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综述(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接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综述(2)-267531.html>上文

第二篇 新店男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全山西省唯一“部级标准文明”劳教所,对外宣扬“教育、感化、挽救”,其凶残迫害无辜善良人实际甚于纳粹集中营。

一、主要迫害手段

1、连续数日不让睡觉、上手铐、电击、扒光衣服用棍棒毒打、冷水猛冲、曝晒、高压恐吓、摧残性灌食、逼写三书、长时间罚站没日没夜、反复体罚性冲洗厕所及走廊、每天早中晚三次强迫背恶文“七字经”、“五要十不准”、“二十三号部令”恶毒洗脑、妄图精神摧残与控制,人人之间都不让说话、互相之间眼神传递都不行。利用吸毒等劳教犯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监室走廊贴满污蔑大法的触目惊心的招贴画,等等残虐手段。

伙食低劣,法轮功学员多生口疮、拉肚子、严重贫血、体力虚弱,甚至体能衰竭。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六月,作为集训队中队长的宫俊升在办公室与另外两名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郭建军,用脚往头部、胸部猛踹,打得郭建军实在无法忍受,一头撞地昏死过去。毫无人性的恶警非但不收敛,反而又用电棍击打郭的头部、颈部,将其打醒后又给戴上手铐。恶警还暗中唆使劳教犯人用棍棒毒打郭建军,怕人听见,竟用毛巾塞住郭建军的嘴疯狂毒打,边打边问:你到底写不写“悔过书”,写了就不打你了。郭建军被打得遍体鳞伤,满脸都是伤痕,眼睛青紫,痰中带血,一个月吃不下去饭,一天只能勉强吃一两个馒头。为掩盖罪行,恶警不让他出门,连打饭打水都由别人代打。

2、极恶劣环境超强度奴役劳动。在非法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强迫参加重苦力劳动:拆砖窑、搬砖;在水泥灰、石膏灰浓烈充满空中的极其恶劣的生产厂房长期装卸水泥、石膏。

3、疲劳战、车轮战结合毒打。恶警还采用疲劳战、车轮战,长时间超强体力劳动(甚至动作稍微慢一点,一中队恶警马X队长在工地上就大打出手,鞋底猛抽,棒子毒打),不分昼夜和法轮功学员“谈心”,晚上别人睡觉,法轮功学员被叫出来与队长谈话。一个队长累了换个继续谈,直至天亮,白天照常洗脑式“学习”、体罚性“训练”,晚上接着“谈心”、不让睡觉,目的就是把人熬垮。“国家工作人员”竟用如此卑鄙方式折磨、虐待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非要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这不邪恶吗?

4、暴力洗脑、精神摧残、非人酷刑。集训队一年四季不论严冬酷暑不许坐床,只能坐地下;每日逼着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片,折磨性的长时间唱中共邪党歌曲,各种“洗脑学习”,蓄意把法轮功学员的主思想破坏掉。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迫害最严重、最黑暗、最邪恶的“攻坚队”。

5、残酷至极的暴力洗脑“攻坚队”——集一切迫害手段之大成。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的九月~十一月间均成立攻坚队。攻坚队由恶警宫俊升、樊立占(范力战)、李树国、王卫东(大)等等组建。首恶宫俊升采用从北京团河劳教所学来的“关爱”仪式:“欢迎”法轮功学员进入该队,攻坚队所有恶警及参与迫害的十几个恶人、吸毒包夹站在走廊两边齐声歌唱“迫害主题曲”,同时伴节奏“热情”鼓掌(如果节目到此为止,不知情者决然想不到这里是新店劳教所、罪大恶极的攻坚队,受“温馨欢迎”的法轮功学员谁能看穿这一幕好戏背后的蛇蝎鬼魅!)然后是“体贴入心”的轮番长时间交流谈话,但很快你就发现不对劲,休息、睡觉时间是不由你的。再后渐露真相:车轮谈话不让睡觉、整日罚站、天天二十四小时干活不让睡觉、一根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宫俊升还给法轮功学员王志刚戴报纸糊的尖锥帽,进行人格侮辱。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此受到残酷迫害,其中王海生、郭保军、邵建华在迫害持续十几天之内体重骤降一二十斤、二三十斤,完全脱了形,体能衰竭。王海生(约三十九岁,阳泉市法轮功学员),因不“转化”,半个月只让睡了几个小时,导致他神情恍惚,在走路时几次摔倒在地。恶警樊立占连续四天把王海生脱光衣服两根电棍电击。被严重摧残的法轮功学员送医院“急救”,身体稍有恢复,立即带回攻坚队继续重复同样的残酷迫害。医院“急救”,决非仁慈救助,而是迫害的调整手段。

有人被迫害致死。劳教所却隐瞒事实真相,对内谎称该学员保外就医了,对外谎称该人病故,而行凶的杀人犯,非但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立功受奖,提前释放,而纵容行凶的恶警也得到奖金和提拔。

二、迫害案例

1.虐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李慧文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1)隐蔽的迫害致死方式——使受害者营养供给枯竭,痛苦中缓慢衰竭而死。
(2)迫害性鼻饲灌食、撬嘴直接灌食——强行掰开嘴和牙的过程中、用管子从鼻孔插入抽出过程中,故意粗暴。导致绝食者剧痛、受伤。甚至食物呛入气管危及生命。

李慧文,男,三十二岁,山西省阳泉市矿务局医生、山西中医学院毕业,家住阳泉市观象台十五楼二单元八号。九六年在太原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直坚修大法。(家中有父母兄姐,父亲是麻痹症,用拐走路。)结婚仅仅五十天,就被阳泉市公安局、六一零骗到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李慧文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前后一直被关在劳教所集训队(队长恶警宫俊升,杀人主凶)。李慧文为抵制迫害进行四十余日的绝食,其间,同监室的劳教犯曾将李慧文两手吊绑在两个上铺床沿上进行折磨,遭体罚,更多的迫害情况不得而知。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阳泉市六一零办公室(0353-2468195)主任武胜称电话里不方便告诉李慧文的死因。

2.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刘建文,男,三十八岁。山西省忻州市工程公司职工,忻州市忻府区奇村镇刘家庄人。刘建文自小体弱多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巨大变化,疾病一扫而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刘建文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新店劳教所长期被迫做许多超负荷苦工,身体遭到极大伤害。二零零一年被释回家。二零零一年十月,刘建文新婚仅仅十天,再被非法劳教二年于新店男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夏,被迫害至身体极度虚弱,多日不能进食,皮包骨头,严重贫血。劳教所拒不放人。二零零三年夏,刘建文再次出现上述症状,被公安医院检查出血液有严重问题,随时有生命危险。劳教所这才提前十多天将他释放。回家后,因多年迫害身体未康复,双腿一直麻木。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身体日益恶化,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刘建文

刘铭忠,男,六十八岁,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杜儿坪矿职工。于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证实大法,被当地派出所不法人员抓捕,非法劫持回太原新店劳教所,受到劳教所恶警的酷刑迫害。劳教所恶人把他衣服扒光,用冷水从头灌到脚;强迫他睡在地板上冻着不允许起身;用扫厕所的扫帚往他身上刷水。遭受折磨了几天后,刘铭忠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送到医院,被保外就医。回家后经常被恶警骚扰,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去世。

3.迫害致精神失常

苏贵平,约四十岁,高平法轮功学员,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樊立占、姚宏、王卫东(小)指使吸毒犯冀红亮、宫国成、王晨阳、郭小龙等用毛巾捂住嘴,昏死了过去,醒来后再喊,又被捂得昏死过去,如此反复。宫国成还用毛巾拉苏贵平的嘴,拉得嘴都快扯开了。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谭小力(约二十七岁,运城市人)、张海瑞(约二十八岁,阳泉市盂县人,毕业于华北工学院,)、张晋生(约五十五岁,太原市万柏林技术监督局职工)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4.迫害致残

陈琳,山西大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被送去太原新店非法劳教,因为被罚坐,一天十几个小时,一天双腿不能动了,昏倒在地,被背到了医疗室。可是警察还让他擦地、打扫卫生、刷厕所。被释放的时候已经成了危重病人了。二零零零年八月其妻刘秀清也被非法劳教三年,无故剥夺两年的下岗工资,家中留一十五岁的男孩,生活无源。陈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五日被放回,家中景象十分凄惨,院里野草一人高。残酷的迫害致陈经常休克,全身软组织不能用手摸,骨头酸、胀、痛,最严重一次,昏迷了十天!被迫害前的体重是一百四十五斤,释放后还剩六十多斤,只剩皮包骨头。他虽没被迫害死,却致残了,失去了劳动能力。

三、其它迫害事实

魏建州,三十多岁,运城市人。公开声明“转化”作废,恶警宫俊升立即成立“专案组”残酷迫害,魏绝食抵制。恶警姚宏指挥野蛮灌食,并以死亡相威胁。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有打骂声,有时迫害持续至凌晨四点多,五点多起床继续迫害。即使在仅有的一小时睡眠时间内,魏建州也经常被迫害。几天下来,人整个脱了形。在恶警姚宏授意下,吸毒人员赵青(非常疯狂凶残,有恶警张俊德作靠山)等七个犯人连续几天暴力殴打魏建州。

李志永,阳泉市平定县人,劳教所恶警姚宏、王卫东(小)等指使吸毒犯折磨他。刚进劳教所头四个月剥夺睡眠,每晚只睡一个小时。还得用抹布擦洗厕所和几十米的走廊。为了折磨他,迫使他屈服,恶警王卫东(小,人称“二王”)不让他用拖布而是用抹布擦洗厕所和几十米的走廊(更费力)。

一位姓黄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恶警常不让睡觉,有时整夜整夜不让休息,楼道罚站,从九点站到深夜一、二点,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欺负他,睡觉时往他嘴里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攻坚队让他不停的干活,休息时每隔十分钟就使劲推他,使他不能睡觉。天气很冷,只能盖薄被子,还经常故意拿掉。

姓张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指导员李树国以谈话为名,不让睡觉达七天七夜。恶警们还说:我们也不打他也不骂他,我们多善良啊。

姓刘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恶警王卫东(小)指挥灌食,惨叫声太大,他就叫全体人员高声唱歌,怕人听见。

一天晚上关进四位法轮功学员,恶警姚宏在楼道大声说:“把灯都打开,把电棍的电都充足。”好象狼闻到了血腥。

陈太明(四十多岁,太原市太航仪表厂工程师)、刘增芳(六十多岁,大学副教授)、何祥(二十多岁,太原市人)等因看法轮大法经文被恶警樊立占用电棍电击施暴。陈太明被樊立占电的脸部肿胀溃烂,面目全非。王志刚因看经文被王卫东(小)等恶警强制反复冲洗厕所,最后出现严重肺结核症状,近一米八的年轻人迫害的体重只有一百零五斤,送一零九医院,恶警伪善的买高级月饼、水果慰劳、甚至掏腰包买一箱鲜奶,身体稍恢复,又关到攻坚队(二零零三年九、十月间)受宫俊升、樊立占、李树国等残酷迫害:强劳、不让睡觉、脱掉外衣(只剩秋衣)两根电棍电击。

孟李强,四十二岁,山西临汾人,工程师,被非法劳教两年。坚持炼功,却遭到毒打、电击、被强行戴背铐七十二天,痛苦难忍。为了抗议恶警的野蛮行径,孟李强绝食抗议二十七天,却遭到更为残酷的迫害……接着又先后被转至运城永济劳教所和太原新店劳教所继续迫害,受尽非人的折磨。

孙三龙,男,三十四岁,河北省平山县人,二零零六年九月下旬因孙三龙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高俊智、孙大将就把他送到医院用手铐铐住强行给他输液。因输液造成他浑身刺疼、出汗,在他的强烈反对下才停止了输液。最后他还是被恶警非法送进了劳教所。孙三龙被关入劳教所后,记忆力急速下降,头脑模糊不清,昏昏沉沉,甚至被关入之初的许多情形都不记得,只模糊的记得劳教所恶警王卫东(新店劳教所的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极其邪恶)安排吸毒犯张玉生(山西省繁峙县沙河人)、郭啸龙(又名郭建军,山西省神池县城关镇人)强制让他看诽谤大法的录象,因为拒绝,遭到张玉生和郭啸龙的打骂,在精神快要崩溃的情况下,逼他写“三书”还逼他念。有一次是因孙三龙不听郭啸龙的话,郭啸龙从张新平(三大队的犯人总管,也极其邪恶)的手里拿了一把十三—十四公分的刀,用刀尖抵住他的咽喉,嘴里还说:“你捅,你自杀,你死了就是炼法轮功自杀。” 可见新店劳教所的警察和犯人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多么的恶毒。郭啸龙曾说:这些都是队长让我们这样干的。同时他们还强迫他打扫了一个多月的厕所和楼道,因身体出现问题才终止。以后身体经常出现不适,精神恍惚,记忆力几乎消失,二零零七年十月,孙三龙全身发冷、不由自主的颤及面部麻痹等多种不适症状。据目击者说,恶警已经看出孙三龙精神有问题,仍然对他进行严重迫害,强迫他写“三书”。可见恶警们是人性全无。孙三龙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回到家中。直到现在回到了家中记忆依然没有完全恢复。从上述情况看孙三龙极有可能是在送往劳教所之前输液时输入了破坏神经的药物。

王耀文,男,五十岁,定襄县王进村人,初中教师。恶警强迫他放弃信仰,不准他炼功。发现炼功就殴打、体罚。还采用暴力手段强迫他“转化”、写“三书”等。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宫俊升指使劳教犯人夜里监视王耀文,并安排打手。王耀文因炼功多次遭殴打。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耀文被转入第九队(当时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队)。受到恶警、九队队长杨克胜更加严酷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六月,王耀文又一次被非法劳教。被送入新店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三中队。队长樊立占阴险、狡诈,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迫奴役劳动,不让睡觉,连续长时间利用邪悟者引诱“转化”,不“转化”就进行野蛮殴打。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五年五月,中共忻州恶党徒将王耀文关进晋中监狱进行了长达四年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大同市田福生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在太原新店劳教所,由于坚定不“转化”,一个近六十岁的老人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新店劳教所三大队原大队长宫俊升、教导员姚宏,恶警王卫东(小)、张俊德等指使吸毒犯郝占全(外号大狼、忻州人、专职包夹)等人折磨、谩骂田福生。田福生白天和其他劳教人员一样做超体力奴工,晚上别人都休息了还得打扫厕所,直至深夜。长时间坐小板凳、站军姿,两年的时间,在这座人间地狱受尽了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报导,新店男子劳教所三大队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进行所谓的“转化”。变性、残忍的恶警让其他吸毒人员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迫使他们超时、超体力做苦役。有的法轮功学员在一些最苦最累的工种上一直干了多年,也不许更换,而且不给他们减一天的教期。恶警宫俊升、三大队大队长姚宏、副大队长王卫东、恶警张俊德是迫害的主要凶手。参与迫害的恶警还有:闫启君、樊立占。当时,这里还非法关押着不到十名法轮功学员:

王牛小:太原钢铁公司法轮功学员,王牛小的女儿在山西省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一次,恶警王卫东让王牛小去女子劳教所转化他女儿,他没有答应,王卫东用电棍电他的嘴,电的王牛小的嘴肿了很高。

李文明:大同法轮功学员,在被劫持到劳教所时检查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绑架他的大同“六一零”人员不知用什么手段,合伙将李文明扣押在了劳教所。李文明绝食抗议,恶警指使四个吸毒犯对他野蛮灌食,流了很多血。李文明这是第三次被迫害。

刘印清:运城法轮功学员,因为讲真相,恶警王卫东用电棍电他的嘴,嘴角流了很多血。

贾淇家:临汾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一直被严酷的迫害。每逢开会,贾淇家经常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让很多吸毒犯折磨他,为抵制迫害,贾淇家绝食抗议,恶警对他野蛮灌食。队长姚宏还动手打他。一次,贾淇家拉肚子,那一天是正月初三,打晚饭时,贾淇家走不了了,倒在了楼梯口,恶警不让人扶,命人将他仰面朝天抬到了食堂。没有一点人性。

刘振成:大同法轮功学员,有一次炼功被恶警张俊德从监控看见,刘振成被罚清洗厕所一个半月。

以上是近期发生的迫害事实,在这个邪恶的地方,迫害一直没有停止过。曾经发生过的迫害还有:

刘宇红:大同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长时间被野蛮灌食,嘴肿得很高,里面全烂了,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站军姿,清洗厕所,用手抠大便池子。175斤的体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瘦了三十多斤。刘宇红曾将这些被迫害的事实起诉到驻所检察院,检察院只是象征性的看了看。

黄积裕:新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一年,每天被罚站军姿。

刘增芳:晋中法轮功学员,大学教授,两次被非法关押共五年零八个多月,受尽了种种折磨。

参与迫害的吸毒犯:王刚(太原人)、郑杰(太原)、段二皮(忻州)、范淑青(忻州)、武中标(太原)、郭小龙(忻州)、任建军(吕梁)、赵清(太原)、王晨阳(忻州)、冀红亮(太谷)、李志峰(榆次)、刘卫平(繁峙)、王永强(忻州)、贾二虎(忻州)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