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我的母亲今年已经是花甲之年了,现在身强体壮、精神矍铄,和九七年以前相比真是判若两人。是什么使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是修炼法轮大法

我来叙述一下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一件神奇的事,那是在一九九七年的秋天,是我母亲这一生中重大的转折,也可说是获得新生。

据我母亲自己说,她年轻在娘家时就有附体跟着她,天天迷糊抬不起头,脑子跟木头一样,人们说她神经病,我外公看不上她,经常打骂她。

在我刚一懂事的时候就记得家里很乱,我母亲天天吃药天天耍,我父亲带着她几乎跑遍了周边的大小医院,精神病院,都没有起色,反而更加严重,几乎天天不能出门,身体很弱只能在炕上躺着或坐着,每天给我们做饭都难。在此期间也找过我们农村所说的很多“神门”,也就是附体看过,说是要让我母亲“出马”,也就是看病,我母亲被折腾的没有办法也就答应了。就这样那附体还经常折腾她,她受不了又哭又闹,气恨的让我父亲把香炉摔了,她又给我父亲下跪要去“神门”,回来又把香炉供上,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度过了将近二十年。

九六年我有幸得了大法,虽然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由于附体的缘故母亲每次看到我一点也不亲。

在九七年春天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学了《转法轮》有关“附体”一节后我明白了,如果人不求它就不允许它上人体。于是我决定回家帮助母亲。我背着师父的法像和当时所有的大法书籍、录像、录音回家了。

当时我父母都在家,我放下行李坐下和他们聊了会儿,就问我母亲:你有附体你自己要它吗?母亲说:我都快恨死它了,我怎么还要它呢,谁要把它弄走我怎么谢他都行。我说,那好,我有办法。母亲问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把修炼法轮大法的经过和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告诉她如果人不求它就不允许它上人体。母亲听明白后就说:我不要它,你帮我把它弄走吧。

我就让父亲去把家里供着的香炉摔了,父亲不敢去,说要摔你去我不去。我说行,你看着我妈点。我走到供着香炉的屋里,一進屋感觉到阴森森的,我拿起香炉就扔到院子里。

我母亲本来是躺在炕上的,这时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一回到屋里她就面无表情恶狠狠的对我说:为什么把我的香炉给扔了?我知道这是附体在说,我就坐在它对面对它说:“你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也该走了,她本人不想要你,你在这有违天法,谁看到都可以杀你,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走。”它说:就凭你个小孩让我走不可能。我说:我不行我师父可以。它说:你师父是谁?我告诉它是李洪志师父。它说:我不怕他,我不走。我说:你说的不算,我就开始背诵《转法轮》〈论语〉。当我背完第一遍时它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点表情也没有,我就继续背诵第二遍,我刚开始背它又说:我在这呆着挺好的,你为什么赶我走?我说:她本人不要你,你已经害的她不浅了,现在给你机会,我再问你走不走?它眼睛看着我好一会说:这儿太好了,我不走。我说:那好,你别怪我了。我就开始背诵第二遍《论语》。当我背到一半时,它说:你让我上哪去啊,我也没地方去啊,它又开始求我。我说:你哪来的就去哪,我不管。它说:我哪也不去。我没有再理它继续背诵,当我背到第三遍时它说:我走、我走。我说:你走就走吧,不用和我说。它说:你把窗户打开,不然我走不了啊。我就叫父亲把窗户打开,这时母亲就打了一个哈欠躺在了炕上。我和父亲看着她浑身无力弱的不行。待母亲清醒过来就问我和父亲:怎么样了?父亲说:走了。我母亲说:它再回来怎么办?我说:你看书吧,书上有师父的照片。同时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她听。

母亲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字,只能听师父的讲法,看着师父的照片。在炕上躺了好几天后慢慢的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渐渐的精神了。随着她听录音走入了大法修炼,不知不觉的认识字了,可以自己看大法书了。现在身体健康,干起活来比一般的人都强。

这件事过后她自己说,当时看到满屋子都是圆圆的东西很亮,还有一个很大的不断的变换着颜色,我告诉她那是法轮。

大法救度了我的母亲,救了我们一家,我要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以真、善、忍宇宙特性为指导的佛家修炼方法。”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祝大家有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