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街头剧随时演 大陆模拟照不准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大陆和台湾被间隔了六十多年,因为政治的原因,在许多方面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有些甚至是截然相反的。

台湾街头剧随时演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八日,由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发起,高雄阳光影剧学会导演,在高雄汉神巨蛋附近街头,上演了“中共活摘器官行动剧”。过往行人看后目瞪口呆,惊呼不可思议,纷纷在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的征签表上签名。导演吴勇德表示:“今天演出行动剧‘中共活摘器官’是根据中共一位公安警察证人亲自参与目睹活摘器官整个的过程编写成的剧情,我们以无比悲痛的心情演出,想不到在这个繁华的世界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存在”,“希望今天路过的行人或听到、看到这个行动剧能做一生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一个签名让联合国或国际法庭,来制止这样的暴行,让悲剧不再发生。”活动吸引不少媒体到场报导。

演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行动剧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晚上,在嘉义市文化公园演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行动剧

这出街头剧所依据的事实是经大陆一个有良心的公安冒着生命危险传递出来的。当初人们听到这个公安亲自叙述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时,会非常震惊。如今,台湾的正义人士将之改编成了街头剧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上演,将中共掩盖着的血腥的一幕完整的展现在公众面前。罪恶的医生冷酷而麻木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下器官;淋漓的鲜血;被摘取器官时法轮功学员凄厉的惨叫;中共党徒与医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现场交易,让过往的行人目睹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暴利的罪恶,对世人的冲击非常大。

大陆模拟酷刑遭迫害

对台湾人来讲,他们想象不到中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更想象不出大陆人在中共统治下悲惨的生活。作了恶,不管是什么样的政府,总得让人说话啊。只有受迫害的人站出来说话,才能引起民众的关注,完成对罪恶的制止,从而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完善。可是在大陆,这样的罪恶是以中共政府为主导的,它在作恶的同时,封锁了所有的新闻媒介,不但不允许民间有丝毫异议,还要强迫民众对它的迫害表示赞同。这样罪恶就被套上了华丽的外套而被包装了起来。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陆雪琴、崔鲁宁、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韩正美、杨乃健等法轮功学员,将自己遭受的酷刑按照受刑时的情景拍摄下来,用来作为揭露中共酷刑的模拟图片。其中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是三姊妹,韩正美是她们的母亲,杨乃健是刘秀贞的儿子。这些年这家人都没停止过被中共的酷刑摧残。有一次在流亭派出所,恶人穿着皮鞋用后跟在杨乃健的脚趾上捻来捻去,另一个恶警用茶杯盖上凸起的部份猛磕他的头心。还有一次在派出所,恶警穿着皮鞋用脚猛踢刘秀贞的下巴和前胸。刘秀芳曾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身体呈“大”字形捆绑着,捆绑过程中,一位男大夫用膝盖顶住她心口窝,并用拳头猛击她的太阳穴。

陆雪琴曾被劫持在青岛市北分局辽源路派出所,被剥夺睡眠达九天九夜。恶警闵行踩住陆雪琴的脚部和腿部狠狠碾压,猛踢她的腿部和腹部,用拳头猛捣她的头、眼、太阳穴,揪着头发把她提起来反复摔到地上。崔鲁宁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监狱一监时,恶警扒光其下身,强迫她光着下身蹲了两天两夜。

这几位法轮功学员在拍摄模拟酷刑图时却被绑架了,起初绑架的借口是“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五月二十二日,崔鲁宁的丈夫聘请的律师要求会见她时,被国保大队以“涉及到国家机密”拒绝。国保警察告诉律师的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可是六月四日,中共央视对此进行了诬蔑性的报道后,罪名又被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不是笑话吗?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残酷的酷刑迫害,他们就是酷刑的受害者,当然他们不可能在受刑时请人拍摄酷刑照片,那么他们在获得自由后,还原自己曾经遭受的酷刑,这应是他们的基本权利啊,也是为了抑恶扬善。可是中共却将他们绑架了,绑架的借口还一再的升级。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人权的践踏由此可见。

大陆与台湾,同文同宗,血肉相连,一水之隔,并不算远。可是对待善恶的态度却完全相反。在如此善恶之间,您将做何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