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归真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一岁,是一个农村妇女。一直想写自己的修炼体会,但因没有多少文化、年龄大没有动笔,今天鼓起勇气、突破观念,提笔向师父汇报。

一、得法的喜悦 大法使我身心健康

初得法时,心情别提有多高兴,师父当天就给我下法轮。以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痔疮、腰椎脱节、骨质增生、腿风湿,每年到了四、五月份还得穿棉裤,贫血,头晕重的时候摔跟头,每天早晨做好饭以后得上炕躺半个小时才能起来。身体的痛苦给家庭、亲人带来的是麻烦,给自己带来的是无边的烦恼,心情没有高兴的时候。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后,一身的病不知不觉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让我从心里往外高兴,成天乐呵呵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院子里盖了个草棚,儿子问是谁盖的,我说你爸是大工,我是小工,儿子夸我真行;家里打炕,需抬石板,儿子要找个小工,我说不用,炕盘好了,老伴对别人夸我能干;看着家里堆的树枝、木头需要砍,儿子都替我发愁,小叔子家用了五天砍完,我家用了三天,邻居没有不夸的,儿子惊奇,我说不炼功能有这样的好身体吗,儿子点头称是。上园送粪,我推的比老伴还多,特别是上园浇园,村里人看到我提了两个水桶,一手一只,没有不夸我身体棒的,他们都知道我以前的身体什么样,都明白我是炼法轮功好的,都认可大法。还有一个事,我修炼两年又来了例假。现在七十多了,有人说我看上去年龄只有五十多岁,大法真是性命双修。

师父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还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得法前我自认为对公婆尽了孝心,可是二老对我就是没好感,总是另眼看待,还把一些坏事往我身上推,我一气之下跟他们翻了脸,看见他们就一肚子气。得法后,我明白了那么多道理,知道一切皆有因缘,都是业力轮报。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在哪里都得做个好人,我对二老真是无怨无恨的孝敬,我给老人的养老费比弟妹七人加在一起还多。婆婆八十岁临终那年,握着我的手说:我这辈子真的是对不起你啊。我说你要感谢我的师父,我师父让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不但对你好,对谁都应该这样慈悲对待,何况咱们是亲人。婆婆不住的点头称是。就这样我与婆婆多少年的恩怨化解了。

二、巨关巨难 挡不住回归的步伐

我们大法弟子沐浴在大法的光芒中,身体的神奇改变,给家庭、亲人带来的是快乐幸福,给国家节省无法计算的医药费,心性在大法中的升华,得到亲朋好友、社会的广泛认可,好人好事是层出不穷,给社会带来了稳定、和谐,可是江××妒嫉心起,以小人之心衡量师父和大法,迫不及待的发动一场法西斯式的专制迫害,利用一言堂舆论工具抹黑法轮功,搞人人表态过关,把一群好人推向对立面,把中国人推向毁灭的深渊。在这巨关巨难中,有多少世人迫于邪党的淫威参与了迫害,最惨的是公检法系统的人员,直接参与迫害佛法,犯下滔天大罪而断送未来。为了维护真理,为了挽救世人,我与千百万个大法弟子一样進京证实法,于二零零零年正月踏上了進京上访之路,但不知北京信访办是虚设,是一块迷惑世人的谎牌,我被当地“六一零”(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带到本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并非法抄家、罚款。

在黑窝里我心里装着大法走过来了,但是回家后家庭的魔难不断。我丈夫明知我在大法中受益,却受邪党历次政治运动恐怖洗脑而害怕,完全被邪党的煽、骗、斗、间等操控利用,不分正邪,以多种方式对我迫害。比如不让我出家门,我走哪他跟哪,跟了两个月他烦了,不看我了;在家看见我炼功就打,看见我学法就撕书或烧书,有一次打的我小腿骨裂缝,还有一次把我的左胳膊扭到背后,疼痛难忍。他说我给他丢脸,出门抬不起头来,他要叫我生不如死。我说你打不死我,我学法炼功是下定决心了,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我嘴里是这么说的,却不停的流泪,三天眼泪没干,一想就哭,真想活着不如死了好,受这些折磨,又想死了会给大法抹黑,更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别人又不知道内情,给邪党有了造谣的话题,老头子会谤佛谤法造下大业。由于那时不会在法中悟,魔难从二零零零年持续到零三年,其中承受的痛苦无法形容。

二零零三年秋的一天,老头子又跟我找事打仗,要跟我离婚,我悟到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我严正的跟他说:好啊,离就离吧,我欠你的债还够了,这些年打骂随你,你以为我善心对你,忍一切难忍的事,是怕你,是软弱无能吗?那是大法弟子的善和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学大法是我的信仰。你不是看见我一身的病都好了吗?我说到做到,马上就离婚。老头子看我真的定下心来,脸马上变了样,不那么恶了,从此他再也没提离婚的事。我学大法看书、看真相资料、出去讲真相救人,他都知道了,也不管了。碰到同修给他讲真相送他小册子,他说,我家这东西有的是。我也不用背着他,而是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救人的事。

大法无所不能,我只在法中悟到一点,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那时真的是悟性差,对正法时期修炼的法理认识不清,认不清是干扰,一味的承受迫害,没有及时找到自己的人心,没有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认清魔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影响了救度众生。即使这样,我心里从没有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根本上的信,也就是凭着这坚信的正念才走到今天,谁也挡不住大法弟子修炼的路。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回归步不停

虽然这些年由于我悟性差,家庭关干扰大,但自从师父叫讲真相救人,我时刻牢记在心,走到哪儿讲到哪儿,从没停止过。我在遇到陌生人讲真相这方面观念少,没有面子心、顾虑心等这些人心障碍,怕心也很少,所以很快打开救人的局面。

有同修说救人难,我却觉的一点不难,一讲就退,难什么?每次到学法小组交三退名单我一般都是最多的,同修开始夸我,我也沾沾自喜起来,不知不觉起了欢喜心,以致给本村人讲真相时被其构陷,我被绑架到本地拘留所。

在那里我遇到一同修,心态很沉重的样子,一问说是家里有鸡鸭猪没人喂,我说你操那心有什么用,在这里要做的只能是发正念、背法,救这里的众生才对,走到哪里就得救哪里的众生。我就跟同室的人讲真相,有一个人还说出去要炼功。我每天都是乐呵呵的面对这一切,连警察都夸我的心态好。

走出拘留所的那天早上,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花草树木美景,我表达不出来那个好看。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发正念加持,我又投入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这次遭迫害给我的教训是深刻的,我悟到了修炼的严肃,任何一颗心都是救人的障碍,自己做不好还毁众生。

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前些年也采用粉笔、油性笔等写真相标语,根据需要寄真相信等,现在环境宽松了,我更是全心的投入到救人之中。

以前我常独自讲真相,现在为了带动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走出来,我们学法小组分成两个小组出去救人,每次两个小组劝退人数合在一起大约三、四十人,我们学法小组大都是六十岁往上的同修,谁都不想落后,一直都坚定的走在救人的路上。

我们这三人的小组,最大的七十九岁,最小的六十七岁,我七十一岁,我们每周参加集体学法三次,集体出去讲真相。在春、夏、秋忙季节,都是走很远的路到农村干活的地里讲真相。夏天看见晒小麦的帮助晒小麦,秋天看到掰玉米的、就帮助掰和装车子,看见刨地瓜的就帮助拾、装车子,他们都很感动,高兴得不知怎么感谢,都很快做了三退,明白大法好。有时远看他们离的很近,真走过去很远,要过沟、爬坡、还要沾一身草,有时需翻山越岭找到他们,只要众生能得救,我们只顾的高兴忘记了累。他们有的说你们胆子够大的,大白天的发传单,说着就把真相资料接过去,还说声注意安全,他们有的问我们是哪里来的,多大岁数了,告诉他们后,他们都感到惊奇,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我们,感谢我们。我们就告诉他们,要感谢我们的师父,是师父叫我们来救你们的。他们有的说××党真的是完了,这些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路又远,有这么大的勇气,真是天要变呀。

冬天我们到农户家送挂历、对联讲真相,一般都是下午去,时间长一点,来回二、三十里的路,回家做饭也不耽误。他们感受到我们这么远的路来真的是为他们好,都能三退,有时去的次数多了,老远看见我们就笑嘻嘻的打招呼,我们感受到众生明白真相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真的在盼得救。

我在出门讲真相之前先发正念,还加上一念,让真相小册子、光盘等充分发挥救人法器的作用。在路上也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救人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一路畅通无阻,任何生命不得阻碍众生得救,不得给众生(包括亲朋好友)造成负面影响,默念正法口诀,再念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1]。心中有了法赋予的力量,有了慈悲的心态,就能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因素,从而使众生得救。

我再说几个讲真相的例子。

有一次,走到一个工地,有八个人干活,他们都抢着要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七个人三退。然后来到一广场见一老者给他讲真相,他说你知道我是谁,我是镇派出所的。我说:老哥不管你是谁,干什么工作,可你是个人,我今天就救你这个人,你这么大岁数知道××党历次政治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要遭天报的,人治不了天治,天要灭它了,你知道吗?神叫我们来救你,你发毒誓要将命献给它,不退出能保命吗?他笑了,同意退出邪党组织,还劝我注意安全。一个生命得救了。

一天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因车祸走路一步一拐的,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他说我就是抓法轮功的,不相信这些,说不好听的话。我含着眼泪对他说,别听××党的谎言,它害死八千万中国人你知道吗,要遭报了,天要灭它了,你不能跟着它做坏事呀,善恶肯定有报的。它宣传无神论,那毛××为什么还找修道的人给他算呢。宁信其有别信其无,你看去庙里拜佛的人,都是去上香,双手合十的,没有一个去骂佛的。他说:可也是这么个理。我说:你回家双手合十,诚心的对我师父说你错了,退出邪党组织。我师父是慈悲的,就能保护你,打开电脑看看世界的真面目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他说:我叫秋菊,给我退了吧。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在公园碰到一个拄拐杖的老者,我跟他讲真相,他说不相信,说他自己说了算,我说你自己说了算,怎么不叫你的腿好呢,接着我从国际上一些国家××党的解体,讲到中共邪党的灭亡,藏字石的出现,一切都是天意,成事在天,人只有顺从天意,才有平安。最后他同意三退,还说什么时候能叫我的腿好呢?我拍拍他的心说,什么时候要问自己的心,就看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到什么程度了。他笑了。

有一天,我写好八封信去两个邮局送,路上讲真相,看见拿东西的帮助拿,一路上有十六众生得救。其中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等车,我刚要给她讲真相,她就说,你们怎么啦,看见谁就抓谁。看来她听到真相没有明白,我顿觉的她可怜,我含着眼泪善心的对她说,你不能这样说,我们是对你好,我们不是求你什么,我们是在救你,天象变化人能知道吗,神知道,神叫我们来救你。我就讲为什么要三退,她明白了,高兴的要全家三退,还一个劲的说:谢谢啊,妹妹。

这些年来,我心里想的就是救人,见人就讲,不挑选人,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因为我在救人这方面观念少障碍小,走的就快,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为我们铺垫好了,我们只需跑跑腿、动动嘴,用正念、慈悲心对待众生,是师父成就了我们,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我们只是在助师正法。我在其它方面人的观念多,有时忘记自己是修炼人,用人的理想事,还有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怨恨心、不修口、爱管闲事打抱不平的心等等,这些都是人心,都是为私为我,都是前進路上的障碍,今后我一定下功夫归正,找到真正的自己。

感谢师父传大法度我们,将我们唤醒,善解我们的怨缘,溶化我们的不正,带我们回家。在师父的慈悲之中,一切恩怨得失都微不足道,唯有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返本归真才是来世的大愿。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