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肇庆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受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肇庆古名端州,北宋名臣包拯(包青天)曾任肇庆知府三年,他给世人留下了坚持正义、刚正不阿的精神文化,他写在肇庆府衙中央大厅墙壁上的《书端州君斋壁》流传至今。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在长春传出的神奇功法,由于强调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心性和祛病健身功效卓著而迅速传遍大江南北,一九九九年,已有上亿人加入修炼者行列。

伍卓兰,肇庆中共市委宣传部长梁国标的妻子,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要求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同时也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在社会上她是一个好人,在家庭中她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颠倒是非,迫害法轮功后,梁国标参与迫害;伍卓兰坚持修炼法轮大法……

肇庆现为广东省一个地级市,下辖端州、鼎湖二个市辖区和肇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及广宁、怀集、封开、德庆四县,代管高要、四会二个县级市。

目录

肇庆宣传部长夫妻分裂,谁之错?
伍卓兰被抓捕,并被迫离家出走
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和离家出走?
梁妙霞被抓到洗脑班强制“学习”
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到洗脑班关押迫害?
伍卓兰被非法批劳教,梁妙霞也被构陷
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梁妙霞被构陷判刑七年
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肇庆地区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一个地区的悲剧

附一:肇庆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二:肇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三:肇庆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四:肇庆地区参与迫害的恶人榜

一、肇庆宣传部长夫妻分裂,谁之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由于妒嫉法轮功人数超过中共人数,而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运动,肇庆旋即血雨腥风,梁国标、伍卓兰、女儿梁妙霞一家也被这飞来横祸击中。

梁国标,作为中共肇庆市委宣传部长,在迫害运动开始后,兼任了中共肇庆六一零成员(六一零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类似“中央文革小组”那样的超级权力组织),他不顾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不顾自己的妻子修炼后获得身心健康的事实,昧着良心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的指令,指挥肇庆媒体和宣传工具全面抹黑法轮功,经常写诋毁、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

伍卓兰,从法轮功中深深受益,她没有理由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心中非常着急,她多次劝说梁国标悬崖勒马,但梁始终执迷不悟。中共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导致了他们夫妻分裂。如果中共不颠倒是非、发动迫害,又或者他们居住在国外,他们的家庭只会越来越和睦,根本就不会分裂。可见,家庭的分裂是中共人为造成的。祸首是中共,而非法轮功。

二、伍卓兰被抓捕,并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二年,梁国标升任《羊城晚报》集团社长,他迷途不知返,继续在《羊城晚报》上转载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

法轮大法“真善忍”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是任何迫害都动摇不了的。在迫害中,不但千千万万人坚持了信仰,而且还不断的有新人加入。梁妙霞——梁国标、伍卓兰的女儿,就是其中的一个。

二零零三年五月,在迫害的高压下,梁妙霞认识了法轮大法的殊胜,加入了修炼行列。梁妙霞,一边是执掌中共意识形态宣传大权的父亲,一边是平凡而受迫害的母亲,她最终选择了法轮大法,这足以表明:哪边是邪,哪边是正。上天对这家人竟作出如此巧合的安排,看来这也是对世人的一种醒示!

伍卓兰、梁妙霞母女俩多次对梁国标进行劝说,希望他正视真相、分清是非。但梁国标权迷心窍,竟用婚姻、工作、经济等胁迫妻女放弃修炼,他收缴大法书籍,更经常对妻子大打出手。更为不齿的是:他为了掩饰其十几年的婚外情丑行,达到与其情妇结婚的目的,竟对外声称是因为母女俩修炼法轮功伤害家庭,导致家庭破裂。

二零零四年初,伍卓兰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公安抓捕,后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三、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和离家出走?

肇庆,在中共的血腥迫害之下,作为肇庆高官夫人的伍卓兰尚且要被非法抓捕和离家出走,作为普通大众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中共一靠谎言,二靠暴力维持统治,也以此来迫害法轮功,它动辄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暴力。肇庆地区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曾被抓捕、抄家、关押过,不少学员被迫离家出走。以下略举数例以明大概:

1、炼功被非法抓捕。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梁丽琼、林丽明、江金棠在公园炼功,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半天,被强迫写“保证书”,才放人。王少君、陈爱容公开炼功也被非法拘留。

2、上访被非法抓捕。如,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冯玉仪、林巧娥、梁丽琼、何连娣、欧彩娟、值(音)日升等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强行抓捕,其中冯玉仪、林巧娥和梁丽琼被毒打致昏迷,后被绑架到北京收容所,关押了五天,再被劫回四会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元人民币,并被抄家。上访而被抓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江金堂、林丽明、张燕颜和杨炜母女俩、冯顺友、简锦俞、王瑞平、李玉珍、陈冠、管益民、李茹琴、余锦清、钟丽端、温彩芳、廖丽明、黄超美、张子尧……

3、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如:李少花、孔凤英,在封开县发放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抄家。李少花被关押在德庆县看守所,孔凤英被关押在封开县看守所。下令抓人的是封开县的县委书记,此人与孔凤英的丈夫是熟人,孔凤英的丈夫是肇庆市的一个职位比较高的官员,这几年在外养了一个情妇,并生了一个儿子,随后还逼迫孔凤英与她离婚,孔一直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坚持不离婚。孔的丈夫与封开县看守所的所长也是相熟的,在孔凤英被绑架后,她丈夫不但没有设法营救,还希望自己的妻子被劳教,以此来达到离婚的目的。恶警到她家抄家的时候,她丈夫也积极配合,那两天端州区公安分局的恶警还请他去吃饭。中共的“党性”培养出来的官员就是这样对待妻子的。讲真相而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冯玉仪、李圆庄、罗海燕、黎雪夏、梁伟英(另曾受过非法判刑)、陈红颜、李瑞珍、苏玉屏、陈晓萍(广西人)……

4、无缘无故被非法抓捕、抄家。如:二零零三年五月,“六一零”头目彭仲明带人劫持了张亚妮、贺阳莲,将他们送到看守所迫害一个半月。梁丽琼也被迫害一个月。同一天,国安和派出所人员对林丽明、林巧娥、欧彩娟和以上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陈振群刚出了看守所十天,四个邪恶人员又冲进她家,欲对她继续进行迫害,未得逞。相同遭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吴锐、林海同、刘晓英、陈小梅、彭美芝、李兆凤等。

5、被迫流离失所或失踪。如:陈瑞芬,肇庆市广宁县大法弟子,屡遭邪恶的迫害,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开始被迫离开家,流离失所。徐兰英等也一度失踪。

6、被勒索高额“罚款”。如,上访法轮功学员大多被勒索罚款,如:张燕颜和杨炜母女俩一万元、冯顺友四千八百元、简锦俞五千元……

肇庆地区曾遭受绑架、抄家、拘留或其他被骚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目前还无法统计。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一般有以下几种去向:一是被非法拘留,二是被送去洗脑班,三是被非法劳教,四是被非法判刑,五是被释放——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小,中共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中共绑架,多数都不能轻易脱身,即使有个别学员幸运被“无罪”释放,也会受到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或单位的恐吓骚扰或勒索罚款或单位开除等各种形式的迫害。

四、梁妙霞被抓到洗脑班强制“学习”

伍卓兰被迫离家出走后,梁国标趁机与其情妇同居,对不认识的人还谎称他的情妇是原来的妻子,用来掩盖他的丑行。他的情妇更是经常诬蔑大法,责骂伍卓兰。中共迫害法轮功,使其官员更加走向败坏,公开腐化。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肇庆市六一零和公安用邪恶手段恶毒构陷梁妙霞,最终恶人没有达到栽赃嫁祸的目的,于是蛮横的将梁妙霞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之外新设的一种关押机构,对外叫作“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所”、“法制教育中心”)或“法制教育学习班”等名称,隶属司法部门,实质上归六一零指挥。洗脑班虽然名为“学校”或“学习班”,但实际上与全封闭的监狱没有二样。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还有一层法律的外衣,而洗脑班则连法律外衣都没有。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所以洗脑班甚至比监狱更加无法无天,迫害人数更多,迫害手段也更加残酷。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肇庆当局在肇庆北岭党校开办过几次洗脑班。二零零四年初,肇庆当局人员拿着制定好的表格叫大法弟子签字,表态,写保证等,发现坚定的大法弟子就绑架去洗脑班。四月二十二日,肇庆当局绑架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开办洗脑班,洗脑班威胁学员,如坚持信仰就不放人,到五日十九日,还有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当局准备办第二期洗脑班,达不到强迫法轮功学员妥协“转化”的目的就将其送广东省洗脑班(在佛山三水)。

梁妙霞是肇庆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职员,二零零四年底,她单位协同六一零组织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被抓去洗脑班前一天,梁妙霞曾再次对其父亲梁国标进行劝说,但梁国标不知悔改,次日,梁妙霞即被绑架到洗脑班。

几天后,梁国标证实患上肺癌。

五、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到洗脑班关押迫害?

肇庆地区被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估计要比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人数多,但准确数字目前难以统计,以下只是部份受迫害名单(很多法轮功学员是二次甚至多次遭到洗脑班关押迫害):

1、在看守所办洗脑班:如,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江金堂、林丽明去北京上访,林丽明回来后,即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关了一个晚上,再转到看守所被迫害了二十多天。江金堂从北京被绑架回本市看守所迫害。恶警还将在镇中学教书的贺阳莲、许锡强劫持到看守所。为“转化”他们,恶警在看守所为四位法轮功学员办了一个星期的洗脑班,强迫写“三书”,不写威胁要送劳教。

2、肇庆市洗脑班:如,二零零一年,派出所恶警和街道人员闯到林巧娥家和欧彩娟的店里,绑架了她们二人。罗源镇委人员开车到地豆镇集市,绑架了正在做生意的何连娣。公安局的吴水健带领邪恶人员把上述三人绑架到肇庆市进行封闭式洗脑,高压迫害一个月。一天二十四小时派专职人员贴身监视。遭肇庆洗脑班迫害的还有:林丽明、冯玉仪、梁丽琼、张梅、梁丽容、王丽珍等五人。

3、四会洗脑班:如,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会市“六一零”头目彭仲明将冯玉仪、梁丽琼、林巧娥、林丽明、陈振群、何连娣、许锡强等劫持到六一零办公室,强制洗脑二十五天。

4、“攻坚洗脑班”:如,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一日,四会市、肇庆地区“六一零”伙同经贸局,为陈振群一人办了洗脑的“攻坚班”,直到八月二十日,为期五十天。市六一零头头称,陈振群是全市唯一一个拖了四会市后腿、拖了肇庆地区进程的学员,洗脑班天天逼看邪党录像,强迫她写所谓“四书”。

5、广州洗脑班。如,二零零六年,贺阳莲、廖伟健被四会市六一零恶警绑架到广州洗脑班迫害五个月。他们二人曾被非法劳教过。

6、三水洗脑班。如,莫丽容,肇庆市高要新桥镇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前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到处求医问药,甚至吃了很多昂贵的药都没效,夏天都要穿很厚的衣服,连一般家务事都干不了,整天受病魔折磨,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十多年。修炼法轮功后她所有病症一扫而光,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什么活儿都能干,整天乐呵呵,身心发生很大的变化,前后判若两人。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上午,莫丽容在家被高要市国安大队、六一零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被抓走时,莫丽容还穿着睡衣睡裤。三水洗脑班迫害过的肇庆法轮功学员还有:欧彩娟、林丽明、许锡强、张伟平、吴锐、黄县平、余锦青(至少二次,还曾被劳教)、王月、郭雪珠等。

六、伍卓兰被非法劳教,梁妙霞也被构陷

伍卓兰常年被警察跟踪、监视,多次被绑架。有一次,伍卓兰在广州某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当地保安绑架,被遣返高要市,关押在高要看守所,后被劳教,当局曾两次妄图将她送往三水劳教所,都未能得逞,后来,伍卓兰正念闯出了看守所。

对于梁妙霞,肇庆市、端州区的六一零和公安局,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的两年中,一直都想将她强送劳教,因送不到她去劳教所,恶人心里耿耿于怀,不但派警察在她家和她单位附近蹲坑,监控她家以及她所有亲人的电话,而且在不断的酝酿新的迫害阴谋。

七、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非法劳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之一,伍卓兰被非法劳教,梁妙霞差点被阴谋构陷劳教,肇庆地区与她们相同遭遇的法轮功学员不知还有多少……

1、优秀校长李茹琴等至少五十人被非法劳教

李茹琴,女,三十八岁,优秀校长,曾被二次劳教、多次抓捕。

李茹琴原籍广东潮汕,肇庆市百花园小学校长,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后,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那时的百花园小学简直是人间净土,教师学生皆用“真、善、忍”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整个学校氛围非常祥和。百花园小学也由默默无闻的一间新建小学一跃成为肇庆市一级小学,更连续几年被评为肇庆优秀小学,李茹琴更是连年被评为肇庆市优秀校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李茹琴和众多大法弟子走上省府和平请愿,回肇庆后,马上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了约半个月。六一零为了加强对李茹琴的监控,把她调至肇庆市教育局,并妄图用名利牵制她。一九九九年底李茹琴进京上访,想向政府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及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可是却被押回肇庆非法拘留半个月。从拘留所出来后,二零零零年年初她又一次进京上访,一下飞机就被肇庆六一零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劳教两年,投入广东三水妇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新年,李茹琴以所外执行被放回家,肇庆六一零给她安排了一份临时工作,以便对她进行严密监控。二零零三年,李茹琴被安排至肇庆市端州区第十四小学当普通教师。据该校学生反映,她所教的班是全校成绩、纪律最差的一个班,她接手后,经常用法轮大法的法理教导孩子们,让孩子们懂得怎样按“真、善、忍”做人,在她教育及善心感化下,整个班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学生也听话了,学习成绩直线上升。

二零零四年三月,李茹琴又一次被肇庆六一零非法带走,她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肇庆六一零又一次非法批了她三年劳教,她又一次被送到广东三水妇教所迫害。李茹琴坚信大法,两次被投入三水劳教所男所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我们无法想象李茹琴受到怎样的酷刑迫害,我们更无法相信马三家的悲剧将在广东重演。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下午,李茹琴在自己家开办的小工厂内,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一起学法,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如此一位优秀教师、优秀校长,工作成绩如此突出,而且优秀成绩是因为修炼“真、善、忍”而创造的,可是却受到中共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这是什么道理?

肇庆地区被中共颠倒是非、非法劳教的社会精英还有:

广东肇庆学院(原西江大学)物理系讲师方毅被劳教三年、多次关押洗脑班迫害。肇庆市第十二中学教师欧彩环被非法劳教。

肇庆市某镇中学教师贺阳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广东肇庆西江大学(现肇庆学院)化学系优秀毕业生黄宋钿被二次劳教、多次抓捕迫害。

西江大学化学系优秀毕业生汤志衡被二次劳教迫害……

2、三水劳教所的酷刑:用开水烫伤后抹盐刮刷

肇庆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被关押于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据透露,三水劳教所管教每“转化”一个学员即可获得二万元奖金,在此高额奖金的利诱之下,警察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种种惨不忍闻的酷刑。

肇庆法轮功学员林凤池遭受过一种被开水浇烫和刮刷伤口的酷刑。

林凤池在广东三水劳教所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被恶警送去迫害,开始恶警曾冠华等殴打林凤池。后刚好那里换了一批新的值班人员,恶警曾冠华等,特意挑选了四、五个身材高大的值班人员,他让这几个值班人员先看当局制造的“天安门自焚”录像,歪曲事实、并灌输给他们极不好的思想,然后就让这几个值班人员猛打林凤池。这些值班人员后来讲,当时他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按照恶警的要求去做,否则他们自己就会遭到恶警的殴打、电棍电、加期等惩罚。就这样林凤池被毒打了一个多小时,遍体鳞伤,头也被打破了。恶人还用烟头烧他,用牙签扎他的手指尖。后来他的身体有些支持不住了,神志也不很清了。他就口头答应恶警可以“转化”,恶警就叫停止了殴打。恶警曾冠华又强迫林凤池跟他一起发毒誓(“转化”不反悔,反悔将遭到……等非常恶毒的话),他说一句,叫林凤池跟他说一句。林凤池不跟着他说,他就说林凤池是假“转化”,就又叫值班人员打他,这样断断续续一直打了四天。

恶警一看这个办法不行,就又用了一个非常残忍和极其恶毒方法。恶警将烧开的水从林凤池颈部倒下,致使林凤池的后背和前胸被开水大面积烫伤,林凤池对法轮大法的坚信依然不动。恶警们又指使值班人员向他的伤口上抹盐,几天后由于伤口腐烂发臭,恶警们就叫值班人员在冲凉间用牙刷刷林凤池的伤口。

在第二次设立酷刑室期间,林凤池又被恶警调去进行残酷的迫害。开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让他睡觉、不让他坐下,只能蹲着,到晚上可以站着,以减弱他的意志。然后马上关进禁闭室十五天,在禁闭期间,恶警们几乎每天三次用八条电棍电他,每次二到三小时。恶警们看他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之心还不动,又采取了一个极其恶毒的方式迫害他。广东七、八月份的天气是非常热的,特别是水泥地面的地表温度高达七十多度,恶警们指使值班人员剥光林凤池的衣服,把他拉到外面的水泥地上,恶警们让四个值班人员压住他的四肢成“大”字型压在水泥地面上进行曝晒,晒过正面又翻过来晒背面。恶警们看他仍无动于衷,就又用两张厚棉被把他包起来接着晒,一共晒了几个小时。林凤池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出现了生命危险,之后恶警们把他送去三水劳教所医院就医。当他的身体刚刚好转一些,恶警们又迫不及待地把他送回酷刑室继续迫害。他被迫害的连他母亲也认不出自己的儿子来。

林凤池的妻子梁三婵,也被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林凤池回家后仍被严密监视,妻子又被绑架,林凤池靠种菜卖菜生活,家中孩子无人照顾。二零零七年十月底,林凤池失踪,可能又遭到绑架。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摧毁。

八、梁妙霞被非法判刑七年

肇庆六一零一直在酝酿新的阴谋以构陷梁妙霞入狱。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九时左右,警察通过梁妙霞所在单位(肇庆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说有朋友找她,骗她到门口,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绑架,并到她家和单位实施了非法抄家,抢走一大批私人物品,然后将她送到肇庆睦岗看守所,不让她吃饭,并指使犯人对她动粗,还给她戴上脚镣,不让她上厕所,致使梁妙霞身体多处红肿,身心均受到伤害。

次日清晨六点钟前,梁妙霞在被保释外出,六一零此次构陷未能得逞。但恶人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继续对她实施跟踪、监视、骚扰、盘问、威胁单位等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梁妙霞刚刚与丈夫办理了结婚登记的手续,正在操办婚事的时候,为躲避肇庆市六一零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外地,有家不能回,恶人四处打听寻找,并威胁她家人,她的母亲伍卓兰也因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七月,梁妙霞回家看望家人的时候,恶警监控了她丈夫的电话,在她丈夫的公司门前,众目睽睽之下把她再次绑架。

这次,邪恶之徒使出的招数非常的恶毒,恶人利用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到梁妙霞工作的单位肇庆市社保局,借口要办事,然后就报警说有人在单位散发传单,引来了公安和六一零,还一口咬定是该单位的干部职工,这事根本就是冲着梁妙霞来的,好在苍天有眼,梁妙霞刚好休假,所以根本没有可能在单位发传单。恶人没有达到他们栽赃嫁祸的目的,但还是以此为借口绑架了梁妙霞,并说要调查,还说“查证”后就把梁妙霞送到监狱。

警察强行将梁妙霞送到看守所,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强行把梁妙霞的衣服剪烂,马管教一开始就给她锁脚镣,并且不让她洗澡。大概一个月后梁妙霞开始绝食,警察竟给她打毒针,使她昏睡过去,旁边的犯人看见警察的暴行都惊呆了。

七天后,梁妙霞每天只是喝一点水,但身体很快恢复到和正常的时候一样,也不感觉饿,脸色还很红润,唱起真相歌来还很洪亮。这件事震惊了整个看守所,那些恶警、犯人,就连其他监仓的犯人都想要看看这一奇迹,特别是那些恶警,天天在闭路电视里监控着,看她有没有吃东西,就连洗澡的地方也被监控着,所以邪党看守所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权,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

就这样,梁妙霞一共绝食了二十八天。到后来看守所的马所长要求她的家人给他的女儿安排一份工作,以此来交换家人对她探视的权利,第二天他的女儿就去了某检察院上班。

两个多月后,梁妙霞被非法判了七年的重刑。后来回了家,可是回家之后,恶人一直都没有放松对她的监控迫害,还一直利用原单位对她进行监控,单位支部书记黄赞杰也一直主动配合邪恶,还经常威胁骚扰她的家人。

九、肇庆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梁妙霞被枉判的案例并不是个别的,十三年来肇庆至少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李金兰、林昆儒母子被非法判刑

李金兰,女,五十五岁,一九九九年五月走进大法修炼,修炼前她患有“植物神经紊乱”,就是中医所说的“气血两虚”,那是不治之症,常年头顶发冷,冷的疼痛难忍,脊柱也发冷。炎热的夏天头上还要戴毛线帽,外加大棉帽。更甚者是,身上要穿上毛衣、皮衣和大棉衣,还要加一条小棉被包着,可是脸上却流着汗。这样的日子度过了十几年,从一九八三年至一九九九年都是这种身体状况。一九九九年,她只炼了三天法轮功,就不用戴棉帽了,随后也不用穿棉衣、皮衣了,三年后就象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法轮大法使她走出了生不如死的日子,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眼看着这么好的功法被诬蔑、迫害,恩重如山的师尊被诽谤,她与儿子林昆儒(也是法轮功学员)心中非常不安,于是走出去讲真相,把自己亲身受益经历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希望别人也得福。这么善良的人,抱着这么纯善的心,想要帮助自己身边的人,却被中共当局绑架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母子俩回家乡肇庆市封开县南丰镇讲真相的时候,被不明真相者打黑报告,遭南丰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封开县看守所。林昆儒刚刚大学毕业,正是为社会作贡献的人才,也被中共摧折。

其后,李金兰在封开县被非法判刑五年,林昆儒被判一年缓期一年执行,母子上诉。上诉材料到肇庆市中级法院,但法院一直拖着不办理,说是还没安排好法官,后安排法官仲伟,此人叫律师给辩护词,律师不给,因怕法院不开庭就结案。法官说不给辩护词照样结案,不开庭,维持原判。

2、梁雪英、梁伟英姐妹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梁雪英、梁伟英姐妹俩在肇庆市广宁县螺岗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肇庆市广宁县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恶人给她们吊针,并且秘密开庭,俩人均被非法判刑六年,看守所拒绝家属探视,在家属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于六月二十八日送广州女子监狱迫害。

3、技术骨干冯玉琼被非法判刑

冯玉琼,女,四十多岁,肇庆端州玻璃厂技术骨干,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被端州六一零关于市看守所,戴几十斤重木枷,后又于二零零零年在市看守所关押几个月,并被送三水妇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被肇庆端州公安跟踪,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看守所,并被抄家,恶警把她关到看守所,冯玉琼一直绝食抗议,恶警不给家人接见,也不给家人知道她的情况,直到二零零五年六月,冯玉琼绝食到只有皮包骨头,无法行走、说话,恶警才通知家人见过二、三次。七月中旬,恶警突然通知家人冯玉琼被判了六年,已被送去广州监狱,家人得知此通知悲痛欲绝,其母无法接受。广州女子监狱剥夺冯玉琼家属探视权。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并不是出于法律,而是出于迫害的需要,所以都是非法判刑。肇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男学员多被关押于广东省四会监狱(在肇庆地区)迫害,女学员多被关押于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注:云浮市陈建国在肇庆被绑架,后被云浮当局非法判刑七年,深圳法轮功学员周磊在肇庆被抓,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十、肇庆地区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梁妙霞一家的遭遇还不是最悲惨的——她们还只是“家破”,而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迫害致“家破人亡”。

1、梁天华和范少卿夫妇被迫害致死

梁天华,怀集县商业局局长,一九九七年患肝硬化腹水,一九九八年修炼后病好。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梁天华与妻子范少卿同时被六一零非法抓捕,其妻被判劳教二年,在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梁天华因邪恶迫害、不准修炼、家庭破碎等重重打击,病情恶化转变为肝癌,经医院确诊后申请去广州、深圳留医治疗,但被六一零不法人员无理禁止,拖至危重送至广州医院时,医生说已迟了一个星期,无法救治,于二零零一年六月离世。

范少卿,梁天华之妻,怀集县工商局干部,曾患糖尿病、高血压治疗无效,一九九八年修炼后病情好转。二零零零年被判劳教二年,在丈夫被迫害离世后,一直心情忧郁,加上迫害的压力,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离世。

2、姜维健和邓月华夫妇被迫害致死

邓月华,曾患有严重心脏病,子宫长期出血,全身浮肿,脸色青黄;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没有了。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端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以她丈夫进京上访为由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才放回来。二零零三年六一零又以她不放弃信仰为由绑架其夫妻俩人到洗脑班,并强迫她儿子不许上班到洗脑班监视。此后她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中。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邓月华在迫害中离世。

姜维健,邓月华的丈夫,他从妻子身上看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后,也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修炼后他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他进京上访后回到当地,中共人员要绑架他到看守所,由于他单位上下所有人都维护他,不法人员没有得逞。但此后他一直受到监控,电话被监听,二零零三年当局把他绑架到洗脑班,逼他违心写所谓的“保证”。二零零七年,在妻子被迫害离世一年后,姜维健也悲惨离世。

3、张育民与王少君被迫害致家破人亡

张育民,四十一岁,潮阳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妻子王少君也是法轮大法弟子,他们有三个孩子,一家五口在肇庆市端州区做生意。

张育民在修炼前患有慢性肾炎、鼻窦炎、咽喉炎等多种疾病,中西医都看过了,偏方也试过,但都不见效。昂贵的医疗费,使一家人生活很贫困,也造成过大的精神压力。他喜得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修心向善,身体上的疾病很快不药而愈,真是无病一身轻,工作生活也愉快了。妻子看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后也开始修炼,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王少君到肇庆市体育中心炼功,被百花园派出所绑架,回家两天后,又被拘留十五天,出来后不久,又被绑架、抄家。张育民连同两岁多的小孩也被绑架,警察说要用小孩去换王少君。张育民被拘留十五天,到期后又被无理延长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王少君到北京上访,被关进看守所十五天,后又被转回老家潮阳戒毒所继续迫害十五天,后又被转到潮阳看守所迫害二十天才放人。与此同时,肇庆市端州区的恶警又到她家非法抄家,以有大法书籍为由再一次绑架了张育民到端州区看守所,那时家中只留下三岁、八岁和九岁三个小孩,无人照料。一个月后,邪恶的端州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政法委等把张育民非法劳教三年并送到了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家里的小店无法经营,亲戚只好把它低价卖掉,三个小孩被迫停学送到乡下外婆家寄养。

张育民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参加高强度劳动,邪恶对他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强制性洗脑,使他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最后被所外就医。他出来后又被长期跟踪监控,一家人精神高度紧张。他在百般困难的条件下开了一间小店,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端州区公安分局、“六一零”还是不放过他们,长期跟踪、监控、骚扰他们。夫妻俩被迫结束了小店的生意,而出外打工。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王少君在讲真相时,又被绑架并关进高要市看守所。张育民由于受到长期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状,生活已经很难自理了,还要照顾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他强烈要求看守所放人,结果遭到恶警的百般刁难,致使病情急剧恶化,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留下三个孩子靠妻子王少君一人独自抚养。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迫害下家破人亡。

截止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底,肇庆地区至少有十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十一、一个地区的悲剧

一九九八年九月,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文件精神,由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对广东省一万二千五百五十三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肇庆地区法轮功学员也是调查对象的范围。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而祛病健身的总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却颠倒是非迫害法轮功,制造了无数的悲剧。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肇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十人,被非法判刑至少十四人,被非法劳教至少五十人,被洗脑班迫害和被抄家、绑架、拘留、罚款等迫害者人数众多,难以统计。另外,很多学员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都经受了难以置信的酷刑折磨。

伍卓兰、梁妙霞一家的遭遇只是肇庆地区法轮功被迫害的一个缩影。梁天华和范少卿夫妇、姜维健和邓月华夫妇均被迫害离世;张育民被迫害离世、妻子王少君遭受反复迫害,家破人亡;林凤池、梁三婵都遭受劳教迫害,家庭破败;李金兰、林昆儒母子被判刑入狱;梁雪英、梁伟英姐妹被判刑入狱……多少家庭在中共迫害的风暴中破碎?是谁在破坏家庭,是谁在危害社会,已经一目了然!

附一:肇庆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肇庆地区曾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已知的至少有五十人人,包括:

1、 范少卿(二年)
2、 张育民(三年)
3、 陈住群(一年)
4、 林凤池
5、 梁三婵(林凤池之妻)
6、 冯棣见
7、 李茹琴(二次非法劳教共五年)
8、 方毅(三年)
9、 欧彩环(一年)
10、 贺阳莲(一年半)
11、 黄宋钿(二次非法劳教共五年)
12、 汤志衡(二次)
13、 廖伟健(二年)
14、 陈斯国(怀集人,二年)
15、 陈国星(广宁人,二次,共四年)
16、 梁士琼(二次,共二年)
17、 王福平(一年)
18、 李少花
19、 孔凤英
20、 林秀莲(一年)
21、 余茜
22、 余锦青(二次)
23、 何美婷
24、 冯玉琼(二年,还受过非法判刑)
25、 陈志芳(怀集人,一年)
26、 梁光华(怀集人,二年)
27、 李河燕(怀集人,二年)
28、 张燕颜
29、 黄伟
30、 陈四季
31、 陈爱带
32、 陈志强
33、 梁群好
34、 冯欣
35、 梁炳来
36、 容松好
37、 张子尧(另曾被二次拘留)
38、 黄小君(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和余锦清到高要市小湘镇讲真相被关押到高要市看守所)
39、 莫玉美
40、 陈振群(劳教一年,所外执行,还曾被洗脑班迫害二十五天)
41、 张亚妮(一年半)
42、 胡丽雅(二年)
43、 李少花(一年)
44、 孔凤英(一年)
45、 程水容(一年,人称五妹,在肇庆市景山岗市场内开设的补衣店内被绑架)
46、 谭德明(一年)
47、 梁燕琼(一年)
48、 马伟标(二年,另有非法判刑六年)
49、 林丽明(被强送三水劳教所迫害)
50、 许老师(四会人,2008年8月被强送三水劳教所迫害)

……

附二:肇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肇庆地区曾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已知的至少有十四人,包括:梁妙霞(七年)、李金兰(五年),林昆儒(一年,缓期一年执行)、冯玉琼(六年)、廖丽清(三年)、马伟标(六年)、梁雪英(六年)、梁伟英(六年)、陈红颜(三年)、余浩辉(肇庆高要,四年)、廖小平(三年)、何瑞琴(判三缓四)、莫巧稚(判三缓四)、张玉辉(非法刑期不详)等。

附三:肇庆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1、梁天华
2、范少卿
3、邓月华
4、姜维健
5、张育民
6、李洪芳:女,六十岁左右,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二零零零年四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拘留十五天,两次被罚款合计一万元,之后的几年中被“六一零”恶警不断恐吓干扰,家属也被恐吓,于二零零四年前后被迫害离世。
7、黄超美:女,四十六岁,原气动原件厂的职员,端州区法轮功学员,炼功前有心脏病、严重风湿性关节炎、鼻炎,炼功后全好了,她身体感到法轮的旋转,舒服美妙极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她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迫害,还有一次她到省政府上访,也被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三年七月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被强制写了所谓的“保证”,释放回家后得了喉咙肿痛的病,后来她声明违心写的“保证”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在高压迫害下,她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约在二零零四年底、二零零五年初离开人世。
8、李会群:女,六十八岁,炼功前患有尿毒症,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她被单位恐吓交出法轮功的书,二零零七年她被迫害离世。
9、郑建潮:男,七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开始炼功,炼功前有肺结核、糖尿病,修炼后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他经常受到单位恐吓,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在迫害中离世。
10、陈住群:女,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健康,家庭幸福。二零零零年她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抄家、罚款,被端州区政保科敲诈现金七千元,并被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六月她第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她出来后长期被电话骚扰,二零零三年她讲真相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到端州区看守所,后被绑架去肇庆市北岭洗脑班。家人多年来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造成夫妻不和,她长期处于被迫害干扰之中,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另: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广东肇庆人梁天英,被广州及深圳六一零迫害离世。)

附四:肇庆地区参与迫害的恶人榜

1、肇庆市迫害责任人:

肇庆市公安局610主要犯罪单位及责任人:(电话区号:0758)

肇庆市公安局,电话:0758-2721772、2719389、2721387、2710397

肇庆市政法委,地址:前进中路3 号,邮编:526040 ,电话:0758-2723604、2730988、2730628、2730818、 2730298

陈文敏:现任肇庆市政法委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

住宅:0758-2208693 手机:13824621663

黄平方:原肇庆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因贪污已被停职。

住宅:0758-2222168 手机:13902366168

黄子朋,广东肇庆 610负责人,610办:0758-2719389、2761062,

手机:13902365795、13802494081

莫锡凌:610办主任,13929883663  2730298  2722712

崔卓新,610办公室成员, 13902361800  2719403 2223660

梁伟英,610办公室成员, 13322966538  2723604 2269112

韩 风,610办公室成员, 13353000383

傅日明,610办公室成员,端州区法院院长, 13802497511 2756606 2826330

李航洲、苏怡杰,百花园派出所恶警,电话:2834756

肇庆睦岗派出所, 电话: 0758-2871285

蕉园派出所,电话:0758-2830694

肇庆市端州公安局610主要犯罪单位及责任人:

端州公安局,地址:古塔北路,邮编:526040,电话: 2233291 2238413, 2233970

端州政法委,地址:古塔中路区机关大院,邮编:526040,电话:0758-2733264

温海泉:国安大队队长、610办公室成员:13929876626

梁志就、余福耀、崔平、梁美容,端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758-2704168

杜巧容,端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13902361280,住宅电话 0758-2226291,单位 2224352,

白沙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警:

钟剑平:13189318728

梁××:13824635822

办公室:0758-2831595

康乐派出所的恶警

2、怀集县主要迫害责任人:

许荣新,怀集国保股长、610头目, 电话:13827568488

3、四会市主要迫害责任人:

肇庆市四会市公安局610主要犯罪单位及责任人:

彭仲明,四会市政法委书记、610办主任,办公室电话:0758-3301760,

凌主任,四会市610办主任, 办公室电话:0758-3301760,

彭仲明,四会市政法委书记、610办主任,办公室电话:0758-3301760,

凌主任,四会市610办主任, 办公室电话:0758-3301760.

4、高要市主要迫害责任人:

高要市政法委地址:广东省高要市科隆街8号 邮编:526100

办公电话:(0758)8365599 8365573

李木财:高要市政法委书记:住宅电话:(0758)2222097;手机:13602983968

高要市公安局地址:广东省高要市府前大街15号 办公电话:(0758)8392267

黎锦焕:高要市公安局局长:

办公电话:0758-8393628 住宅电话:(0758)2739111;手机:13602950308

高要市国安大队地址:广东省高要市府前大街15号

办公电话:(0758)8395303、8392295

李伟芬:国安大队队长:住宅电话:(0758)8392818;手机:13902366818

梁丁:国安大队副队长:住宅电话:(0758)2852228;手机:13802852390

高要市610,现改名为:“维稳及综治办”。地址:广东省高要市府前大街15号

办公电话:(0758)8365122

邬其文:高要市610主任:

办公电话:(0758)8365133 住宅电话:(0758)2833638;手机:13580603278

高要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包括:廖亚平、谭文超、李大连、冯婉贞。办公电话:(0758)8365122

5、鼎湖区主要迫害责任人:

禤耀明,鼎湖公安局局长,电话 :2622061

林先友,局长,电话:2622726、13802850923

朱敏豪、廖国良

6、三水劳教所主要迫害责任人: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劳教所360信箱 邮编:528136

三水劳教所有关负责人:

党委书记兼所长:张乡

副书记兼政委:马立明

纪委书记:肖德云

其它党委成员:邓和平、杜志伟、梁鸣华、黄昌华、郑高空

三水劳教所三分所队长:石山、陈七古、曹锦清、朱国良

三水劳教所教转办:陈福胜

7、迫害梁妙霞的主要责任部门(包括肇庆市、端州区):

广东省公安厅、610、政法委、公安局、国安、网警、肇庆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端州区看守所、康乐派出所、检察院、法院。

电话区号:0758

陈文敏,现任肇庆市政法委书记,宅2208693 、手机13824621663

黄子朋,肇庆 610办公室负责人,手机13902365795、13802494081

莫锡凌,610办公室主任,13929883663、2730298  

崔卓新,610办公室成员,13902361800、2719403

梁伟英,610办公室成员, 13322966538、2723604

韩风,610办公室成员, 13353000383

傅日明,610办公室成员,端州区法院院长, 13802497511、2756606

李国星,端州区公安分局局长

温海泉,国安队长、610办公室成员,13929876626

梁志就,国安大队成员、610办公室成员,车牌号码:粤O 0272

余福耀、崔平、梁美容,端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2704168

杜巧容,端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13902361280,宅2226291

康乐派出所参与迫害的恶警:梁志就、蓝善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