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工作中找出了隐藏的各种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九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在十七年风风雨雨的修炼中,经历了很多魔难,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

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年,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在我们当地学我这个专业的人很多,而相应的工作职位却不多,自然在当地就业机会就更少。由于怕离开家里这个修炼环境自己会“掉下去”,就婉拒了同学要我与他们一起去南方找工作的邀请。心里想:就算暂时找不到工作,只能在家里呆着,我也不能离开这个修炼的环境。虽然大法弟子遍及世界各地,但在大陆严酷的情况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很难立刻接触到同修,如果在这段空档期因为懈怠而耽误了学法和修炼就得不偿失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一定不能离开家里这个修炼环境,一切听您的安排。

毕业考试前夕,一个离家不远且交通便利的单位发布了招聘信息,按照其招聘要求我根本不符合条件,也就打了退堂鼓,连报名都不想报了。可一个常人好友劝我说:“你试试吧,能上的去就算捡着,上不去属正常,你就当花一点报名费获取一次面试经验。”于是我就报了名,并没抱任何希望。

神奇的是,我顺利的通过了面试并与这个单位签订了三年的工作合同。这里有非常便捷的通勤车可以每天回家,不影响修炼。每天工作很忙,有时饭都不能按时吃,也有心性关要过。上班前我先定下一念:不管再忙,我也得正点上、下班,不能耽误回家学法。这样,虽然有时因为忙不过来晚回家,或者偶尔在单位宿舍临时住一宿,因为有母亲带着,基本上没耽误学法。

这优越的工作条件让我产生了欢喜心,觉的这一切都是自己放下执着心后慈悲的师父给我的最好安排,认为自己的名利心都放下了,故没有再重视这方面的修为。

接下来,我面临着继续找工作的问题。因为我所在的单位规模大、级别高,对员工的学历要求也高。按我目前的学历无法转正,从长远来看不能在这里再干下去,而我也不太想再返回学校读学位。所以,这两年就在自己的家附近凡事业单位有招聘考试我就都去参加,想着就近哪怕找个差些的但稳定的工作也可以,能节省更多的时间做证实法的事,并且师父给了自己在电脑和写作方面某些特长,是让我在证实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吧。

不过实际上我没降低要求,都是在当地本专业中最好的单位报名。可不管考前准备的是否充份,每次都是“只差一点”而未能考取,这使我很苦恼。表面上看是因为不少人找“找关系”走后门而通过了考试,这就使我失去了应聘的可能。去年考试后,得知这情况后我非常生气,愤愤不平的跟身边的常人同事、朋友、同学发牢骚。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当中有的表现的很平淡,有的甚至责怪我“活这么大了这点事还不懂,为什么自己不提前找人?”等等。

跟身边的同修切磋,同修们让我放下执着,随其自然。这使我更加生气和郁闷。在我看来,我的执着心已经放的挺好,怎么还不行呢?我没有真正的从法理中悟一悟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把一切归咎于我的专业复习时间不够。

今年,相同的事情再一次发生,我又是“差一点”没能上去。可这次我复习的确实很充份了,结果却依然如故。在面试之后,我就觉的自己没戏了。回到家,问了两个认识的考生,他们的得分都比我高很多,而且有的人高的离谱,看来是花钱找人做的手脚。

我非常沮丧,可又知道修炼人不能被这种事情压垮,在心里还跟师父说:“师父,如果这是您安排的路,我就这样走,我无怨无悔。”虽然如此,仍觉的身心疲惫,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下午。我想,同样的事情屡次发生,真应该好好学法和向内找了。在学法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虽然我表面上是想要证实法,其实其中隐藏着强烈的证实自己的心,且有名、利、情等执著。我发现我这些年学法修炼的目地都不纯,在深层中有想借师父的光,借大法的光达到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目地,还有去个好单位工作让其他人羡慕的心,有想多赚钱的利益之心,以及色心。

再深挖下去发现,每次考试失败后,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对师父的怨,故在心里对师父讲:与身边的青年同修相比我修的也算可以,怎么连找个稳定的工作都这么难呢?不自觉的还认同了常人“托关系”这种不正当手段。可另一方面知道:自己修炼了,不能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工作,不是为了修炼已经放弃了一些东西吗?

师父说:“凡是真正炼功的人,出了功以后的人都有师父在管,那师父在那看着你干什么,拿人东西,他的师父也不干哪。”[1]是啊,修炼人的人生路都是安排好的,并且大法弟子的路师父都给安排到最好。但时不时的心里在嘀咕:其他人通过不正当手段窃取本属于我的职位……。既然我的东西有师父给看着,谁想拿也拿不走,那还担心什么呢!可是听到成绩后那种沮丧的心情还是很强烈,这本身也说明我的那些执着的心并没有真的放下,还非常重。

学法,我找到有强烈的坚持自我的心。我在报考时曾遇到了同学的母亲及一位阿姨(都是常人),他们说,我报的那个单位报名的人多,托关系走后门的也多,建议我报稍差一些的单位。但是因为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强烈的执着自我,就不肯听取他们的意见。实际上,如果我能根据情况改变一下的话,可能早就有工作了。因为我的分数尽管在自己所报的这个单位被挤掉了,但与其余的几个单位的考生比都是遥遥领先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想来可能是师父通过常人给我的点化,但我那强烈的执着带动着我一意孤行的死盯着这个单位不放。如果我听了他们的劝告,在法中悟一悟:现在时间这么紧,去一个稍差一点的单位但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岂不更好吗,何必执著常人中的名和利呢?

当我读到:“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1]我认识到,今生当人不是为了得到常人中的什么名、利啊,怎么能陷在这其中呢?况且,一旦真去了那个单位工作,忙起来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做三件事了。

其实那时在我的思想中还有个想法:以前在那么好的单位做的挺好,回到当地也得去最好的单位做。特别是看到同学先报了这个地方,自己就有一种好胜心,想:你报我也得报,还觉的这地方最好,要是能在这个单位上班,多风光啊,赚的钱也多,还可以证实法,证明修炼人是有福份的,有能力的……。

可是,另一方面,很长时间以来,自己又有一种自卑的心理,觉的自己不论怎么学习,脑子都记不住,考试成绩都不好。到现在,竟然发展到对自己比较拿手的电脑专业都没有了信心,一遇到问题心就发慌,是那种无助的慌张,而不是象以前那样镇静的找原因解决问题。越这样,遇到的问题越多,也就越来越没有信心。在写作上,觉的自己写点常人的那些肤浅的东西还可以,写修炼的体会这类文章就词不达意,如流水帐一样。在考前无论怎么学法、发正念,到考试的时候都会失去正念,忘了自己是谁。而且我在修炼中也有相当多的不足,比如基本上不怎么讲真相,只是学法、发正念,功也很少炼。这么差劲,能算一个真修者吗?我真得抓紧了。

紧接着,我还需要参加另一个考试,这次的考试的考场离家远,母亲陪我在考场附近的旅店中住下,并陪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这几天我觉的自己進步的特别快,对法理的认识提高了不少,考试也不象以前那么紧张了。在考场中的发挥也轻松了许多。虽然其中有一些小插曲,但我都不象以前那样动心了。

我想,不管这次考试结果如何,前两次考试的经历,让我找到了很多曾经认为早已修去的执着心,我深切的感觉到自己又提高了不少。我找到了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不够坚定,特别是还有修大法怕让人知道的心,被人知道了自己修大法觉的丢人。作为一个已经得法多年的生命,还对世间的这一切执着什么呢?修大法是最幸福的,是堂堂正正的事,怎么能有这种肮脏的觉的丢人的心呢?!发现这些执着心之后,我感觉自己这种状态真是危险,发展下去就会脱离大法甚至会走向反面啊。

为了尽快修去这些错误的思想和思想苗头,我必须加大力度学法,同时开始在发正念中清除它们。在一次长时间发正念之后,突然觉的脑袋上带着的一个黑帽子被摘掉了,此前发正念时,总觉的从身体往外发出的功总是受阻。这下感觉轻松多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能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跟师父回家。

个人近来的修炼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