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山东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下面是三位山东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一、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今年七十岁了,是九八年得法的。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放下了。去年冬天,女儿来我家时,我看见女儿头上有象发卡式的白白的亮光,女儿说这是师父点化你,叫你赶紧走回来。你来世之前和师父签过约,要下世助师正法,你现在再走不回来就等于毁约,到法正人间时,你的生命安排还不如一个常人呢。我说我岁数大了,又不识字,再修炼太难了。到今年八月份,女儿和另一个同修又来劝我,给我读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文中说:“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1〕

师父绝不愿意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急切的呼吁找回昔日的同修,我感动的哭了,这才又回到修炼的路上来。

我刚刚走回来这么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内脏。一天早晨发现便出的是黑红色的东西,以前用手一压我的腿就一个坑,现在没有了。

有一天去十里地远的地里刨花生,去时骑空三轮车就觉的累,干了一下午活,黑天时驮了一车的花生,在路上就喊:师父救我,车子就跑的很快。快到家了,车子慢了下来,我又喊“师父救我!”车子就象有人推一样。到家后,丈夫说,刚给你打电话时,你说刚从地里出来不远,怎么这么一会就到家了?我就把师父怎么帮我的故事说了。谢谢师父帮我。

我希望到现在还没有走回来的昔日同修,赶快回来吧!让我们一起跟师父回家。

二、跟师父回家

我今年八十岁了,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一直很精進,那时环境也宽松,每天都是早晨三点半到炼功点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晚上去学法点学法两个小时。

到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受江氏集团的邪恶迫害,修炼环境也不行了,我也随着放松了自己。近几年,修炼环境有了好转,我也经常到学法点学法。可是我和别人不一样,我认不了几个字;学法后,师父看我真心学,师父就不停的教我,虽然还不能通读,每次在学法点学法时,我都是拿着书,别人念,我就对着看,基本能认下来了。

因我的腿脚不方便,每次学法点上有真相册子、真相贴,我都拿回家,叫孩子们去做了。劝“三退”,仅仅把自己的亲朋好友退了。看到资料点缺钱,为了救人,我也向资料点拿了点钱。

我为大法做的事很少,可我的心一直在大法上。我也一直认为我的福份太大了,能学了宇宙大法,我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在有限的时间里,比以前更精進,跟师父一块回家。

三、感念师恩更精進

我姓李,今年七十三岁了。一九九五年本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因此我开始修炼大法。

没修炼的时候,我是一个药罐子,到处求医,花了不少钱,也不管用。修炼大法后,那真是无病一身轻。修炼不久,师父帮我消业。有一次烧开水,水开了,我去灌水,不小心,突然跌了一跤,因手抓着壶,手指、手背都烫起泡,象玉米粒一样。我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很快就好了。那时很精進,信师、信法也很坚定,学法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集团对大法疯狂迫害,我怕心很重,就不如以前那样精進了,心里也知道大法好,可是因为怕中共迫害,就是精進不起来。师父就点化我,晚上刚想睡觉,就看见一个大碗,白水满的直往外流,我悟到师父点我要扩大容量。

还有一次,摘丝瓜一下把胳膊摔断了,正念不坚定,就吃药打针。师父为了叫我过好心性关,在梦中点我,我记的清清楚楚:我站在一座大山上,山底下全是水,这时山一下就倒了,我也掉了下来,我在水里扑腾着,来了两个人,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救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把我救了。

我知道师父为救度我吃了很多苦。我恨自己,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赶紧爬起来,要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的苦度。

讲真相救人,开始时我只是发小册子,后来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神韵光盘,有时很顺利,有时也麻烦不停。这时我就求师父加持,向内找。有时发正念也管用。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做,我就是跑跑腿、动动嘴。又想起师父讲的法,“一切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了。”

在这期间,还有件突出的神奇事:一次我女儿骑电动车摔倒在地上,还没爬起来,又过来一辆拖拉机,从她的膝盖以下轧了过去,当时围观的都说:这腿完了。到医院检查,结果只是脚腕子有一个小骨头断了,没大事。女儿不炼功,她相信大法好,当出车祸时她心里念法轮大法好。

象这样的神奇事还有很多,时间关系,就写这些吧。感念师恩,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我要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勇猛精進。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