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二零一一年十月,我和妹妹在省城贵阳买家具,黔西家里人来电叫我回家,说黔西城关镇的人叫我回去、要给我解决生活和住房问题。我劝家人不要听信他们的话,共产党的欺骗和狡诈我是亲身经历和见识过的,后来家人又几次来电说他们叫我回去,说他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帮我解决实际问题。我说要买完家具再回黔西,并提醒家人不要对共产党心存任何幻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黔西县政法委、公安局六一零办(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黔西县城关镇、行政中心、城中派出所、和黔西县城北村委会等几个单位联合到贵阳绑架了我。回到黔西县行政中心,黔西县政法委副书记龙明卫提出要我签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当我明确拒绝以后,第二天(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我被送到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迫害将近一年(十一个多月),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中旬才回家。

我只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就被非法关押三年零五个月,在黔西看守所、戒毒所、贵州中八劳教所经历了非人的折磨。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我才从贵州中八劳教回家。从二零零四年五月到二零一一年十月我在家的七年多时间里,除了李友华警官帮我出具证明领取我应得的一万元移民款之外,黔西县政法委、公安局六一零办、黔西县城关镇、行政中心、城中派出所和黔西县城北村委会等几个单位除了不断有人去我家骚扰,还暗中对我进行跟踪监视,可从来没有谁提出过要帮我解决生活和就业问题。

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洗脑班内称“贵阳法制中心”,对外没有挂牌,是共产党私设的一个洗脑班,秘密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到那里无期限关押。洗脑班的目的和监狱、劳教所是一样的,就是要修炼人放弃对法轮功(法轮佛法)的信仰,但它里面采用的手段,因人而异。洗脑班里很多做“转化”工作的人都是各监狱或劳教所抽调进去的警察(不定期的轮换),但在洗脑班他们都不穿警服,不叫干部或警官,而叫老师,表现的伪善,很多人都不会记住自己的生日,而他们会在法轮功学员生日的那天,给你买上生日蛋糕,为你庆贺。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面有三张床,法轮功学员睡最里边,另外有两个人睡外边,他们是从外面请来的,里面叫生活老师。他们和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每周回家两天,一般不做“转化”,只负责不让法轮功学员炼功,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碰面,当所谓的“责任老师”不在的时候,他们就放影碟洗脑,那些碟片有佛教的、道家的、有传统文化的,最多的是攻击大法、诬蔑师父的。一般所谓的老师会安排他们先放传统文化或其它宗教的东西,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一般都喜欢看传统文化或修炼故事,等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开始放攻击大法、诬蔑师父的碟片。

那些做洗脑“转化”的人经常问法轮功学员:你们明慧网上报道说我们学习班如何迫害法轮功,说我们强奸法轮功学员、还有老虎凳、灌辣椒水,你看看我们这里是不是象明慧网说的那样?我们这里对你们是不是迫害?这个看似宽松、没有暴力和恐怖的环境不知欺骗了多少法轮功学员,一些人至今对它还认识不清,以致不愿提及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还说:我们得说真话呀,我们可不能随便把迫害挂在嘴上。其实,随意把人关起来就是迫害,而且是严重的迫害;而强制洗脑,更为邪恶。

烂泥沟洗脑班当时对我表面上看没有强制措施,其实也是有的,在里面它绝对不让你炼功的(有专人看着),也不让你学法和发正念的,甚至连手表和手机都不能带进去。而且法轮功学员在里面被无期限关押,从几个星期到几年的都有,直到你配合它脱离大法为止。在里面除了所谓的责任老师来洗脑时,它随时都要放碟片强制看,你不看不听都不行,碟机就放你的面前,低头抬头都看见,声音就往你耳朵里灌。为了不看不听影碟,不看电视(晚上看新闻,看电视),我每天只有用双手捂住耳朵,在只有五步距离的范围内(从门到桌子之间的空隙)走来走去。当时是一个姓何的警察负责做我的“转化”,他诬蔑说我不配合他们洗脑,是不真、不善、不忍,不象一个修炼人,为了强迫我看影碟录像,他不准我在房间里走动,放录像时他坐在我旁边,不停的用双手拉开我捂耳朵的双手,我的双手经常被抓得红一块,紫一块。

写出此文,希望更多同修能够认清洗脑班的邪恶本质。并非只有酷刑才是迫害,非法拘禁、强制洗脑就是对人身自由的剥夺,对人信仰自由的践踏,是邪恶的迫害,无论它打着什么旗号,都掩盖不了其罪恶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