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内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位于四川省新津花桥镇蔡湾村的一处秘密基地,对外挂牌“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却是用于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

'紧闭的大门'
紧闭的大门

新津洗脑班的大门随时紧闭,洗脑班与外界完全隔绝。外界很难知晓里面的真实情况。只有当法轮功学员被抓、关进来时,大门才会开一下。

撒谎 为掩盖罪恶

西南石油大学副教授李延钧博士被关押到新津洗脑班后,他的家人和亲友到洗脑班寻找,恰逢劫持法轮功学员袁斌的人准备进入洗脑班,一人从车上下来(图1)走进洗脑班,另一人将车开进洗脑班(图2)。洗脑班的门打开之时,李教授妻子前去询问教授是否被关押在此(图3),却被洗脑班工作人员以“啥子在我们这喔!我们这是国家单位”为由强行撵出洗脑班,并蛮横地关上铁门(图4)。她只得到大门旁边的一个小口处询问(图5),一男子(圈中人)否认李教授被关押在这里(图5)。

家属将李教授的姓、名一一说给他,希望他能帮助找一下。那男子找也不找,就矢口否认李教授被关押在此,他说:“我们没得这个人,我们帮你查了。”家属和亲友追问道:“但是国保的人就说(李教授)在你们这儿。”那男子听后竟耍无赖地说:“那你把国保的人找起来。”

无奈之下,家属只得到洗脑班墙外高声呼喊李教授,李教授应声回答。当时李教授被关押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图6)。从窗户上安装的铁栏杆可以得知,这是明显的非法拘禁。

李教授告诉家属,他被隔离关押在一个房间内,房内有三张床。李教授说他“体检出来心脏有问题”。家属很气愤,质问洗脑班为什么体检出来有问题,他们还是要关。

亲友向教授喊话:“记住,你要出来,这不是你待的地方,这是个黑监狱,这是个流氓的地方。……你是好人,他们迫害好人。你没有犯法,他们为什么不让你说话,把你关起来?!这是黑监狱!……李教授,你所有的研究生,他们都要为你声援!”

最后,亲友向洗脑班喊话:“不准犯法,不准犯法,你们犯法了!”

家属后来又去质问洗脑班,为何李教授被关押在这,却堂而皇之地当着家属的面撒谎否认,但刚才那个男子一直未露面。

'李延钧教授'
李延钧教授

李教授是国家级十一五规划教材《油藏地质学》主编,2011年度分别荣获院和校课堂教学优秀奖二等奖和三等奖。他主持并完成省部级科研1项,完成主研国、部级科研共2项,在研杰青基金项目1项。从《李教授与毕业博士生、研究生合影》(图7),以及《2011年,李教授在第13届全国有机地球化学会议上做报告》(图8)的照片,我们可以得知,李教授是个受人尊敬、爱戴的好老师,这与铁窗内被关押的照片(图6)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残酷的迫害,风华正茂的李教授被查出有风湿性心脏病。现李教授已被非法批捕,非法拘禁于泸州看守所。

在中共的邪恶统治下,像李教授这样的知识分子被无端迫害,并不是个案。

“监狱—洗脑班”迫害模式

'袁斌'
袁斌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是原龙泉驿区洛带中学优秀教师袁斌八年冤狱期满,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不料洛带镇谢某、与龙泉政法委何某等七人,伙同乐山五马坪监狱人员避开在监狱门口苦苦守候的袁斌家人,合谋将袁斌从监狱劫持到新津洗脑班非法监禁。袁斌八旬的父母未接回儿子,非常伤心,老泪纵横,寝食不安。袁斌女儿在五马坪监狱没接到爸爸,在狱政科失声痛哭,要监狱还她爸爸(图9)。

家属后来进洗脑班见到了袁斌,他在监狱被迫害的牙齿松动断裂、头发稀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的多。

八月十九日,袁斌家人到新津洗脑班守候了一整天,要求必须释放袁斌,在家属的强烈抗争下,傍晚袁斌终于重获自由。

九旬老人的思子之苦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凌晨,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职工、法轮功学员严良茹在单位被成都市国安局警察绑架,此后一直下落不明。直到六月十八日,家人才得知他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

自严良茹被绑架至今已经四个多月,他的家人和律师没能见过他一面。严良茹九十二岁的老母亲在儿子被绑架后,几天不进食水,被送到医院输液。严母现在已不能进食、输不进液,骨瘦如柴、手脚肿亮,稍一清醒时就会念叨幺儿,念着念着她眼眶就发红、泪水满眶,几个月的思子之苦,令旁人看着都心酸。

六月十八日,市国安局派两人到研究所与严良茹的妻子见面,出示的一张“公文”显示,严良茹被非法关在新津洗脑班“监视居住”,没写任何原因,也没有依法将文书交给他妻子。他们表现的很伪善,说:“人情况很好,已经转到新津,现在能吃能喝。”还表示尽快安排家人见严良茹。

严良茹的老家亲人得知情况后,于六月二十一日赶到新津洗脑班要求见人。洗脑班拒不开门,同时通知国安局、110,国安局立即打电话训斥严良茹的妻子。110警察则配合洗脑班将家人一个个骗进去非法录像、查到身份,然后通知单位来人拦阻家人,当晚当地派出所的人还登门对家人进行骚扰。

至今,家人和律师都没能见上严良茹一面。最令他们担心的是,身体瘦小、为人善良的严良茹又会遭受怎样的虐待呢?

任意非法拘禁

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了610办公室,它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盖世太保的一个非法组织,因在6月10日成立而得此恶名。

由于洗脑班受610直接控制,所以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关押就显得随意性很强,想关谁,610就可以操控警察抓人;绑架到洗脑班后,想关多久就关多久,也不给家属一个书面通知。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期间音信全无,家人对他们的处境非常担心,整日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建筑专家与女儿被劫数月 家属请律师维权

原成都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及女儿蒋竺君,被黑监狱——新津洗脑班分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和九个月,蒋宗林妻子谢成新在申告无望之下,为他们聘请了四位维权律师。

九月十六日下午,谢成新和三位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见当事人,洗脑班如临大敌,电话找来110警察,最后让律师从侧门的小窗口望了几眼两位被害人。

九月十七日,四位律师到成都市检察院反映并递交了刑事控告函,第二天他们又分别到市人大、市政法委、市法制办、市纪委及市群众接待中心递交了投诉控告信。纪委说不归他们管,让他们去上访中心,法制办后打来电话说他们管不了,是政法委在管。

一路上警察林立,律师与谢成新多次被他们当成访民围上盘问。

律师们表示:象这样彻头彻尾的非法拘禁已经构成犯罪,责任人都应被判处三年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受害人蒋宗林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五年冤狱期满当天,被成都金牛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抚琴街办合谋劫持至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十二月二十二日,蒋宗林妻子、女儿、兄弟等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释放蒋宗林,结果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以及金牛区六一零人员以卑劣的手段将蒋宗林的妻女骗进了关押楼中非法拘禁。洗脑班对绝食抗议的蒋竺君进行了暴力灌食,致使其一段时期颈项僵直。

新津洗脑班惯用下毒药、暴力灌食等残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四月份,蒋的妻子获释,却被威胁“出去后不准接触法轮功,如果不配合等等,随时将你再抓进去”。

其亲友依法上访鸣冤,竟然也遭威胁。“610”指使蒋亲戚所属街道派出所上门威胁,完全一副黑社会做派,他们说:以后不准联系他们那家人,你儿子在哪个学校上学?我们随时会再来找你的。

中秋被围困家中,谢成新“被失踪”

'蒋宗林、谢成新夫妻'
蒋宗林、谢成新夫妻

中秋节(九月十九日)中午12点左右,几十人将谢成新围困家中,这些人来自“六一零”、公安、国安、街道办、社区等。他们威胁、诱骗,企图构陷谢成新和正义律师。

由于当时只有谢成新一人在家,亲戚又离得较远,本来这一情况亲戚朋友都无从知晓,恰巧这天下午四点左右,海外大纪元记者想就请律师维权一事采访她,才使中共的邪恶行径得以曝光。

第二天蒋家朋友从大纪元上看到此消息后,往蒋宗林家打了多个电话,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友人们上门也无人应门。友人问小区门卫:谢成新在不在家?门卫答:出门几天了。再问:谢成新是否被抓了?门卫说不知道。

从大纪元记者采访谢成新时遇到的情况来分析,现今,谢成新疑又被中共绑架。

毒打和投毒

新津洗脑班还有预谋的采用各种暴力、酷刑,恣意杀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王明蓉'
王明蓉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致死。家属要求洗脑班书面出具王明蓉死亡经过,并要求会见在洗脑班与王明蓉寸步不离的“陪教”,均被拒绝。洗脑班先说王明蓉是用衣袖上吊自杀身亡,被驳斥后又说王明蓉是自己用瓦片划喉而死,由于回答不了瓦片何来和陪教何在,以及身上的伤痕来由,最后他们竟荒唐地回答:“王明蓉如何死亡的,要上面开会商量决定。”据知情人透露,王明蓉在新津洗脑班遭到非人的虐待和殴打,死状极惨。

新津洗脑班还涉嫌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中投入不明药物,或强行给法轮功学员输入不明液体,造成多人出现严重的中毒症状,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成都勘测设计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谢德清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不到一个月,原本红光满面的谢德清便被迫害致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被扔回家中仅仅四天,便含冤去世。死后遗体发黑。当局为销毁证据,派出大批防暴警察打伤死者的大儿子谢卫东,抢走谢德清的遗体并强行火化。

左图: 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
右图: 谢德清被迫害后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有严重心绞痛。

根据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收集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至少达上千人次,至少七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折磨成痴呆。

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祝霞在彭州市、郫县、新津三个洗脑班被摧残一年多,遭毒打、强奸、连续不让睡觉等摧残虐待,年仅三十二岁的祝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原本美丽的祝霞'
原本美丽的祝霞

罪恶罄竹难书

由于重重信息封锁,此处曝光的案例仅是冰山一角。随着更多的人了解到新津洗脑班的罪恶,随着真相的广传,相信会有更多的迫害案例曝光出来。

由于新津洗脑班迫害善良,罪大恶极,已遭到天谴。5.12大地震后,原洗脑班一栋六层大楼内部断裂,成为危房。于是成都市委将旁边的亚非齿科技术学校合并过来,改造装修后作为洗脑班用。

新津洗脑班对外打着“法制教育中心”的幌子,背地里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其罪恶罄竹难书。所有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即是迫害法轮功的罪人。他们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被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引领着,一步步走向毁灭的深渊。他们难逃良心的谴责,和即将到来的正义审判。

'挂羊头,卖狗肉的黑监狱'
挂羊头,卖狗肉的黑监狱

新津洗脑班:
地址:花桥镇蔡湾18号
电话:028-82461856,82461166
洗脑班头目:李峰,殷舜尧(又名殷得财)13880590177
副科长:包小牧18980097136

'洗脑班撒谎者,自称姓李'
洗脑班撒谎者,自称姓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