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至今仍未走出来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同修啊!同修!赶快醒悟吧,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等着我们……

其实,我以前也是一个迷在个人修炼状态中的学员,所谓天天在家看书、炼功的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把我从危险边缘拉了回来。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一九九九年邪恶从天而降。江氏集团开始诬蔑、陷害法轮功,诽谤师父。从此我们就失去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当时我们炼功点大约有二、三十人集体炼功)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上访。遇到了全国各地的很多同修,我们就聚在一起学法。二十多天后,我被邪恶带到了当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正月,我再次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又被恶警带進来当地的黑窝,我们很多当地的同修就在一起炼功。

从黑窝里回家后,跟我同组的同修(当时的辅导员)一起切磋,因为她有怕心,执着情与利等人心,所以她至今未走出来。我也喊过她多次,把对师父法理的理解讲给她听,她仍无动于衷,她说:“没有必要讲法轮功了,现在的人都听不進去了”等等。那时,我也受到了邪恶的干扰,就再没出来证实大法了。想到这儿,我后悔莫及。直到近三年,在师父的大慈大悲的招引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才走了出来。

记得清清楚楚,在我呆在家里不出来的日子里,师父在梦中多次点悟我,梦中有一张很高很高的梯子,我站在上面最高的位置,梯子突然间离开墙壁,悬在空中,多险啊,马上就要倒下……;还有在梦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有时在梦中看到到处是大便,自己和亲人就在那个大便里面,弄得手上、身上都是。醒来后,我悟到是自己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是师父在点化我……,但却从不知道是没走出来证实大法的缘故。现在我回想起来多危险,多害怕呀!要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救我,恐怕我将永远失去这万古机缘。

在我走出来之后,我人觉得格外轻松,很多以前根本就放不下的人心、执着心也慢慢放下了。我白天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盘,晚上就出去贴不干胶,送真相小册子,没有怕心,做得顺顺利利。有时突然间后面来了人,我坦坦荡荡若无其事的。在做的路上每次都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是来救人的,绝不能让邪恶干扰、捣乱”;背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1];背《洪吟二》中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3]

同修啊!同修!我们要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啊!

在《洪吟三》<撒甘露>中的最后一句:“兑现誓约上归途”。是啊!我们一定要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啊!其实,我们就生活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无不触及情与利的考验,每当自己心里过不去的时候,马上就在心里默默的背诵师父的法:“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4]这样心就慢慢平静下来了。

写到这儿,我内心一阵心酸,无比惭愧,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弟子不争气,中途耽误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错过了救度众生的机会,实在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今后的日子里,弟子要更加精進。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除黑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