用法辨别有什么人心在背后作怪,识别它们,分清好坏;三是愿意去掉这些人心,有一个去掉这些肮脏心的愿望;四是发正念清除它们,净化自身的空间场;五是再遇到这样的矛盾能守住自己的心,做到不被其带动,在法中修。

二、发正念

自从师父发表了发正念的“口诀”后,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十多年来,我参加了三个方面的发正念:整点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长时间整体配合发正念。整点发正念:我每天做到八个整点八次以上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我时常到当地洗脑班、看守所、公安局等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除恶;长时间整体配合发正念,当当地有同修被绑架时,我参加集体二十四小时持续发正念营救同修的项目。在发正念时,头脑十分清醒,从来不倒掌,从来没有迷糊过。

对于运用师父恩赐的神通除恶,我也是有个修的过程。例如: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们五个同修一起去乡村讲真相,当时有很多民工在做房子。我们沿途向工地上的民工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帮很多人办了三退。看到讲真相救人很顺利,我们很高兴。

当我向一年轻人继续面对面讲真相时,被他诬告了,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很快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好几个警察。我们中的三个年轻人跑了,我和另一个老年同修没跑,被绑架了。当时我俩背着两包真相资料。

警察把我俩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我就发正念除恶。恶警给我们照像,我发正念不配合他们,让照像机坏,照不成,结果照像机真的坏了。我还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区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很快来人了,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人听,还愿意三退;有的人就不听,我就发正念。他们把我俩非法送進市拘留所。

在市拘留所,我每天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心中只有救人这一念。五天五夜,我没睡觉,就坚持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向内找,发现是救人顺利生出了欢喜心,让邪魔钻了空子。我很快去掉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我在拘留所讲真相,拘留所里的狱警和在押的人员,我给他们三退了十几人。第六天晚上,我发正念时想,这里该救的人已经救了,我要出去救人,请师父帮我。结果当天晚上就堂堂正正回家了。

经过这次迫害,我彻底改变了观念。原来我对发正念没有信心,认为自己发正念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这次在派出所,想照像机坏,照像机真的坏了;在拘留所,坚持五天五夜发正念,请师父帮助我正念闯出,结果真的如愿了。我是闭着天目修的。师父用这种方式鼓励我,要我相信自己有能力除恶。从此以后,我真正重视发正念,相信自己有能力除恶。

经历过这次迫害,我深深的体会到:面对迫害,只要做到运用所学的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重视发正念,对警察讲清真相,就能破除邪恶的迫害,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三、讲真相

从大法中知道,师父肯定的讲真相的方式很多。我是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辅以光盘和真相资料的发放。我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十多年从未间断过。

如何讲真相救人?我的体会是:要有善心、耐心、责任心和恒心,把真相讲到位,守住自己的心,不被任何人心所带动,就是救人。在这个过程中,遇到问题及时用法对照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的不足,同时及时发正念除恶。

在讲真相之前,要主动看些真相(如:学法轮功有哪些好处?四二五是怎么回事?天安门自焚为啥是假的?为什么传《九评》劝人三退?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搞政治了吗?等等),自己先明白真相,再去把真相讲给别人听。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要特别强调两条:一是讲清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场运动中,真正的受害者是老百姓。讲清这一条后,听真相的人就不会再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跟自己无关了,他们就会认真对待真相;二是讲清我给你讲真相,不是要你学法轮功,而是要你明白真相,辨别善恶,选择未来。讲清这一条,听真相的人就不会再害怕听真相了,他们就会重视听真相。

举个例子:有一天,在某商场门口,我碰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我给他讲真相,开始他不但不听,而且还说师父和大法的坏话。看到这个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我感到他很可怜,我认为他是无辜的,我要善待他,不计较他不清醒时说的糊涂话,是他背后的共产邪灵操控他人的一面说的。我就对他背后的邪灵发正念,彻底清除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笑着平和的耐心的跟他讲中共杀人的历史,讲四二五是怎么回事?讲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讲为什么传《九评》,劝人三退,讲自己修炼法轮功获得了哪些好处,等等。他不再反对,似乎明白了,但还是有顾虑。我不放弃,就强调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场运动中,真正的受害者是老百姓,其中包括你。因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一身病,却不能炼法轮功;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你却被蒙蔽着,信假为真,剥夺了知情权,长期欺骗了你,你还不是受害者吗?我给你讲真相,不是要你学法轮功,而是要你明白真相,辨别善恶,表明态度,选择未来。他就明白了,他是个党员,愿意三退了。

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他说师父和大法的坏话,我还跟他继续讲真相,跟我一起去的同修就大声催我走。我不动心,继续耐心的讲,对他的未来负责任的讲,结果真救下了他,尽管我费了很大劲。从中我也看到了不足:看到讲真相救人有障碍,有的同修还没有做到默默的配合发正念,除去其背后的邪恶操控力量,过于轻易的放弃。假如我的心被他们带动,这位老人可能就不能得救了。

还有一次,在一公汽站牌等车时,我给也在那等车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发送真相光盘,他很乐意接受了,还说《神韵》他也有,很好看。公汽到了,我和这位男子一同上了车。车上有人说诬陷法轮功的坏话,说大法弟子的坏话,说什么“炼法轮功的老婆婆吃饭没事做,在车上发光盘。”,“××党发工资,她们却反党。”等等糊涂话。跟我一起上车的那个男子接着说:“我就看不惯××党,××党腐败,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做,人家法轮功是真正的好人,什么坏事都不做。”有人问他:“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就站出来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并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过去一身病,到处治不好。修炼法轮功很快就好了,每年节约了很多医药费,也不让儿女再操心我的身体了。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你看哪个法轮功打架斗殴,贪污腐败,嫖娼吸毒?我们没有反党,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先,法轮功反对中共的迫害在后,是反迫害。这么好的大法,谁反对大法,谁就会遭恶报的,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一车人都不做声,都静静的听着真相。我接着说:“重庆的王立军、薄熙来活摘法轮功人体器官卖大钱,结果怎样?”有人就大声说:“快说说。”我说:“他们要坐大牢,会被法办。你们以后不要再说法轮功的坏话。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车人听了真相,只可惜,时间不够,没有给这一车人做三退。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看起来是我在做,实际上是师父在做。我每救下一个不明真相的人,师父都要有巨大的付出和承受。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师父却把这圣德记在我的名下。我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从大法中知道,学好法,发好正念,才能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当然,反过来,做好“讲清真相”这事,又能帮助更好的理解法,更好的清除更多的邪恶。这三件事不是孤立的,而是密不可分的统一体,同时做好三件事,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在大法中精進,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返回家园。

再次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