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而不舍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我修炼大法十多年来,得到了身心的健康,医院治不了的病,全好了,快七十岁的人了,红光满面,精神十足。我在一个厂里干活,总是按着师尊的教诲去做事,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贪小便宜,得到了厂长的信赖。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放了我。我回到厂里,厂长不在家,书记不同意我上班,要我写不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厂长回来了。我找到厂长要工作。厂长说:“真善忍都不好了啥子好啊?‘真’字我做不到,‘善’和‘忍’我做得到,你在我厂里就是个好人,继续上班!”

书记恨死我了,见了我就恨,见到两个炼功人在一起就开骂。书记说:“某某党不要你炼的就是坏的,某某党支持的就是好的。”我说:“书记,你不要一帮哄,我在厂里是好人是坏人,你应该清楚,我炼功后,身体好了,你也应该清楚。”

没隔多长时间,九个恶警又闯到厂子里来抓我,我大声说道:“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你们大白天来抢人,你们在干坏事。”恶警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抓到派出所,拳打脚踢,从晚上九点三十分打到十一点三十分,扇耳光,打过去,打过来,我的大牙被打断了一颗。恶警恶狠狠地说:“我要把你的毛剪了,浇上汽油,把你烧了,象‘天安门自焚’那样!”我说:“怪不得,‘天安门自焚伪案’是你们搞出来的,所以我们要讲真相。”他说:“要把你的衣服脱光丑你……”我说:“到大街上的十字口去,让民众看看你们的邪恶!”他们气急败坏,暴跳暴打,用手挖我的口腔,鲜血从口角流到身上,把我全身打烂,衣裤上全是血。后来把我放了。

回到厂里,厂长看到我全身是伤,就说:“你穿着短衣短裤到马路上去走,走过来走过去,让人们看看你这个样子,全身打成这样,你一个老太婆,做了啥了,太狠了!”接着,厂长又说:“你不要干活,就在后院(后院是职工宿舍和绿化区)学法炼功,把伤养好。我看着大门,他们来了,我顶着。”派出所的恶警来厂里诈钱,厂长不给,反问他们:“老太婆干了什么坏事?你们把她打成那样!”

善良的厂长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厂子的生产效益越来越好,我也经常给厂长讲真相,他很赞同大法。有一天,我把一位当地被迫害致疯的法轮功学员甲的照片给他看,告诉他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全家被迫害遭遇:“刚生孩子没几天就被恶警抓走,在洗脑班多次遭恶人奸污,导致精神失常。丈夫被非法劳教,失去了工作,儿子没学上,全家流离失所,生活没有着落。”我讲着讲着,厂长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滴,坚定对我说:“别说了,叫她全家来我的厂里住,对外就说是我的亲戚。”

甲全家来了,住在后院的职工宿舍,厂长为甲全家提供了两间房子,免费提供生活用电,还给生活费,为了不让工人打搅,还让我把车间通往后院的门锁上,不让工人到后院来。甲不是睡觉,就乱叫,成天念着恶警的名字,给她洗头、洗澡、换衣服都很困难,给她脱衣服她挣扎着不脱,说是要强奸她。为了不让外面的过路人听见甲的叫喊声,厂长叫工人在原来的围墙边又添加了围墙。

厂长明白了真相,自己写了“三退”声明贴出去,落名是“熊明白”。厂长的善举得到了福报,两次车祸都没有伤着。第一次是车子追尾,车门突然打开,把他甩到公路边,安然无恙,而车子的前半截全撞坏了,车里坐着的另一个人没三退,肠子被震断了,在医院做手术后,肚里留着一根针。到医院做了第二次手术,才把针取出来了。我再次劝他,他三退了,他全家都是退伍军人,他把全家也劝退了,以后再没有出事。

第二次车祸是大货车撞厂长的车,推着他的车转圈,都没出事,安全的来到厂里上班。厂长的车上什么也不挂,只挂法轮功的平安符。他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国外好几个国家都到他的厂来订货,工人的待遇也好。厂里绝大多数的工人都“三退”了,只有几个后進厂的小青年没有“三退”。

厂里的书记同厂长截然不同,他说他是“无神论”者,非常仇恨大法,见着贴的大法标语就撕掉,经常监视我和另外的同修,不听真相,恶语相加,看工人戴着平安符,就强行摘下,不准工人戴。他身体不好,经常吃药。

二零零九年八月,书记带了近二十人到一个名叫草坝的山上搞“爆破”压缩版吻合试验。中午吃饭时,书记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死了,厂长吓哭了,回去怎么给他的家属交代?赶紧掐他的人中,一个多小时后,他醒过来了。他告诉我说:“当时,我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看见厂长在给我做人工呼吸,我离开那个身体去玩儿,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地方,路是白玉铺的,树木很漂亮,花草都很漂亮,我玩儿得很开心……”我问他:“有没有恶人拦你的路。”他回答:“没有。”我想他还有得救的希望。我给他讲真相,他还是不愿“三退”。但他相信了人是有灵魂存在的。

一次,他撕掉了厂门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他的手就痛得拿不起笔,痛了一周。我告诉他:“你做了错事,要忏悔。”他按我的话做了,手不痛了。我劝他:“你当了书记,随时都生病,退了那个组织,才能好。”他不同意,我用写信的方式给他讲真相,发正念解体不让他得救的邪恶生命。

同年十月,书记又带了一帮人到草坝山上搞爆破,在中午吃饭时,他又莫名其妙的昏死了,他说这一次只有几岁,离开身体去玩儿,到处走,看到的景象和上次的一样,非常漂亮,玩儿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了身体。我听了他的讲述后,启发他:“无神论是错的,人是有灵魂的,人死了只是丢了肉身,人的生命并没有死,还要轮回转生的。”他相信了,他说他两次在山上昏死过去,灵魂离体去玩儿,是有点名堂。

后来,书记看到厂长那么关心大法弟子后,他慢慢的听進了一些真相,我继续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还是不“三退”,还是经常吃药,胃痛得厉害。

二零一零年,书记主动找到我,问我“三退”怎么退法?我叫他马上当着天说:“我退出中共党、团、队,某某。”他做了,从此以后,他的胃也不痛了,办公桌上再也看不见药了。我告诉他:“三退后,神佛就会管你了。”

我终于舒心的松了口气,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把书记救下来了。救人确实难啊,我体悟到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下世来度人有多难啊,想象不到。

我还做的不够,我要用我的全部精力去讲真相,让那些还没有得救的世人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拥有美好的生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