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智能手机中的小说干扰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小弟子,当时是跟随父母还有姐姐一起全家都修炼,妈妈还是我们当地的义务辅导站站长,所以那时我和姐姐都随着妈妈还有其他同修一起下乡镇洪法,夏天汗流浃背蚊虫叮咬,都未叫过苦。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破坏大法,因妈妈是原辅导站站长,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抓去加重迫害,还在小学五年级的我偷偷去看妈妈。当时她被关在当地的宾馆里,我以送袜子为由,看到她时,她身体很差,常呕吐,我修炼的心就淡了下来,爸爸也一心挣钱养活我和姐姐,很少管我们,还是外婆来给我们烧烧饭。

妈妈两次被迫害,非法被判两次三年。由于年纪小,法理不明,我就把大法放下了,放学后在家洗衣做饭,在外学上网玩网游,讲脏话,学习不认真,后来慢慢的脾气很坏,嗓门也大,我行我素,和常人没两样。

前些年,妈妈也在让我继续学法修炼,而我却喜欢看电视,躺那看多舒服,想玩的心促使我敷衍她,骗她,答应她学,实际上只字未看。

上大专时,同桌爱看小说,也介绍我看,我未曾动心。今年夏天,姐姐介绍我看手机小说,说比看电视更精彩,我就试看了一本,结果慢慢的还通宵看了起来,然后一本一本接着看,内容有爱情和神仙的。

一个月后,夜里开始做恶梦了,第一次看象梦非梦,感觉是真实看见的,上空浮着一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个开口说话,讲你震动幅度慢一些,再震动快她就真的没感觉了。当时我切身感觉四肢包括身体全部麻木不能动。当时只觉得不对劲,因为平躺的,未被什么压着怎么会麻木,当时也没悟。大约第二天,又做了一个梦,一个绿色的鬼怪扒开我的右腿,还笑的很怪异想继续动手碰我时。我吓坏了,立刻坐起来心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念就消失了。当时很害怕。没想到关键时刻,师父还是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看着我,看我之前执迷不悟,他一定很着急。师尊,对不起。

就在前几天,我亲戚家孩子一岁生日在饭店请客。吃到一小半时,我二姨姐家儿子将白酒盒底座四四方方那个东西拿手里扔着玩。一扔,砸中了我的右眼,当时觉得眼珠被硬物一搪,惯性拿手捂着,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同修)坐在我旁边还没看见,只以为是什么东西掉在了桌上,将筷子全砸飞了,后来看见我捂眼睛才知道,让我念师父,说没事,说是旧势力在干扰。我当时念很正,我说我早念了,不会让旧势力得逞的,后来眼睛里的眼泪被砸了出来,我拿纸擦,上面有血迹。我二姐和大姨父将小孩拉来向我道歉,还让我去医院,我说没事马上就好,小孩无心的,别放心上,心中想到是我心里想修炼了,他来和我结账了,我在还债。妈妈(同修)也说没事,她有我们师父保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事。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1]

现在我的主意识很强,我和妈妈(同修)说:“手机上的小说我彻底不看了,她们也帮助我,和我一起读法,帮我发正念。”

写此篇是想所有迷在途中的,早年得法的小同修都别忘了当初的使命,我们要和师父一起回家,这是千万年的等待,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至于说气功书,你要修就别看,尤其是现在出的这些书”[1]。我们都知道其它气功书都不能看,可是想告诉和我同龄的当年的大法小弟子,这些小说中也有鬼神之说,来迷惑人。我感觉鬼神之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写出来的,师尊告诫弟子气功书不能看,“邪恶因素”便以“小说”形式来让我们迷在常人中,这也是邪恶文化中变异的毒素思想,我要解体这一切旧势力邪恶造成的这种状态。师尊在《洪吟二》<怕啥>中写道:“念一正 恶就垮”[2],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我们。

我终于战胜了这些坏思想,信师信法,随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