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反迫害 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经过3年多的讲真相和反迫害,邪恶似乎对我失去了信心,不再提“转化”我的事了。但是就在我还有4个月就要出狱的时候,监区狱警大调整,新来的人,不仅继承了上一茬恶警的衣钵,而且迅速发动了一场对坚持法轮大法正信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攻坚转化”,使我和其他几位同修又面临着一个严酷的局面。

我被邪恶非法判6年,已经在狱中被非法关押了5年多。邪恶认为,如果我就这样出去,在狱内会导致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拒不“转化”。为了对我“攻坚”,他们在罪犯中选了几个他们认为有力度的“包夹”(受恶警指使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犯),又向监狱要了一个特殊政策,即对能“转化”我的罪犯每人奖励20分。20分可以减刑3个月,而每个罪犯每月的平均匹配分只有1.8。这对“包夹”我的罪犯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起初,他们假惺惺的对我“宽松”了几天,试图用常人变异的情理和邪党的歪理“转化”我。两周后,他们见达不到目地,就把我转到第七监室。这是一个迫害过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血腥监室。我刚進监狱时,在这屋子里遭受了2个月的非人折磨,也曾在这里跌了跟头。一帮子贪官污吏、流氓恶棍、社会渣滓组成的包夹队,日夜轮流看管我,罚站罚坐、侮辱刁难、不让睡觉、不让洗澡甚至不让上厕所、掌捅脚踢,致使我血压居高不下、头疼头昏、右脚掌红肿、大脚趾溃烂、行走困难。

我非常清楚,在出狱之前他们再让我回到这里,无非就是再对我实施他们的暴力。一天上午,监区召开了所谓的“忏悔演讲会”,监狱、监区的恶警大放厥词诬蔑大法,空间里充满了邪恶恐怖的气氛。

下午,具体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警Z找我谈话。他拿着一叠歪曲诋毁法轮功的材料,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说:上午的会你觉得怎么样?我说:完全是无稽之谈。Z一愣:你说什么?我说:无稽之谈。Z说:这里是监狱,你要明确身份。我说:把我关進监狱,这不是你的责任,但是监狱管理有《监狱法》,对警察规范有《警察法》,对监狱执法的监督有《检察院驻狱检察条例》。《监狱法》明确规定,在狱人员有生存和健康的权利、申诉控告的权利、揭发检举的权利等等;警察不能也不许指使罪犯殴打、侮辱他人;申诉、控告、不承认有罪都是我的权利,我在行使权利的过程中你们不能做违法的事情。Z说:你有学历,又是公务员,受了这么多年唯物主义教育,怎么还相信神?我说:佛道神是宇宙中真实存在的高级生命,具有超常的智慧和能力,并非古人假想的神话传说。释迦牟尼生于2500多年前,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一个王子,19岁出家修行,35岁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传法49年;他涅槃后,他的弟子回忆着把他讲的法整理成书,这就是后人知道的佛经。他的弟子把释迦牟尼称作佛陀、佛祖、佛。中国的老子曾是周朝的一个官员(据说相当于现在的国家图书馆馆长),他写的《道德经》成为中华传统文化最重要的经典之一。后人把他称为道教的鼻祖。中国历史上还有很多具有种种神迹的人,被世人称为神仙,在古籍中都有记载,这也并不是什么迷信。

听我说到这儿,Z又说:你们法轮功为什么贬低佛教?我说没有呵。Z说:《转法轮》卷二为什么说佛教的论述是佛法中最弱小的一部份?我说:对呵,释迦牟尼是在如来的层次,而如来这样层次的佛在宇宙中多的象恒河的沙数,比如来高的佛还有很多。每一个佛都有自己证悟的一部法,更高的佛有更高的法。释迦牟尼只是讲了他自己证悟的法的一部份,那当然就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了。Z问:什么是如来?我回答:如来是踏着圆容不破的如意真理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Z翻动着那叠垃圾材料,又问:什么是圆满?我说:圆满就是一个修炼的人既修得了正果又达到了他应该修到的最高境界。他又问:什么是层次?我答:层次就是修炼的不同境界。比如修出了三界以后,往上依次是罗汉、菩萨、佛、更高的佛。

Z似乎要把他所有的问题搞清,又接着问:你们法轮功为什么吓唬人?我说没有呵。他说:人家不修炼了,为什么要把业力还给人家?我答道:一个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我们师父就把他的业力给他拿掉了;他不修炼了当然就得把业力还给他,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业力。Z重复着:噢,那是他自己的业力。又接着问:你师父不过是初中文化,那些法轮功的书都是请别人代写的,这你也相信?我说:在1999年720以前,我师父讲的法已经出版了十几本,现在就更多了。我师父讲出的法是超越一切常人知识的宇宙大法,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专家、学者都讲不出来的。如果象你说是别人代写的,那么请你告诉我是谁代写的?Z无言以对,又转而开始重复媒体的谎言:法轮功“自焚、杀人”。我严正的对他说:法轮功禁止杀生,而且自杀也是罪。那些在天安门“自焚”的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说到自杀和杀人,这几年中共市、县级官员跳楼自杀、被下属所杀、雇凶杀人的倒是不少。中共建立以来,在战争和历次运动中杀害的人更多,那你说中共是什么?有些人不学无术,人云亦云,害人害己呵。Z理屈词穷,胀红了脸:你回去再考虑考虑。

包夹们被狱警频频叫去谈话,接着他们以对我進行“出监教育”为名,开始每天放邪恶录像,企图用那些垃圾书上的邪说灌输我。

三年多来,为了破除邪恶的迫害,我每天都长时间的背诵《论语》和能记住的师父经文,不断增强正念。以口头和文字的形式讲真相并揭露夹子们的迫害恶行,使一贯标榜“人性化管理,文明管理”的狱警自感心虚。每天休息时我盖上被子长时间立掌发正念,大量的清除另外空间里的低灵烂鬼,有效的抑制了邪恶之徒的魔性。狱中一些有缘人明白了真相,默默的为我提供一些方便,并因此健康了身体,得到了福报。

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看到一些学员,不管是因怕心“转化”了的,还是一直拒绝邪恶“转化”的,因为一味的忍受迫害而使迫害变得更加严重;那些真正的罪犯被邪恶利用着,被低灵烂鬼操控着,把法轮功学员当作发泄魔性的工具,任意侮辱、殴打、奴役、驱使。面对邪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无理迫害,我就想,师父早就给我们讲了忍无可忍的法。我想,不同层次当然也包括人类这一层,在人的这一层面上据理力争,严厉谴责他们的不法行为,也是制止、铲除邪恶的一种方式。那一年我对夹子的无理刁难,大声的义正词严的谴责他们。那些夹子的恶行本来就摆不上桌面,一时傻了眼,反映到监区,他们也没有回应,因为我曾多次对狱警讲过要依法办事,严格约束夹子行为的事。

晚上做梦,梦到考上了名牌大学,我觉得这是师父的慈悲点化。从那以后,我就充分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从社会伦理、法律法规、善恶因果、历史文化等方面驳斥邪恶的言论,谴责夹子的恶行,使邪恶之徒不能为所欲为。有一次一个毒贩子对我破口大骂,当组长的杀人犯坐视不管,我与他们大声讲理,目地是让全监区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曝光他们的恶行。第二天监区公开调查,我从法律法规和人伦道德的角度讲真相,逼迫前教导员G处罚了两个夹子,扣掉他们一个月的考核分,使那两个平时狗仗人势的恶夹子灰溜溜的离开了我所在的房间。

在与邪恶长期的较量中,我发现那些被邪恶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包夹,背后的因素大多是些狐黄白柳、蜘蛛之类,表现是非常凶恶的。但是当大法弟子真正用正念正视它们时,它什么也不是。

夹子Y是罪犯中被恶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同修在明慧网上多次给其曝过光,由于邪恶一直挺他,给了他各种各样的奖励,他一直非常狂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几乎都是他具体安排那些夹子们做。为了灭掉他的嚣张气焰,我针对他违规违纪的情况写了一个检举书,针对他伙同一帮夹子对我迫害造成的后果写了一个经济索赔书,针对他在狱内狱外的败坏表现和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狱内狱外的纯正表现对比着写了一个辨邪书,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Y是一个鱼肉人民的败类、迫害大法弟子的烂鬼、丧尽天良的恶人。写完后送给他本人和监区罪犯积委会各一份,积委会的人一传看,也就公诸于世了。Y把给他的那一份立即送给了监区,因为写的都是事实,狱警也没有办法,Y顿觉矮了半截,见了我就躲着走。后来Y当了积委会主任,遇到其他夹子刁难我的事,我就叫Y去处理,Y不敢不处理。这样一来,刁难我的夹子就极端的瞧不起Y,从内部瓦解了包夹族。

包夹组长F是个腐败型罪犯,自以为比别人有手段,瞪着一双狡诈的眼睛坐在我面前说:我给你分析分析,你要是不炼法轮功,你现在起码还是局长,你儿子也会大学毕业有个好工作,家庭生活应该比较幸福。你看现在,不但你進了监狱,你老婆是公务员被劳教,你儿子大学没毕业也被劳教,弄得妻离子散,这算个什么事?我说:我已经给你讲过了,我是因病得法,如果不修炼法轮功,我早已不在人世,他娘俩早就成了孤儿寡母了,还谈什么家庭生活?至于被关進监狱、关進劳教所,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是被迫害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和妻子还会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我儿子也会正常的大学毕业走向社会。F问:那你是说你们一家的情况是××党造成的?我说:对!F又说:你可知道××党整人有的是办法。我说:监狱管理都是有法律法规可依的,这个我都对监区讲过了,谁一定要做出格的事,后果自负。真要闹出人命来,是罪犯的重判加刑,是警察的扒掉警服,严重的移送司法机关,这在其它监狱、劳教所都是有先例的。

邪恶的威胁在升级。我真切的感到,是到了彻底放下生死的时候了。回想十多年来的正法路,在邪恶的迫害中,许多大法弟子妻离子散、失去家园,甚至失去了生命。但是他们却为今生今世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感到万分荣幸,为能参与亘古未有的宇宙正法感到无比自豪,为在正法中世人逐渐觉醒、众生终将得度感到无限欣慰。过去由于自己有怕心,生死关过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次无论邪恶怎样疯狂,也决不能让其得逞。同时也悟到,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大法弟子可以为真理舍弃生命,但也决不能轻易的失去生命。我请师父加持,我加强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并考虑如何更智慧的讲真相,震慑邪恶。大法慈悲,但威严同在。大法可正一切不正的,可救一切可救的,也能铲除一切邪恶的。

包夹组长F又说:我们给你谈了这么多,你总得让我们对监区有个交代吧。我说:我并不是针对你们个人的,谁来都一样,我只是坚持我的信仰。在这件事情上你们不要抱有任何希望,你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越想有面子,到最后就越没面子。

随着我出狱的时间越来越近,狱警和夹子们焦躁不安。市610也与他们频频联系,要求把我如何如何。F开始撕下面皮,恐吓说:这里是监狱,监狱就必须“转化”,否则将采取其它措施。他们在“攻坚”我的同时,也对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做所谓“攻坚转化”,并把他们打得脸上、身上多处青紫红肿,行走困难。我对F说:人不就是个死吗?如果中国过去的法律规定不“转化”可以杀头的话,我十年前就人头落地了;如果现在的法律规定不“转化”可以杀头的话,也用不着你动手了。你们真想动手的话,别忘了,善恶有报,别断了自己的后路!夹子们听了这话都软下来,都说没那意思。我知道,他们虽然现在受恶警指使,觉得有人撑腰,胆子壮,但他们也确实害怕将来被清算,心里发虚。

晚上做梦,出现了一具棺材。醒来悟到,是那个放不下生死的我死掉了。F完不成任务,不仅20分奖励要泡汤,也会降低恶警对他的信任度,绝望的嚷道:你这样会使监区长和教导员成为监狱乃至全省监狱系统的笑柄!我说,这与我没有关系,我没有让任何人成为笑柄。

一天晚上,监区教导员L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倒上一杯水,试图详细了解一下我的情况。他说:你的阅历十分丰富,也可以说很辉煌,你是怎么炼起法轮功的?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功,让你这样坚持?我想,就给他讲讲真相吧。

我对他说: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不但使人强身健体,而且教人修心向善。当初我就是因病修炼法轮功的。那是1995年,我还在镇上工作,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太好,加上工作劳累,身体多病缠身。比较突出的有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支气管炎、颈椎增生、肝脏疼痛(内生小瘤)、神经衰弱等等。白天吃中、西药丸子,下午挂吊瓶,晚上喝一大碗汤药,天天在药里泡着。身体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每况愈下,我自觉命不长久。从没练过气功,也不相信命运的我,经人介绍走入了法轮功。刚开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三个月下来,我的身体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脸上有了红润,身体轻松,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同事们都说,你身体真是好了。自此,我们全家都炼起了法轮功。从那起,我们家里再也没存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与医院断了交。

L问:这是什么原理呢?我说:中医有句话叫做“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就是说人体哪个地方有病痛,哪个地方脉不通,所以中医治病讲调脉、通脉。法轮功有5套功法,他不是针对你哪一个病去调治,而是一上来就让修炼者百脉一起运转,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百脉皆通,同时师父还给你不断的净化身体,从而使修炼者迅速达到无病状态。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只是把病往后推移或转化了,以后说不定再犯。而法轮功的真修者却是从根本上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去掉了,永不再犯。这是说的法轮功强身健体。

再说一下修心向善。法轮功要求修炼者要不断的提高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当时我在镇上是主要负责人,在修心方面的表现就是清正廉洁,关心群众等等。下属年里节里送的钱,我都以让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原封退了回去。送的礼品诸如茶叶、食品等,我考虑这大都是用公款买的,不能退给个人,就都退到镇民政办公室,安排送给孤寡老人、困难户。甚至我父亲去世时下属送的吊礼,我都拿出5000元和9挂挽幛退到民政办救济孤寡(那是1996年夏天,当时我每月的工资还不到400元)。后来到了局里工作,由于修炼境界的提高,我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了。下属送的水果我让职工抬到局里分给大伙吃了,下乡时企业给的食油直接送给困难职工,外地兄弟局来登山送的海产品我都分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自己一点也不要。职工看到我这样做,也都自觉的归正自己的行为,局里风气日渐好转。说实话,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功,身体早就垮掉了。即使能勉强工作,不是个大贪官,也是个小贪官。所以说官方所说的法轮功如何如何,根本就不是那回事,你怎么叫人认同呢?

L听到这里说:噢,你炼的法轮功和他们说的不一样,你炼法轮功确实是受益了。就象一个人有病,吃了药病好了,他就相信药能治病。我接着说:在这种环境下,你们警察和我们就法轮功问题交换一下看法也未尚不可,但是你叫这些罪犯以这种方式强制“转化”就不行了。这些包夹法轮功的人,相比来说,原先是公务员的素质还好一点,最起码人的表面文明还有一些。可是这些人都是利欲熏心,极端自私的,你叫他们“转化”我们,把我们转到哪里去?第二类是企业上的经济犯罪,他们为了攫取高额回报,极力与党政官员勾结,大肆行贿,是滋生腐败的重要土壤,而且这些人在大发不义之财之后,吃喝嫖赌,醉生梦死,你叫他们把我们“转化”到哪里去?第三类是一帮社会渣滓、流氓恶棍。这些人坑蒙拐骗、敲诈勒索、杀人放火、无恶不做,是社会的毒瘤,你叫他们把我们“转化”到哪里去?

L听了,无言以对,转了话题说:你孩子现在在哪里?我说,估计是在L市。他问:你对孩子有什么要求或希望吗?我说,作为一个父亲最担心的就是孩子学坏,可是现在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孩子学了法轮功,他会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约束自己,努力做一个好人,永远也不会象现在社会上的那些年轻人一样,动不动就打啊杀的。有些人被媒体上的谎言蒙骗,认为炼了法轮功就不顾家庭、不管孩子了,其实正相反,我们对家庭更负责,对孩子要求更严格。从孩子小时候,我就注重培养他独立思考、独立做事的能力、还有坚强的意志。他一入大学就是班长、级部学生会的主席。在许多方面都表现的非常优秀。这在我们区机关的人都知道。L说:从遗传的角度讲孩子也应该很优秀,这我们也知道。话说回来,你很快就要出狱了,出狱要办手续,610要求要有“四书”,你还是抓紧写一写,要不然610也不愿意,你出去也是麻烦。我说:这是不可能的!L说:你这样610不干呢。我说:我是自由公民,他们又敢怎么样?L说:他们会监控你。我说:我出门他能挡着不让出去?我走在路上他敢抻腿把我绊倒?晚上休息他敢進我家里看着?L说:这倒不会,可是你不能和610这么顶呵,你应该与他们搞好关系,帮他们做点事,这样你出去才会有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我说我永远不会为610做任何事情,610都是一帮没有人性的家伙,他们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赦之罪。当初他们在绑架我以后,市区两级610和国保大队的恶徒对我進行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至今我身上还留着他们对我迫害的创伤,这笔账是迟早要算的。L说:你这事已经反映到省里去了,监区长正在省里开会,昨天打来电话说,监区“转化”不了你,省里就派“专家攻坚转化团”。我说:谁来都一样,我这次是无条件的出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过了几天省里果然来了一个人,说是省督导组的某科长。叫去谈话,L和Z在场做笔录。我详细叙述了修炼法轮功后,健康了身体,净化了心灵的过程。又说,身体健康了,不仅为国家节省了医药费,而且能有充沛的精力去做好工作;道德境界提升了,清正廉洁,秉公办事,群众就会拥护你,工作就会省力气。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一年,镇上的工作综合评比时,得分在全区各乡镇中遥遥领先。到了局里以后,通过全员下岗、双向选择、健全制度、奖勤罚懒,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使一个债台高筑、班子瘫痪、人心离散、毫无生机的破烂单位,一跃成为众人称赞的一流局。单位实现了脱胎换骨的转变,本区从此结束了没有TV项目的历史。这个你们可以去调查。此时那科长似乎受了感染,赞许道:你很有能力。我说:我所以能这样做,都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修炼者不求名不求利,工作在其位谋其政,对得起职工,对得起良心。我们这样做的结果是,单位的工作搞好了,职工的福利待遇上去了,这一方的秩序稳定了。对社会,对他人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位科长说,你这是光说的法轮功的好呵,这个我们也不争论了,思想问题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态度决定前途。省里掌握着你家属的一些信息,你如果不能配合的话,我们将会对她采取措施。(后来我才知道,妻子同修2010年夏天到监狱要人,追得前任教导员到处躲藏;前几天到监狱发给监狱长和众警察一封信,在要求让我尽快出狱的同时讲了真相。)面对他们的要挟,我在想,自从江氏集团1999年720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和妻子是聚少离多,我们都盼望一家人能够团聚。但是这个团聚是无条件的。妻子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那位科长最后冠冕堂皇的说了一番话,就走了。

夹子B在洗手间问我:你和家属关系怎么样?言外之意就是,把你妻子抓起来你也不动心吗?我说,我们是夫妻、是姐弟、是恋人。B是个有文化的人,听我这么说,仿佛觉得在人世间夫妻关系的极致也莫过于此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在我将要出狱的最后几天,狱警Z见我始终不为所动,就说,你这样绝对回不了家,也绝对不让你和你家属在一起。我知道,有些地方的610把在监狱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接出监狱后,直接绑架到洗脑班。我想我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但也做好一切准备,把生活必需的被褥、衣物、餐具、洗刷用具等用品都带全,到哪里都是讲真相,到哪里都是证实法。并把这个打算告诉狱警和夹子们,让他们彻底死了心。

因为心性有漏被邪恶迫害送入监狱,在这一点上是走了旧势力的路。但在邪恶黑窝里,如果能在向内找中升起正念,了却人心,在讲真相证实法反迫害中破除邪恶,使它们最终不能得逞,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

前监区长得知我将要出狱,让他的老乡、曾包夹过我的一个组长传话说,他在这里当监区长的时候,干“转化”法轮功的事是上边安排的,他也是不得已而已,让我出去别给他上网,他也有家庭,还需要工作、需要生活。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那人也负有主要责任,出去的学员早就在网上给他曝了光,而且不止一次。这使我看到,这些被旧势力选中迫害法轮功的人,不管他们在低灵烂鬼操控下多么疯狂,过后也怕曝光、怕清算。

他们没咒念了,也不再放邪恶录像了。我知道,这场正邪较量就要结束了。回想这些年来师父的慈悲呵护、苦心点悟,我泪盈双眸。心中反复默念着:师尊、师尊,慈悲的师尊;师尊、师尊,伟大的师尊;师尊、师尊,永远的师尊。

第二天就要出狱,我开始收拾要带走的东西。因为这天是星期天,值班的只有一个狱警N,他是这次新调整过来的,他的分工不涉及法轮功的事。他知道我在社会上曾经担任过的职务以后,似乎很感兴趣。把我叫到办公室,关上门,请我坐下,说:今天就咱俩,咱们好好聊聊,出了门谁也别吱声,你说什么我也没听见。我想,这又是师父给安排的讲真相的机会。我讲了自己走入法轮功修炼的原因,法轮功使人强身健体的奇效,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等等。N说,你觉得好在家里炼就行了,干嘛非要出来做那些事?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炼了,受益这么大,我不告诉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同学同事,那不是太自私了吗?N说:你们干嘛围攻中南海呢?我澄清道:警察在天津打了抓了法轮功学员,在当地解决不了问题,到中南海反映一下情况,这是群众向中央反映问题的一种方式,这怎么能说是围攻呢?N说:你们在搞政治。我说:法轮功没有政治诉求。N问:那你们为什么散发《九评》呢?我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前期,我们一直在给各级党政官员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呼吁停止迫害。但是5年多时间过去了,迫害还在继续,这时候我们就要说说中共是怎么回事,它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了,所以才有了《九评》的问世。他问:你们为什么说××党是邪教?我说,邪教的最大特点就是杀人害命,中共自建立以来为了和国民党争天下,在战争中杀了多少人?建政后在历次运动中杀了多少人?你说它不是邪教又是什么?N又问:你真相信神佛的存在?我说是的。N说:那谁也改变不了你。

在我出监的这一天,市610要我妻子去签什么字。妻子早知道他们的图谋,拒不签字。监狱迟迟不肯放人,妻子找来几位同修一齐发正念,铲除阻挡我出狱的邪恶。将近午时,我终于走出监狱,与妻子一同回到家中。7天后的中秋之夜,儿子赶回家来,在被邪恶迫害离散6年之后,我们一家人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正念除恶的配合中,终于团聚了。

后来我知道,师父给了我们最好的,为我们一家安排好了正法修炼所需要的一切。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只有按照师尊的要求,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