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辽宁盘锦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2012年辽宁盘锦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盘锦市中共人员2012年继续违法犯罪、破坏社会稳定,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对不修炼的家人也恣意殴打、绑架关押。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乘机大量抢劫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如高洁被勒索了几万元;辽河油田曙光采油厂陈维珍、梁清、陈忠菊每人被勒索了两万元;大洼县恶警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邹海艳时,对于上前阻拦的不修炼家人——丈夫和儿子大打出手,邹海艳的丈夫身体有病,骨瘦如柴,但恶警照样对其施暴,邹海艳的儿子遭毒打后还被绑架到拘留所里关押。中共邪恶之徒还在她家门前安装上摄像头,用以监视其一举一动

一、大洼县付振国等恶警恶人频作恶绑架

二零一二年,以大洼国大队付振国为首的大洼县的恶警恶人频频作恶,十几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共计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迫害。

1、四月十五日早上,大洼恶警伙同盘锦国保支队经过跟踪、窃听等特务手段,绑架王凤霞、刘万祥、刘玉兰、张坤、宫贵新、吉振辉、郭杨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人被非法劳教,而大法学员宫贵新遭邪恶诬判、多次非法庭审。

2、五月初,王家乡曙光村法轮功学员孙树章家只因家里安装了接收卫星天线的大锅,大洼恶警多人非法闯入他家企图绑架抄家,孙守章和妻子柏树敏知道情况后走脱。恶警非法入室绑架未能得逞。孙守章与妻子柏树敏流离失所到北镇市,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后柏树敏被送马三家子非法劳教。

3、七月三日,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张云秀因向世人讲真相被诬告,付振国等人非法抄家后绑架到市拘留所关押迫害。

4、六月十九号晚十点多,大洼县清水法轮功学员徐学斌被大洼国保伙同盘锦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三所(市拘留所)。闯出魔窟后因常被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5、七月八日,大洼县新开镇八家子村大法学员刘振玲遭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关押迫害。

6、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张秀玉,女,原辽河油田实验中学高中教师。八月五日,在盘锦田家镇因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绑架到三所非法关押迫害。

7、大洼县王家乡曙光村法轮功学员张桂芬于八月十二号左右遭绑架。

8、大洼县朱家村法轮功学员李学会于八月二十八日清晨在家中被大洼县国保和新建派出所合伙绑架,后被绑架到盘锦三所关押迫害。

9、大洼县西安镇法轮功学员邹海艳母子八月二十八日早晨被绑架。邹海燕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拘留所(三所)。邹海艳的儿子不是法轮功学员,也被关押在大洼县拘留所。

10、九月二十五号上午十一点,因为上中共非法禁上的网站,大洼县新生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海超及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盘锦市国保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

11、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早,大洼县王家乡旭东村九号法轮功学员高洁被大洼县国保大队付振国等十几个恶警,强行绑架到盘锦市三所拘留。

二、其它地区绑架迫害案例

1、葛玲仁、杨玉琼于六月十八日在盘锦市兴隆台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市拘留所里关押迫害。

2、二月二十六号晚五点左右,盘锦市兴隆台法轮功学员刘清和另一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在兴隆派出所南被兴隆巡警绑架。

3、二月二十八日上午,杨春华(六十岁),周绍堂(七十四岁)在赶石新镇集的路上,正在骑自行车行走时,周绍堂被石新镇派出所警察往车上拽,杨春华看到后,下车去问为什么?车上人说杨春华也是炼法轮功的,就一起被警察带走了。后被绑架到辽河口生态经济开发区派出所非法关押。

4、七月二十三日,盘锦四中法轮功学员王宝富随单位集体旅游,路上被扣押,由当地派出所看管下遣送回本地。

5、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盘山县石新镇法轮功学员金继廷在家菜地里干活,被盘山县公安局石新镇派出所所长曹志友等人绑架,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护身符、真相光盘、不干胶粘贴等。所谓理由是金继廷在电脑上聊天,被他们录了音。把人带走后,第二次,又来非法抢劫,没找到什么,后金继廷被非法关押在盘山县拘留所。

6、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盘锦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龚振举因向世人发放神韵光盘被人恶告,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欲强行绑架上警车,后因遭本人强烈抵制和单位同事的强烈阻止绑架才未得逞。

7、盘锦法轮功学员张玉权在锦州打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下午,被锦州市公安局绑架,被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迫害。

8、辽河油田曙光采油厂陈维珍、梁清、陈忠菊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新兴地区被恶警带走,后被非法关押到兴隆台三所(市拘留所)。

9、盘锦油田高升和采油厂曲家英十一月二十九日晚,被大荒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盘山县公安局。

10、兴隆台区大法学员邵素云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被创新派出所绑架。

三、非法劳教和诬判

高洁不但被非法勒索几万元,还被非法劳教一年;法轮功学员刘玉兰、吉振辉被非法劳教。刘玉兰五月十七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吉振辉也被劫持到本溪教养院劳教一年多。大洼县法轮功学员柏树敏也被当地六一零不法份子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迫害。

大法学员宫贵新遭几次开庭构陷诬刑,现“案件”还在所谓审理当中;法轮功学员崔中新老人和老伴在辽宁台安县老家讲真相时遭诬告夫妻双双被绑架,邪恶之徒为非法诬判崔中新,多次开庭,折磨的崔中新老人曾一度生命出现危险,送当地医院抢救。据说现在案子已送交鞍山中院。

同时,绑架大法学员到抚顺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把三厂法轮功学员邹立明绑架后,六一零恶人于七月十三日左右带领一伙人闯入兴隆一小教师、法轮功学员吴学会家绑架,因没砸开门才未得逞。 盘锦市中共邪党人员曾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初在大洼和兴隆台区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因遭抵制而解体。

四、正在冤狱遭受酷刑迫害的盘锦法轮功学员

1、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胡哲辉骨瘦如柴,已出现生命危险。

胡哲辉,女,四十六岁,原辽河油田录井公司干部,大学本科毕业。遭非法判刑十五年,二零零五年九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修炼,遭各种刑具折磨、毒打,还被野蛮灌食,并连续三十九天身体被二十四小时固定成“大”字型,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四名刑事恶犯全天二十四小时包夹。胡哲辉的四肢被绑在床上强行灌食。

强行洗脑转化,不许和任何人说话。胡哲辉经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在监区劳动现场干活的犯人经常听到从转化的小黑屋里传来她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令所有在场服刑人员胆颤心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恶警陈莹还纵容和指使犯人包夹肆无忌惮的对其进行迫害。胡哲辉亲属过年买的营养品全部被包夹犯人瓜分。年三十犯人放假期间,强迫她穿裤头、胸罩长时间罚站,她提出抗议,立即被包夹恶人打的鼻口出血,怕被其他犯人听见,用袜子堵上她的嘴,逼着她跪着用卫生纸擦干地上的鲜血。

恶警还指使恶犯往她身上倒开水把胳臂烫烂发炎。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她因为洗漱稍微慢点遭犯人丁华(杀人犯)毒打。胡为抗议对自己的毒打迫害,再次绝食反迫害,七天滴水不进,走路都不稳了,被强迫拖走送医院灌食。看到强迫灌食的场面和那声声的惨叫声,有的犯人忍不住哭了,恶警却恶狠狠的说自找的。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回来后骨瘦如柴,两个犯人架着回来的。

胡哲辉去厕所都没有自由,晚一会就得被犯人打,经常用冷水往胡身上泼,胡身上被打的伤痕累累。由于胡哲辉坚持自己的信仰, 恶警并唆使恶犯们不准她和任何人接触说话,经常拳打脚踢、搧嘴巴子,还经常不让她吃饭。

2、李尚诗正在狱中遭受迫害

李尚诗,男,现年六十五岁。,因不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连续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半。现仍在沈阳第一监狱非法关押。

李尚诗曾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抚顺、沈阳等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迫害。一次李尚诗为抗议对他的迫害,曾绝食二十八天,他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强行灌食,胃被插管插坏。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因在所在监区与人讲真相证实大法,在二零一零年六月,被那里的恶警用电刑迫害后关禁闭。当时三监区队长董贺轩伙同狱政处长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李尚诗等三名学员实施饿饭、不给吃饱,在精神上身体上长期进行摧残,长期关小号体罚,造成三名法轮功学员身体十分虚弱。

狱方又以李尚诗不转化为由不让家里人探视。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几百里之外的监狱看望,都被警察拒绝。无论如何哀求得到的答复都是:不转化,就不允许家人探视。有人告诉说,许多法轮功学员在里边不转化就被酷刑折磨,有的被打的遍体鳞伤,筋断骨折,怕接见时家里人看到,所以只能等到伤养好了才让接见。如果一旦被迫害死,狱方就称得病死的。尸体不让家人见到直接火化。家人被监狱方面剥夺探视权已有两年。老伴整日以泪洗面,哭瞎了一只眼睛,愁掉了满口牙齿。

五、“被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高东于二零一二年初回海城老家探视。至此音信皆无。回老家不久,盘锦六一零人员曾到高东的出租房抄家。并把房主带走,据说当时六一零人员曾扬言十年以后再叫大家听到高东的信。有人说高东被关押在本溪劳动教养院;另有人说关押在鞍山拘留所内。但无论哪种说法都说明高东现已被邪党人员“被失踪”。而且生死不明。

高东,现年四十五岁左右,大学本科毕业,辽河油田振兴公司监理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曾在盘锦、本溪教养院遭几十种酷刑折磨,两次送精神病院摧残迫害,一次送抚顺洗脑班精神迫害。被单位开除,妻离子散,身无居处。三次被打得昏死抢救,精神失常,身体瘫痪,大小便一度失禁。由于无生活来源,身体残疾,除好心人帮助外,多是到垃圾箱捡着吃、捡着穿,有时睡路边、垃圾箱旁、林地、田野甚至坟场。在邪党十三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高东在狱中被关押迫害十年有余。一同被关押的人都曾听到过高东被酷刑折磨时发出的惨叫声!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一次用抻床折磨他。用一张双人床把他四肢抻直,固定在床上,屁股下面垫气垫,名曰保护,实质是增加抻直四肢的强度。晚上放蚊子咬,越冷越放冷风吹;往身上喷凉水、药水,用针扎腋窝,用牙刷刷指尖,用手指猛力弹双眼,木棍杵肋骨,用电棍电嘴、电肚脐眼、电双乳头、电下颌、电腋窝、电手、脚心等敏感处。有时两个恶警两根电棍一齐电,电焦、电的流黄水、电得直到喊不出声昏死过去恶警们才住手。这样历时近两个月,使高东不能行走,全身伤痕累累。

有时连续几个月晚上双手铐在床上,每天有四人二十四个小时不离左右。晚上小便时,也是扣一只手,只能用另一只手往饭盒和牙缸里尿;有时恶人们对他进行殴打比赛,三个人比赛踢打;有时用皮鞋踢腚根,拽头往地上撞的流鼻血。用钉子钉手指。……

高东被折磨的出现了全身浮肿和脑血栓症状。但他们不但不释放却送入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每天绑在床上打毒针,强行灌食,由于大小便失禁,双腿瘫痪不能行走,有时失忆、神智不清。被折磨得吐胃粘膜、吐血,血压为零,全身浮肿,多日无眠,脑血栓、失忆、植物人、精神分裂……等许多症状。看到高东几乎生还无望,邪恶强行把他用车拉到海城他妹妹家门口后,不顾他死活,警车逃离而去。

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邪党还不放过,强制“被失踪”迫害。

中共的罪恶依然在延续,这些浸泡着血泪的悲惨案例还在增加。然而正如头脑清醒的人们早就认识到的,迫害不仅增加着中共及其打手们的罪行,也越来越清晰的将中共的邪恶程度暴露于世,结果就是让这个世界上所有正常的人们都唾弃中共,最终彻底解体它。 无论通过何种渠道了解到这些迫害真相的人们,请站到承受无名苦难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边,对中共说“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