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教育工作者在迫害中走進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一九九八年末,我十九岁,在外地师范院校读书,由于自己被查出患有肥厚型梗阻性心肌病,心情极度消沉。那时学校有很多老师和同学都炼法轮功,其中和我要好的一位同学说:“你炼法轮功吧,祛病健身的效果特别好!”从小接受现有知识的教育,对气功根本不相信,甚至嗤之以鼻:炼气功还能治病?也没当回事儿。后来有个亲戚也向我推荐,她,大学本科毕业,在电力厂上班,向来是我羡慕的对像,我很疑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也炼法轮功呢?于是我读了《转法轮》,哦,原来这是一本佛家修炼的书啊!教人做好人,修心向善。那时我年轻气盛,乐于玩乐,所以很少读这本宝书,但向善的种子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转眼间一九九九年我毕业了,回到了家乡,当了一名教师,后来看到电视里黄金时段连续播放对法轮大法诬蔑的片子,《转法轮》等书籍被烧,磁带、录像带被碾碎——一幕幕可怕的场景让我恐惧、迷惑、不知所措——为什么?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不让老百姓炼了呢?天都快塌了,而周围又没有一个同修。那时,从小接受的洗脑使我认为:国家这么做有他的道理。(其实窃国的中共和中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做了让我一生中后悔的事,把自己仅有的几本书付之一炬。

本已找到光明的我,又落入了极度的迷茫之中,找不到了前進的方向,在社会的洪流中我忘记了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忘记了做事先考虑他人,变的很现实,为了别人对自己不公正的一句评价而一宿睡不着觉,为了一个优秀、先進而想方设法的去争,身体也每况愈下。

二零零三年我结了婚,以我的身体状况,医生是不允许我要孩子的,可是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丈夫和他的家人。怀孕时,我的前胸、后背、两肋都疼,常常半夜靠着冰冷的墙泪流满面,叹息不已,人活着怎么这么苦,这么难啊!到了预产期当地的医生都不给我做剖腹产,害怕我死掉,去了省城的一家大医院,医生说,以你目前的状况,你随时都可以猝死!精神的压力让我透不过气来。可是我心里却一直保持着一念:我不能死,别人都知道我炼过法轮功,不得说我是炼法轮功死的吗?总有一天,我会明白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就这一念,师父没肯放弃我,我一直都活着,直到二零零八年我明白真相的那一天!

那时孩子三岁了,经常生病,一年之中得了好几次肺炎,每次都打十几天的针,几十个吊瓶,可是也没好利索,医生说,照理说该好了,不能打了,回家给孩子吃药去吧,每天都精心照顾,按时吃药,可是吃着吃着又发烧了,到医院一查——肺炎!真是苦不堪言!西药也用了,中药也吃了,灌的孩子身体越来越不好,黑瘦黑瘦的。一年的医药费没一万也得八千。那天我带孩子去打针,一个面容和善的阿姨走到我跟前说:“孩子,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我心里一惊:这谁又搞政治了?这些人哪真是!阿姨依然和善的给我讲了“四二五和平上访,自焚,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啊,这不就是我想要知道的吗?她的话逐一破了我的心结,象一道光芒划破我尘封已久的阴霾与疑惑。原来中共一切都是造谣,栽赃陷害,它蒙蔽毒害了多少世人啊?一个人,无论多大的职位,也不能凌驾于国家、人民之上迫害了那么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啊。难怪这个社会假的遍地都是,为一点小利而争争斗斗。就这谎言,让我与大法错过了十年,十年啊!整整十年,对于一个明白真相后觉悟的修炼人来说,是痛彻心扉的痛啊!我泪流满面!为我失去的十年而痛悔,为我能从新走回大法而高兴!

那一天我坚定的走進了大法修炼的门,从此,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上多高的楼都不累,每天骑着自行车送孩子上学,时时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心态平和。

女儿的变化

女儿有时也和我一起读《转法轮》,也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和我读完一遍《转法轮》后,书上所有的字她都认识了。当时她才四岁,这真是大法的威力啊!到现在四年没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身体结实了,也变白变胖了。跟过去真是判若两人。院子里的小朋友无论是几个月的还是十几岁的都喜欢和她玩,她从来不和别人争抢,总是让着他们,大人也都说这孩子太懂事了,这样的孩子在社会上难找啊!

有一次,女儿吃瓜子,不小心瓜子皮扎進了嗓子眼儿,孩子不惧不怕,表情严肃,不一会瓜子皮就吐出来了,孩子说:“妈妈,我在心里说没事儿,法轮大法好!你看,一下就出来了!”

还有一次,女儿穿了一双大拖鞋,走的过急一下崴了脚脖子,疼的她坐在地上直掉眼泪,我焦急的扶她起来,她说:“妈妈,保证没事儿,我有师父!”说着站起来,走了几步,越走越顺,没事儿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从她的身上一次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丈夫的改变

丈夫是一位现役军官,硕士研究生学历,从小在邪党文化的教育下长大,再加上本身学的就是政治学,所以对我学大法非常害怕,也非常反对,认为你是在搞政治,当初给我讲真相的同修一来,吓的他直撵人家走,把我的电脑也拆了。说:“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还敢跟共产党作对,不要命了?如果你再来我就叫门卫战士把你拖走!”

我和同修不为所动,耐心的给他讲真相,一次又一次,当他听到,国家没有一款法律说法轮功是违法的时,他震惊了!是真的吗?渐渐的打开了他的心结。尤其看到我和孩子脱胎换骨的变化时,他的心灵被震撼了!每天他都督促孩子说:“跟你妈学习去!别贪玩。今天的诗背没背?”他虽不明说,但我们都懂他的意思:学法和背《洪吟》。刚开始跟他讲共产邪党的历史的时候,他大吼:“我不比你们了解,我学的就是这个,你们懂什么!”让他看《九评》,他是带着挑毛病的心去看的,告诉你这儿写的不对,那儿歪曲了事实,可是他都看完了一遍后,整个人都变了。他要来了《九评》的视频,看的他连连点头。有一次,在别的小区的楼道里,他看到了一本精装的《九评》爱不释手的擦去上面的灰,放在了自己胸前的兜里。自己又看了一遍后拿去给他的同事看了。从那时,他郑重声明退了党。一个生命得救了!

现在,上级要传达什么关于迫害大法的一些命令,他从来都不传达了。还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他经常上动态网,看真实信息,不信央视宣传的那些“大好一片”的假新闻了。真相,永远也不会掩盖,始终散发着他耀眼的光芒。

看到丈夫的变化,更加坚定了我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决心。理智的把大法的真相告诉身边的同事、朋友、亲人以及不相识的人。为了营救同修,我领着孩子到监狱、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我每时每刻都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走的正时,师父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对我微笑。我害怕时,在梦中师父让我看到长着硕大翅膀的洁白无瑕的马,旁边站着一位顶天立地的神,把邪恶一个雷就劈的无影无踪。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也更加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现在,我不再后悔自己错过了多长时间,也不执着正法的时间还有多少,正念正行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神的路上要奋起直追!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无私无我的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