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云南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

引言
一、正月十六,曲靖市陆良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二月十四,临沧市凤庆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三、五月至七月间,昆明市各区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四、二零一二年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五、结束冤狱仍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
六、二零一二年被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

引言

在法轮大法的真相广为世人所知晓的二零一二年,中共邪党的暴戾也越来越被彻底的揭露,然而中共流氓的邪恶本性决定了它依然在迫害修炼“真、善、忍”佛法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的云南,地震、泥石流、干旱等自然灾害频发,无一不在警醒着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是对众生的灾难。以下是明慧网刊登的二零一二年云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一、正月十六日:陆良县法轮功学员就开始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也即正月十六,是陆良县当地的小年庆祝活动,这一天,陆良的父老乡亲们都会在当地的小广场举办热闹的庆祝活动,从昆明及周边各县的法轮功学员也赶在这一天,以欢庆腰鼓、唱天音歌曲的形式向陆良的世人们讲真相,送神韵,祝福陆良的乡亲们有一个幸福平安的新年。然而,曲靖市陆良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大队却对到陆良县参加当地欢庆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抓捕。

当天下午三点多,陆良县公安局突然出动了大批警车和警察,首先强迫车站停售开往昆明的车票,同时封锁公园路口,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他们非法盘查行人和非法搜身,有法轮功学员的挎包被抢走,被撕烂。此非法行为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多钟。

据初步核实当日已经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杨琼仙,罗丽芝、肖玉霞、吴奇慧、吴奇芳、任丽娜、晋道兰、吴光珍、吴海燕、杨菊英、蒋雪梅、吴启文(男)、杨龚秀(后已回家)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随后陆良公安国保警察在昆明市公安国保及所辖各区公安国保警察的参与下对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私人财物。之后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陆良县看守所和昆明市各区看守所。之后罗丽芝、吴光珍、吴启文回到了家中。

被非法关押在陆良县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三位:肖玉霞、蒋雪梅、吴奇慧。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曲靖市中级法院在陆良县法院对肖玉霞、蒋雪梅、吴奇慧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法轮功学员家属委托了正义律师为她们做无罪辩护,曲靖市中院无视事实,非法对三位法轮功学员判刑五年,目前三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陆良县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肖玉霞,今年五十岁,家住昆明市官渡区,自营一家美容院;蒋雪梅,今年四十八岁,家庭主妇,家住昆明市官渡区;吴奇慧,今年六十二岁,退休职工。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早上九点半云南昆明市中院对法轮功学员杨琼仙、吴奇芳、任碧丽(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开庭家人请到了律师到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庭审判长杨杰当庭威胁律师,谎称律师代理手续不合法,甚至情绪失控大声呵斥律师,当天没有开庭,第二天九月十九日杨琼仙、吴奇芳、任碧丽三位法轮功学员都回到了家中。

二、二月十四日:临沧市凤庆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十多个不明身份的人突然闯进云南省凤庆县法轮大法学员李全的家大肆进行抄家、抢掠,不但未出示他们的身份证件,就连搜查令也没有。一帮人(多达十五个左右)先后抢掠了李全在迎春小区的家和象塘办事处李全母亲曾菊芳的家。他们无视法律,根本就不出示任何证件,掳走电脑、打印机、光盘和法轮大法书籍等个人财产,另有现金五千元左右,此外还抢走了其它什么物品,家人无法得知。但知道警察共装走几个麻袋的物品,还抬走一个大皮箱。初步估算,被抄走的私人财物总价值在两万元以上。最后将李全绑架而去。李全六十多岁的母亲当时惊恐万分,吓得精神恍惚,连说话都口齿不清了。

事后得知,这帮类似土匪的人,原来是凤庆县公安局的警察。尽管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李全被绑架后还是被关进了凤庆县看守所,借口是李全修炼法轮功。

李全,男,今年四十三岁,是云南凤庆县农业局公务员。家中有母亲曾菊芳(务农)、妹妹李鲜(教师)和弟弟李兴(教师)。家住临沧市凤庆县象塘办事处白坟村132号。李全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然而在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下,凤庆县公安局的警察却昧着良心抢劫李全家的钱物,还将李全这样的好人关进了看守所,警察扬言要对其重判,期间恶警不断对其家人進行骚扰恐吓。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十四日,临沧市国家安全局、市“六一零”、市政法委、市公安局与凤庆县“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联合行动,非法抓捕了多名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二月十四日同时被迫害的凤庆县其他法轮功学员还有:

小三,女,四十多岁,凤庆县水电公司职工,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被绑架关押。

赵秀娥,女,七十多岁,凤庆县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被绑架关押。

张顺英,女,七十多岁,退休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早上十点多钟,大概十几人,其中有凤庆县公安局的一个局长、派出所的、社区的主任李凤彩(女)、何祖卫、刘翠萍等,共四个女的、约七个男的,闯進法轮功学员张顺英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一些大法资料,真相币,电脑,大法书籍等等,并将张顺英绑架至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凤山派出所非法关押。

纪汉良,女,七十岁左右,农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被绑架关押。

李鲜,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诬判七年,并被开除工职。于二零一零年回到家中后一直被恶警骚扰、恐吓,全家人一直生活在胆战心惊之中,其丈夫已患有严重的恐惧症。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中午,临沧市公安局三警察到其家中非法抄家,在没有抄到任何他们所需要的物品情况下,三恶警威胁其丈夫转告李鲜:叫其主动交出大法书籍,只要主动交出来,就没有什么事。致使李鲜的丈夫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向李鲜提出离婚。

朱兵,女,五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遭到临沧市公安局警察的骚扰。

三、五月至七月间,昆明市及各区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凌晨,昆明市五华、盘龙、官渡、西山四个主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下,同时出动警察、特警,非法抓捕了五华区的叶保福一家,盘龙区苏昆、张晓丹夫妇,官渡区的普宝玉、缪青、姜允楠,西山区的王汇真、蔡文慧(五月五日在王汇真家被绑架)。同时,昆明市周边海口的李竹秀、原建水县工商银行的杨丽文、王晖、马旭勇、红河州开远市的李启鹏、戴培顺也遭到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短短两天时间,云南省共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十六人,在五月至七月的两个月时间内,云南省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共计四十三人。

1、昆明市五华区叶保福、杨明清、叶茂一家三口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至今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一大早,一辆特警车开进了叶保福一家所住的云南林业培训中心家属住宅小区,一些穿着警服的警察将叶保福、妻子杨明清、女儿叶茂从家中带走,警察还对叶保福的家进行了摄像、拍照、搜查,抢走了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私人物品和现金,电话被掐断,下午两点多钟才离开,走廊上警察扔下了许多烟头。叶保福一家三口被非法关押在五华看守所。之后昆明市检察院非法对他们三人提起起诉,法院还未开庭审理。

叶保福,男,六十二岁,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二零零五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职);妻子杨明清,女,五十九岁,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二零零五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职),女儿叶茂,女,三十四岁,被公安逼迫失去工作。二零零零年4月4日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到云南省委上访被非法关押三十天;二零零一年8月15日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女儿叶茂在流离失所住地被昆明市盘龙区国安及防暴队非法野蛮绑架,随后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被非法劳教两年,女儿被非法劳教1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叶保福与女儿叶茂在家里又再次被昆明市盘龙区国安、“610”绑架(妻子杨明清在办公室被绑架)、抄家,关押在盘龙区第二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妻子和女儿同时被非法判刑三年。

2、云南国防技术学校教师苏昆及妻子张晓丹被绑架

苏昆与妻子张晓丹,家住昆明市盘龙区云南省国防职业技术学院世博校区宿舍二栋楼一单元三零一室,夫妇俩按照真善忍做人,向来是善良守法的好公民。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苏昆、张晓丹却受到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的警察严重非法侵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电脑教师苏昆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诬告,被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第三大队,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又被转到一大队迫害。被非法加期七个月,二零零八年七月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苏昆和妻子张晓丹在家中被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群警察绑架。二人分别关押在盘龙区第二看守所和盘龙区第一看守所。警察到苏昆、张晓丹家里抢走了家里的台式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手机、大法书籍等物品被抢走了。张晓丹在看守所还遭到殴打。之后昆明市检察院非法对夫妇二人起诉。

3、官渡区姜允楠、缪青在回家路上遭官渡区国保大队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下午二点多,昆明法轮功学员缪青和姜允楠,在回家的路上,被昆明官渡国保大队便衣开车拦截,抢到二人的包包,翻出神韵光盘,拍照。非法搜查包包拍照后,“穿制服的警察”抢走包中的钥匙,分别去二人家中抄家,抢走家中电脑,光盘,大法书等私人物品,整个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当晚八~九点,二人先后被带到官渡分局(春城所)铐在椅子上提审。半夜一点左右,缪青被带往官渡区空军医院体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送回家。姜允楠被非法送到官渡区看守所关押。

十一月二十九日,昆明市中级法院5庭非法开庭一个小时左右,图谋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姜允楠、缪青,当庭没有宣布结果。姜允楠被劫回看守所,缪青原本是取保候审,自己回家。原定于十一月二十九日九点三十分开庭,开庭当日临时改为21庭十点,两位法轮功学员都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四十一岁的缪青女士,是云南艺术学校美术教师,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在课堂上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缪青的丈夫也是该校的美术教师,两人都非常有艺术才华。在恶警非法抓捕缪青时把属于她丈夫的现金、电脑及其搞艺术设计的器材全部抢走,价值约五万多元。缪青被非法抓捕后,一直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曾多次绝食,在众多的恶警和死缓罪犯要对她进行捆绑强行灌食时,为抵制邪恶迫害,她被迫从高处跳下致使腰部受伤,一条腿两处骨折,后康复。在女二监,缪青被长期关禁闭直至出狱。

4、普宝玉在其大兄弟家被绑架,关押在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半夜十二点,七个恶警闯入普宝玉大兄弟家非法抄家,将普宝玉绑架走。家人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这伙人近凌晨三点才离开。普宝玉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2-9监室。

普宝玉,女,五十四岁,早年离婚,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因为退休工资仅一千多,租房后所剩不多,其大兄弟遂让普宝玉和自己及家人同住。普宝玉的女儿已经出嫁。这次抄家严重影响了大兄弟及家人的生活。二零零五年普宝玉被昆明市官渡分局绑架,判刑三年,关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一进监狱就被关进禁闭室,共四十二天,在禁闭室期间不准梳头、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换洗衣服,每天只准上四次厕所,不准用水,成天坐在小板凳上,屁股生疮流脓。

5、王汇真、蔡文慧两位法轮功学员在王汇真家遭西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蔡文慧在王汇真家里被警察绑架,警察说她俩法轮功聚会,短期内不会放出来。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蔡文慧,四十一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新闻路,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下午带着神韵光碟到宜良县南羊镇,被其中一个接到光碟的人举报到了南羊镇派出所,当天晚上警察把她送到宜良县南门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宜良县公安局对蔡文慧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法官在宜良县法院秘密对蔡文慧开庭,非法对蔡文慧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蔡文慧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才从监狱回家。回家后蔡文慧一直没有工作,二零一一年的十一月份蔡文慧找到了一份从事财务的工作,在昆明微量元素检测中心做会计,直至去年五月五日被绑架。

王汇真,女,五十五岁,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单位伙同六一零骚扰威胁,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抄了王汇真的家,抄完家就直接把她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之后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回家。回家后,单位非法克扣王汇真的养老保险,也不给她安排工作。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王汇真在昆明市西华公园内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随后官渡区国保大队抄家后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王汇真在永昌小区云兴路十号院内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到西山区看守所。十月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王汇真非法开庭,对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十二月十七日从西山区看守所转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家。回家后在昆明世纪城一家机械设备公司打工。

6、海口法轮功学员李竹秀被绑架、段旭英遭骚扰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家住海口的法轮功学员李竹秀被警察绑架,李竹秀至今仍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

李竹秀,女,六十三岁,海口云南水泥厂退休工人。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马斌等警察绑架到五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之后又被非法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同一天,海口法轮功学员段旭英也遭到警察的上门骚扰。

7、安宁法轮功学员温永树家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上午,自称是安宁国保大队的人突然敲开法轮功学员温永树的家门,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籍、私人电脑等物品。并要求温永树到安宁回答问话,查问近期海口出现大量真相印章和粘贴的事情。温永树的妻子对警察说说学大法的都是好人,不许骚扰。

8、原云南省建水县工商银行杨丽文、王晖、马旭勇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在云南省建水县工商银行负责人何永刚和李雪梅的同意下,原银行职工杨丽文、王晖、马旭勇被建水县国保大队徐卫东等人非法搜查和抢劫。杨丽文、王晖、马旭勇三人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

杨丽文、王晖、马旭勇是原建水工行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迫买断工龄。五月四日早上九点,国保大队徐卫东等抢走杨丽文刚买的笔记本电脑和其他私有财产和现金,抢走王晖和马旭勇的刻录机、新买笔记本电脑和现金。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云南建水县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审理了马旭勇、王晖、杨丽文、张焰云、张丽云、万桂芬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庭审中强行剥夺学员自我辩护的权利,不给学员任何说话的机会。随后云南建水县法院在十一月三十日枉判马旭勇九年重刑,枉判王晖四年刑,其余四名学员都枉判三年有期徒刑。现六名学员已集体提起上诉。

杨丽文,女,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一九六六年生,红河州泸西县人。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被绑架到建水县民兵基地的洗脑班迫害,一同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还有杨丽文的母亲李玉珍,约七十岁。二零零一年三月,杨丽文第二次被送到个旧市茶桑果站洗脑班迫害。杨丽文丈夫刘文,红河州泸西县人,一九六二年生,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建水恶警绑架劳教两年,送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禄丰县大坪坝迫害。

马旭勇,男,一九六三年生,云南建水人。二零零零年四月被绑架二十多天后放出。其妻为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朱丽芳,也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但在中共邪党的邪恶迫害下,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因癌症去世,年仅三十九岁。朱丽芳,一九六二年生,云南省个旧市人。曾患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一直坚修大法,其丈夫被绑架后,在强大的压力下,被强迫放弃信仰,导致旧疾复发,最终转为癌症。在医院的一年半时间里,邪恶并未停止迫害,如:610不让她到医院治疗,说是怕人跑了(实际上人走路都困难了),最后单位在人员万分紧缺的情况下,派出两名职工跟到两百多公里外的昆明医院,全天24小时监视,才得以入院治疗。其间,其丈夫与其他同修一起被单位逼写揭批材料,并召集职工开揭批会,人人过关发言;多次被国安部门及610非法传讯、强迫到洗脑班洗脑、上电视;在家休息时,多次被国保大队、县610办、居委会相关人员半夜三更非法入室骚扰。迫害和骚扰最终导致朱丽芳病情恶化,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去世。

王晖,女,一九六三年生,云南建水人。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被绑架到建水县民兵基地的洗脑班迫害。

9、云南红河州开远市国安绑架李启鹏、戴盆顺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国安大队长徐永平带领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大法学员李启鹏和戴盆顺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并且将二人绑架到开远市看守所。

戴盆顺,男,六十多岁,云南省开远市解化厂合成车间职工。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绑架,同年八月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三监区。出来后又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禄丰县大坪坝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六大队迫害。

10、付国兰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官渡区国保大队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家住昆明东站省建六公司的付国兰、姓吴、姓罗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官渡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之后付国兰的女儿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她的母亲有前科(付国兰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抓捕过)问题严重,不能见母亲。

付国兰是云南省保山人,曾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被邪党非法抓捕,这次再遭绑架并被非法送到昆明市大板桥云南女子劳教所。她的女儿去劳教所探视她时,发现她已经不能说话,并且表情呆滞、脸部红肿、小腿青肿、身体多处淤青,额头被抓伤,体重明显下降,人消瘦了很多。她女儿只问问恶警为什么把她妈妈打成这样,恶警却说谁都没有打她。见恶警不讲理,付国兰的女儿极度悲伤地无奈回家。

11、法轮功学员李培高再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李培高再次被绑架,现已回家。

李培高是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今年七十九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李培高向周围的亲朋好友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的亲身经历,多次遭到中共邪党人员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昆明西坝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同年十一月八日被昆明五华公安分局一科恶警李国忠、王朝风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李培高在云南大理宾川县讲真相时,被宾川县公安局恶警赵胜、杨洪、段德彬等绑架、抄家、拘禁,罚款二百元。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李培高被昆明五华公安分局“六一零”大观办事处、大观派出所三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晚李培高被昆明五华政保、大观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昆明五华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五监区。二零一一年元月(过年前)回家。

12、安宁市法轮功学员蔡春被安宁市国保大队绑架

云南省安宁市法轮功学员蔡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去安宁国保大队讲真相,被绑架,同日又被抄家,后被非法逮捕。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安宁是国保大队的罗乔良,叶林,张春,汪利文等,有的警察是十多年来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

蔡春在家是个好儿子,在单位是个好员工。此次被绑架后单位上还出具了蔡春在单位里优秀表现的证明,蔡春在二零零八年汶川地震中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用化名“微尘”捐款一万二千元,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而且他还办了一张“壹基金”爱心卡。就这样一个好人,本着善心向迫害好人的警察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助纣为虐,停止迫害好人,为自己和家人留一个好的未来,反而被迫害。留下孤苦的老母亲整日以泪洗面,悲痛度日。

13、红河州个旧市法轮功学员张公勤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云南省红河州个旧法轮功学员张公勤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

14、昆明市金星小区李思湘家被非法抄家

家住昆明市金星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李思湘,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早八点左右被官渡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电脑等物品,来的警察还威胁他不许为前妻杨琼仙请律师。(杨琼仙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在陆良被陆良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后取保候审回家)

15、昆明市黑林铺法轮功学员刘祥云、谢美芬遭非法抄家

刘祥云,七十一岁,云南开远铁路段职工,家住昆明市黑林铺云汽实业公司职工宿舍,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下午三点,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三个便衣敲开刘祥云的家,紧接着后面又来了七八个男女,全是身着便衣,这些人冲进家里二话不说,就开始翻箱倒柜,抢走了家中的电脑、现金近三千多元,MP3六个,来的人中其中一个像领导的对刘祥云说:“我们可以给你戴头套给你带走,就凭我们翻出来的这些东西就可以判你了,但是,看你老了,就不抓你了!过几天我们还要来的。”这伙人在刘祥云家从当天下午三点一直抄到七点。过了几天,刘祥云主动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把五月十日家里遭抄家的情况向派出所反映了,派出所说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派出所的警察就把五华区国保大队警察的座机告诉了刘祥云,让他直接找国保大队。这些人抄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也没有开具搜查物品清单。

家住昆明市交通学校附近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谢美芬,是云南省开远市医院退休药剂师,五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钟,一伙人来到他家非法抄家。

16、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周模芳、梅碧琳夫妇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中午十一时左右,云南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退休职工梅碧琳和丈夫周模芳遭盘龙分局警察绑架、抄家。此次参与非法抄家的警察均穿便衣,共有七人,他们将梅碧琳、周模芳家里的书籍、电脑、光盘等资料均抢劫一空,并将周模芳、梅碧琳夫妇绑架到昆明市印象派出所,逼滚手印、验血,之后送医院体检。当晚梅碧琳被非法关押到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周模芳因血压高看守所拒收,于当晚回家,却被要求签字取保候审。

当晚梅碧琳被新华同仁医院检查出高血压,依然被强行送到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梅碧琳持续高压,并诊断出脑梗阻伴有出血。五月二十六日下午盘龙区国保通知家人到看守所接梅碧琳回家。当时是由看守所派了三个犯人将梅碧琳抬出来。盘龙公安分局以“不适关押,取保候审”为由开了释放证。

周模芳,六十一岁,男,原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云南省林业学校)教师,后被单位非法开除工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被昆明市公安局以“证实一个问题”为由,将周模芳骗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周模又芳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绑架,同年十二月五日被逮捕,非法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昆明市中级法院刑一庭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对周模芳秘密开庭,并诬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周模芳出狱回家后,被学校无理开除,并经常受到省、市、区六一零、国安、派出所警察的骚扰,省市区六一零还非法禁止他离开昆明市,周模芳要回四川探亲,被邪党人员强行退机票三次。

梅碧琳,六十一岁,女,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云南省林业学校)退休教师,家住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家属区五幢。

二零零零年放寒假期间,梅碧琳被单位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一个多月。二零零零年四月在熟人家被警察抓走,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过年前被所外执行送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早上,七、八个便衣公安突然闯进梅碧琳家抓人、打人、抄家,连她和丈夫的工资、课时津贴共三千多元现金都拿走了。之后梅碧琳又被送往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公安人员以“取保候审”将她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学校领导打电话通知梅碧琳调离教学岗位,说最近有一个文件,修炼法轮功的教师不允许上讲台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盘龙分局国保大队闯入梅碧琳工作单位,再次将她绑架并直接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关押,昆明市劳教管理委员会昆劳管字(2004)第4021号劳教决定书,非法劳教三年,后被劳教所延期一个月。两次非法拘留的通知书被警察抄家时偷走,第一次劳教三年没有任何书面通知。

二零零七年十月,梅碧琳办理了退休,但退休工资被林校现任邪党委副书记郝传松无理降级。

17、昆明和平村法轮功学员韩国龙一家遭非法抄家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太和派出所社区警察谢培杰带着六个身着便衣的人闯到昆明市和平村141号的法轮功学员韩国龙家非法抄家。

当时韩国龙及老伴朱琴华还有儿子韩震昆都在家。两女五男共七个人闯进家中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在韩国龙的一再要求下,才有一个便衣出示了证件,看到他的名字叫张磊,但是哪个公安局的却不知道,其余的几个都不报姓名和身份。他们有的拍照,有的搜东西。

韩国龙,七十八岁,昆明市电信公司退休工人,老伴朱琴华,六十九岁,退休职工,大儿子韩震昆,原在昆明微量元素检测中心工作,后单位迫于压力将他辞退。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韩震昆、郭娟夫妇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拘留、逮捕、判刑。郭娟被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韩震昆被判七年的重刑,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二零一一年四月份才刚回家,才仅仅一年的时间,他们一家又遭到非法抄家。

六月四日韩国龙和老伴以及大儿子一起找到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见到国保大队队长冯军,冯军拿着一张搜查物品清单逼韩国龙签字,签了字就收回去了。韩国龙对冯军说,我们要找你说话,要求那天来家里抄家的人都来听一听。冯军说,你们要说话我们就要录像。

18、昆明市白龙小区卫生防疫站职工、法轮功学员周叙琳被绑架

昆明法轮功学员周叙琳(女,50岁左右,昆明市白龙小区卫生防疫站职工。)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突然失踪,家人到处寻找均无音讯,在无助的情况下报了警,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家人发现周叙琳家里已经被警察搜过,家中的笔记本电脑及法轮功真相资料等均被抢走,确定她已经被绑架。其它情况不详。

云南昆明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对周叙琳、瞿泽碧、杨文清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杨文清,男,四十岁左右,云南省化工机械厂,二零一二年六月在打真相手机中被定位后被穿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瞿泽碧,男,四十多岁左右,在昆明市东站锅炉厂那条街自营一家锅炉店。

周叙琳,女,二零一二年与瞿泽碧去云南省禄劝县,返回昆明的路上被禄劝公安局绑架。

19、云南普洱市法轮功学员邹勤普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云南省普洱市法轮功学员邹勤普在与丈夫一起散步时贴真相救人,被早已跟踪多时的警察挟持。当天晚上十二点,恶警闯到邹勤普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币及大法书等私人物品。

20、昆明谭美琼老人被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便衣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早上八点半,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的五个警察身着便衣闯入青年路小花园的谭美琼老人的家,拿出一张所谓的搜查令,对着老人晃了一下后就开始抄家。近七旬的谭美琼老人见到这伙人抢走大法师父法像时,伤心至极,最终,将法像留下来,其他法轮大法的书被抢走。

法轮功学员谭美琼,今年六十八岁,是云南省水利局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早上八点多钟,云南省水利水电院保卫科的赵敏带着四男一女便衣来到谭美琼家。谭美琼开门后,赵敏指着带来的人说:“他们是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说完就走了。

21、昆明法轮功学员江润麟被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建水县国保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昆明法轮功学员江润麟在中午下班回家后,就被早已在家等候的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了电脑及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抄家的警察是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马迎晖、马斌,还有建水县国保大队的警察。之后江润麟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她的家人给她送去钱物都遭到看守所拒绝。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江润麟秘密开庭。

江润麟,女,三十五岁,云南省建水县人,后居住昆明市海源寺。二零零零年七月,在她母亲朱德超上京为大法鸣冤回来被红河州建水县六一零、公安国保人员绑入狱迫害的情况下,年仅二十岁的江润麟毅然进京上访,为大法申冤,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后被建水警察劫持回建水后,非法关押在建水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江润麟被绑架到建水县民兵基地的洗脑班迫害,至九月中旬放回。母女俩出来后,移居昆明市,因坚修大法讲真相,江润麟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过年前两天)上街讲真相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区分局警察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电脑等财物,被非法劳教二年。母亲朱德超于二零零二年被建水警察开车到四川省荣昌县老家绑架,非法劳教二年。母女俩都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江润麟与父亲江昆、母亲朱德超一起被昆明盘龙区警察绑架、抄家,江润麟被判刑三年,父亲江昆被判刑一年半,母亲朱德超被判刑六年。江润麟和母亲朱德超都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父亲江昆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

22、楚雄市法轮功学员刘枝萍、邓丽华、侯发勇、白龙军被绑架

云南省楚雄州“610办公室”密令、楚雄州国保大队支队长张会云指挥部署,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早七点半,楚雄市公安、国保出动上百名警察、十多辆车,绑架侯发勇、邓丽华、白龙军、刘枝萍四位法轮功学员。侯发勇、邓丽华、白龙军被绑架到楚雄州看守所,刘枝萍绑架到禄丰县看守所。

侯发勇被非法关押三十六天,在被非法关押在开发区公安分局期间,遭恶警张会云等老虎凳刑讯逼供,侯发勇不配合一切审问、签字等,绝食绝水四天抵制迫害。在看守所,所长白付、恶警王廷龙叫来多名犯人强行给他剃发、穿囚服;他因不参加报数,被戴上五十斤重镣,不让穿鞋穿袜,肉被磨烂。因检察院不批捕,侯发勇八月八日走出看守所。之后他去国保大队要回被警察抢走的物品,警察拒还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等。

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云南楚雄市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法轮功学员刘枝萍、邓丽华、白龙军,说是在大法庭公开开庭,开庭时却变成了小法庭,除家属外不得入内。就这样,庭内30多人,庭外亲朋和应邀旁听的人有五十人左右不得入内。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楚刑初字第351号判决书非法对刘枝萍、邓丽华判刑四年,对白龙军判刑三年,审判长是文美惠,审判员是刘红、李华美,书记员是李浩东。

刘枝萍,女,四十一岁,原云南省楚雄市交通集团交通宾馆员工。二零零零年一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五十八天,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关押并劳教二年。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大板桥)期间遭受体罚,打耳光,跑步,站军姿等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怀有五个月身孕的刘枝萍在劳教所被强行堕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二零零四年,因拿真相资料给同事看,被劳教一年半,后又延期半年。从劳教所回来后,“六一零”要求单位开除刘枝萍的工职,就连失业救济金也不让领。二零零六年八月,楚雄设洗脑班,市“六一零”多次骚扰要求学习,被家人拒绝。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上午八点四十时左右,刘枝萍正在楚雄市米市街卖十字绣,突然她被七八个便衣围住,并摄像。这些人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炼法轮功没错!僵持了一会,几个女便衣强行将她绑架。之后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在楚雄市禄丰县看守所。

邓丽华,女,五十七岁,楚雄市丝绸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因发放真相资料被劳教一年,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大板桥)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再次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这期间长期罚坐,因罚坐时身体移动多次被“包夹”毒打。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回家后,退休工资被克扣,只发三百元生活费。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上午八点四十时左右,几个便衣闯入邓丽华住处,非法抄家、绑架。之后给家人的拘留证连名字都没签。

白龙军,男,三十七岁,原云南省楚雄市交通集团职工,后退职个体经营。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在北京丰台区看守所关押三天后,转到楚雄市看守所拘留。自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至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由工作单位向家属勒索非法罚款四千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大平坝)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上午八点四十时左右,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关在楚雄市看守所。楚雄市公安局陈献磊、李果等人参与绑架。现在家中只有妻子带着两个小孩,一个读学前班,一个刚满五个月,生意无法运作,整个家庭陷入困窘。

侯发勇,男,五十多岁,四川省在昆明打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侯发勇在云南省楚雄市被警察劫持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监区。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正月初三,监狱就逼迫犯人出工做苦役。侯发勇向监区申请,请假给家里的亲人写封信,却被副监区长赵凡拒绝,还指使一伙犯人将侯发勇推进严管室“严管”,并且用手铐将侯发勇的双手铐在铁栏杆上,双脚又戴上铸铁脚镣,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得下脚镣,每餐只准吃二两米饭,不让吃肉类食物。这样连续迫害八十六天,致使侯发勇体重从八十三公斤下降至六十七公斤,对侯发勇造成了严重的身心摧残。

23、云南丘北县法轮功学员汪丽珍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左右,云南丘北县国安伙同文山州国安绑架法轮功学员汪丽珍,并非法抄家。

24、昆明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周云珍被绑架迫害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陈淑琴(五十八岁)、周云珍(六十二岁)七月初在公共汽车上被绑架,周云珍当晚上被劫持到大板桥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陈淑琴被非法关在五华看守所。

25、云南通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伟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的七月二十五日早上十一点左右,通海县法轮功学员王伟在玉溪被一伙人绑架,并被抢走私人电脑和部份大法真相资料。

法轮功学员王伟,男,约四十八岁,玉溪市国税局职工,工作优秀,广受好评。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左右于上班处,王伟被玉溪市红塔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穿警服的十多人劫持,并搜身,搜查办公室。上午十一点左右,被劫持回住宅。警察非法搜查,抢劫,威吓家人,至下午六点左右。所有的警察入户都不出示任何执法证件和,未办任何手续,不留任何凭据,如土匪抢劫。

家中被抢私人合法财物主要有大法书籍十多本、手提电脑一台(值三千元)、手机一部(值四百元)、三个MP3(值三百元)、光盘十多碟、其他文件、资料、物品几百件,装了一大编织袋和一塑料袋,总值约五千元。下午六点左右,警察带王伟去吃晚饭,然后将他送至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26、云南文山州西畴县法轮功学员小彩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左右,云南省文山州西畴县电力公司职工、法轮功女学员小彩(三十多岁)被绑架。

27、云南宾川县法轮功学员刘国花、朱会芬被宾川恶警绑架

云南宾川县法轮功学员刘国花、朱会芬,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在宾川县乔甸镇杨保街遭警察绑架,当天被抄家。

刘国花,女,四十四岁,家住宾川县太和农场柳家湾十五队。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刘国花到宾川县桥殿镇被桥殿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天六点宾川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人共十多个(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宾川县六一零张建阳、国保警察向永祥、李坤华、李艳萍)到刘国花家非法抄家,之后宾川县国保大队将她带回国保非法关押了一夜,第二天送到宾川县看守所。

七月二十五日,宾川县国保大队给了刘国花家人一份拘留通知书。

八月三十一日,宾川县国保大队警察李艳萍电话通知刘国花的儿子邹永峰去国保大队拿逮捕通知书。家人为刘国花请了律师,律师九月三日早上八点多去宾川县看守所没有能见到刘国花,紧接着律师就去了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到警察李艳丽,国保大队警察互相推诿,最终经办人李艳萍、国保警察向永祥(警号043926)、督察彭桂兴(警号043914)、刘政委都在场,说:“请示了,还是不能见刘国花本人。”

28、玉溪市周姓法轮功学员在通海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一位姓周的玉溪法轮功学员在通海被绑架,关押在通海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清。

29、玉溪通海县张桂和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云南省玉溪通海县法轮功学员张桂和、钱海明(张桂和的侄儿,暂未修炼法轮功)、周大爹、张若龙被玉溪通海县国安非法抄家、绑架。

张桂和,女,六十五岁,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玉溪通海县国安非法抄家绑架。

钱海明,男,三十多岁,通海水泥厂职工,(张桂和的侄儿,暂未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玉溪通海县国安绑架。

周大爹,男,七十岁,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玉溪通海县国安非法抄家绑架。

张若龙,男,五十八岁,二零零二年五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禄丰县大坪坝劳教所,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玉溪通海县国安非法抄家,第二天,七月二十八日,张若龙被玉溪通海县国安绑架。

30、云南玉溪市桂春丽被警察绑架,后绝食反迫害回家

玉溪市红塔区法轮功学员桂春丽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当地警察、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其中一个是陈刚)入室绑架,抄家,吓坏了家里的孩子,致使孩子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参与这次迫害的有玉溪市玉带路派出所、红塔分局、六一零办公室三个部门的人员,胡锦程、陈刚、何晓玉、朱家勇、杜忠荣、侯玉(音)唐玉琼(音)等十几个人。之后桂春丽被非法带到玉带路派出所审问,晚上十一点被非法送入红塔区看守所,桂春丽绝食反迫害,于八月三日回到家中。非法关押九天迫害致桂春丽身体虚弱,回家后桂春丽继续遭到骚扰与威胁。自从绑架迫害发生以来,家门口一直有不明身份的人出现,有一辆白色夏利(云F56679)的车几乎每天都要来。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