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修炼”一词只在小说和电影中听到过,对我来说既神秘又不知缘由的有些向往。九八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读了同事借给我的《转法轮》,读后感觉作者博学多才,不仅通晓古今中外、天文地理等知识,而且讲的道理与我做人的标准相同,更重要的是让我知道了这是一本教人修炼的书。

从那以后,心中莫名其妙的总是充满了喜悦,每天上下班、忙家务也不觉得累了,有空就拿起书看,真是爱不释手,迟迟都不愿还回去。直到九八年秋末,同事找我要回了书,我才请回了当时全套的大法书籍。从那以后,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直到现在。在这既短暂又漫长的岁月里,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无不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

在这里写几件事向师父和同修汇报。

一、所有病痛不翼而飞

修炼前,我患有结核性胸膜炎,胸腔积水严重,曾住过六个月的医院也没治好。由于我对治疗这种病的药物过敏,又晕针,所以胸积水只能靠自己慢慢吸收。到最后,形成了包裹(如鸡蛋大小),胸腔粘连,肋隔角变钝。每天下午都低烧三十七度左右,左后背总象背着个大磨盘一样沉重,打喷嚏、打哈欠、咳嗽、伸腰时,左胸内都疼痛。医生告诉我说这种情况会伴随我终生了。除此之外,我还有肾结石,有时左侧腰部疼的直冒汗。医生让喝叫排石汤的中药后,还要在地上蹦来蹦去,说是往下排石头,真是苦不堪言。另外,还有气管炎,到冬天就犯,喘不动气;坐月子时还得了严重的痔疮,上点火或着点凉就爱犯。最难受的是我还有神经衰弱的毛病,每天都睡不好觉,总是昏昏沉沉的。那时三天一小休,五天一大休,总是耽误工作,也给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同事们说我是当代的林黛玉。我也发愁,自己还不到四十岁,今后的日子该怎样熬过啊!

令人惊奇的是自从修炼大法后,这些病痛不知何时都不翼而飞了,而且整个人象没有了身体一样感觉非常轻,拎多少东西也不觉得沉,上楼也不累,走路象鹅毛一样飘飘的感觉,美妙极了!这时我才明白,是师父把我的病拿掉了。

我心怀感激,更加精進,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的道德水平。家人和同事也觉得很神奇,都说我象换了个人似的,每天都精力充沛、精神饱满的样子,哪还有林黛玉的影子了!为此,好几个同事也让我帮着请了《转法轮》。

二、明白人生的真正意义,道德回升

得法后的心情无以言表,只觉得有生以来所有的烦恼和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只剩下快乐和幸福感。每天除了上下班、做家务外的所有时间都是学法,单位和家里各放一本《转法轮》,有空就看,早晨三点半就起来炼功。《转法轮》一书最多三天就通读一遍,明白了真修弟子必须同化真善忍,不计常人中的名利情,做好人中的好人。

那时,我家有八十多岁的婆婆,还有上小学的孩子,丈夫工作忙,还经常出差。我既上班又照顾家人,因为身体好了,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也不觉得困乏,反而精力充沛,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再也没有因为不舒服耽误过工作。每年单位都集中报一次药费,修炼以后,同事问我为何不报药费?我说不得病就没有药费了(没修炼以前每年都要报两三千元的药费)!可同事们都说我傻,说自己不得病可以给家人开药啊,不报白不报。我认真的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是我的我不要,不能占便宜,否则就不是修炼的人了。”领导对此也很认同,说:“大法弟子就是不一样!”

我当时还兼管单位的图书馆和书籍的采购工作。一些推销商经常找上门,为了让我买他的书,曾经送我价值一千多元成套的精装古典书籍,修炼以后知道不对了,我主动将书还给图书馆。再购书时,我都是将价格压到位,给单位节省了很多费用。推销商说:“有百分之三十的回扣是给你的,你却都给单位了。”我告诉他,我修法轮功了,不能做违心的事。他告诉我说:“你们地区有很多企事业单位都买我的书,从来没遇到象你这样的人,真是佩服!看来,法轮功真是好啊!”

是啊,修炼以后,我表里如一,待人和善,从不斤斤计较。严格按真善忍要求去做,遇事向内找,思想越来越纯净,同事和朋友们对我越来越信任,关系也越来越好。

随着不断的修炼,思想境界也在不断的提高,越来越感到大法的神奇。他不但教人向善,还能使人道德升华到先天本性,即返本归真,返回先天美好的天国世界,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这才是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明白了这些,也初步的明白了师父为何要传这部大法,也更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三、佛法修炼,堂堂正正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由于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身边的好心人不时的提醒我:回避一下吧,不要再说法轮功好了。看到人们被欺骗,师父和大法遭陷害,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捧着师父的法像说:“请师父放心,我一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如既往的修炼着,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忙完了就看书学法。由于看到我修炼前后的表现和身体的好转,领导和同事们都觉得法轮功并不象媒体宣传的那样,因此也不再劝我放弃了。但是,恶党对大法的迫害逐步升级,有恶人向上级610部门反映,说我还在社会上公开的宣传法轮大法好,在单位看书也没人管。于是610给我们领导施加压力,并来人协同单位给我办所谓的学习班,将我软禁近两个月。

那时在全国大气候的渲染下,我们地区的各行各业自上而下的都是两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的诬蔑我们的大法,每个大法弟子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着。由于我的不避讳,被我们地区列为重点对象。上级各部门的人员和我单位中层以上的领导(我当时也是中层干部),轮番的来对我“转化”,拿来很多邪党的宣传资料和音像资料,我一次都不看并告诉他们,我修炼前后身心的变化足以证明法轮大法好,要让我往哪里“转化”呢?难道要从好转到坏吗?我受益了,我不能承认对我师父、对大法的栽赃陷害。他们无言以对。有的还说:法轮功都象你这样就好了。

由于我的坚持,我单位的领导在我地区的大会小会上每次都被点名批评,我就更不用说了。全地区的人几乎都知道某某单位有个“顽固不化”。由于我修炼后在生活和工作等各个方面都做的非常出色,公安局又没在我处找出任何东西,想送我進看守所也没有证据。最后我被降职为科员,调离原岗位。职位降了,工资待遇也随之下降。当时我想:就算把我脑袋砍下来,我都不会改变的,何况这些。每天照常心情愉快的上下班,学法修炼。见我象没事人似的,我们大领导找到我说:“这样太不值得了,你不觉得委屈吗?不生气吗?”我说:“委屈什么呀?我觉得很幸福,因为我能修大法,能用行动证明法轮功是正的。请领导放心,无论怎样对我,我都不会有怨言,不会生气,我师父教我们要无怨无恨。”无论他怎样训斥我,我就是笑,一点也没有气。他大声的对身边的同事说:“她不是人,知道她是什么吗?她是神!”又说“没想到你小小女子真有钢”,然后竖起大拇指说:“你行!我佩服你!”

大约不到一年,我被一学员说出(他后来改修净土,不久就去世了),我被停止工作。领导对我说:“你在家炼,不要再出去说了,否则不但会处理你,还会影响我们。”我说,“我是大法弟子,诬陷大法就是诬陷我,不说就是承认了,绝对不可以,我就是要证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停止我工作大约半年,即二零零四年三月左右,见我仍没有改变态度,单位决定开除我党籍,开除干部队伍,降至最低一线做普通工人。我对领导和同事说:不开除我党籍我也要退出来,因为迫害真善忍的,一定是假恶斗,是邪恶的,我不会与邪恶为伍。我无论在哪里都会是真善忍的好人。有一次,公安局管迫害法轮功的人来单位找我说签什么字,当时特别忙,有很多客户,我大声说,你来打扰我的工作,这样做对吗?问问大家,修大法做好人有什么不对?并在他递来的单子上写道:法轮大法好!永远修炼法轮功。他灰溜溜的走了,再也没来。

有一天,片警去单位,给我一张表格,一看是“犯罪分子登记表”,我乐了,问他:“我杀人了?放火了?偷盗了?还是行骗了?到底犯哪一条了?”他哑口无言。我对他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有罪。”他说:“你不是善吗?我管你要钱你给不给?”我问为什么?他说:“买车,没钱,就想管你要。”我笑了,对他说,“你若是老弱病残,不用说我也会帮的。而你却是胳膊粗力气大,站着比我高,躺着比我长,管我小女子要钱,你和强盗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强盗!我若给你,就是助纣为虐,我也不是好人了。”他无语,对我说:“在家偷偷的炼吧,没有人管你。”我说,“有些人做坏事还大大方方的呢,我们做好人为什么要偷偷的?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好人为什么要怕?大法就是好!就是正!我就是要光明磊落的学!”我告诉他不要再帮着邪恶迫害了,善恶会有报的,他认同。就这样,我一直都是堂堂正正的修炼,再也没有人来问过。

四、破除旧势力利用家人迫害

那是我被停止工作的时候,在大概是七、八月份的一个下午三点半左右,丈夫回家看到我正看《转法轮》,象疯了一样扑过来抢书。当时是在卧室,我双手将书贴在胸前,用力趴在床上,他抢了半天也没抢去,就将我拖到地板上,压住我的双腿,用力掰我的双手,我当时心中就一个念头:绝不让他抢去,否则他会将书毁掉的,我决不允许。心里说请师父帮助我,请正法神帮助我。他见抢不去,用腿压住我的上身,随手抓起地上的手机充电器的线,将我的双腿缠住,使我动不了,又来抢被我用双臂紧紧搂在胸前的《转法轮》,我们两人在地上,他拼命的用尽一切招数来抢夺,我也用尽全身力气护着我的书。不知怎么我双腿一用力,充电器的线就断了,又从地上翻到床上。就这样,床上地下的来来回回不知折腾了多少次,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太阳落山了,天已经快黑下来了。这时已是晚七点钟左右了。我们两人几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从床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爬到床上不停气的争抢了三个多小时,他还不时的念叨:就不信我抢不过你!我也在心里说:我有师父保护,你就是抢不去!我用整个身体全心的护着我的书,他硬是没抢去!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再看丈夫,脸色惨白,汗珠子直往下流,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口的喘着气,看他的样子,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放开我去洗手间擦汗,并大声说:“我去拿刀砍了你,看你还跟不跟我抢了。”我紧紧的抱着书心想:你敢!我有师父!就是砍了我,你也别想得到书。我乘机跑進书房随手将门反锁上了,把书放到了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这件事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为他是那种绝对不相信有神存在人,所以对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来,从我手中抢东西,易如反掌,不会费吹灰之力,因为我们俩身体条件相差悬殊。我身高1米58,体重98斤,体态娇小、柔弱;他身高1米76,体重160多斤,四十岁刚出头,身体健康,比我要强壮有力的多!如此大的差别,怎么都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因此他也似乎觉得法轮功确实有点神。

我丈夫受到牵连迫害,心情不好,对我经常大骂出口,还拳脚相加。我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头上也常常是大包小包的,我从没为此掉过一滴眼泪。他知道管不了我,曾三次以和我离婚来要挟我。因为我明白了大法的超常,是常人花多少钱都得不到的,他能使人思想境界升华,是挽救人类的希望,要让我用生命去维护大法我都不会有半点踌躇。于是我义正词严的对他说“我是大法弟子,道德高尚、人格高贵,不允许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对我耍流氓,若再不知悔改,会造大业、下地狱的,我也会将你对我的所作所为告知身边所有的人,让他们知道你作为国家干部,是怎样对待侍奉你母亲,照顾孩子,又照顾你的善良的妻子的。”从那以后,他停止了五年来对我的谩骂和不时的拳脚。因为我没有怨言,做到了无怨无恨,他也无话可说了。自我修炼以后,他工作以外的时间就是玩,一切家务都是我做,为此,他的同学、朋友都羡慕的说:回家也让媳妇炼法轮功。

零四年家里按了宽带网络。上网后收到陌生人发来的网址,打开一看竟是动态网,就可進到明慧网了,当时就是有一种终于找到家的感觉,心情无以言表,不再感到孤独了。不久又有了翻墙软件,用起来得心应手,非常方便。自那以后,每当有心结过不去时,我就上网去看同修的心得交流,看到的都是针对我那颗心的文章,对我修炼提高帮助非常大。这些年来,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有明慧网的陪伴,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着三件事: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一步步比较平稳的走过来。

回顾近十四年来的修炼历程,一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也摔了许多跟头,不管是摔伤了,还是摔疼了,也总能爬起来继续往前奔,因为我明白自己的使命,自己肩负的责任,就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期间,由于执着心难放下,不知师父为弟子操了多少心,为弟子承担了多少苦难,弟子心痛不已!只有三件事都做好,精進再精進,才会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呵护,才会不负众生的盼望……想写的太多,即便是写出一本书,也表达不完弟子在正法路上的所思、所为和对师父感恩的心情。

大法弟子是超常的,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不执著常人的名、利、情的,所以,无论邪恶怎样疯狂,都动不了坚如磐石的大法和大法弟子。常言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邪恶越疯狂,灭亡的也就越快。邪恶必灭!大法和大法弟子必成!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