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有罪的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我曾经是一个有罪于法轮大法的人。但师父没有嫌弃我,只要我真心的走入了修炼,就把我当作弟子来带,并为我调整身体,从痛苦的病魔中把我解救出来,为我治好了医生都束手无策的“肺大泡”。

一、我是一个对大法犯过罪的人

今年我七十岁,是某县一个公司的退休职工。在邪恶江泽民集团疯狂构陷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学员的初期,我随波逐流,以习惯的思维模式,做了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的蠢事,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是我一生的耻辱。

第一件事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我县“六一零”组织(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在县委宣传部会议室召开各单位负责人紧急会议,传达了省州关于迫害法轮功等一系列的歪理邪说,并做工作部署。当时我作为公司的专职邪党副书记,参加了这个会。会后,我召开了我单位职工大会,把那些对法轮功的诬蔑言辞传达给了职工,并动员参与修炼的职工退出修炼,把收来的修炼的书籍和磁带上交到公司办公室,统一由办公室登记后上缴县“六一零”。

之后,我很后悔,并顶住了来自各方的压力,坚决不同意将职工送洗脑班迫害。

第二件事是:在我县举办首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上,我答应了县“六一零”的邀请,参与了“转化”我的亲戚的所谓的“转化”工作,给修炼者造成了无形的压力和阻力。尽管亲戚“未转化”,我也干了一件助纣为虐的恶事。

上述两件事,是我一生的耻辱,也是我一生都难以弥补的罪业。

直到我三年前走入修炼,才真正了解了法轮功,我才向原来的同事、领导、朋友、亲属等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劝他们做了三退,以赎我罪过之万一。

二、是法轮功治好了我的肺大泡

肺大泡这个病,发病机率比较低,在一般的县里极为少见,一个省的范围内也为数不多。据专家说:肺大泡少的情况下可以做手术割掉,但仍有重新再生的可能,多了就不能做手术了,有条件的也只能换肺了,这种病还没有药可以医,只能够顺其自然,尽量的不活动,保持不咳嗽,否则很容易造成肺大泡破裂形成气胸,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得了这种病,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等死的病人。

一九九七年我是祸福同降,喜忧相伴。新年前公司开职工运动会,在球场上我突然感觉呼吸困难,同年四月到县医院去检查,发现一黑点,通过CT确诊,定为肺大泡,祸忧降临在我身上。同年九月,省城的校友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两本书,可惜当时我悟性差没有及时走入修炼。而我的病却越来越严重,肺大泡越来越多,呼吸越来越困难,下楼来就不想上去(当时我居住在四楼),最后只有搬回老家去住一楼。

二零零七年,不愿意看到的事终于发生了,肺大泡破裂形成了气胸,心、肺被气挤压的很小,呼吸困难。住院后医生及时给我做了排气手术,三天后照片检查,说是气已经排完了,可以把排气管从胸腔内抽出了。排气管拔出后,因肺泡破裂的地方没有修复仍在漏气,第二天胸腔里又有气了,第三天全满了,心、肺压迫得更难受,医院又不得不再做手术插管排气。这时我向医院提出转省医院治疗的要求,县医院及时给我办了转院手续,并派两名医生护送我到省医院,经过十二天的住院治疗,才基本好转。

从此以后,发病率越来越高,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每年都要住两次院,病魔的痛苦如影随形,时刻煎熬着我,折磨着我的躯体。朋友和修炼的同修劝我,看来只有你老婆的那副良药(指修炼法轮功)能救你了。

说实在的,我不是不想修大法,只是我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曾对大法犯罪,没脸面、没资格请求师父救我。在同修们的善意启发和开导下,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放下了“自己有罪不敢修炼”的思想包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以往的罪言罪行作废,之后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当我走入修炼后,慈悲的师父真的不记我的过往之过,给我调整了身体,使我明显的感觉到呼吸不适的情况有了缓解,头疼脑热的病痛也没有了,脸色也好看多了,体重也有了增加。但是由于学法不精,信师信法只挂在嘴上,行动上没有做到坚定不移,在考验面前没能过关。二零零九年八月,类似气胸的症状出现了,呼吸困难,稍微活动就大汗淋漓,洗脸、大小便都很吃力,炼功也只能炼静功,学法每天还能坚持,这样一直坚持了七、八天,症状没得到好转。这时人心上来了,妻子(同修)也怕出现意外儿子们埋怨她,我也想,那就到医院拍张X光看看再说。一拍片假相出来了,真是气胸了,胸腔有了百分之四十的气。于是,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我转院到省城医院,省院拍片检查气只有百分之三十多一点了。住了三、四天,还不悟,总想图舒服,便要求医生做手术排气,结果师父给安排的这次提高心性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得到的只是遗憾。

出院后,儿子们叫在省城休息几天,等他们双休日送我回家。刚出院三天,还没等到我回家,肺大泡又破了,来势之猛,气胸之难受简直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当天住院检查,胸腔里的气有百分之九十五,医生立即给我做了排气手术,但这一次就不那么顺了,排了一会气就不排了,于是第二次手术把排气管换成粗的,排一会又不排了,不但不排,我的脸部、上半身都被气撑的肿起来了,眼睛也肿的看不见了。妻子见状,赶快找值班医生沟通,于凌晨四点又做了第三次手术,把排气管换成了進口的,并下了病危通知,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

这时候我已经不多想了,把生死交给了师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修大法不精進,人心涌动,执著太多,关键时刻信师信法不坚定;也明白自己以前造下大业需要偿还,出现这样的问题完全是我自己的原因,但我得了大法我不遗憾,要说遗憾就是怕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就叫妻子(同修)把MP3给我,我要听师父讲法,听着听着,奇迹出现了,我的眼睛能看到阳光了,脸上,身上的肿胀也慢慢的消下去了。

第二天,孩子们到医院来看我,我当着他们的面给他们讲:我选定了修炼法轮功,以后我的身体就交给师父了,医院我不会住了,即使出现了什么意外,都与你妈妈没有关系,你们也不要责怪她。就这样在我坚持下出院了,我们回家了。

从最后一次住院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半多了,由于我天天坚持修炼,信师信法,没有吃过一粒药,也没有出现气胸等症状,偶有伤风感冒的假相,一两天就过去了。同事、同学们见到我都说:你的脸色好了!我说这是法轮功给我的福份,我用我的经历见证了“法轮大法好”,这也成了我讲真相的一个切入口。

从我开始对大法犯罪,到后来疾病缠身走入修炼,祛病健身的经历只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中的一点,但从这一点就已充分证明了李洪志师父的伟大慈悲、无所不能,彰显出法轮大法的神奇奥妙。我衷心感谢师父,感谢师父接纳我当了一个法轮功弟子。

最后,我真诚的期望所有的人真正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正如我师父所说:“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1]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论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