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证实自己这个执著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

一、证实自己

我为了赶走丈夫身上的附体,而走進大法修炼中,但是最终使我留在大法修炼中的原因却不是这个,而是“证实自己”这个生命根本的执著。

三十岁的人生,自我记事起,我都在为“证实自己”这个执著活着,我觉的在大法修炼群体中,我很容易的找回了自己的尊严——其实是“证实自己”的尊严。在几年来的修炼路上,由于它的拖累,我走的非常沉重。基本上是一步一跤,一路摔跤,而且导致路越走越窄。

简单列举几个例子:

1、有一年全国性闹猪瘟,我家在猪瘟病发源区,买了几十头小猪仔,与自家繁殖的仔猪混养,在我们全村乃至全镇都闹猪瘟的情况下,我家愣是连一头猪都没伤,都活泼着呢!到我家抢购猪的人排成队。可第二年,别人家都不死猪了,我家大面积死猪。

为啥?对头一年我家没有疫情,在我心里,没有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而是在美滋滋的证实自己如何选对了路——学了大法。

2、偶尔讲个真相,自己都胆胆突突,害怕自己刚刚顺起来的好日子让邪恶搅了。

3、同修们学法是为了纯净内在,依法实修,我学法是为了在同修有关过不去的时候,我能立马拿出来显示一把,把法当成满足自己固守着的那颗“证实自己”的肮脏的执著心的工具。我一看《转法轮》就打瞌睡,而学其他经文就精神一点,潜在意识中想当别人的活字典,好给那个“证实自己”输注能量,把“证实自己”当成自己了,却浑然不知。

更可怕的是同修们还给这一切扣上了一顶冠冕堂皇的帽子,美其名曰“法学的好”,“能帮助同修”(没有怪同修的意思),这都是我固守的执著招来的。

4、我基本上不大发正念,因为这事不做,也没人看见,不会使“证实自我”受挫,所以我也感受不到不舒服,从来也不在意。

5、我也炼功,但很多次我炼法轮桩法睡着了,险些栽倒。打坐每天也坐一小时,但前半小时睡,后半小时痛。

回想过去,我那算修大法吗?

由于长期根本执著不放,我两次受迫害,入黑窝。在黑窝里,在大是大非面前,我感到没有“真善忍”,我的生命就会窒息,所以我放弃一切杂念,却把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看成和我的生命同等重要,以此来坚定的维护它。可刚一出黑窝,环境宽松了,“证实自己”在我主意识不强的情况下,又回到我身上来,恶性循环又开始了。而且这次它加倍的吞噬着修炼人的心智,使我愚蠢的为自己在黑窝中的正念正行而沾沾自喜,全然想不起那是师父的看护、大法的威力和众护法神的力量,才使邪恶不敢对我为所欲为。别人一提那事,我心里就挺受用。

直到师父发表了《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看到上边有这么一段:“迫害中我也在仔细观察着,有些学员还真是不接受教训。刚刚从劳教所放出来,他的显示心又来了,人心又上来了。一个常人遇到什么事情也得有个教训,多思考思考;修炼人更得找出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得查找自己的问题啊。”[1]当时我就象被谁打了一记耳光,羞的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感觉师父就是在说我。

我痛恨这个“证实自己”,因为它已深入到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师父看到了我的愿望,安排我走出执著、迎来“柳暗花明”的新境界。

二、在照顾同修中升华

第一关:做饭。我从小到大都吃家人的剩饭,因为家教严,家人脾气暴,只有大家都吃完饭的时候,我才能安心吃饭。到点上学了,我连饭生熟都不问,打开锅就吃。所以我对伙食没有讲究,因为我啥都能吃饱,家人也挺乐意,因为有我在,就不存在剩饭的问题。

修炼以后不会做饭,我也没觉的这是个毛病。来到受病魔干扰的同修家后,我的亲人同修非常担心,害怕我把人家饿坏了。所以去了之后,我做什么饭都胆胆突突,心里没底儿,都请师父加持,但还是不如同修的意。为此我向其他同修告状,大家都劝病魔干扰中的同修不能执着吃,吃什么填饱肚子就行。

在这一关上,我不向内修自己,矛盾更加恶化,下顿饭同修不动筷子了,她说:“你叫同修们都来看看你做的饭。”“证实自己对”的执着没得到满足,我感到很委屈,一大堆理又冒出来了:不是吃什么填饱肚子都一样吗?这土豆、茄子、肉炖一块儿,我们农村不经常吃吗?为什么不能吃啊?我尝了味儿也挺好,为什么她连尝都不肯尝呢?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心想:“哼,忍着。她不修,我修。”我对同修形成了嫌弃的物质场,其实就是内心深处“证实自己比她修的好”那个生命翻上来的想法,而我在迷中不能及时认清它。

第二关:炼功。同修身体正在承受迫害,加之自身缺乏坚强的意志,炼功象做体操,我又嫌人家不实修,遇到她不想坚持的时候,就想谁能强制你改变呢?我修炼好了,师父安排我走人,你自己乐意咋地就咋地,我管不着。

第三关:学法。我做饭,她看着。我问:“为什么不学法?”回答:“我看累了,歇歇。”我告诉同修们“她看大法书累了。”其实在我心里对她看着我做饭的表情和说的话非常反感。我愤愤的想:我饭做的再不好也没啥,我比你修的好就行,最起码我绝不会放着大量时间不去学法而白白浪费。“证实自己”此时又受到冲击了。

第四关:脏。她出现便秘的病业假相,好几次非得要我在她身旁守着她大便,甚至我刚摆好饭菜,她叫我在饭桌旁给她拿便桶大便。我很苦恼,知道自己动了心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我和她一样脏吗?我需要严肃的向内找。我发正念、炼功,同修们都说我在睡觉,虽然我每天兢兢业业的对待工作,屋里屋外上上下下的收拾,但是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似乎只能这样了,各种思想业也翻出来,我想逃避,但路路不通。

我看到师父7•20以后的讲法中都在谆谆教导我们多救人。我悟到一切阻挡我把救人放在首位的人、事、思想都没有脱离旧宇宙的私,我不怕失去这个世界上人所追求的好处,可我为什么就战胜不了这个私呢?

当我看了《明慧周刊》第611期《慈悲心自法中来》,我终于从生命深处明白,我摆脱不了“证实自己”是因为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而没有全面的看其他生命,或者只看他这一世的局部,或者只看旧势力强加给他的那部份。明白了这点,我发出强大正念,破除我和同修之间的间隔,我们要走出旧势力的安排,在大法中修出慈悲,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的苦心救度,谢谢同修把自己的修炼体悟及时投到明慧网,使我在比学比修中走出迷途。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