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张庆军 吉林九台劳教所企图给钱了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三年四月下旬,吉林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叫省司法局派三人到延边州司法局,打手机给二零一零年十月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冤死的张庆军的儿子海波(31岁),请他去延吉州司法局,来人对海波讲:给些钱了断(说是死者的二弟讲给十万元钱可了断),要海波签字,便可马上火化张庆军遗体,来人许诺赔款从给十万升至二十万元钱。开始人们以为司法局来人为海波的父亲冤死案来查拿凶手的,没想到来人竟是来敷衍塞责。

海波听了后哇哇大哭,说啥也不同意,人生命哪能随便用钱来打发?!他只想为父亲冤死案讨个公道!来人见状,撂下话说:你在家好好想想,你决定好了,给我们回个电话。八月份,原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现改为戒毒所)去电话问海波有啥要求?海波说:你们拿出五十万元后再谈吧。劳教所人说,要钱太多了,不能谈!

六十四岁的张庆军老人,图们市石岘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仅七天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目前,遗体仍存放在殡仪馆的冰柜中,每天由劳教所承担百元停尸费用。

张庆军
张庆军

张庆军眉梢与颧骨处被恶徒伤害的痕迹
张庆军眉梢与颧骨处被恶徒伤害的痕迹

说明: 此两张照片是张庆军家人趁殡仪馆人不在,在匆忙中用胶卷相机拍下的照片,家人没对好焦距、曝光时间和构图,照片发虚;脖与身侧的白雾状是尸体放冰柜中的冰霜,原脸上伤痕被人用化妆粉膏掩盖掉了,为让身体和脸上冰霜化掉,家人故意拖时间,化妆粉、膏随融化的冰水浸湿化掉,才显出了伤痕。

张庆军家住图们市石岘镇十委,与妻子张淑华从前因身患多种疾病不能劳动,常年在病痛中度日、生活艰辛,有幸修炼了法轮功,并严格按照法轮功的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从此身强体健,生活快乐,工作不挑不捡、任劳任怨,为人忠诚善良。

可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妇,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真、善、忍”迫害以来,张庆军与张淑华多次遭受当地中共邪党政府人员与不法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了非人各种非人折磨,酷刑迫害。从劳教所出来这些年,多次被绑架、抄家、拘留强 行关进让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修炼的洗脑班,剥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信仰权利。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图们市六一零指使石岘镇两名警察(其中一名叫金学文,朝鲜族,二十多岁)用欺骗的方式带正要上班的张庆军上警车,并绑架至市郊松林村敬老院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国保大队、政法委,以及派出所、街道等几十个人用各种强制的方法威逼张庆军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十天后,六一零指使将张庆军从洗脑班转到市公安局安山看守所关押迫害,中共恶人又用各种方法胁迫张庆军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随后六一零干脆大笔一挥,对张庆军劳教迫害,并由市国保大队副队长周宏出面于十月二十二日将张庆军押送至臭名昭著的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仅仅七天的时间,张庆军在九台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张庆军的家人到劳教所见到张庆军头部有伤。劳教所称张庆军是心脏病突发猝死,属于正常死亡。家人要 求劳教所提供相关证据,见当时值班警察、医生、与张庆军同住一室的人,劳教所所长回答家人没有这个权力,劳教所只能向检察机关出示。家人要求劳教所出示张庆军从22日到30日的监控录像,劳教所回答监控录像坏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0/害死张庆军-吉林九台劳教所企图给钱了断-280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