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不动实修 有缘人跟踪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从我第一次看完《转法轮》,我就认定这是我一生要找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就坚持天天看书学法、炼功;迫害开始后,我除学《转法轮》外,凡是师尊的新经文一到,我就如饥似渴的学,个人学、集体学、反复学。大法给我智慧,别看我七十四岁了,面对面讲真相也是我的强项。

在回顾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再一次谢谢师尊!谢谢明慧网同修!

一、修炼大法红光满面 有缘人跟踪得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至今得法已经十五年了。炼功前,我患有严重的失眠症,颈痛、背痛等多种疾病,各种药物对我不起任何作用,失眠症看起来好象不是什么大病,却是最折磨人的。因失眠而时时刻刻伴随的烦躁、焦虑、精神萎靡不振、莫名其妙的发火,不仅自己痛苦,给家人也带来极大的痛苦;得法修炼后,我的失眠症及所有疾病都不治而愈,睡眠一好,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如今,我红光满面、白发变黑、走路生风、声如洪钟。无论是生人、熟人都说我象五、六十岁。同修给我讲这样一件事,听起来象笑话,可这恰恰说明了大法的超常:有一个外地回来的人,在外地得知大法好,回到当地后,到处找炼法轮功的人,找的很辛苦,也没找到。有一天,他悄悄跟踪我,到了一个同修开的小饭店,办完事我走了。我走后,他進到小饭店里问:“刚才来找你们的老太太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看她红光满面的,走路一身劲,身体那么好,一定是炼法轮功的吧?”

小饭店的老板警觉了,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他,他解释说:“我是从外地回来的,知道大法好,知道法轮功强身健体有奇效, 最近身体出了问题,现在想学炼法轮功”。饭店老板明白了,对他说:“原来你是想炼功呀,今天你算找对了,你也别找她了,就来我们这儿吧”。小饭店老板当即在饭店里就给他放师父的在《广州讲法》光盘。这人还说:“我找你们找了很长时间,我家是农村的,找你们真不容易,一个人站在街上看,看着她象,我就跟踪她,结果还跟对了,还真找到了你们。”

通过这个看似笑话的实例,足以看到大法在我身上的体现。我也真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感到自豪!人这一生能得到大法真是天大的幸事!

我是一九九八年初冬得法的,当时在外地工作的亲戚找到我,并把我带到一位炼功人的家里。当时正是我的失眠症是最严重的时候,我无奈的对她们说:“你们说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们。不过我还得回家睡觉去”。亲戚走后,我借了一本《转法轮》一气看完,不知不觉失眠症好了。觉一睡好,精神就好,浑身轻松,其他症状都没有了。早上我就骑自行车出去找炼功点,还真找到了,我就站在后边跟着比划。当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后,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决定炼下去。那时,丈夫已经去世,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生活真的很充实。

二、金刚不动、讲真相除恶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学法炼功近一年,对“修炼”二字也有了一定的认识,虽然对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迫害感到震惊,但就感到这个功法好,不让我炼,那是不可能的。就凭着这坚定的一念,我走到了今天。

二零零一年,邪党恶徒用欺骗的手段把我骗到看守所,到监室里才知道,这里非法关十位大法弟子,而且还有外省的。刚好师尊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刚刚发表,我就在身上带着,就这样,很自然的就带了進去,同修们又抄又背,等他们抄完了,背完了,我也就出来了,出来后才想起来,才意识到师尊的洪大慈悲,不落下一个弟子,让我给同修们送经文。这次当我意识到恶警把我骗到看守所时,我一点不害怕,没有怕心。

二零零五年,我给一位局长讲真相、劝三退,结果他把我举报了,邪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進去二十七天后,一路讲着真相出来,没有怕心。过程中,对邪恶的要求我一概不配合,对号里的奴工产品,我对恶警说“可别给我派活,我可不是来给你们干活哩,这不是我呆的地方”。谁提审我,我给谁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我如何炼功受益,讲我没炼功前脾气如何不好,炼功后,我脾气变好了。我和我的三个媳妇关系都很融洽,她们妯娌三个也能和睦相处,我一人炼功,我们全家受益,反问他们,你说真、善、忍那一点不好? 他们哑口无言。他们不提审我,我就背法,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炼功我是公开的,号长和一个警察要跟我学功,我想,反正我来了,就是证实大法来了,谁想学,我就教,谁想看,我就给他们做示范。一天“六一零”的头找到我,手里拿着手机说:“你儿子们可有本事呀,叫外国人给我打电话。”我一听,知道同修们在营救我。我就加大密度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一定要正念闯出去,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才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第二十七天,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临走时一恶警说“就你这些光盘”,我不想让他再说造业话,没等他说完就说:“这些光盘好的很,你看看对你有好处,谁看谁受益。”那恶警再也不说话了。通过这件事,原“六一零”的那个头辞去了“六一零”的职务,不干啦。不久,举报我的那个局长遭了恶报,他儿子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七年,我地的一个资料点遭到破坏,损失惨重,因为我负责一个片区的资料传递。恶警找到我,我一概不配合,一个恶警说:“你别想着你年龄大了,我们不敢动你,某某比你大五岁,我们照样判”。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谁迫害我,是谁的罪,早晚都得清算。”他(她)们灰溜溜地走了。

三、不分份内份外,圆容好整体

二零零四年,听说一位外地同修流离失所,到了我地农村,我专程骑单车三十里左右,找到他。同修说:“不管干什么都行,只要不脱离修炼环境”。回到市里,我给同修们切磋,给流离失所的同修妥善安排,并提供集体学法环境,使同修能够安心修炼。

被迫害的同修从黑窝里出来,我及时去看望,予以及时的帮助,主动提出让他们到我们家集体学法,并鼓励同修:有师在,有法在,谁也迫害不了我们。

边远乡村的同修缺乏资料,我听说了及时与相关同修联系,保证同修们救度众生的需要。

我家的集体学法小组已经坚持十来年了从未间断。同修们说我是这儿的“名人”, 我说:“名人就名人”,咱们就做师父安排的,谁也不敢动咱们!师父叫咱们堂堂正正的修炼,咱就堂堂正正的修炼、堂堂正正的救人,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没有怕心,那叫你怕的物质就不存在了、就解体了。

写修炼体会,开始我没认识上去,怕有证实自我的心。师尊不愿落下我,叫同修来给我切磋,我认识提高了。我对同修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 咱可得把握好,把证实大法放在第一位,这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同修说:“行、行”。就这样,我口述,同修写,写完了我一听,确实是在证实法,我真高兴,就同意投稿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