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不随波逐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

修大法 “真阳光”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以前因体力不够,写黑板时,举一会儿胳膊就觉得累了,走路走一会儿就觉得累了,在家里总想躺着,总觉得自己有什么病。到医院检查,虽没查出什么病来,可自己总想喝点汤药补补,不管自己怎么补还是老样子。

98年修炼法轮功后有了很大的改观:写黑板、走路一点也不觉得累了。孩子的奶奶看我提着十斤重的油桶,还拎着一兜子的菜十分轻松的上了楼,感叹的说:以前坐公车我得给你让座,现在竟然这么有力气。

以前我性格内向,负面思想很重,工作之余,总爱没事儿瞎想。一次看着丈夫躺在床上,竟想:他要不在了,我怎么办呀?想想竟然哭了起来。这事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修炼后,天天都高兴,好象儿时一样的快乐。一次出门买东西,在一个蛋糕摊位前,一位不认识的大姐看着我说:“看你多漂亮,真阳光!”我说:“是啊,心里阳光就漂亮!”说着就送给她一盘神韵光盘,说:“看了这个,你也阳光!你也漂亮!”她高兴的接过去说:“谢谢!”

修大法 不随波逐流

过去人们都说高等学校是“清水衙门”;现今的高校随着社会的堕落,变成了追逐名利的场所。我在工作中用大法的法理指导自己,不随波逐流,尽一个教师教书育人应尽的责任。

当今高校存在着浓厚的文革时期那种“跃進”的浮夸风。政府导向使得学校领导总在追逐“上层次”,为此提出一些不切合本校实际明显拔高的目标,要求老师们准备各种相关的支撑材料,于是出台了一些措施,以刺激大家申请项目或写各种论文,并设定了各种奖励政策及评职标准。在这些政策下,很多教师趋之若鹜,随即造成了虚假项目或出现不少垃圾论文,人心浮动。人的精力有限,都去为名利拼杀,教学课质量渐渐被忽视了,下降。教学是“良心活儿”,好坏谁也看不见,又不见利,人们也就越来越不重视教学了。

每一次开会表彰的都是谁谁拿到多少万元的项目啦,谁谁出了多少篇论文啦,听到后对我都是一次心性考验。但我告诫自己:假的不能做,对教学没有益处的不能做。我就似乎显得很“落后”,自然也没有奖励。开始心里还有点不平衡,渐渐的越来越坦然了。最近开会又说,现在项目够多了,但专著少,希望大家能够往这方面努努力。听后,想起了这些年的变化,越发超然了。

不正之风越演越烈,竟然出现了教师私自收取酬金的现象,比如哪个学生成绩差,付费给老师想办法,等等。在这方面我是这样对待的:学生成绩不及格,绝对不应该调分,不是为了整治他,目地是让他端正学习态度。他来找我,我给他讲清楚道理,他也心悦诚服。有时家长打电话问成绩,告诉他及格了,他也感谢我,于是以给我充手机费的方式感谢我,我发现就给他(她)原数充回去。带学生搞毕业设计,学校给每个学生一小笔报销费用,后来其中一部份变成了给老师的福利。随着修炼的提高,我觉着这笔钱是从学生那里克扣出来的,我不能拿。我就在学生毕业时分给了学生。

我的这些事情都很小,但是我想,如果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能从这样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哪里还有什么教育乱收费的现象,哪里还有什么虚假项目、垃圾论文之说?由于教育工作者的追逐名利,不仅弄坏了教师们个人的心境,同时更污染了教育的殿堂。学生是来受教育的,入学时原本有一颗童真的心、清澈的眼神,到毕业时的心态却显出了不同程度的麻木与玩世不恭,看着令人痛心。

法轮大法能让人身体健康,道德提升,对提高人的素质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如果没有江泽民及中共的迫害,法轮大法的自由传播会使多少人的人心归正、身心健康?我们的教育领域也一定会稳定、健康的发展,那受益的人会有多少?推而广之,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的医疗系统、教育系统、服务行业,政府机关,新闻媒体……绝不会是现今这种腐败不堪的恶劣状态,各行各业的大法弟子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能引领人的道德回升,那中国将会是一种什么状况?我们的社会还会象今天这样危机四伏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