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患上癌症的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在常人看来,我与丈夫这世的婚姻是个错误,命运对我是 “不公正”:我出生在军官之家,他的父母都是工人;我在国营大企业工作,他在街道小集体上班后来还失了业;我喜欢文学、音乐、艺术、阅读,讲究整洁干净,他爱好打牌喝酒抽烟嚼槟榔,不讲卫生,邋邋遢遢还随地吐痰;我做人做事踏踏实实勤勤恳恳讲信誉,他喜欢吹嘘撒谎做事言而无信有始无终;我辛劳持家教育培养孩子,他自私好吃懒惰游手好闲还经常夜不归宿;我豁达开朗遇事果断敢担当,他固执狭隘胆小怕事优柔寡断;我重视婚姻家庭感情,他没有责任心还几次有外遇。然而,这个婚姻却是我“阴差阳错”忤着父母的意自己撞上的。

结婚一年多后,随着孩子的出生,他的个性大暴露,又加之经济上的日渐窘迫(他辞去工作做生意,事事不成,我还要帮他还欠下的债),我就开始后悔,整日以泪洗面,痛苦至极。而他却象完全不知我的这个心理巨变,照样我行我素。我开始与他吵架,愤怒濒于崩溃,我要与他离婚。而他每到此时,不是任由我发作一番就是一走了之,几天后回来一切如旧,反正打死不离婚。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的身心在痛苦中煎熬着、颓废着、茫然着、挣扎着、苦撑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一九九六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师父告诉我们要“真、善、忍”,要处处为他人着想,要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夫妻是因缘而在一起的,人有业力轮报,欠的债要还。我明白了师尊讲的这个道理,悟到一个修炼者是不会以离婚来处理这个问题的。但是,由于在后天在迷中对名、利、情形成的执着心,又加上社会整体道德败坏后形成的观念的影响和干扰,又使我不甘不愿面对这样的“不公平”的现实。就这样,在我修炼的路上,在过与丈夫的情关方面,一路走的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

然而,在我修炼的十七年里,特别是在大法遭到邪党高压迫害、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我被非法劳教因不“转化”而被加教一年、我被街道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监视、上门骚扰那样的艰难的岁月里;面对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投奔我家,面对大法弟子来我家的交流、学法;面对我用资料讲真相时,有一点让我决对忽略不了的就是丈夫对大法的态度:他一直是认可大法的!他对他的一些朋友宣传弘扬大法;他一直在忍着邪党的迫害,支持我、甚至帮助我发真相信;他热情的接待来家里的每一位同修,我想:在这末法时期,他能做到这点,这是怎样的一个生命啊?!

遵照师尊的教诲,通过不断的学法、一次次心灵上的撞击与魔炼、去执着、向内找,我渐渐悟到:我怎能因一己的私利,更何况是在后天迷中产生的为私为我的肮脏的本该唾弃的名利情的狭隘错误的观念中,去衡量去看待去对待一个其实我未知的我前辈子不知伤害过多重的一个生命呢?!而师父要救度每一个生命。

法理上是这样想通了,实践中我也一次次这样努力去做了。可是直到最近,当医生告知我:丈夫患了结肠癌,还转移到了肝脏,要动手术、要化疗,需要大笔的资金,但就是治疗了,他也就只有两年的生存的时间的时候,在那一刹那间,我的心还是被这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搅的如潮水般的痛苦的翻腾起来:他从来就没有考虑关心过我和孩子,在他好的时候,他吃喝玩乐嫖赌逍遥,时常外宿;他做生意时我为他担惊受怕,还为他几次还债;我被邪党迫害劳教时,他花天酒地有外遇,没给过我一分钱,我连如厕的手纸都是同修给买的;出来后,我一人打三份工,过去的千金大小姐去卖猪肉,被人喝来斥去;寒冷的冬天,我双手浸在冷水里洗着鸡鸭,挣来的钱要养家还要供孩子上大学,如今,他无工作、无收入、无医保、无社保,我每月一千七百元的退休金,考虑的他的自尊和出行方便,我一月还给他二百元的零花钱,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我给他钱买菜,他还一次次买来乌龟、牛蛙、黄鳝,一大碗一大碗的独饮独吃;烟酒茶不戒、不运动不听劝……他这个病完全是他自己吃出来的呀!现在中国大陆老百姓最害怕的就是生病,幼儿感冒一次都要用去上千元!他作为一个丈夫,从来就没有担当起养家的责任,如今他得了这个病,我要去花钱给他治病,伺候他的吃喝还要给他端屎倒尿;家中只有我母亲去世时留给我的五万元的存款,我一直存着没有动,它是我们全家唯一的一笔备用款!而且要治他的病那是远远不够的,我可能还要为他欠债,我已是个近六十岁的人了,难道他走了还要让我去打工挣钱还债?!我还不能安心我最珍贵的学法修炼讲真相……

女儿听到这个消息,搂着我大声痛哭:“妈妈,你太可怜了!你跟他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你一辈子为这个家付出,为他付出,他从来就没有为我们着想过!到头来还要替他借钱还……”他的亲戚们听到这个消息,也都说:我太可怜了!“他这个病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他们知道家里的经济情况,劝我对他放弃治疗,甚至还给我出主意让医生用药让他“少遭罪”。他刚动了手术的那几天,我每日24小时的守在他的身边,不吃不睡,一边对他隐瞒着他病情的实况,怕他承受不了;一边给他清理一天五六次从造瘘口排出的粪便、导尿管流出的一袋袋尿;一边独自焦虑的应付着医院每天大笔大笔的帐单,思考着未知的大量费用的来源(后来悟到:其实那是自己对利益的执着、没有做到完全信师信法);一边还要承受着他因疼痛而对我的莫名呵斥;他对我这些天的吃喝、休息、家中经济不闻不问。我借机给同病房的病人讲真相,他对我瞪眼睛发脾气要不就是猛敲床阻止我讲。不能進行正常的学法炼功讲真相的项目,不能参加与同修们温暖纯净的学法交流,我觉得很痛苦,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自己快要爆发了!

但是毕竟,我是修炼了十七年的大法弟子。伟大师尊教给我的伟大佛法已充盈在我的心间,我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师尊也通过女儿的口及时的点化和提醒我,使我很快的就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与坚强。我开始在悉心照料他的同时,在病房里抓紧空隙学法和炼功,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丈夫干扰和阻止我修炼与讲真相的黑手烂鬼,在病房放《普度》,给那些病人讲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大法真相护身符。

有一天丈夫睡着了,我读完了《转法轮》中的一讲后,又随意的翻到了《法轮功》的“消业”,师尊讲:“世间的理和天上的理一样,欠人家的东西是要还的,就是常人欠人家的也得还。人生一世,你所遇到的难、劫都是业力产生的后果,你要还那些东西。我们真正修炼的人,你那人生的道路将会改变,要给你从新安排一种适合你修炼的道路,你那业力由师父给你往下减一部份,剩下的就都是为给你提高心性用的,你自己通过炼功和修炼心性把它抵换掉,偿还掉。今后你们遇到的问题都不是偶然的,请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让你过些难呀,常人放不下的东西全让你放下。你会遇到许多麻烦事,问题会从家庭、社会方方面面产生出来;或者突然遇到什么灾难了;甚至本来是对方不好,可偏偏责怪、冤枉到你身上了,等等。炼功人是不该得病的,可往往也突然得了一场大病,病的来势又很重,折磨的很难受,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病来,但不知何故病又不治而好了,实际上就是你所欠的某种债通过这种形式还了。也许有一天,你爱人无缘无故的跟你闹事,发脾气,微不足道的事情也可能引起大的争执,过后也觉的莫名其妙。作为炼功人你应该清楚为什么会产生那事情,就是那东西来了,要你还那个业。这时你要把握住自己,守住心性把事情化开,珍惜和感谢他帮你消业。”

我好象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段似的反复的读着师尊慈悲娓娓道来的法理,心中感到了巨大的温暖和光明,泪水禁不住要涌上眼帘——师尊就在我的身边呀!师尊时时都在看护着呵护着我的修炼。我想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师尊讲过在修炼的路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我在这个关口上真正用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了吗?我做到完全信师信法了吗?丈夫为什么会对我这样?我前辈子也许是几辈子不知造了多大的业,对他伤害不知多深多重才会有今天呀!我的利益之心放下了吗?我做到以德报怨了吗?我们不是还要救度众生吗?我有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慈悲胸怀吗?我做到无私无我完全慈悲的为救度一个生命着想了吗?修炼十七年了,我为自己暴露出来的名利情、自私和恶而羞愧!这一点上我没有修炼好,我悟到:我过去欠下的债是要还的,我要利用好这个机会,放下自私肮脏的名利情,要用一个大法弟子在修炼“真善忍”中升华了的境界去关心温暖救度这个与大法有着不解之缘的生命。不要执着钱,不要被这个空间表现出来的假相所迷惑,不要因自己可怜又可笑的一己私见而给大法修炼留下遗憾!大法弟子的一切是由师父安排由师父说了算的。

纷乱的心在大法中归于安定而平静,我踏实起来,又哼起了大法弟子的歌。我告诉来看他的那些亲戚:我与他这世结为夫妻,他是我的丈夫,当他需要抢救的时候我不能不救,这是一个生命啊,我会尽我的全力救他的,钱不够用我就卖房子。我自然而然的向他讲起大法为修炼人带来的一个又一个的神奇,师父的慈悲与伟大。没有说教没有埋怨,只有深深的关爱与希望。同修们也在这时赶来无私的鼓励他、安慰他、帮助他,用亲身解除病痛的经历向他证实大法。

师尊讲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心正了,慈悲出来了,智慧也出来了,看似就要走入绝境的状况一下就发生了柳暗花明的变化:原本一直不相信法轮功功法有神奇净化身体效果的他,自愿提出要开始修炼大法;原来坚持要做的化疗也同意不做了;出院时结算的费用正好在五万元之内;伤口拆了线一回到家他就提出要听师父讲法;每听完一讲后,他就要我坐在他床边主动与我交流他对师父法理的理解和体悟;他还说等伤口一不疼了他就开始炼功,要和我一起做救度众生的事……师父讲过:“朝闻道,夕可死”[2]。这是一个生命的觉醒,这是一个生命的新生与永恒呀!

我欣慰而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感叹着大法的慈悲、神奇与洪大,感受着伟大师尊的苦心救度之恩。我悟到:其实我和丈夫的缘,真正的是同修大法的缘!原来自己陷在迷中悟不到,只有洗净修好自己后才能兑现这个誓约呀!

昨天,伟大的师尊在我身上展示了两件大法的神奇。第一件:上午,当我骑着刚充好电的电动车去试车时,后面一辆疾驶而来的的士突然猛烈的撞向了我,我向天上弹起后又被惯性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后脑勺被猛烈撞向地面,电动车从我身下滑向前方,车上的反光镜、两边护板、车后装东西用的车斗,均被撞的粉碎。路边一下围满了惊呼的人群,只听得他们在喊:“这个人完了!这个人完了!”而我静静的躺在那里,全身没有一丁点疼痛的感觉,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后,意识清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我看见自己光着脚,两只鞋都已飞出很远,左脚的前后有少量的血流出,可是也不疼。一个三、四十岁模样的男士来到我的身边,反复的说道:“你命真大!你命真大!”然后又大声命令呆呆望着我的的士司机:“快赔人家钱!你把人家撞成这样了,还不快赔钱!”路人们也都在附和着喊,还有的人叫我快去医院上药。我对着那个男士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那个男士不以为然的又说:“这跟炼法轮功的没有关系,叫他赔钱!”可是的士司机还在埋怨我呢!说我是违章,挡住了他的路。我知道路边的人此时都在看着我,我就转向那个的士司机,大声对他说:我不会找你麻烦的,你放心,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保护,我们这是佛家大法,有神佛保佑,不会有事的!不过你的车确实开得太快,这样危险。希望你以后不要开这样快,要注意安全,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可保命。这时我听到有人告诉我说:“你不要放过他,交警已经来了,是他撞了你,你叫他赔钱!”我不想因为交警的到来而耽误我很多时间,我看到的士司机不情愿的拿出一百元钱准备递给我,我笑着对他说:“我不会找你麻烦的,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会保佑你的。”说完,我在众目一片惊诧之下骑上电动车就回来了。这么大的难,要搁常人不死也必残无疑了。这是师尊为我承受了呀!

第二件:晚上,在我处理完家务,静静的坐在电脑桌前点击开明慧网的网页时,我突然看到了自己去年参加法轮大法弟子第九届网上法会时投的心得交流稿(也是谈与丈夫过情关时的感想)。法会并没有采用。我悟到是因为自己与那些修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太大,还有显示心以及其它许多执着心,所以没有刊登,我要抓紧修好自己才行。今天,在时隔一年后的今天,特别是在我刚刚“摆平”自己在这个阶段对丈夫的情的矛盾的时候,明慧网却登出了我的这篇交流稿,这说明什么呢?我悟到: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这个缓慢而来的所悟的肯定与鼓励吧。大慈大悲的师父,我这个愚钝而又罪业深重的生命,修炼路上走得磕磕碰碰、摔摔打打,弟子总让您操心,而您给予弟子的却总是最好最多的!沐浴在这浩荡无垠的师恩里,我无以言表!我只有五体叩拜在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法像前,心里默默的说着:师父,我一定要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