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得了法的生命 一个幸运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我今年四十七岁,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底得法的,回想十多年的修炼之路,是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激无以言表!当我做的好时,师尊给我鼓励;做的不好时,师尊也从没放弃我。法轮大法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使我逐渐的成为了道德高尚的人,直至更高尚的人。

1、得法当日,师尊即给我净化身体

我自小体弱多病,营养不良、胃疼、肝疼、消化不好、鼻炎等疾病自小就跟着我、折磨着我。尤其在上初二时,又患上了便秘及失眠症,脑袋整日昏昏沉沉,身体乏力,肚子胀呼呼的,苦不堪言!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在一家高级人才培训中心学习外语,由于晚间休息晚,再加上肚子胀呼呼的憋的难受,就没去上课。服务员打扫房间时,我问她有没有什么杂书看一看。她给我拿了本《转法轮》,我读着读着就放不下了。看着看着就想上厕所……好长时间没那么畅快过了,当时也不知是师尊给我净化身体。只是想平时想上还上不出来,现在看书看的正来劲呢,却来事了,多耽误时间。

我如饥似渴的学着,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我迷迷糊糊象睡着了,但意识清楚,全身想动,动弹不了。这时一个大法轮在我眼前“呼呼”的转,还有几个小法轮同时在我身体各个不同的部位转。声音真切,但看不清颜色,能看到光影。

我心里害怕,不知是怎么回事,拼命挣扎着,但无济于事。没多久,我就啥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天已大亮。我感到脑袋异常清醒,这一觉睡的如此香甜,身体轻松,感觉无比的美好。

随着学法的深入,才知道是师尊在我得法当日,即给我净化了身体。

2、师尊为我家清理环境

我得法三天后,我妻子也得法。她很精進,每天都去参加集体学法。我在单位是领导,被邪党文化阻碍着,一直放不下面子,没参加过集体学法。

我妻子身体也不好,血压低、风湿、眩晕等症一直困扰着她。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在被派往国外工作的前一晚上,我俩互相关照对方要注意身体,这时才惊奇的发现,一直困扰我们多年的各种疾病,已经不翼而飞!

真的好了,那些不适、难受、病痛都没有了,也不知啥时没的,真的象做梦一样!我俩很激动,叮嘱对方,一定好好学这部大法、好好修!

当晚,我刚给师尊上了炷香,忽然听见金属般的动物怪叫声,沿着暖气管线“哗啦啦”的没命的乱窜、乱跑。没多一会,声音越来越弱,喘着粗气,直至消失。我和妻子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这是师尊给我家清理环境。以前,为了名利,我什么都拜、什么都求,不好的东西也招惹了些。

刚上小学的儿子在香甜的梦中呢喃着:谢谢大法师父!我们全家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

3、没多久 就戒掉烟酒等不良习惯

我虽然大学毕业,在单位也当上了领导,但为了这点名与利,挖空心思、勾心斗角、互相倾轧,造下了满身的业力,满脑子都是权术与不好的念头,但身在浊世中而又不知。大法很快使我看到了所处的险境,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我开始在生活与工作中,不断归正自己。

首先,戒掉了烟酒的陋习。由于在常人中随着职位的提升,好烟好酒从来不断,也不用自己掏钱,也有“不抽白不抽、不喝白不喝”的贪占心理。所以,烟瘾、酒瘾都很大,自己对戒掉烟酒也没多大信心。但我有一念:我这是修炼呀,连烟酒都戒不了,还能修吗?!这点执着都放不下,还能算是修炼人吗?!我这一念就得到了师尊的帮助,再好的烟酒到我嘴里,都不是味儿了,辣辣的,别提多难受了;之后,也怀着好奇心抽过烟、喝过酒,但确实很遭罪,这样就彻底戒了烟酒。

“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1]

另外,练歌房、洗头房等公共娱乐场所去的越来越少,直至杜绝。

原来和我接触的人都说我精明;现在接触我的人都说我这人真好、实在、善良,可做一生一世的朋友。

4、助师正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的迫害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炼功群众,一时乌云压城,大有天塌之势。我和其他修炼者一样,自觉的走向了反迫害的行列。

当时我在中亚某国工作,对讲真相还没有太多的认识,但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面对在谎言中浸染的众生,我感到讲真相的紧迫。

我用自己朴素的认识,讲述着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除了谣言还是谣言:法轮功要不好的话不会这么多人炼,也不会发展这么快,现在的中国人是不缺乏判断力的;法轮功要不好根本不用迫害,现在的中国人太现实了,真不好的话,别说你迫害,你给他钱,他都不会炼的;为什么中共这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还在冒着被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甚至付出生命的危险还在炼?答案只有一个:法轮大法确实好!

我把我修炼的体会与亲身受益告诉身边的中国人,使他们少受国内的毒害。对能接触的当地人,除了讲真相,还洪法,使当地得法的人数不断增多。明白真相的领导与同事都告诉我,注意点,别让国内知道。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开辟了一定的修炼环境。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国内休假期间,由于忽视了安全因素,做事心膨胀,我和同修的电话都被监控,九月六日早晨三点多钟,国家安全局的十多个警察,非法撬开我的家门,将我和妻子一同绑架,并把家里的摄像机、电脑、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在国家安全局,我不断的讲我不放弃修大法的原因,讲我修大法带来的身心变化和愉悦感受,讲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有个省厅的处长说:我不能再审他了,我都被他讲过去了。

一个星期后,我被一位有正义感的领导保释,从此和家乡的同修开始了国内反迫害的历程,讲真相、做真相资料、刻光碟、挂横幅、贴标语等。正如师尊所说:

“无论迫害多么邪恶,你们还是在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对自己做的事情非常的明确。”[2]

二零零四年十月,我在一家私企打工,刚开始,我担任办公室副主任,我努力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中兢兢业业,加班加点,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我利用一切机会向职工讲大法的真相,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说明大法的美好,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把自己就作为一个真相。很快,接触到我的职工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不久我被破格提职为总经理助理,人员招聘也代管,这给我讲真相接触更多的世人提供了机会。

办公室主任原来是某市退休的组织部副部长,刚开始时对我讲真相很抵触,并把我给他的《九评共产党》上交给老板,老板很生气,扬言要把我送進去(监狱)。我不为所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和办公室主任的态度依然如故,并利用一切可行的机会向他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看我对他没有一点芥蒂和不满,时间长了也被感化,我看出了他内心的愧疚。有一天晚间,我和他一起值班,他主动的向我了解大法的真相,并做了三退,还主动的要了护身符、大法真相资料、挂历等。

没多久,我又被提升为主管经营的副总经理,老板及其亲属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该企业的法律顾问原来是某法院副院长,被党文化毒害很深。有一次出差,我把神韵光碟放在他车上,希望他没事时在车里能看看。他发现后,马上上报给老板,并要报警。老板制止说:“一盘晚会碟有什么?法轮功挺好的,你不看就拉倒,报什么警?!”老板告诉我:以后这事注点意。

我不为所动,见到法律顾问,该说话还说话。有一次,我俩开车到外地办事,我抓住这次机会,顺着他的执着讲大法的真相。他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不为所动,先讲共产邪党搞的英雄人物是假的、新闻是假的,搞的历次运动过后没有不被推翻的,再讲你作为法院院长,在压力下判了多少违心的案子,这样的党好吗?这不是邪党吗?!法轮功修“真善忍”, “真善忍”要是邪的,那什么是正的?!最后又讲我师父要是为了钱只要说一声:一人给我一元钱,我们会心甘情愿的给的,那他一下就是位亿万富翁……渐渐的他的眼光变得柔和敬佩。他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要了盘神韵晚会光碟,还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学,过后又向我索要《大圆满法》教功碟。

师尊为弟子、为众生操尽了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