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二年,全年至少新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一百五十四起。中共各地政法委、公安、国安人员、看守所、劳教所与监狱警察以及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人员,在执行中共迫害指令的过程中,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滥施各种超越想象的酷刑,打毒针,有病不许医治,长期持续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场折磨致死,有的在非法关押、拘禁期间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回到家中不久含冤而逝。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通过民间途径确认的中共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人数已达三千六百三十四人。因为中共竭力封锁消息,这个数字仅仅是实际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

以下是2012年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一、绑架过程中,在派出所、看守所等地被中共恶警酷刑迫害致死

王殿松老人遗照
王殿松老人遗照

山东威海六十八岁的善良农妇王殿松女士,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奇迹般的好了。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与齐秀春女士在初村镇威海职业学院附近挂真相条幅,被中共警察发现追赶,三辆警车呈三角形把二位妇女围在中间,王殿松“锁骨骨折,后脑和面部有伤痕,嘴唇被打肿,鼻腔等多处出血”,法医判断系钝物击打死亡。

许郴生
许郴生

湖南郴州市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许郴生女士,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上午,被郴州市人民西路派出所警察当街绑架,在派出所被强行背铐坐在“审讯椅”上讯问了十二个多小时。期间不给喝水,不给吃饭,不给上厕所。之后又被三个警察押走,其中有个警察说:“送你上西天,送你上西天极乐世界去。”审讯十二小时后,二十三点十五分,许郴生被送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验证人已死亡。遗体现被放置在殡仪馆的冰冻柜里,眼睛半睁。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于学忠,身高一米八高以上,为人朴实厚道,工作一丝不苟,是同事和邻居公认的难得的好人。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吉林市公安局统一行动,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夺法轮功学员的私人钱财。于学忠是在同修李文军家被非法闯入的高新派出所警察绑架的,据悉,于学忠不说姓名,第二天(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多岁。

李贵珍
李贵珍

河南省三门峡市法轮功学员李贵珍,三门峡市水利十一工程局安装分公司车工,在工作中勤奋认真,任劳任怨。由于长期工作腰部扭伤,身体状况很差;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状况好转,身心受益。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被市国保大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陕县看守所三个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送到三门峡市医院,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八岁。

黑龙江省绥化市林业大修厂退休职工周桂兰,早年离异, 生活坎坷,落下多种疾病:胆囊炎、胰腺炎、高血压、风湿、胆结石(胆管已经堵满),医生说:风湿、胆结石这两样病治好就得四十万。后她又身患肺癌(经哈尔滨市一大二院等多家医院确诊)。在家庭困难、求医无门、人生绝望的情况下,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真、善、 忍”的标准做好人,经过几个月学法炼功,各种顽疾不翼而飞。她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恶警绑架,绥化政法委操控下的北林区法院非法判她三年半。周桂兰老人上诉,控告绥化“六一零”对她的迫害,家人给她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二审还没开庭,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四岁。

辽宁大连开发区金石滩庙上村法轮功学员张桂莲,今年六十九岁,和七十三岁的姐姐张桂荣同时被中共警察绑架,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草草把人送回家,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老人即含冤去世。

王霞
王霞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被关押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曾因历经中共狱警的毒打、电击、性折磨、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精神病院摧残等,被迫害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于六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辽宁海城西柳镇东柳村孟勇,喜爱书法、擅长绘画、精通易经,曾经是中国易经学会会员,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被中共冤判十年刑期,送入大连瓦房店监狱迫害多年,遭到老虎凳、多根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后几年又被转到辽宁省沈阳大北监狱继续迫害。出狱不久又遭中共当局绑架,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被摧残致死,终年五十八岁。

二、在洗脑班、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1、殴打、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七十四岁的马蕴静女士,陕西省西安市西电公司电力电容器厂退休职工,多次被中共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九月再度被中共恶警绑架到西安北郊洗脑班,因迫害致内脏器官全部衰竭,浑身肿起,在身体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洗脑班仍不放人,从此老人一直未能恢复,终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离世。

廉易坤
廉易坤

年仅三十九岁的廉易坤,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决定回家办理身份证,没想到的是却遭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绑架。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个多个月后即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家人看到的太平间冰柜里面的廉易坤的遗体满身伤痕,双腿折断,面目皆非……

六十五岁的蒋美兰女士,湖南永州市新田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被中共国保警察从家中劫持至长沙捞刀河“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迫害,至月底已奄奄一息。十月一日家人将她接回,送医院抢救。经过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鳞伤,都是用电棍打的,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着血。十月二日蒋美兰含冤离世。

六十六岁的徐桂芳女士,陕西铜川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被铜川市印台区公安分局恶警张伟、何蛋绑架、非法抄家,二月十六日被绑架到陕西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被迫害半年致身体极度虚弱,神情恍惚,九月十四日释放回家,老人连回家的路和熟悉的人都不认识了。十月三日徐桂芳回家不到二十天即含冤离世。

郝玉枝(郝玉芝),五十八岁,河北省馆陶县法轮功学员。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被恶警吴丽娜用棍棒毒打胸部,此后出现胸口疼痛,并下身出血现象。大队长臧志英只是带郝玉枝去劳教所医院看看,没有治疗又强迫其下地里干活,并派犯人赵娜娜做包夹监控郝玉枝。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郝玉枝被迫害致死。

张晋生,山西太原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五零年十月出生,在太原市万柏林区发改委工作,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四月被尖草坪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劳教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去派出所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妹妹被跟踪绑架、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病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送回家中,半个月后,十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赵烨
赵烨

赵烨,唐山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绑架、随即劳教迫害;二零一二年三月份,赵烨保外就医时已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右臂残废,神志不清、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离世,年仅四十岁左右。

2、被注射不明药物迫害致死

中共不法人员为完成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所谓“转化”指标,除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除酷刑折磨之外,还经常使用致人理智不清的药物进行摧残,图谋让法轮功学员精神出现问题,然后骗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二零一二年间在洗脑班、劳教所由此造成大量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

湖北武汉市新洲区居民徐喜望,身有残疾,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开始自食其力。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徐喜望因坚定修炼大法,曾至少两次被非法关看守所,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无数次恐吓。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点,被三店街综治办主任程绍安带领三店街综治办及派出所两车人马趁乡邻熟睡未醒,绑架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班”)进行迫害。徐喜望被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当即大小便失禁,并且时常神智不清,回家时连熟人都不认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在衰弱中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广东省佛山市四十八岁的女企业家吴白梅女士,去年十一月被中共绑架到广东三水市洗脑班,今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释放回家时,脸色苍白;不知洗脑班对身体一直健康的她做了什么手脚,二十八日感觉胸口痛,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钟即不幸离世。

李甲菊
李甲菊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李甲菊女士,二零一一年五月与老伴同时被中共“六一零”绑架至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洗脑班人员给绝食反迫害的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药物的吊针后,让她回家。从此李甲菊身体状态越来越差,到二零一一年九月份,下身流血,越来越频,终于卧床不起,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

殷进美
殷进美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殷进美女士,在江西女子劳教所多次遭强行施用不明药物,从劳教所回家后,身体一直非常虚弱,经常身体虚脱、气喘、厌饮食、无法入睡,在死亡线上挣扎,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毒性发作离世。

张英琼,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强行给张女士注射不明药物,造成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从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办理了所谓保外就医后,回家仍未好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魏欣蓉,陕西省勉县法轮功学员,勉县粮食局干部,曾两次被关入西安女子劳教所,遭受毒打、电击、吊铐等残酷迫害,被注射毒针、饭内下毒药致使肺脏慢性溃烂,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回家后身体非常虚弱,不能下床,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三、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1、酷刑折磨致死

陆海星
陆海星

山西侯马市电气土木工程师陆海星,在山西晋中监狱遭到狱警及其指使的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辱骂、罚站、殴打、剥夺睡眠、戴镣铐、关入禁闭室“坐板”(类似坐军姿)、奴役劳动等残酷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凌晨三点多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徐浪舟
徐浪舟

四川攀枝花市优秀警察徐浪舟,攀枝花市电视台还为徐浪舟做过报导。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将徐浪舟劳教迫害二年,随后又非法判刑八年半,在多个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残酷折磨,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李洪奎
李洪奎

黑龙江哈尔滨市邮政局优秀工程师李洪奎,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三次被非法抓捕,两次遭非法判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了十年的时间,遭到非人的折磨,家属赶到大庆市第四医院抢救室,看到的李洪奎头缠绕厚厚的纱布,左小腿处有巴掌大小不等的两块陈旧性的青紫淤斑,右侧耳部有一长三 厘米左右的纵向豁裂伤口。即使如此,恶警还将用明晃晃的铐子将李洪奎右侧瘫痪肢体的小腿铐在床头上,医院还一直给他输不明药物。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大庆监狱恶警迫害致死,年仅六十一岁。

四川眉山市彭山县邓建刚,坚持修炼法轮功,夫妇俩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被彭山国安绑架,后被无辜冤判五年劳改,其妻被判三年, 年幼的女儿只得辍学,艰难度日。二零零九年三月初,邓建刚当场向家人、在场警察及铁门内围观的众多犯人揭露:他被强制住在肺结核监室内,时时被强迫戴上口罩,每天遭受毒犯黄明等人的打骂。他们用漂白粉往他的脸、耳及肩上撒,将他捂在被子里打,扬言要将他弄死。邓建刚喊道:“他们要打死我了,专门打我看不见的地方,他们要整死我。”就在他即将出狱前,邓建刚被五马坪监狱迫害致严重吐血,初到医院时神智清醒,但不到一个星期,就神志不清,生命垂危。六月十四日,奄奄一息的邓建刚才被放回了家,到家后完全睡不着觉,惊惧烦躁,不时抓挠脖、胸,呻吟说难受,大便里明显有辣椒样的东西,一位医生来看过后说: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状。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夜,饱受十年非人摧残的邓建刚,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四川米易法轮功学员廖远富,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德阳监狱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除了经常戴脚镣手铐,各种酷刑折磨外,狱警和包夹犯人还用铁丝紧捆脚手,廖远富双手长时间被铁丝捆绑陷进肉里留下的伤痕清晰可见;双腿膝盖以下呈黑色,肌肉萎缩。回家后仍持续受当地六一零、国保恐吓威胁,廖远富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在迫害下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在沈阳大北监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电击、关小号、上抻床等酷刑及其他精神折磨等,最终伤病缠身,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去世。

曲成业
曲成业

山东莱州市法轮功学员曲成业,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八岁。而与曲成业同一天被绑架、同一天被非法判刑的锦州法轮功学员黄成被盘锦监狱、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恶警用十指插针等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离世。

石彦武
石彦武

河北省行唐县法轮功学员石彦武,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被石家庄北郊监狱(河北省第四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陕西省咸阳市七零四厂药剂师高寿海,在渭南监狱惨遭摧残近四年后,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孙秀霞年轻时的照片
孙秀霞年轻时的照片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孙秀霞女士,坚修大法“真善忍”,抵制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所谓的“转化”,生前多次被中共狱警送进监狱五楼的小黑屋迫害得奄奄一息,惨不忍睹,最后用担架抬着送往医院“抢救”,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付桂春,曾被中共警察绑架被强制堕胎,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多次被上大挂,吊昏过去,八年来被迫害出现糖尿病等多种病,二零零九年回家时身心都受到严重的伤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马占芳
马占芳

吉林省吉林市七十四岁的马占芳老人,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刘运朝
刘运朝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遭殴打、药物摧残,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回家后病情不断恶化,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于七月七日晚七时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2、被监狱打毒针致死

杨舜英女士,湖南法轮功学员,家住湘潭市公安局宿舍区,原来是湘潭市纺织品厂职工。多次遭受中共当局迫害,中共十八大前夕,湘潭市工人新村社区带人到她家所谓“走访”骚扰。杨舜英等学员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号晚遭湘潭市国安特务在经过一个多月跟踪、电话监控、蹲坑等后伙同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长沙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奴役,被监狱打了毒针,二零一一年七月回家不久四肢感觉无力,食欲减退,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含冤去世,年仅五十四岁。

邓富寿,重庆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在永川监狱进行迫害。二零一一年底邓富寿的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眼睛失明,中毒症状明显。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谭金会女士,也被四川省女子监狱医院注射不明药物,从监狱回家时身体呈现一系列中毒症状,回家后痛苦离世,二零一二年初突然离世,年仅六十岁左右……

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谭金会女士,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监狱注射不明药物迫害致死,去世时年仅六十七岁。

3、迫害导致生命垂危,狱警不予医治致死

李西录
李西录

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赵村法轮功学员李西录,二零一一年三月份遭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在新密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恶人、犹大串通一起逼迫他“转化”,导致严重糖尿病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监狱不给医治。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李西录在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九监区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新疆法轮功学员王林江,二零零五年四月在北京被通州派出所和610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通州区看守所及北京市看守所(七处)。王林江被非法判刑六年,转押到新疆第五监狱。在监狱被迫害出现糖尿病和肺结核等病状,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一月家人将他从监狱接回家,当时他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能吃东西,身体消瘦咳嗽。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吴名山
吴名山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吴名山,男,一九四九年生,湖南新化县人,原攀钢汽车运输公司修理工,多次被中共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去世。

贵州省仁怀市法轮功学员赵明芝,因坚持修炼大法,被中共邪党多次骚扰,被两次绑架判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所谓的刑满回家时,人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眼睛都落眍了,饭也吃不下,行走不了,于十二月十六日晚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九岁。

赵碧旭
赵碧旭

黑龙江省虎林市六十六岁的赵碧旭女士,于二零零八年送一张平安幸福卡给一个中共便衣,被中共便衣翻脸绑架,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两年后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不治去世。

王杰
王杰

辽宁沈阳四十八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士,因搜集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得伤残、家破人亡证据,电话被中共警察监听,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后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在中共监狱里经七年非法关押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最终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离世。

江西省南昌市麻纺厂退休职工罗来阳,二零零七年因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而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非法关押期间,罗来阳被迫害出现病状时,狱方以他不写“悔过书”为借口,拒绝其“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被迫害致死于江西省监狱医院,终年七十三岁。

广东省信宜市市区法轮功学员苏肖萍女士,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被信宜市“六一零”警察绑架并劫持信宜市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刚回到家,又被“六一零”人员上门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九月二十六日,因苏肖萍被迫害的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无法行动,口吐白沫,不能吃东西,家属将她接回后发现她背后有多处红斑。十月七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四、长期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终至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谢正功
谢正功

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钢)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中共邪党迫害,八年冤狱致使这位擅长绘画的年轻才子头发胡须斑白,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二岁。

四川万州区法轮功学员黄永桂女士,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中共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十天十夜被逼站在一个三十厘米不到的小木板凳上遭下流语言侮辱和竹块抽打;二零零四年再次被关到洗脑班迫害一年,后长期被监视、跟踪;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抄家抢走儿子赠送的电脑;二零零九年五月份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一年零三个月,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再次被绑架,被迫害得不省人事,中共警察还要其去洗脑班,要进行所谓“所外劳教一年”。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黄永桂女士终因不堪长期迫害折磨去世,年仅六十岁。

四川省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祝艺芳女士,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禧签字列为四川省重点迫害对象,屡遭中共当局残酷迫害,曾经被劫持在广元市看守所吊铐七天七夜,被恶警用用手铐和脚铐呈五马分尸状在铁床的四角吊铐、折磨性灌食、注射疼痛穿心的不明药物等,最后全身血管被针扎烂,无可扎针的地方,无法输药液,医院确诊她最多能活三天,中共610人员才同意家人将她背出医院。出狱后,祝艺芳通过学法炼功,依靠大法的威力又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中共610恶人命令监狱再把祝女士绑架回来,要她死也死在监狱里。成都女子监狱企图再次将祝女士劫回监狱迫害,祝艺芳知信息后离家流亡,终致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

江苏省淮安市残疾老人戴明轩和妻子林凤英,坚持修炼法轮功,十三年来遭受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恶警持续迫害,仅非法抄家,每年平均就达十多次。戴明轩老人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四川省蓬溪县法轮功学员罗庆友,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长期遭到中共不法警察的骚扰和迫害,身体遭到严重损害,后期出现脑血栓、糖尿病和心肌梗塞等症状,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

山东文登市七旬法轮功学员于秀香,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被国保警察绑架、勒索、恐吓,并被强迫按手印、照相、抄家,警察并勒索五千元钱,才于下午放她回家。这是于秀香老人第五次被绑架、第四次被勒索,日前在家中孤独离世。

广东汕尾市法轮功学员黄淑源,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受到乡邻和亲朋好友的称赞。二零零二年遭到汕尾市“610”邪党人员追捕,被迫携带妻儿背井离乡。二零一零年中共当局再次悬赏数万元企图将其抓捕。被中共十年非法通缉,流离失所,使黄淑源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身染沉疴,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八岁……

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北孙村农民翟家中,七十七岁,一九九八年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医生宣布最多只能再活两个月。回家后,有幸参加了村中举办的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学习班。学炼法轮功仅半个月,在经历了三次大量呕吐血水、血块净化身体过程后,病情奇迹般的好了,他由原来只能吃少量流食,到能够正常吃饭,最后身体完全康复。但因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操纵的村干部赶到已遗弃十数年的深山沟破窑洞中,山中生活条件极度恶劣,衣食短缺,健康受到极大损害,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含冤离世。

陈敬儒
陈敬儒

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法轮功学员陈敬儒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绝食反迫害一百八十七天(期间被灌食),后被迫流离失所八年,在中共人员不停的骚扰和恐吓下,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黑龙江莲江口农场十分场水稻研究所农技员李延宏,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遭受着中共邪党人员长期剥夺基本生存权的迫害与数次绑架残酷迫害。他在当地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却被莲江口公安局多次骚扰、恐吓,两次非法劳教,曾被关入看守所,蹲小号,勒卡现金,保释金,欲逼上录像,开除工职,剥夺正常退休待遇和剥夺工资等等邪恶迫害,受到极大的精神压力与身心摧残,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

河南省杞县法轮功学员赵则敏,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邪党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受到种种的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底从劳教所接回时全身瘫痪,中共人员仍然不断上门骚扰与恐吓。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赵则敏抛下家中还有九旬高龄的老母、妻子和未成家的一双儿女,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八岁。

五、二零一二年确认和曝光的往年被迫害死亡案例

刘德清,女,黑龙江省海伦市保健院医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刘德清第四次被绑架,被非法判五年,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大队,狱中恶警画地为牢,强制她坐在在一块50x50的地板砖上面的小板凳上,手要放在大腿上,从早五点到晚九点都不准出那块地板砖的边线,不能睡觉,为此刘医生遭到狱警安排的犯人牙签扎、用板条子、刷子毒打。在遭受二年多这样的迫害后,人已被摧残得全身浮肿,肚子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大,最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岁左右。

傅新立
傅新立

傅新立,山东招远大秦家村法轮功学员全家十余口人都修炼法轮功,父亲傅希彬曾身患绝症胃癌,修炼法轮大法后奇迹般地痊愈;母亲全身多种疾病都得到了康复,全家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是全镇出名的好人家。但中共当局十二年来长期对傅家人残酷迫害,傅新立被迫流离失所达四年之久。二零零五年六月被警察绑架后遭酷刑折磨,被逼从招远公安局的五楼跳下,造成生命垂危。在傅新立住院期间,六一零警察不让家人探望,直至被折磨到无法医治,才让傅新立出院回家。但二零零八年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使他没有复原的身体雪上加霜,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刘汝兴
刘汝兴

刘汝兴(刘汝新),陇西县西北铝加工厂职工,长期被中共当地六一零、公安局、保卫科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被非法关押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天水监狱遭受迫害,出来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生活没有保障,中共不法人员还骚扰迫害不断,终因不堪摧残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家中离世,年仅六十岁。

姜静萍
姜静萍

姜静萍,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月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戴着手铐强迫连续坐铁椅子受刑计36~37个小时,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天。当年十一月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姜静萍出现肝病症状,恶人勒索其家人三万元后将其放回家。二零一零年末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遭受了一年的恐怖高压摧残,回家仅一个月后,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赵飞
赵飞

赵飞,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劳教、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劫持洗脑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折磨致残、生命垂危,回家后继续被中共人员骚扰,二零一零年九月连续接到法院的所谓“传讯”,被迫离家出走,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吴松岗,陕西西安高压电器研究院(原西安高压电器研究所)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法受到迫害,作为一个受益者,他没有改变信仰,坚持修炼,遭到迫害,被停职、停工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伙同单位不断的骚扰,威吓他妻子从此家无宁日。遭到迫害后,他没有了生活来源,而且六一零和单位中共人员还不断上门骚扰,株连家人,二零零二年,他妻子承受不了中共邪党的恐吓,拖着一身病,忍痛离婚,一个完整的家庭破碎了。后来他妻子病的越来越严重,发展成了癌症,吴松钢只好又回去照顾她和上学的孩子,直至二零一一年妻子因病去世。吴松岗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被中共警察绑架送到所谓“陕西省法制教育基地”,即位于西安市北郊的一个偏僻农家乐小院的“宣平园洗脑班”,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仅仅只有十五天,就被强制“转化”迫害致死,年仅五十来岁。 张志明,湖南怀化沅陵县法轮功学员,原是沅陵镇政府工作人员。二零一零年九月份被中共当局劫持到当地洗脑班,被强迫吞下一种黄色的不明药丸,当场昏迷。从洗脑班回来长期头痛、嘴麻、身体不适,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突然死于自己家中。

王恩慧,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榆树沟乡东榆村人,原大队会计。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多次遭非法绑架、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被中共恶警非法严酷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再度被中共警察绑架,关进扶余县看守所迫害。王恩慧绝食抗议,历经二十天左右,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在狱中,寒冬狱警疯狂的指使犯人将他的衣服扒光,然后用水管全身冲浇凉水,王恩慧被迫绝食抗议。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狱警指使犯人给他套上 “束身衣”(一种残忍的酷刑),使他一动不能动;又用铁钳撬他的嘴,进行野蛮灌食,强行灌盐水,直至被活活折磨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