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新店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黑窝,它位于太原市杏花岭区恒山路新店街28号(邮编030003)。相距不远的男子劳教所和女子劳教所,花园式的建筑却隐藏着滔天罪恶,其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为人神所不容。在这个对外称“部级文明劳教所”而实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里,法轮功学员坚持“真、善、忍”信仰,说一个“炼”字即被迫害,做好人的权利被强权剥夺。自九九年以来有近千人次法轮功修炼者在这里遭受非人的折磨。有的甚至失去生命。现将真相曝光天下,让世上一切有正义有良知的人都来关注和谴责、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这空前绝后的残酷迫害。

目录:
第一篇 新店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第二篇 新店男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第三篇 修炼者的心声
第四篇 参与迫害者罪责难逃

第一篇 新店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劳教所重复播放谎言录像,强行灌输谎言洗脑,对法轮功学员精神折磨,同时肆无忌惮使用酷刑,以前用来骗人的六字方针“教育、感化、挽救”都不承认了,铐、吊、电、打、侮辱、蹂躏已经公开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

一、主要迫害手段

(1)长期24小时连轴转不让睡觉,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数种苦熬酷刑之首。
(2)24小时无休止超强劳动、长时罚站、“车轮战”式的“学习”、“谈心”、体力透支。多人身体被熬垮。
(3)被迫以痛苦姿势长时间固定不动。坐板凳:几乎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这种折磨。恶警派六、七个包夹轮番看守,强迫法轮功学员连续十几天,甚至一个多月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不让休息。
(4)剥夺基本生理需求:不让上厕所(劳教所女所的主要流氓酷刑之一,会带来极其巨大的痛苦),大小便只能解于裤子里,如果沾污了地面,还强制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衣物清理,甚至强迫吞屎咽尿;不让喝水;不允许吃饱饭;不许洗澡,比对待死刑犯更加严厉残酷,剥夺了人最起码的生存权利。
(5)毒打:棍棒马扎毒打、上手铐、电棍电击、三寸长的钢针扎两手。
(6)性侮辱与性残虐:扒光女学员衣服侮辱;硬物乱捅阴部,极其下流、禽兽不如。
(7)遭受痛苦的摧残性灌食,主要酷刑之一。
(8)限制所有自由,剥夺一切基本生存权利。关单间,关禁闭室。同时伴以种种凌虐。不许申诉、不许互相说话,不许会见亲属,完全隔离,延长教期。
(9)精神折磨,暴力洗脑:每天强迫背监规(否则不让睡觉),长时间唱邪党歌曲等,看诽谤法轮大法的书籍、电视等,用最卑鄙手段诬蔑法轮功。动用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转化不成则任由恶人打骂。强制让这些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决裂”,逼迫说假话、辱骂法轮大法的师父等等。
(10)酷热及严寒的折磨。
(11)指使吸毒、卖淫、盗窃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监视、任意轮番殴打、灌食,不准她们互相说话,实行隔离孤立政策;或将人关在一个只有一平方米左右的铁笼子里。
(12)流氓性:邪恶之徒恶毒的将法轮大法师父法像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床上和必经的过道上,许多法轮功学员晚上不得不坐在旁边休息。
(13)勒索钱物,贪污家属送去的钱物,对一般劳教犯人以勒索十万元作为交换出狱的条件。
(14)隐秘的罪恶——不明药物迫害:在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系统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饰地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之目的。”

法轮功学员郑剑英因坚修大法,被恶警刘忠梅关在一个黑暗的房子里,由七、八个吸毒犯日夜迫害,时常听到郑剑英的惨叫声传出来。一个吸毒犯说,听说医生给她打了麻醉神经的药,导致她抱头撞墙,两眼发红。

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于传英,50多岁,有心脏病,后来停药了,不能下楼到食堂吃饭,每天专门有人给她打饭,有人多次看到郭一军(女,40岁左右,卖淫人员)每次带饭时,都要将白色不明药物放入饭中,于传英吃了饭后,变的神情痴呆,后来有人悄悄告诉她,她本人并不知道每天的饭菜里放了药。过了不久,大约2010年9月份,于传英被保外就医。

(15)上下级串通迫害受害者。虚设所长信箱、检察信箱、私扣法轮功学员上访信。

法轮功学员刘宇宏被强迫天天刷厕所,绝食时遭野蛮灌食。刘宇宏写信给检察,可是检察来后将恶警夸奖一番,对刘宇宏迫害加重,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讲:你们去告我们不怕。当外界有人来时,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控制起来,造假相欺骗外界。

2005年2月过年期间,部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向省级机关投诉新店劳教所恶警罪行,那些政界公仆们竟把投诉信转给被投诉的恶警手里。穷凶极恶的恶警大队长孟颢、指导员刘忠梅、陈春香、雷红珍等把怀疑对象12名学员强迫集中在一起24小时罚站报复,同时恶语谩骂恐吓。并罚以延长奴役劳动时间,削减睡眠。

(16)奴工黑幕,暴利压榨

在有毒、防疫和卫生极差的环境中进行繁重奴役劳动;伴以酷热及严寒的折磨。每天都要强迫劳动十一二个小时。参与奴工的吸毒人员多带病症,车间里卫生条件极差。那里面做汾酒包装盒、点心包装盒,劳保衣服、打火机等。奴役劳动时间长了,许多人的手指关节都发肿、变形、弯不回去,更严重的可能残废。洗手上厕所很困难,劳动时恶警锁住厕所。生产所用的有毒化学品毒害着所有的人员,谁都不愿意去车间,带工的恶警及各队队长戴着口罩,躲得远远的,许多警察盼着与劳教所合作的厂家尽快倒闭,她们好免遭毒害。

劳教所一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边利用法轮功学员为他们牟取暴利。在山西女所三队、封闭队(二队)有多位法轮功学员拒绝这种“出工”,拒绝为劳教所赚黑心钱。遭到劳教所警察指使包夹犯人进行迫害。这里就是“黑砖窑”,只不过披了层国家“法律”的外衣,所以实质上它比“黑砖窑”更邪恶。

大同市浑源县法轮功学员辛恩昊因拒绝参加出工(奴役)从2007年8月25日起开始被关禁闭,两次约20天遭电刑4次,都是恶警副所长王敏指使,刘忠梅等恶警执行。其中刘忠梅电了两次,雷红珍一次,闫晓丽一次。还被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贾玉珍、刘迎花、李润芳因拒绝参加奴役劳动被关禁闭。

与劳教所有合作的知名企业有:双合成集团(上百万盒装月饼)、美特好连锁超市(包装食品业务,包装小米、绿豆、核桃、核桃仁等)、汾酒集团的外包装由该劳教所制作,粘酒盒子所用的胶是毒性很大的二甲苯。浓度超标,气味刺鼻难闻,这种气味长期停留在装酒的盒子里,对消费者健康能有益处吗?切割板块与粘盒子混在一起,割板时屑沫乱飞,制作条件很不符合卫生标准。中国电信忻州分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运城分公司、卫星制药厂的出口药品(卫生条件不达标)、太原大唐明楼的月饼(做盒子、装月饼、搬运的劳教人员均无防疫健康证,工作环境、卫生条件极差,无人监管。)

二、行恶警察名录

2010年3月以前劳教所三大队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严管队);护卫队是豢养的打手、恶棍;一大队、二大队配合三大队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同样罪恶累累;管理科、教育科制订各种迫害“制度”“活动”;生产车间是奴役劳教人员、榨取劳教人员血汗、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器;2010年3月20日这三个队合并为一队、二队,四个首恶:刘忠梅(一队)、陈春香(一队)、雷红珍(二队)、陈慧茹(二队)主持迫害。其它的队也均有本省的法轮功学员。

行恶警察:女子劳教所的所长陈廷刚(没在迫害前台出现过,但身为所长责无旁贷)、所长王敏(主管迫害,邪恶代表)、政委路平、副队长李立中(已调离)、孟颢(调至生活科)、刘忠梅、雷红珍、陈慧茹、陈春香、石坚,王达丽、杨斌、尚秀娟、闫晓丽、孔剑英、梁俊霞、程东惠等等,她们的罪恶已多次被曝光。恶警刘忠梅经常把太原市恶徒曹雅琴叫到女子劳教所,为迫害出谋划策,加重迫害。

三、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事例

(一)迫害致死齐开淑

齐开淑(女,50多岁,山西省怀仁县人)曾看到同监室一个法轮功学员因被强迫“转化”而导致精神失常。齐开淑自己也由于年龄大,每天遭非人折磨又得不到休息,身心受到极度摧残,血压升高导致脑血管病突发送医院抢救。以后详情不为人知,但当地法轮功学员证实老人最终被新店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给家人和孩子带来无法想象的痛苦。

(二)长期非人残酷迫害辛恩昊

辛恩昊(女,28岁,未婚,家住山西大同矿务局十矿,中专生)。2001 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延期至两年零三个月。2006年,辛恩昊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劳教期间,辛恩昊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2010年9月5日辛恩昊第三次被大同公安局绑架到新店女子劳教所。从一进来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这两项是极残忍酷刑,精神、生理、身体极度痛苦)、冷水从头浇到脚、不让喝水吃饭、关狗窝、口渴喝小便、棍子打全身、针扎大腿胳臂、抓住头往床上碰,最后辛恩昊被打的大小便失禁。眼皮上被打出血口子,鲜血直流,还缝了针。恶警孟颢、雷红珍、刘忠梅带领吸毒犯对其残酷迫害:长期面墙罚站(或长期罚蹲),不许动,一动就打,指使吸毒犯用手拧、用铁马扎、竹片、竹棍狠砸阴部、砸脚面、臂部、遍体鳞伤,双脚肿得穿不上鞋,身上多处被打得成黑紫色;阴部被打得肿胀外翻,血流不止,洗裤子竟洗出十多盆血水,这时她脸色蜡黄,极度虚弱,危及生命,恶警才住手。

在劳教所期间,辛恩昊遭受残酷折磨,长达三个多月恶警肆意剥夺其睡眠的权利,强制站军姿,脚、腿都站肿了还让站,站不好就挨打。后来又被单独关在一个黑房子里面,恶警利用罪犯毒打她,辛恩昊臀部和大腿等部位都变成了黑紫色,浑身颤抖,无法上厕所,白天黑夜都能听到她被罪犯毒打的声音。洗脸、漱口、洗澡等一切合法权利都被剥夺,就这样也没有改变她坚定的信念。恶警陈春香、段玉芬见她还是坚定不屈,就指使吸毒犯毒打折磨,踢小肚、踢阴部,致使她阴部大出血,生命垂危,不得已又强迫给她灌药、输液。

就这样的恶毒、残酷、流氓环境,辛恩昊也没有放弃修炼。见到另一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她手里夹着一张平时写好的纸条,悄悄的塞给学员,纸条上写的是: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心里最渴望的依然是大法。

二零零三年冬天,天空飘着雪花,孟颢、刘忠梅两恶警竟丧尽天良的指使吸毒犯将辛恩昊棉衣扒下,仅穿单衣,浇上冷水,半夜拉到屋外受冻。强逼睡在冰冷的走廊地板上,只铺一层薄褥子,和衣而卧。此时其他人盖两层被子还觉得冷。恶警长期不让她正常休息,每晚十二点以后才让睡觉,有时一连二个多月,长期巨大的身心疲惫和痛苦,非常人所能想象、忍受。

辛恩昊因长期被罚蹲,两腿疼痛无法走路。恶警刘忠梅命令只准给她吃老咸菜、一天一个冷馒头,整块馒头强制往嘴里塞,不让自己咽,稀饭倒掉都不让她喝。扒光衣服侮辱、长时间殴打;将三个能装二斤酒的玻璃罐放在辛恩昊的小腹处,让人轮流上去踩,三班倒,连续踩了五、六天,直到她的下身出血。然后又骗辛恩昊吃饭,吃饱后再继续折磨,直到她昏迷。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辛恩昊以绝食反迫害。毫无人性的恶警用摧残性灌食、关禁闭、不让睡觉、奴役劳动等方式继续迫害。恶警们把她被非法审问的情景做成一米见方的照片挂在住宿楼二层的楼道里污辱她。在禁闭室,辛思昊被吸毒人员拳打脚踢,被电警棍电,被二十四小时不停训练,头上还顶着一个水碗,被半夜铐在狗窝用电警棍电。恶警刘忠梅、闫小丽,雷红珍,郝小霞用电棍电击她。

不远千里来的她的父母望着被摧残得骨瘦如柴的女儿,心如刀绞,痛哭失声。悲愤交加的母亲口吐鲜血,住进了医院。虽然恶警们用尽各种毒辣手段、百般折磨,都无法改变辛恩昊坚定大法的信念。

2010年9月5日辛恩昊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时,因不配合奴工劳动,恶警刘忠梅竟在数九寒天把辛恩昊棉衣棉裤强行扒下进行迫害。

(三)恶警刘忠梅等野蛮折磨荣美琴的事实

新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狠毒,令人发指。现将荣美琴被残酷迫害的事实公诸于众。

荣美琴(女,40多岁,太原晋机厂职工)2001 年6 月5 日由洗脑班被转入劳教所四中队。由于坚定信仰法轮大法,拒绝妥协,被当时四中队队长刘忠梅视为眼中钉:强迫连续5 天5 夜不许睡觉,关禁闭,打耳光,拳打脚踢成了家常便饭,扒光衣服,揪住头发用力撞墙,用马扎劈头盖脑在她身上乱抽乱打,分别捆住双手双脚在水泥地上整天罚坐或罚站(头顶饭盒盖、污言秽语辱骂她),冬天被剥得一丝不挂按在地上,吸毒犯踩在她身上走来走去;用做汽车垫用的三寸长的钢针扎她的双手,扎得鲜血淋淋凄惨的喊叫声满楼道都听的见,手背上针眼密密麻麻,手肿得象馒头。吓的同屋的人都哭了,纷纷要求换组。有一次,一恶警把她叫到办公室打耳光,并把她推倒在地,碰碎了玻璃杯,划破她的手,血流如注,缝了两针;“护卫队”男恶警江浩用胶皮棒子狠狠抽打她,打得手上裂开血口子,血止不住。记不清多少次,荣美琴被打的面目全非,浑身是伤。

酷刑演示

恶警刘忠梅问荣美琴“还炼不炼功了?”荣说“炼!” 刘就抬起两寸多高尖跟皮鞋照荣美琴的脚猛跺下去,嘴里还恶狠狠的说:“我叫你炼。”把荣的脚面戳得鲜血直流,痛得她脸色苍白,脚肿得穿不上鞋。

就这样,蛇蝎心肠的刘忠梅还嫌不解气,指使吸毒犯扒光她的衣服,让她背对床垫坐在地上,将她的两腿撇成180 度,一吸毒犯用双脚分别蹬在她的大腿根处使她动弹不得,蒙住双眼,勒了一条毛巾捂住鼻子堵住嘴,揪住头发用力向后拉,同时把荣的胳膊绑在背后,或用脚踩住,或交叉起来往上抬,痛的荣浑身颤栗,捂得几乎窒息,丧失人性的吸毒犯却淫笑着说“这叫燕儿飞。”这样的流氓刑罚不知整过她多少次。

2001年至2002年7、8 月,恶徒几乎每天都把荣的胳膊和腿捆成十字绑在二层床铺上,每天让吸毒犯,对其掐脖子,向外扳手指头,用钢针扎,拳打脚踢,冬天浇上冷水冻,几乎成了她的生活“主要内容“。

她的内衣内裤上经常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为了不让学员看见,她的血衣常被扔进垃圾箱。三年来荣美琴身上、腿上、胳膊上大片大片的青紫淤血从未间断,经常旧伤没好新伤又出,两眼经常被打得黑黑的,真是惨不忍睹,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连成片,体重由入所时的145斤到所外就医时仅80 斤,在刘忠梅“榜样”的带领下,四中队恶警全都打过荣美琴。荣美琴几次绝食,出走,导致更残酷折磨。

刘忠梅之流敲诈荣的丈夫7、8 千元,还强行把她拉到精神病院四次。专家证明她的思维正常,神志清楚,劳教所恶警们给她开回大量不知名的药,每天按住她强行灌药,插胃管,扎得她鼻子和胃都出了血。

在劳教所三年,荣美琴遭受了无数次的非人迫害。恶警刘忠梅说:“只要有一口气,怎么折磨她都行,上边说了,打死她不负责任”。这个毫无人性的恶警险些把荣美琴迫害死,非但不受指责,反而被评为“五好干警”,打人的吸毒犯也被评为“五好学员”,受到了减少教期的奖励!

(四)残酷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

2006年底至2007年初,六位法轮功学员(刘涛江、苏秀芬、秦俊萍、马月英、李秀莲、辛恩昊),不配合恶徒,不转化,坚持绝食抗议。这些法轮功学员由吸毒人员包夹监管,受到灌食、不让睡觉等非人折磨。绝食反迫害超过三个月。这些学员被迫害的生命已经垂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脑处于混乱迷糊状态,还要承受变相体罚。有的学员连续十六天不让睡觉后,非人的摧残和折磨导致两耳失聪。

法轮功学员刘涛江(大同市浑源县人)。屡遭非人迫害:于2006年10月15日被当地看守所(洪源县)打成重伤送回家,一个月后刚能下地行走。又被劫持到新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刘涛江绝食抗议一个多月致生命垂危,人随病危通知书被送回家。在家中休养刚脱离危险,再被绑架回劳教所。

恶警刘忠梅脱光刘涛江的衣服,用断了头的墩布棍乱捅她的阴部,淫恶的问“舒不舒服”;另一次关入禁闭室,不让穿衣服,光着下身,双手铐在铁栅栏高处,禁闭室的门正对着楼梯口,当天来接见的家属男女老幼路过禁闭室时,恶警商秀娟高喊“快过来看”,家属和劳教人员气愤的骂这些淫恶的女恶警们都是大流氓、无耻,比劳教犯更坏。流氓嘴脸正是流氓中共的形象表现。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2007年元旦之夜,反迫害绝食中的刘涛江被强行灌食,恶警们自称“为其生命负责,怕饿死”。被大夫灌完食后几个小时,刘涛江处于昏迷,至晚上更危急,后送至医院。元月二、三日邪恶又强行灌食,被刘涛江抗争拒绝。三大队大队长,血债累累的首恶之徒刘忠梅指使七名吸毒人员手拿钢勺施暴,刘涛江口吐鲜血。后将刘涛江秘密关押,期间刘涛江多次被戴上手铐,恶警还让护卫队人员用电警棍击打她。

2007年2月10日刘涛江绝食抵制迫害坚持三月零数天之后,闯出这个魔窟,回到大同浑源家中。同月又被新店劳教所恶警王大力(女,阴险毒辣)、陈科长(男)、刘忠梅等7、8人和本地三名恶警绑架回新店劳教所。劳教所副所长王敏、刘忠梅、三大队指导员雷红珍等恶警把刘涛江劫持到吸毒队,指使吸毒犯马丽等人把右眼打伤,2008年1月6日再被毒打致面目青肿。

(五)法轮功学员牛兰云、马月英、李润芳长期遭非人迫害(三人都是第二次被绑架来)

(1)牛兰云(大同人,女,44岁,铁路会计)2000年被非法劳教1年,在劳教期间被严刑拷打,她抗议绝食56天,每天被恶徒强行灌食,关禁闭折磨,恶徒用尽手段未改变她的信念。

2005年3月,恶警刘忠梅指使吸毒犯王涌(整人恶毒)、廉丽、李玉萍、那晓燕每天强行对绝食反迫害的牛兰云灌食两次,按在地上用钢勺撬嘴,夹住两腮,按住头、腿,撬的嘴直流血。或指使吸毒犯用毛巾堵嘴、用胶带糊住嘴。强行戴上背铐进行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不糊嘴时,牛兰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有罪!不让李润芳睡觉是干坏事!” 当时院内正在施工,很多干活人都静静的听。就这样,被迫害73天后,整个人已经皮包骨头快不成人样,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恶警们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秘密把她送回了家中。回家不到三个月,劳教所恶警刘忠梅、陈春香以及护卫队队长(姓薛)到大同,强行绑架牛兰云。又迫害了40多天。

(2)马月英(女,43岁,山西大同市浑源县人)。据明慧网消息,恶警经常不让她睡觉,罚站。被恶警关在医务室里,把玻璃用报纸挡住不让人看,遭恶警孟颢、刘忠梅等5歹徒轮流毒打。

马月英因坚定“真、善、忍”的信仰,于2000 年10 月被“严管”,在单独关押她的房间里,地上、墙上、房顶上写满了各种恶毒攻击师父与大法的言论,恶警孟颢、刘忠梅指使吸毒犯扒光马月英的衣服羞辱并毒打她,恶警雷红珍无耻的说:让你体验一下皇帝的“新装”。把马月英头朝下,倒提起来。恶警唆使吸毒犯用腰鼓槌上的绸子将四个大方凳捆在马月英身上,推来推去,恶毒殴打,百般折磨,逼其放弃修炼。2004 年2 月,马月英为了尽量减少上厕所的次数,被迫绝食。孟颢等恶警不顾她的死活,凶残的指使吸毒犯多次把她按在地上,硬捏住鼻子野蛮的往里灌水。因为不让去厕所,万般痛苦中马月英被迫只好便在裤子里,又被毒打。冬天寒风刺骨,人们穿上棉衣棉裤都觉得冷,马月英却只准穿单衣裤,套一条秋裤,被冻得浑身发抖,脸上、身上被打得大片青紫,左耳已被打聋致残。

马月英、李润芳被非法劳教3年,从2004年12月入魔窟以来,她俩一直到现在从未正常睡过觉,更没午休过。每天除早5点至晚12点超负荷劳动外,有时直至深夜三、四点还要所谓的谈心,根本不顾她们的身心健康和生死。由于她俩从开始就由吸毒者和恶人看管,受迫害手段更加残酷、恶毒。

2005年8月17日,因抗议非法迫害而绝食了15天的法轮功学员马月英、李润芳遭到恶警孟颢及毒犯李玉萍、铁艳冬、王涌等几人的强迫灌食。毒犯们残酷地拿一尺多长的铁器撬马、李二人的嘴,致使二人的嘴受严重外伤,鲜血不但洒到二人及恶警及毒犯一身,还喷到医务室的床上、墙上、地上等。

劳教所三大队称“严管队”,队长刘忠梅、指导员石坚,利用吸毒人员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恶警刘忠梅紧随中共恶党,多年来一直助纣为虐,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2007年8月20日,刘忠梅把法轮功学员齐杨拉到太阳下曝晒。法轮功学员马月英、李润芳抵制迫害,2007年8月21日至31日被关禁闭,期间马月英戴手铐,被恶警电击。

(3)李润芳(女,35岁,山西太原人,身有残疾,失去左腿膝盖以下,平常走路需戴假肢)。李润芳左脚是假肢,她受的迫害更痛苦,但恶人照样残酷迫害她并以此取乐。常让她和身材瘦小的马月英干脏活、重活、累活、被关禁闭,上手铐,被恶警电击。李润芳是残疾人,恶警却强迫她长期站立,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唆使吸毒人员齐玉惠(流氓成性)、张丽梅、袁红等毒打。从禁闭室出来后洗澡时,她遍体鳞伤,除假肢外,全身布满了紫色瘀斑。她们还把暖水瓶打碎,用玻璃片在她的腿上割了一个一寸多长的口子,强行抓着李的手,蘸着流出的血,写诬蔑大法的话。

以下是李润芳自述:

1. 我因在劳教所里炼功,被剥夺睡眠将近70天,当时恶警孟颢、刘忠梅令1-6组的人轮流值班迫害我,不让我睡觉。
2. 因我不认罪错,拒绝奴役劳动,被关禁闭2次共20天。恶警雷红珍、孔剑英、刘忠梅每天让我罚站,连吃饭都让我站着。
3. 因我不参加所谓的训练,恶警雷红珍、刘忠梅就用电警棒击我,并让吸毒人员毒打折磨,有一次吸毒人员费芮萱将我打昏死过去,叫来高大夫抢救,我醒来后告诉高大夫是费芮萱将我打的昏死过去,高大夫根本不听,并一口咬定没人打我。雷红珍让吸毒人员继续毒打折磨,那时我全身已麻木,时至今日我全身还留下了麻木的后遗症。
4. 有一次队里让我写自己的思想,我写了抗议中共,应无条件的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法轮功弟子,因此所里将我劳教期延期两个月。
5. 2008年3月27日的前几天恶警梁俊霞让我写所谓的总结,我再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弟子,被她破口责骂。

法轮功学员贾玉珍、马月英、李润芳、靳晶因坚持修炼而被罚一到两个月不准睡觉,困极了稍一闭眼就被推醒。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贾玉珍炼功恶警刘忠梅用电棍电击她;恶警经常指使吸毒犯殴打法轮功学员致浑身青紫。靳晶因喊“法轮大法好”,几次被逼着只穿着单薄的内衣在严寒中受冻。一次,护卫队恶警薛文军用一块布擦干净自己的皮鞋后,顺手把擦鞋布塞进了戴着手铐的靳晶口中。

(六)迫害致精神失常

(1)李宏(47岁,太原纺织厂职工)。2009年4月29日,李宏被劫持到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恶警刘忠梅、雷红珍为逼迫李宏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昼夜不让她睡觉,指使吸毒犯陈婕、王倩、赵露等犯人多次毒打她,吸毒包夹把门插上,玻璃用报纸糊上,说:“这里没有监控,咱们想怎么打她就怎么打。不写转化书,不戴胸卡就打。”李宏的胸部、腹部、臀部、腿部被打的黑紫,下身也遭到踢打。遍体鳞伤,迫害手段非常残忍。每天不断的折磨,常常传出惨叫声,就连狱警都感到毛骨悚然。在这三天两夜中没有让李宏合一下眼。第三天,李宏看见恶警王达丽说:“她们打人”,恶警王达丽却说:“你们把门关好。”三个人关好门就一起上,劈头盖脸又打了李宏一顿,边打边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没人打你。”

当天值班的狱警是:王达丽、石坚。殴打者是包夹:郭珍、敖惠敏、陈洁。这些包夹(吸毒卖淫者)是邪恶利用的工具。事后这些施暴者都遭到了报应:郭珍拉血不止,敖惠敏心脏病突发。

李宏因不配合邪恶,几个月一直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被吸毒人员打的身上到处青肿,酷刑折磨至精神失常。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雷红珍还不让她休息,还让她每天打水、送水、干活等。大队长刘忠梅为推卸责任,辩护说什么在外面就得过此病,但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是她们迫害李宏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的,教期未到,李宏被保外就医。主要负责人:山西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刘忠梅,副大队长雷红珍、吸毒人员:郭珍(山西太原),敖慧敏。

(2)太原法轮功学员钱小英因为在太原市五一广场炼功,于2001年初被关进太原市看守所。因坚持信仰,被同号恶徒多次殴打并致头部受伤,不久被非法劳教,送到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劳教期间,时常无故遭恶人毒打,她感到承受不了,日常行为逐渐神志不清,可劳教所恶警造谣说她装疯,以此为由将她关进禁闭室加重迫害,直到她被逼疯,送入精神病院。参加殴打的恶徒有张海萍,杨改霞和几个恶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