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浑身是病,得法后身体健康,我觉的这是每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我今天说的不是这个,说一说我被中共迫害和家人因支持我修炼大法而受益的事。

我们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法轮功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有三个大的炼功点,总共有八、九十人炼法轮功,别的门派中的人也纷纷走到大法中来,人数越来越多。到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后所剩还有十八、九人。剩下的人对师、对法都信心十足,看到中共邪党这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们都感到非常痛心。

二零零一年,我们一起切磋,决定去北京上访。约定好日期,准备在师父生日前去,四月初六我们一行七人去了北京,结果被抓,在本县拘留所经历了两个月的迫害。乡政府、派出所带领二十多人抄家,就连我两个儿子也没放过。大儿子家的冰柜、电视、缝纫机等所有能拿的都被拿了,连孙子学习用的台灯也拿走了,儿媳妇刚买了一双鞋也一同拿走,后来她追上去抢回,并骂他们是土匪。二儿子刚结婚,更是被抢的一干二净,因二儿媳妇怀孕不敢出面,由大媳妇一人挡着,没挡住。被县公安局勒索二千五百元,乡政府到年底又勒索了三千元。二零零二年四二五那天半夜又六、七人闯入我家把我抬上警车送到城镇派出所,勒索二百元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四•二五,白天来了四、五个人,因我一人在家,师父帮我演化出病业的假相,当时就昏过去了。他们把我抬上车,又把我家人叫来想勒索钱,家人一看我这样就急了,大儿子和媳妇和他们吵了起来:“是谁把我妈弄来的?”其中一人说:“是我,有事我负责。”大儿子大吵大闹,“你负不起责!你们怎么拉来的怎么送回去!”经过一番争吵,把我送去县医院,因医院没人管,我顺利回家。

在这之前大儿子和他一个朋友经营一家店铺,发生了矛盾,两个人要分开,这个店本应归他朋友接管,因我儿子没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出的这个事,我回家后他朋友把他叫到家中说店还是归你吧。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店就归了他。大儿子经营这么多年很顺利,又买房又买车,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他的福报。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县六一零带领七人一大早闯入我家说是问一些事,到乡政府一会回来,老伴信以为真,顺应了他们,可是他们直接把我送到市洗脑班,迫害了十天,又向家中勒索一万元,被大儿媳妇一口回绝,后减到五千,又被拒绝,问他们,你们平白无故抓人,就是为了钱,不能再上你们的当。这时师父又帮我演化出病态,这次更是厉害,心脏停止跳动,他们送我去医院抢救,最后还是老伴胆小交了一千元才放回。这只是说了几次严重的抓捕,其实每年不知有多少次上门骚扰。

要说受益,我们家人都从大法中受益。

我二儿子少言寡语,看似对法轮功从不表态,可打心里同化,他在地上看到大法真相护身符就捡回家。一次他被邻居侮辱,又不愿和别人争吵,自己反锁上门在家里哭,想不通为什么对他那样,憋了几天想起了法轮功,开始要看书,这一看书奇迹出现了,十几年的烟瘾没了,不但不能抽,闻到烟味都受不了。性格比以前开朗了许多。有一次去地里拉玉米秸,车装好后他在上面绑,我和老伴在下面也帮着弄,刚一使劲绳子就断了,二儿子从高处掉下来了,我俩都吓呆了,他到地上就站起来说没事,开车就回家了。

这类事情太多了,老伴是做墙体广告的。一天他们三人出去写字,中午路上没车,所以车开的很快,正跑着发现前面有一只鸡,因要躲这只鸡,这时车应该减速,开车的是侄子,侄子这时懵了,车没减速,翻了,车翻在了路当中,一整车的东西都砸到了另一个人身上,可我老伴却在公路边坐着,因边上是土,那个被砸的人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又回家养了两个多月才好。过后他们三人议论此事,为什么把你弄到公路边上,老伴一向胆小怕事不敢说什么,我说因为他有大法真相护身符,这时他们二人也要护身符,伤重的那位也看起了宝书《转法轮》

还有一次老伴出门办事,坐公交车,就在出县城不远处一座桥上,汽车为了躲车一下冲向桥下,当场就死了四个,送去医院又死了两个,我老伴检查没事安全回家。这类事情很多,就在昨天晚上我喊他把开水灌到暖壶里,他把水倒进暖壶还没盖盖儿,就听“砰”的一声,暖壶爆炸了,水全泼在他身上,他说可别起泡,我说没事,结果到第二天一看啥事没有。

还有弟妹从三轮车上掉下来,粉碎性骨折,经过看大法书几天就干点轻活,二十三天痊愈。邻居被蝎子蜇了喊‘大法好’就不疼了。这一切都是同化大法得到的福报,是顺应了大法,师父给去掉了一些糟粕的东西,留下了美好。

层次有限就写这些,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