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大法晴了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弟子。我跟随师父这么多年,师父把一个业力满身的我变换成了一个美好的全新的我,常常让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原来的我人人嫌

修炼以前,我是个囊着鼻子,说话不清晰的人,前边我说话,后边就有人跟着学,我常常以我的生理缺陷感到自卑。我不喜欢在众人面前露面;我还主意识不强,经常被邪灵附体,动不动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傻了似的。我这个人活的真是太难了。我明显的感觉到父母不喜欢我,家中有客人来先把我藏起来关進小屋里;哥哥看不起我,常常讥笑我让我照照镜子看看世上谁能娶我为妻;姐姐虽见我亲也怕我给她丢人,在我去她家做客时竟用被子盖住我让我躺在屋里不准见人;丈夫不喜欢我,经常打我嘴巴子;孩子见我在众人面前唱的不成调要给我磕头求我住嘴;周围的见了我取笑我:神经病、傻子。我极力想表现出我的善心,美好,但得到的都白眼、唾弃,我真不知道我活在世上是干什么来了。

由于我自身条件的缺陷,什么好事儿也落不到我头上,别人跳舞我也想跳,别人唱歌我也报名,可是就是不准报,说我不是个料。我这个气呀。利对我来说更是看的重,因为日子过的贫苦,也只好在买点东西时沾点小光了;情把我害的更苦:我生了四个儿子一个不活,有的活几天,顶多的活一个月就死了。我难过的真象疯了似的。唉,我一生活个啥呀?

進了大法晴了天

九七年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我能早早起床到炼功点上去炼功,晚上准时去参加集体学法。一次在集体学法时,身上突然感觉痒起来了,就开始挠,结果越挠越痒,最后全身发痒,就象全身沾满了蚂蚁,又象是在蒸茏里面全身发烧,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躺在地上滚了起来,这样滚着还舒服点,可是我滚来滚去,把学员们都吓坏了,一个学员站起来想去叫医生,辅导员说:你起来吧,回家炼去吧,好了再来炼。我带着满身、满脸的土,难过的回家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呢。

午夜三点钟我在睡觉,梦见两个人走在马路上遇见了我,见我流着鼻涕,说话也不清,说我可怜要给我治舌头。叫我躺在一个人的胳膊上,另一只手捶我的后背叫我醒来。这个人对另个人说:我的身份小,治不了她的病,还是您来吧。另个人说:给她治好了,说不定还能帮我们很大的忙呢。这个人说:她大脑不清晰,主意识不强,还有许多其它病。另个人说:一定要给她治好。然后他用手使劲打开我的嘴巴,另一只突然变小了的手伸進我的嗓子,瞬间一根长长的象肠子那样的东西一下子被拽出来了,并且提的高高的让我看,说:你看,这东西在里面你能说清话吗?好了,从今以后好了,从今以后再不要记住说不清话了,正常了。然后那人又拍拍我后背,我又从嘴里吐出那么多血。我问:马路上的血怎么办?我见他一挥手,什么都没了。我嘴巴上的血,那人一挥手也没了。我醒了我清清楚楚记得治舌头的事。

我记起我在炼功点上学法时,听到师父讲法的时候,句句都在打动着我的心。以前我那个不好的样子,没有人能瞧得起我。我学了师父的大法,师父对我这样好,师父不嫌弃我,收我当弟子,我真是太幸福了。我永远不会忘记师父,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虽然我没见过师父面,但师父的慈悲永远感动着我。

我進入了大法修炼,我也又恢复了工作(因超生孩子被下岗)。在我上夜班时,免不了要打瞌睡,这时,在空中有个声音喊:不要睡了。快看岗位,快危险了。我睁眼一看,吓一跳,多亏师父叫醒我呀。

我的业力太大了,最近我的臀部又出现了炎症:干燥,皮裂,奇痒,十分难受。发烧,疼痛,白天没事,一到夜间就难受。我无法入睡,就听师父讲法。发烧时,我就掀开被子凉着,师父一边讲法一边对我说:把被子盖上,这么点小事还过不去吗?咬咬牙就过去了。我就把被子盖上了。

现在臀部炎症轻了,又转到脖子上来了。脖子又痒起来了,用手挠,一片片的,邻居见了说是得了老鼠疮,让我去医院瞧瞧吧,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所以不把常人的话放在心上。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在走向光明。

我现在变的美好起来了。主意识清楚了,记忆力好了,能背《转法轮》十来页了,《洪吟三》歌词全会背了。我的嗓子好了,噪音正常了,也不流鼻涕肮脏样了。由于我个人神奇变化,周围的环境也神奇的变化了。周围的人都觉得我这个人出了奇迹,说我脱胎换骨了,见了我远远就招呼我。我就跟她们讲大法真相,讲我有师父在管我,我读他的书,炼他的功,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我才会有今天。

我现在经常给周围的人背《转法轮》,背《洪吟》诗,大家都夸我记性好,背的好,我还经常到公共场所打扫卫生,有人问我:你学雷锋呢?我说:雷锋是个常人没什么可学的。我是大法弟子,是在做慈悲众生的事。她们都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说:要都象喜莲这样的人,广场卫生就干净了。

由于我的变化,丈夫对我也平和起来,经常要带我去朋友家,去同学家串门,以前,他是不会这样对待我的;姐姐对我也热情起来,经常给我打电话,向我述说遇到的苦恼和烦心事儿,我也能劝她在法上精進,去掉执着心,姐姐高兴的哈哈笑,说我比姐姐还学的好;哥哥嫂子也转变了对我的态度,经常唤我回家看看;周围的人对我也很热情,老远就招呼,好象我是个宝贝似的。

是啊,大法师父给我脱胎换骨,我个人的美好使整个世界变的美好起来,尤其我的家庭,我的丈夫外出打工,每月都有优惠可观的工资,他不让我出去打工,怕我累着,说我:“不用你出去打工,在家里守好家就行了。”我有个健康美好又聪明的女儿,今年准备高考。她看到我的变化,对大法也很赞同,经常抄《洪吟》诗去背。

我给众生讲真相

由于邪党对大法的诽谤、造谣、造假,对师父的造谣,使许多人相信了电视上的谎言。前几年有许多人当着我的面说大法的坏话,我就站出来维护大法并给他们讲真相,有的人说我:你再说大法好就叫公安局把你抓走。我说不过他们,就简单的对他们说:你们看,大法最后能赢。

有部份领导人有正念,也来我这儿来了解大法的情况,说:谁炼法轮功能看出来,面带微笑,气色好。我就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论语》,当时也没有一点怕的感觉。今天看来,当年称赞大法的那部份领导人都得到福报了,而那些不赞成大法的人甚至参与迫害大法的领导人却落到了可悲的下场;也有人不理解对着我大笑:就喜莲那样的人师父也要?我说:你们比我好,你们又那么聪明,也進来吧,师父也要,谁信就要谁。

总之,一切都好了,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得到的。我感谢大法救了我,我无比的感谢师父,我听师父的话,努力去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儿,我要力所能及的去做,因为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所以我更要去做,让众生知道大法好,多得救。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修炼到底的。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