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骚扰的警察明白了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我生长在邪党干部家庭,从小就养成了自私、自大、无知和怨恨的性格。在邪党文化的毒害下,无论我心里想如何做一个好人,走入社会后与人群总是格格不入。为此,虽然吃穿不愁,精神上却异常痛苦。这种心灵的痛苦,使得头发早白,人显得苍老。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在亲戚家看到《转法轮》一书,亲友告诉我“这书可好啦,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拿过来看了一看,就知道这本书不一般,多少年来我寻找的就是这样一本书啊!他和我的心灵紧紧扣一起,我舍不得放下这本书,想带走,也没管亲戚愿意不愿意,就把书钱给了亲戚,说:“你再请一本吧,这本我要了!”

我激动的把书捧回家。得法后的喜悦无以言表,我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为钱为利争斗等不好的思想和观念在大法修炼中逐一去掉。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我和其他弟子一起去省政府上访,進京护法,而后多年多次遭邪恶的迫害。

我从党文化的蒙骗中渐渐苏醒,彻底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义无反顾的走在大法修炼路上。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师父总会把有缘人送到我的身边,让我及时给他们讲清大法真相使众生得救;我在揭露邪恶救众生中多次遇险,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过来。

由于十多年来我多次被邪恶迫害,至今仍然处在邪恶的监控的迫害之中,所以对公安人员和警察不能正确对待,觉的这些人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打手,不想与他们有什么正面的接触,更无法做到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相。自己也知道这种心态不对,但迟迟未能正念对待。

一天学习新经文,看到师父说:“下到三界来的虽然有不同层次的神,他们都是抱着对大法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才来到人类。他们都想来这得法,同时助大法在洪传时期一臂之力。所以对于这些生命来讲,无论层次如何,他们坚定的正念就极其的珍贵。因为在神的境界里看人、看人类社会可怕至极呀,特别是他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最不好时期是什么样,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我这里讲的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先后不同时期得法的学员,我讲的是目前人类的总体状态。人类社会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面对这样的生命,我们就得去做,就得去救。”[1]师父的这段法点醒了我,思想境界也随之升华,认识到应该扩大心的容量,更大面积的讲真相救众生,其中包括去掉怨恨,救度警察。

在距邪党十八大召开越来越近的那些日子,中共邪党人员又紧张起来。一天,地方派出所三个警察一大早来到我家敲门。我知道是他们,本能的就拒绝开门,问:“什么事啊大清早就上门骚扰。”其中一人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来找你谈谈。你看我们连警服都没穿。我们不是来抓你的。”我说:“我不开,有什么话就说吧。”他们又说:“你让我们進去吧,五分钟也行,省的扰的邻居都知道。”

看着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心想:这些人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吧?他们也是被邪党欺骗蒙蔽的众生,想到这我就打开了门。他们進屋后刚坐下,我就开始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对人真诚、善良、宽容,这不好吗?况且祛病健身有奇效。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过去我两腿的膝关节骨质增生,两眼不能看电视,不能见日光,全是医院治不好的病,修大法后这毛病全无。现在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咱别说远的,就说香港还是一国两制,共产党军队把守,去香港旅游过的人都知道,跨出国门处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拿台湾来说,他们和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同宗同祖,同文化,同语言,一个小小的岛上就有几十万人修炼法轮功,你们要多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再用自己的良知去思考思考,分清善恶和正邪。”

一个年纪大的警察说:“国外允许,在国内就不行,法律不允许。”我接他的话说:“有法律条文吗?拿来给我看看。”他们无语。我接着说:“你们知道吗,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不信你们到百度网上搜索二零零零年五月公安部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文件中所列的所谓邪教,根本就不包括法轮功。把法轮功说成是×教,只是江泽民去欧洲访问时在法国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信口开河,随后《人民日报》评论员发表文章鼓噪;再后来人大出的决议中也没有提法轮功三个字,只是高等法院出了个对‘决议’的歪曲解释,后来的各级公安和你们就以这个所谓解释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依据了。江泽民的讲话不是法律,《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和高等法院对决议的解释都不是法律,你们说这不是冤案吗?”

我接着讲真相说,“什么是邪呢?叫人干坏事、骗人钱财、吃喝嫖赌贪污枉法才叫邪。我们只做好事,与人为善,是真正的在做好人。你们回去向你们的领导要有关法轮功的法律文件看,有没有?你们都是公务员,拿的钱又多,咋不出国去看一看呢?”

年纪大的警察说:“没出去过,但听说过,是看见有法轮功的横幅、条幅。”我说:“你们以后不要再干迫害法轮功这事了,这对你们自己的未来不好。”接着我给他们讲了柏林墙的故事:当年有东德守卫柏林墙的士兵打死了试图翻越柏林墙逃亡西德的青年克利斯。这个打死克利斯的士兵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德统一九个月后,自己竟然为此被告上法庭。他在给自己辩护时说:“我是在执行上级命令”。而法官认为:并不是所有的法律都是正确的,当你代表权力机构来杀人时,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漠视自己的良心。最后,仍判其有罪。

听完这个故事,年轻的男警察竟然连续两次称呼我为“老师”(我的职业并不是教师),我想这个生命明白了,所以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并站起身来就要走。女警察对我说:“你以后不要在外面讲法轮功。”我说:“小姑娘,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

当三人离开我家时,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这时我更感到常人是多可怜啊!这或许是警察善良的一面在为大法弟子担心,但是却不知道修炼的人是有师父在管,邪恶说了不算。

回过身来我想:为什么今天又会发生这样的事?向内找发现近来自己把很多的心用在一些常人的事务上,放松了修炼,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也不能集中思想。师父早就告诉我们:“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2]由于放松修炼,被另外空间邪恶干扰了。再向内找,又找出求安逸的心,吃肉的执著心也还没去,没有按照法的要求约束自己。这都是大漏呀。

认识到了就改。我要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